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97章 还治其身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你不是喜欢看这夜色嘛。”他的回答让叶宋微微一愣,后来他把叶宋放在了护城河边的柳堤处,然后自己倚着柳树歇口气,表情却是眉飞色舞的,活动了一下身子,“人老了,骨头都钝了。明早起来可能又是腰酸背痛的。”

     叶宋挑眉,也笑了起来,真心实意的。眉眼略弯,唇角往上勾,十分好看。苏静垂着眼眸看她,蓦地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似被那抹微笑所感染,看得出神。

     叶宋浑然不知,一边捞了捞自己的手臂,上面有两处剑上,一边眉梢轻抬着说道:“说实在的,我没想到你那么能打,刚才你很帅。只可惜几年前我没机会亲眼一见,当年的战神是何种风姿绰约。”

     苏静目光落在叶宋的手臂上,白皙纤细又瘦长,他敛回心神,托起叶宋的手臂,皱眉道:“你受伤了?”

     叶宋见血已经凝固,便无谓道:“没事,它自己会好。”

     苏静一言不发地拉起叶宋便往街上走。这深更半夜的哪里有药铺还在开门问诊。不顾叶宋的反对,结果他找了一家就近的药铺便一通猛敲门,愣是把大夫从睡梦中敲醒然后不得不跟叶宋的伤准备金创药。

     但是大夫却没能给叶宋包扎,这活计是苏静亲自来的。叶宋便道:“让大夫来不好吗,我不太放心你。”

     苏静细心地帮她清理好了伤口,撒了金疮药粉,整个过程叶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更别说吭一声。他拿过绷带,绕着叶宋的手臂一圈圈轻柔地缠上,道:“你不信,可能我比他更熟练些。”

     很快苏静就帮她包扎好了,包得很好,这让她想起了上次在碧华苑里的时候他同样细心地帮自己处理伤口,问:“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啊”,苏静起身笑眯眯地付了钱给大夫,拉着叶宋走出药铺,云淡风轻道,“以前打仗的时候。”

     “那不是都好几年的事情了么,怎么现在还包扎得这么顺手?”

     苏静回头对叶宋眨眼一笑:“有些东西习惯了慢慢就会变成出自身体的本能。走,我送你回去。”

     叶宋沉默地跟在他身边,良久他又道:“今晚我有事耽搁了,没能及时来。”

     叶宋似笑非笑:“美人缠身?”

     “不是”,苏静咳了一下,有些不自在道,“皇上临时召我入宫。”

     叶宋眯着眼睛问:“他召你入宫干什么?”

     “给我纳妃,让我少在外面混。”苏静抿了抿唇,“我没答应。”

     叶宋有些了然,想起苏若清,低低笑开了来,也咳了一下正声道:“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我觉得皇上对你很好。”

     苏静扬了扬眉,道:“都不是我喜欢的。”

     “难不成你还要为你那死去的王妃守寡终身呐?”

     以前没人敢在苏静面前提及他的亡妻,那是他的禁忌。只是叶宋不怕犯冲,说起他的亡妻时跟拉家常一样,反倒不让苏静觉得有那么难受和别扭了。

     有时候孤独的夜里,他总会反复地想,上天收走了他的爱人,接着会派一个什么样的人来救赎他?

     可能他遇到了救赎,只不过太复杂。

     苏静笑笑,道:“你见我什么时候为亡妻守身如玉的?放在心里就够了。”

     “放在心里还不够啊”,叶宋望着前方,轻轻叹,“该忘的你就忘了吧,毕竟人都是要往前看的。她一直在你心里,你也不嫌堵得慌。”

     苏静有些错愕,道:“那是因为你没把谁放在心里过,你不懂这种感觉。”

     叶宋头也不回:“你怎么知道没人在我心里。”

     苏静更加错愕:“那如果他有一天死了呢?”

     叶宋猛然驻足:“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回眸对苏静笑,“你看你,是不是喜欢自寻烦恼。”

     刹那间,苏静有些恍然。等回过神来,叶宋还在原地等他,道:“你不是要送我回去吗,愣着干什么。”

     苏静摸摸鼻子,笑得有些释然,他抬步跟上,道:“可能你说得很对,下次皇上再给我纳妃的话,如果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会考虑。”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像三嫂这样优秀的。”

     叶宋已经对他的吊儿郎当习惯了,脚步顿也没顿一下,不谦虚地说道:“诚然,我也觉得我自己挺优秀。这样,下次我帮你留意。”

     “谢谢嫂嫂。”

     “我觉得上次城南那边的花楼里,你搂的那个冷美人就不错,很有脾气。”

     “……我不要青楼女子。”

     “你没见你三哥不就娶了青楼女子么,这又没什么好丢人的。”

     “嫂嫂,你是故意挖苦我的吧……先不说这个了”,苏静问她,“南瑱国的人为什么要杀你?”没错,方才苏静抓掉了那黑衣人的蒙面巾时,看到的深邃面孔正是南瑱国的人才有的面部特征。

     叶宋正了神色,沉吟了下,也有些想不通,道:“不知道,可能他们看不惯我?”

     苏静道:“刺杀我北夏王妃,此事非同小可。”

     叶宋拉住他的袖角,紧张兮兮道:“喂此事你别声张啊,尤其不能让皇上知道了,免得打草惊蛇。这次我没死成,他们一定还会找下次机会的,如果我对于他们来说非死不可的话。”她想了想,问苏静,“他们有什么理由让我非死不可?”

     “不知道”,苏静睨着她,邪邪笑道,“那就要看你做过什么了。”

     叶宋自顾自地分析:“我自以为唯一的仇家可能就是王府里的那个青楼女人了,起初我还以为杀手是她派来的。我没跟南瑱结过仇,不大可能会引来杀祸,有可能……南枢是南瑱国的人?”

     苏静嗤笑:“她一个弱女子,怎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叶宋再笑嘻嘻地分析:“那就是南瑱要杀了我然后引起北夏的糟乱,然后伺机攻打北夏。”

     苏静哈哈大笑:“这个可能性还更大一些。”笑过了之后,他将叶宋送到宁王府的巷子口,蓦地伸手来握住叶宋冰凉的手,紧了紧,认真道,“以后我派人保护你。我不在的时候,你尽量少出门。”

     叶宋摆摆手,进了王府。

     第二天,叶宋在夜里遇刺的事情还是传到了苏宸耳朵里。想必是苏静派人私底下告诉他的。

     当时叶宋还在房里闷头大睡,春春进房来轻声道:“王妃娘娘,王爷和南夫人来看你了。”

     半晌叶宋才勉勉强强地支了一声。

     等了两盏茶的功夫,叶宋才从床上爬起来,随意套了件棉衣,长发凌乱地披在肩上,睡意惺忪地出门。

     南枢的肚子半大不大,走起路来渐显吃力。她站起身都需得苏宸温柔地搀扶一把,见叶宋出来便柔柔笑道:“是不是打扰到姐姐休息了?”她目光落在叶宋包扎的手上,“听说姐姐昨晚遇到了刺客,没事吧?”

     叶宋倚在回廊上的柱子边,呵着白气道:“没死呢,你开心吗?”

     南枢脸色有一瞬的尴尬,道:“姐姐说笑了,只要姐姐没事,我就放心了。”

     叶宋亦是勾唇一笑,道:“我就说我除了妹妹一个立场上的对头外又没什么仇家,怎么会遭人追杀呢。不过回头一想,妹妹这样一个弱女子,又怀有身孕,不可能不为肚子里的孩子积德而要狠心害我性命的。”

     苏宸一张冷脸已经阴沉了下来。

     见南枢无所适从,叶宋正了身子,转身朝屋中回去,道:“妹妹放心吧,我没事。也有可能是别人看不惯我当这个宁王妃,不是妹妹的错。只不过那刺客手脚忒笨,失手了一次,再想来第二次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后面南枢的声音带了哭意,道:“事到如今,姐姐还不愿意接受我么?”

     叶宋随手关门,道:“啊,势不两立。”若是从前,她有想过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不是她叶宋主动来搅浑这趟水的。

     苏宸冷哼了一声,扶着南枢道:“回去吧,不用理她,注意身体。”

     “我只是想来看看姐姐有没有大碍。”南枢楚楚可怜。

     苏宸扶着她的肩膀牵着她的手,低沉的嗓音应道:“我知道。”

     叶宋回房倒头就继续睡了个回笼觉,到半下午的时候才醒来,显然精神不太好,坐在院子里吹了一会儿冷风,不知不觉地等待着天黑。

     春春给她送暖炉来时,叶宋侧头去接,随口唤了一声“沛青”,见春春愣了愣,叶宋才想起这已经不是从前了。

     “王妃娘娘,有一事奴婢不知当说不当说。”春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道。☆co○m首发

     “嗯”,叶宋捧着暖炉,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你说说看。”

     “夏夏从上午自后门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叶宋没有多大意外,想了想才道:“后门不是有侍卫守门么,她怎么出去的?”

     春春道:“王府里的侍卫对咱们碧华苑的进出都放宽了条件,可能这也是王爷暗中授意的,能让娘娘随进随出。夏夏便说给娘娘上街置东西,侍卫没有多问,便放行了,奴婢担心……天都快黑了她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时冬冬从灶房出来,端了饭菜往房间里去,道:“娘娘,该用晚膳了。”

     叶宋缓缓起身,一步步拾阶而上,进了屋,神色安静地随口道:“放心吧,她会回来的。”

     叶宋说对了,夏夏果然会回来。隔天一大早便回来了,彼时叶宋还在睡觉,她二话不说通红着眼眶便在叶宋的房间门前跪下,一跪便是跪了大上午,任谁也劝不动,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