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2章 年夜饭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拉拢了披风笑了一下,道:“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如若没人说,刑部的人怎会知道她是王妃,案子怎会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就移交到了大理寺,还有苏若清怎会在那么快就知道了。

     起初叶宋在小酒馆被抓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什么,后来在牢里想起来,正是少了苏静这个人。他应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

     苏静伸了个懒腰,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走在前面,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玩味道:“好歹嫂嫂和我也算是有几天交情的酒肉朋友吧,嫂嫂坐牢了,以后我去素香楼好无趣,我还指望嫂嫂治好我的……”叶宋抽了抽嘴角,见他忽然回头,略微扬起下巴,对她眨了眨眼睛,“你懂的。”

     她太懂了。苏静确实够不要脸的。

     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在街上,叶宋问:“你看见我的东西了吗?”

     “是这个?”苏静手腕一转,便掏出一把十分精巧的匕首来,把玩得爱不释手,“不如你把这个送我吧,看在我帮你的份儿上。”

     叶宋伸手就去拿,结果被苏静笑嘻嘻地躲开。叶宋道:“别的可以,这个不行。”

     “为什么?”

     叶宋道:“这不是我的,是阿青的,我借来用两天,回去就要还给她。”想了想,笑眼一转,落在苏静身上,“或者可以送给你,就当做是你和阿青的定情之物好了。”

     话刚一说完,苏静就还给了叶宋,撇撇嘴道:“算了,还是送你的东西给我吧,先欠着。”

     叶宋点点头:“好,以后你看上什么,我给你。”

     走到半路,迎面贤王府的马车就哒哒哒地跑着来了,车夫恭敬地下车迎候。苏静吊儿郎当道:“哎呀,今天腊月三十了呢。”

     叶宋愣了愣,腊月三十?是过年夜吗?不知不觉时间晃得可真快啊。

     苏静暧昧地推了推她:“要不要去我家,吃年夜饭。”

     叶宋回过神来,笑笑,然后不客气地爬上了马车。等到苏静也上来坐好,马车起动时,叶宋才道:“去将军府。”

     苏静闭目养神,懒懒地吩咐车夫:“去将军府。”

     将军府门前贴上了新的对联,连守门的石狮都贴着红福。守卫见叶宋下车来,开心地跑去通报:“小姐回来了!”

     这才是家,有家的感觉。一回来,家人就会开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叶宋有些感谢当初那个把她拖到这个时代来的老神棍,让她拥有了这具躯壳,同样拥有了这个家。

     早就已经融为一体了啊。

     叶宋走上门前石阶,回头见苏静还倚在马车边,挑眉道:“进来坐坐?”

     “那怎么好意思。”苏静笑,可是双腿已经不听使唤地跟着来了。

     叶宋回放梳洗了一番,不喜欢穿衣带飘飘的女子群裳,就穿一身中性的棉袍,长发烘得半干在脑后松松地束起来,领口拉得稍高,看起来有几分叶家儿郎的精气神。

     打从叶宋从廊边拐进来,苏静的桃花眼便笑嘻嘻地在她身上流连。大将军拍着苏静的肩膀乐呵地感慨:“我家阿宋不生为男人,太可惜了。要真是男人,看这样貌,不晓得多少女人对她芳心暗许,贤王你说是不是?”

     苏静点头,道:“其实这样也不错。”

     这顿年夜饭自然是在将军府吃的,苏静来蹭了一顿。一家人打着火锅煮着饺子,热气腾腾。宋青虽说坐着轮椅不方便,夹菜夹饺子都是叶宋帮她,她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叶青边吃边忍不住问:“二姐,你在大理寺这几天宁王有没有为难你?”

     叶宋这案子,就是做得再隐蔽,怎么可能不传进叶家的耳朵里。

     叶宋不置可否地挑挑眉:“我没罪,他怎么为难?”说着就给叶青夹了一个圆滚滚的肉饺,又道,“对了,灵月已经半身瘫痪了,算是给你的双腿做赔偿。”

     叶青低了地头,猛啃饺子,想把快要溢出眼眶的那股泪意生生逼回去,道:“谢二姐。”

     叶宋捏了捏叶青的发髻,似笑非笑道:“你是我妹妹,谢什么。等开年以后天气暖和了,我四处打听一下有没有神医,来帮你治腿。”

     苏静吃得正香呢,冷不防冒了一句:“这个我可以帮你打听。”

     叶修微微点点头,道:“贤王门路甚广,难为贤王肯助一力。”

     苏静摆摆手:“门路甚广说不上,这些年都不怎么来往了,只能说尽尽力。”

     这时大将军满嘴油汁地抬起头来,眼里八卦闪闪:“难为贤王这么有心,莫非是……对我家阿青动了心思?这样,反正你也没有王妃,不如我把阿青许配给你?别人来求亲我都不同意的,便宜你了!”

     没想到苏静却眯着眼睛笑道:“这样说来,我似乎已经多年没有个暖床的伴儿了。”

     叶修不客气地拆穿他:“都歇在窑子里,暖床的伴儿一个一新鲜。”

     宋青也干脆利落地拒绝:“不能,贤王还是别祸害我了,我想嫁个良家夫。”

     不表一词的叶宋凑到叶青耳边,细细地低语了一句,叶青立刻闹得满脸通红闷头吃饺子。叶宋心中了然,唇边一抹温柔的笑晕染开来。

     苏宸在大理寺结了案之后便匆匆入宫,遵从皇上旨意与刑部尚书商量修改国律法条之事,等到忙完已经天色很晚。回到宁王府时,王府里热热闹闹,一派喜庆洋洋过除夕。

     膳厅里,桌上已经摆满了一大桌丰盛的晚膳,南枢从芳菲苑过来,等了他好一阵。见苏宸回来,她便温婉大方地起身迎接,顺手拂落了他肩头上的几片飞雪。

     这个冬天里的雪,总是说来就来,没有丁点儿征兆。

     苏宸握了南枢的手,温柔道:“天冷,就不要出来乱走动。”语态虽温柔,那眉头却是若有若无地纠结着。他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压抑的情绪似乎在与日俱增,踏进王府里的那一刻,府里的丫鬟家丁正忙着挂上红彤彤的明亮的灯笼,他一时间便有些晃神。

     要是叶宋在,此时此刻,站在木梯上往青柏树上挂灯笼的,一定也有她一份。

     要是叶宋在。

     可是,他坐在膳厅,南枢也在他身边坐下来,两人面对着这么丰盛的晚膳,他都没有看见叶宋。

     动筷时,苏宸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王妃呢,没回来?”

     南枢顿了顿,笑了笑,道:“今天一直没见姐姐回来呢,王爷不要担心,兴许她是回娘家了吧。”

     苏宸给她夹了清淡菜食,“嗯”了一声道:“快些吃吧,都凉了。”

     晚膳吃到一半儿,南枢忽然放了筷子,苏宸疑惑地看着她。她无奈地抬手抚平苏宸眉间的折皱,道:“王爷心里,是很在乎姐姐的吧。”

     苏宸眉头皱得更深了:“你不要想太多,对身子不好。”

     南枢握上苏宸的手,表情十分的真挚又凄楚,道:“妾身没有想太多,其实,王爷在乎姐姐,妾身也觉得很好。无论怎样,妾身只是希望王爷能够开心,妾身不要紧的,真的。”

     苏宸神色柔和了下来,看着南枢,把她轻轻地搂进怀,叹道:“我一直都在让你受委屈,你还能这么为我着想,我到底该说你什么好?”

     南枢几欲掉眼泪:“只要王爷心里有妾身,妾身就很满足很幸福了。就算哪天,没有妾身的位置了,妾身曾服侍过王爷,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说什么傻话,怎么会没有你的位置。”

     夜晚,苏静蹭饱了回去时,好奇地问:“刚才你对小妹妹说什么了她那样害羞?”

     叶宋睨了他一眼:“我说,莫看你,床上功夫很好。”

     “……”苏静仰头叹口气,很纠结,“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隐疾嘛,再好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方才我是开玩笑的,你别真把那丫头嫁过来。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一位妻子。”

     叶宋只把他送到门口,便转身回去了,道:“小心夜路,不多送了。”

     只是苏静这头将将走,宁王府那头的马车便驶到了将军府门前。叶宋进屋还没喝完一杯热茶,便有人来报,宁王来了。

     膳厅里丫鬟正收拾火锅桌子,大将军多喝了几杯,叶宋正习着叶青从前的手艺帮爹和兄长还有三妹泡茶喝。叶青喝着叶宋亲手泡的茶,喜滋滋地说:“二姐手艺真不错,果真是有造诣。”

     宁王冒着细密地飞雪朝这边走来,身量高大冷俊,玄色衣角在冷风中翻摆,同色锦靴踏雪无声

     他进来,叶修和叶青都岿然不动,面上毫无表情,各自捧着茶喝。叶宋亦是面不改色地给阿爹添了第二盏茶。大将军心满意足地啜了两口,才起身道:“唷,宁王大驾光临,吃了没?”

     苏宸道:“吃过了,本王来接叶宋回家。”他看着叶宋微微挑了眉,便对叶宋又道,“回了将军府也不说一声,家里都等着你吃年夜饭。若是想回来,明后日本王休沐,可带你回来。”

     在叶宋的娘家人面前,他有几分真心有几分假意,估计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可能,他说的话全部都是出自真心实意,也没人会相信。连他自己也不信。

     叶宋给苏宸也添了一杯茶,道:“要喝茶么,尝尝。”

     苏宸没有犹豫地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入口茶香久久缭绕,茶是上好的新茶,烹茶的手艺也很好。叶宋勾唇,道:“最后再给你一回面子,一会儿我跟你回去。”

     只是最后一回了。

     叶青没忍住,口吻很淡定,说道:“这将军府才是二姐的家,二姐不用给任何人面子,不想走就不走,不用再回去那个鬼地方。”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