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46章 撒谎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将信纸不紧不慢地叠起来,道:“你的龙鱼扣落在落欢楼了,为父这就去给你取回来。”

     “那我怎么办?”苏小滚背着小书包,“娘要是知道我去那种地方,会打残我的。”

     苏静牵了他的手,道:“自然是要将你先送到巷子口,你自行回家,但你不能告诉你娘为父去了落欢楼。”

     苏小滚若有所思:“为什么不能告诉?”

     “因为为父是去给你取龙鱼扣。”

     “可娘说,男人去落欢楼是去耍流氓的,你是不是男人?”

     “为父当然是男人。”

     “那你是打算背着娘去找别的女人耍流氓吗?”

     苏静:“我说了是去给你拿佩扣。”

     苏小滚似懂非懂:“哦,既然只是去给我拿佩扣,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娘?”

     苏静有些头大,道:“那为父有没有告诉你娘你是去了落欢楼了?”见苏小滚点点头,便又道,“那现在你要是告诉你娘为父是去落欢楼找你的佩扣,不就等于让她知道你去了落欢楼了?”

     苏小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所以你要保守这个秘密。为父一切也是为你着想。”

     苏小滚道:“爹你想得真周到。”

     苏静抽了抽嘴角。跟这家伙忽悠真费劲。

     于是苏静只送苏小滚到了巷子口,王府已经离得不远,苏静便看着苏小滚往巷子里走去,背着一个小书包,走路的模样很是可爱。他走了几步,回头幽怨得地看着苏静,道:“爹,外面的花花世界太精彩,你不要多做停留,我瞒不了娘太久的。”

     苏静对他挥挥手,道:“去吧,这个为父自有分寸。”

     苏小滚不放心,再道:“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回到家以后,叶宋见是苏小滚一个人回来,不免问:“你爹呢?”

     苏小滚想了想,暂时想不出个好借口来,又见叶宋看着他,难免心虚,一时情急张口就说道:“爹啊,哦哦皇叔请爹他去喝酒了呀!”

     叶宋眯了眯眼,半信半疑的样子,苏小滚又鼓起勇气道:“是真的,不信你去问皇叔!”

     时候苏小滚不由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幸好他娘没有真的去问他皇叔,否则一定就露馅了,这真是既险又有用的一招啊!

     话说苏静这头,他折返去了落欢楼。黄昏日暮,在江面上投下粼粼之光,花街杨柳搔首弄姿分外妖娆。空气里香粉扑面,甜得腻人。

     苏静转而便进了落欢楼。落欢许是提前知会过老鸨了,老鸨一见了他便像苍蝇见了鸡蛋似的忙迎上前去,径直把苏静带去了二楼落欢的房前。苏静很上道地随手给了老鸨一锭银子作为打赏。

     老鸨欢喜道:“我们落欢正等着王爷呢,王爷快进去吧。”

     房门虚掩,隐隐露出屋中光景,苏静推门而入,房里却格外显得安静,也没有大堂里那么浓重呛鼻的脂粉香。

     进去后映入眼帘便是粉色珠帘令人遐想,珠帘背后背对着苏静站着一名女子,穿的一身锦绣衣裙,背影窈窕而纤细,十分漂亮,再隔上珠帘便显得朦朦胧胧、美态尽显。

     苏静便只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道:“上次小儿懵懂无知来此地,叨扰了落欢姑娘,掉了一枚鱼龙扣,幸好被姑娘给拾拣到了,我收到姑娘的信,便过来取鱼龙扣。”

     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双十年华,年轻娇美的脸庞上挂着俏皮得意的笑容,一双眼睛在整齐的额发下显得又大又黑且明亮。她笑吟吟地看着苏静,说道:“苏静,别来无恙。”

     苏静这回得以看清了她的模样,一愣。

     晚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苏静还没有回来,叶宋便欲差人去行宫那里问一声,苏小滚却很难得的这个时候还不回屋去睡觉,但显然他已经很困了,听叶宋要派人去行宫,连忙吓得精神百倍起来,道:“娘,你这样做不太好吧?”

     叶宋挑起一边眉梢,看着他道:“哪里不好?”

     苏小滚绞尽脑汁想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啊,你派人去行宫那边会不会打扰到皇叔?而且皇叔找爹叙旧嘛,男人之间总会有很多话要慢慢说的,反正皇叔也不会把爹吃了,说不定现在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他看见叶宋微微眯起了眼,咽了咽口水,“呢。”

     叶宋道:“你好像特别关心这件事情?”

     苏小滚心虚地提高嗓门:“有吗,就算有,我爹现在没回来我关心他也很正常啊。”

     叶宋:“回房去睡,明早起来还要去学堂。”

     苏小滚转身回房,落寞地“噢”了一声。

     结果时至半夜的时候,苏静才回家。卧房里仍旧留着一盏昏黄的灯,苏静进来时见叶宋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他以为她睡着了,便先行移身至浴室沐浴更衣后,才回到床边,轻轻吻过叶宋的额头。

     叶宋动了动眉头,眼睛却没睁开,道:“今天喝酒了?”

     苏静道:“没喝酒,喝的茶。”

     “难怪没有酒气。”她起了起身,往床里侧挪了挪,又道,“那身边有许多侍女作陪吗?”

     苏静问:“夫人为什么这么说?”

     叶宋这才睁开眼睛,若无其事仿佛又洞穿一切,看他一眼道:“小滚说你去皇上那里叙旧了,我想该是有很多侍女围绕,身上才有这么大股脂粉味。”

     苏静不由闻了闻自己,除了洗浴的香味以外再无其他,叶宋便又道:“在你进房的时候我便闻到了,不然你何必一进来就往浴室跑。”

     苏静笑嘻嘻地贴上来,道:“宝贝儿你鼻子真灵。”苏静没有继续往下说,叶宋也就没有继续往下问。

     第二天下午,叶宋亲自接苏小滚下学堂。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苏小滚平时都是坐马车的,今天却和叶宋一起走路回来,一路上他都东张西望看来看去,目不暇接。

     有人扛着糖葫芦串儿一边叫卖一边从苏小滚身边走过时,他眼珠子就像是黏在了那糖葫芦上,咽了咽口水一直看着糖葫芦飘到了脑后去,不禁问:“娘,今天我们为什么不坐马车呀?”

     叶宋悠悠道:“因为今天你爹不在家,我也很闲。”

     苏小滚就问:“是嘛,那我爹去哪儿了呢?”

     叶宋看了看他,道:“他说他去找皇上叙旧了。”

     苏小滚顿时就停了下来,不可置信地跺了跺脚道:“他骗人,他怎么可能是去找皇叔叙旧呢!”想了想又改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爹昨天不是才去找皇叔叙过了嘛”

     “可能是你皇叔在行宫里也委实有些无聊,每天身边都有许多莺莺燕燕,昨夜你爹回来的时候身上还留着很浓厚的女人香味。”

     苏小滚没法愉快地回家了,他拢着双眉皱着一张小脸,整个人陷入了老成的沉思当中,很纠结。再走了一会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在一个分岔路口停了下来,神色凝重地看着叶宋,道:“娘,有件事情我说出来,你不要揍我。”

     叶宋似笑非笑道:“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苏小滚权衡了片刻,合掌道:“那好吧,就算你要揍我我也要说,我觉得爹不是去行宫找皇叔叙旧了!”

     叶宋一点也不显得意外的样子,只挑了挑眉:“哦?那你觉得他是到哪里去了?”

     苏小滚义正言辞道:“他是去耍流氓去了!”

     “耍流氓?”

     “他找别的女人耍流氓”,苏小滚想到这个心里就横竖不是滋味,还有一点小生气,他怎么能和除了娘之外的别的女人耍流氓呢,这样是不行的,于是乎拽着叶宋的手就往一个方向走,“走,我现在就带娘去那里找爹去!”

     叶宋一边随着苏小滚走一边似笑非笑道:“你怎么知道你爹是去耍流氓了?”

     苏小滚默了默:“因为昨天他收到一封信过后突然、突然就去了我也没想到他今天还会去”

     叶宋道:“是在落欢楼是吧?”

     苏小滚十分震惊:“你怎么知道?”上次重重官兵包围了落欢楼,叶宋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只不过是装作不知没去计较罢了,反正苏小滚这样小的年纪在落欢楼也做不出个什么来,要是她真去追究了,小皇子也落得个不光彩。

     “那你觉得落欢姐姐对你怎么样?”叶宋问。

     苏小滚随口就道:“当然比娘对我”他瞅了瞅叶宋的眼神,“对我差啦!我看她呀,八成是个狐狸精!”结果叶宋牵着他经过岔路口,继续往前走,苏小滚惊奇道,“娘,咱们不是去落欢楼,怎么倒要回家啦!”

     叶宋笑笑道:“那种少儿不宜的场面你不太适合,先送你回家去,你若是做完课业还有空的话,就让管家送你去行宫与小皇子玩耍,再有心的话,就告诉你皇叔,就说就说你爹在落欢楼里闹了官司,让他着人来看看。”

     苏小滚再次陷入了沉思,直到叶宋把他交到管家手上,自行转身又走了。苏小滚不确定道:“娘这是几个意思,到底是想我做完课业再去行宫通风报信呢还是故作淡定实际上巴不得我现在立刻就去行宫搬救兵?”他又想了想,一跺脚下定了决心,对管家说道,“老叔,快备马车,我要去行宫!”

     叶宋去到落欢楼时,落欢楼里正人声鼎沸。她一进去便直接上二楼去找落欢的房间,好歹先前也是常来落欢楼的,老鸨怎敢怠慢,只好出言婉拒道:“宋公子,落欢现在有贵客呢,您来得也忒不是时候,不如看看别的姑娘”

     叶宋在楼梯间停了停,回头看她,道:“莫说别的姑娘,我看你是想这落欢楼永远的关门大吉了,王爷在落欢房里是么,这个我知道。”

     老鸨怔愣,她已然上了二楼。

     苏静也确实在落欢的房里,刚来不久的样子,一杯茶也没喝完。落欢与他相对而坐,脸上始终挂着俏皮的笑容,东拉西扯就是不说鱼龙扣的事情,也好像根本没打算要还给苏静。苏静昨日来了这里,今日她便又传书信邀他来坐坐。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