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0章 牢中遇故人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眼看这两尊大佛在酒馆里坐了大半宿,喝去了好些坛子酒。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苏静是醉汉不怕陪酒鬼,来者不拒,后来染了醉意的一颦一笑都格外的魅态。

     后半夜,老板实在熬不住了,收了酒钱肉钱自己便进后院歇着去了,苏静一身华袍站在羊肉摊前,亲自给叶宋烤羊肉吃。

     “为什么这段日子你不开心?”苏静若无其事地问。

     “你哪知眼睛看见我不开心了?”叶宋支着下巴望着他,浅笑。

     苏静习惯性地眨了眨他的桃花眼,道:“你喝酒也不请我,也没见你去玩姑娘。”

     叶宋点点头,道:“最近我比较忙。”

     “比较忙你还天天来喝酒?”苏静拿了肉串坐回来,递给她一支,随口一问。

     叶宋吃着,亦是醉态地沉吟道:“因为我最近心里在盘算一件事。”

     苏静凑过来,问:“什么事,说来听听?”

     叶宋对上他的眼睛,“盘算着怎么做了你南嫂子。”

     苏静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道:“你们女人就是很麻烦,所以娶女人不要娶太多,家里斗来斗去不安宁。”

     叶宋看着他:“你真的这样想?”

     苏静笑得贱贱的:“家里帅棋不倒,外面战旗飘飘。这样才算逍遥。”叶宋也跟着嗤笑了起来。她醉得跟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趴在桌上,苏静拿了烤肉串问她,“还要不要吃?”

     叶宋没有回答。等他朝叶宋看去时,才发现叶宋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苏静蓦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炉子上煮着的酒冒着咕噜噜的泡,还有烤炉上散发着炭烟。苏静慢慢也趴了下来,看着叶宋睡着的样子,看了许久,才轻声道:“三哥是眼瞎了么。”

     愣神间,巷子里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以及腰间佩刀的摩擦声。苏静不急不忙地起身,拂了拂衣摆,回头再看了叶宋一眼,旋即跳出了酒馆,飞上房檐隐匿踪迹。

     “大人,她,就是杀人凶手!”几个男人站在酒馆外指证。

     一队官差浩然正气地停留在酒馆外,把酒馆都包围了。带头的一个手势,立刻有两名衙役上前去,把叶宋攘醒,架了起来。

     叶宋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官差十分地淡定,又四下望了望,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官差头头指着一个汉子说:“他指认你杀了人,现在尸体已经抬回由仵作查验,人可是你杀的?”

     叶宋皱了几下眉头,挤了挤干涩的眼睛,声音沙哑不堪,道:“我若说人不是我杀的纯属他污蔑,你们信么?”

     那头头板着一张方正脸,道:“此案上头会查得清清楚楚,带回去。”

     京城里除了重要案件和涉及王公贵族的案件归大理寺管辖以外,其余的案件便是由刑部直接管辖。叶宋被带往了刑部,先是关了大牢。

     大牢的一间间牢房里关了不少犯人,都是犯过大事的,有些还被严刑拷打,囚衣上都是血污,头发乱糟糟,一见有新伙伴进来便都扒拉着铁门瞧新鲜。

     进去以后,叶宋一声不吭地倒在茅草堆里继续又睡,全然不受影响。

     犯人们面面相觑,然后玩笑道:“莫非进来的是个酒鬼,喝酒喝多了也要坐牢吗?妈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官爷,我们是冤枉的!我们是冤枉的啦!”

     然后狱卒发狠地一鞭一鞭在铁门上甩得哐哐作响,厉喝道:“肃静!吵什么吵!都想吃鞭子了是吧!”

     犯人们不敢挑战鞭子的淫威,遂迅速地安静下来。

     叶宋也不知这一觉睡了多久,牢房里湿气重阴气也重,睡着了也是感觉到很冷的,等醒过来时倒麻木了,只是宿醉之后头痛欲裂。叶宋从茅草堆里翻个身缓缓地坐起来,捧着额头轻轻地叹了几声,有些压抑地难受。

     等清醒了些许,她垂着的眼帘蓦地一顿,只见身前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双脚,黑色锦靴,黑色的描金衣角。她抬头看去,却是苏宸静静地站在她面前同样垂眼看着她。

     叶宋揉着太阳穴,问:“你是来审问我的吗?”

     苏宸蹲了下来,审视着叶宋的脸,半晌才道:“你到底是在要报复本王还是想要作践你自己?”

     叶宋漫不经心道:“你说的什么话怎么我听得不是很明白?我走夜路的时候不慎遇到了几个,他们要打架我也拦不住,如果不反抗束手就擒任由他们欺辱才算是真的作践自己吧,反抗的结果就是死了一个。”苏宸直直地盯着她,她总能左右自己的心情,不管是复杂还是悸痛,她说得恍若不关自己的事,“昨天晚上,我刚好身上带了把刀。”

     “刀呢?”苏宸顺着她的话往下问。

     叶宋摸了摸自己身上,道:“不知道落哪儿了。”

     苏宸站起来,吩咐身边的人道:“叶宋杀人一案,移送大理寺,本王亲自审理。”

     于是叶宋又从刑部转移去了大理寺。大理寺的牢房还是那间牢房,狱卒也都是熟人,她进去住得十分宽心。狱卒见她来,又自动在牢房外面搭上了帘子,石床上铺了厚厚的棉絮和棉被,牢房里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真真像是隔段时间就要来艰苦体验一回啊。

     约莫苏宸是真的去查案了解事情真相去了,下午叶宋在牢里跟狱卒聊着天,突然狱卒都不说话了,恭敬地站起来往外走。叶宋撩了撩帘子,看见正有一人往这边来。

     待走到了牢间外面,叶宋仍旧有些恍然,苏若清轻驾就熟地从狱卒那里拿来了钥匙打开了牢门,一点也不嫌弃地走了进来。

     叶宋盘腿坐在铺了棉絮的石床上,看着苏若清进来只是笑,苏若清走到跟前了,她才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要坐一坐吗?”

     苏若清坐下,眉目清浅,只是多日不见叶宋觉得他瘦了一些,皮肤也较往日苍白了一些。叶宋皱皱眉头,没大没小地伸手去捏苏若清的脸,没有肉捏不起来,手感却光滑如初,她问:“你在宫里吃得不好么,怎么瘦了这么多?”

     苏若清也伸手去抚了抚她的面颊,手指碰到她额上的布条,道:“最近染了风寒。”

     叶宋半信半疑地问:“你不是身体一向很好么,大冬天的落水了也没染过风寒,怎么回宫反倒染了风寒。夜里工作得太晚了?”

     苏若清见她还有精神说这么多话,神情微微松懈了下来,轻轻勾唇笑了一下,他缓缓倾身过来,搂住了叶宋的腰肢,把她往自己怀里压,久别重逢反而愈发心痛,连呼吸都是缠绵而颤抖的。他在叶宋耳边道:“是啊,晚上都工作得很晚。”

     叶宋心里满满的心疼,张开手臂紧紧回抱着他,道:“你不要不注意身体。”

     “那你呢?”苏若清反问,“你有好好对待自己么?”

     叶宋笑眯眯地从苏若清怀里挣脱出来,然后重新爬进他怀里坐在他的腿上,捧着他的头鼻尖对鼻尖地坏坏笑说:“先不说别的,你想死我了。”然后也不问问苏若清愿不愿意,便霸王地亲了他的嘴。

     显然苏若清很愿意。他喉咙滑动了一下,手便顺势扶住了叶宋的后脑,叫她撤退不得,另一手紧紧握着她的腰,不断地加深那个吻,牢间帘子遮住的这个狭小空间,都弥漫着淡淡暧昧的气息。直到两人的呼吸紊乱,叶宋胸口起伏,嘴唇被吻得绯红,苏若清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两两相对无言。

     叶宋吻了吻他的鼻尖和眉眼,抱着他深深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哑哑道:“我真是很想你啊。如果不是我杀了人,不会这么快见到你。”

     “明明只要想见我,我就会出现。”

     叶宋轻轻笑道:“可那不一样。以前咱们是朋友,可以想见就见,现在咱们是什么关系,嗯?”

     “你总是有主见,偶尔依赖一下旁人也好。”苏若清说。

     叶宋挑眉道:“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牲畜,不正是因为有思想有主见吗?”

     苏若清无奈道:“说不过你。”

     叶宋笑嘻嘻又道:“若清,不如我在这里多留几日,你多来看我几次,怎么样?”

     这下换苏若清挑了眉梢:“你很享受?”

     “很享受你来看我啊。”她双腿尚且盘在苏若清的腰上,苏若清眸子一点一点地暗了下来,她似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我捅的那个人就是当初在街上遇到的我砸了他的手的其中一个。”

     苏若清全然不听,苏若清低低道:“既然那么享受,跟我回宫,让我每日都来看你,疼你。”

     苏若清半推苏若清的胸膛,道:“这里是牢房……”w≥ww∧bi∧ge|替换

     苏若清手未停,就在这时,外面冷不防响起了归已的声音:“皇上,宁王回来了。”

     看来归已还是个帮自家主子把风的好统领啊。

     苏若清这才停下,双目漆黑如墨,深深地看着叶宋。叶宋躺在石床上,长发晕染开来,吃吃地笑了起来,没心没肺。

     苏若清抬手帮叶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叶宋也礼尚往来地帮他理了理衣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感受到他的身体绷得更紧,愉悦道:“好了,快回去吧。”

     苏若清出牢门时,淡淡地对归已道:“让宁王好好审理此案,朕只给他两天时间。”

     等人走了以后,叶宋在石床上翘着二郎腿。这时对面的牢间里传出“啧啧啧”的声音,道:“上头有人就是不一样,宁王妃好大的福气呀,与皇上也如此的……呵,亲密无间。”

     叶宋坐起来,朝对面看去,她还没注意到,对面的牢间里光线很暗,角落里居然还坐了一个人。一身囚衣破破烂烂的,头发也乱糟糟的,蓬头垢面看不出本来面目。但是听声音,却有一两分的耳熟。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