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3章 不眠之夜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宸视线落在叶青身上,看着她坐着的轮椅和不行行动的双腿,不难猜到她便是大将军新认的义女,眸色里沉浸着一丝复杂。他已经想不起来,当初命人打断叶青双腿时是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是他似乎明白了,叶青在叶宋的心里到底有多重要。

     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比他这个王爷还重要。

     定然是的。叶宋从没把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更别说在心里。叶宋和南枢不同,南枢是贴心贴肺地善解人意暖人心窝,而叶宋是桀骜不驯目中无人。

     叶宋目不斜视地轻斥叶青:“说的什么话,目前为止,将军府还是我娘家,宁王府才是我的家。”

     叶青不再言语,叶宋便转头对大将军和叶修告别:“爹,大哥,我先回去了,改两天再回来。”那时,就真的再也不走了。

     大将军点点头,叶修起身道:“我送你。”

     可能叶修一个大男人,脑子里没有太多弯弯绕绕儿女情长,以至于他大刀阔斧地插在苏宸和叶宋中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苏宸脸色就冷得像冰霜了。

     到了门口,苏宸淡淡开口道:“大哥不用送了。”

     叶修不理会他,只侧身看着叶宋,道:“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叶宋笑着点头应下。叶修这才不咸不淡地看了苏宸一眼,转身回去了。

     上了马车,叶宋和苏宸一人坐在一边,两人没有一丝互动,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半天也无星点暧昧的气息流动。叶宋兀自闭目养神,苏宸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忽而想起很久之前,同样在这马车里,两人有说有笑。

     那还是宫宴那次吧。

     苏宸觉得,这种感觉,竟比当初他厌恶叶宋的那段时间还要糟糕。

     “叶宋。”苏宸突然嗓音低低沉沉地唤她的名字。

     半晌,叶宋才缓缓睁开眼帘,眼里没什么情绪,不喜不怒:“有事?”

     苏宸问:“难道你要这样跟本王耗一辈子吗?”

     叶宋闻言,嗤笑了一下,垂下眼帘道:“一辈子,你想太多了。”

     “那要怎么做,才能弥补过去。”

     叶宋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讥诮:“首先,你还叶青一双腿。”

     苏宸抿了唇:“用什么还?用本王的双腿?别以为本王不知道,灵月的瘫痪是你做的,已经抵了。”

     “苏宸啊”,叶宋靠着马车的后垫,懒洋洋地微微仰着头,“你是个瞎子,是个聋子,只有在南枢面前,才像个傻子。你真可怜。”

     苏宸坚定道:“那是因为本王爱她,不许任何人伤害她。”

     叶宋笑问:“既然你爱她,你还来管我的感受干什么,不觉得是对她不忠吗宁王?既然你爱她,早该在我跟侍卫通奸的时候就休了我,让她堂堂正正当上王妃,而不是只给她王妃的礼制,却又把我接回来。”

     苏宸深吸一口气,握紧的拳头又松开,道:“叶宋,你休想再激将本王。本王不会休了你,你休想。”

     叶宋重新闭上眼睛继续养神,漫不经心道:“随便你。只是提醒你一句,千万别爱上我,不然下场你想不到的。”

     苏宸心一沉,说不出的烦闷。简直糟糕透了。他恨恨地看着一脸安静的叶宋,巴不得把她弄醒过来,折磨她一顿,在她脸上看到类似于惊惶的表情,听到她的服软求饶。

     但最后,苏宸还是忍住了。

     回到了宁王府,苏宸见叶宋没有反应,似乎真的睡着了,在马车里坐了半晌才开口道:“到了。”

     叶宋动了动眉头,抬手捏着鼻梁,睁开眼睛往外瞧了瞧,确实是宁王府前,不由喃喃道:“这么快就到了么。”说着便撩起帘子跳下马车,完全忽视了苏宸的存在,自顾自地往里面走去,把苏宸一个人丢在了马车了。

     苏宸气得想掀了马车。

     回到碧华苑里,冷清得很,连红灯笼都没有几盏。春春、秋秋和冬冬听闻叶宋回来,都去准备各自的,备了暖炉,热水,还有茶果点心。

     叶宋一进屋,解了斗篷,看了看三个伶俐的丫头,不由温和地笑了一下,道:“都不用这样等着我,该休息的都休息吧。”见三个丫头不为所动,她捡了张椅子坐下,示意她们也坐,“今晚除夕夜,都坐下,烤烤火,吃点东西。”

     三个丫鬟犹犹豫豫,半晌才相继坐下。叶宋便把她们准备的点心吃食都送到她们面前,大家一起吃。

     今日叶宋似乎格外地有兴致,给大家连讲了好几个笑话。害得春春担心地问:“娘娘,你……还好吧?”

     叶宋似笑非笑地抛了一粒盐住毛豆,反问:“你是指哪方面?”

     冬冬口直心快:“夏夏死了,娘娘心里一直自责。后来、后来进了大理寺,娘娘一定不想见到王爷……”

     秋秋及时掇了掇冬冬,冬冬倏地住嘴,瘪了瘪:“娘娘不用强颜欢笑……”

     叶宋顿了顿,半天才道:“都过去了,这不是都过年了吗。等过完年,一切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她自己也安慰自己,不用觉得对不起夏夏,因为那已经是做好的选择。可是人死了就没有回头路,选择也不能再重新来过。再后悔,再自责,都没有用。

     几人围着炉子聊聊天说说话,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碧华苑还热闹的时候。快要到午夜时,叶宋吩咐她们:“去,去管家那里取一些鞭炮回来,咱们在院子里放。”

     三个丫头闻言冒着寒风飞雪兴冲冲地跑去拿鞭炮了。回来差不多正好要到午夜,王府大门那边放着鞭炮,碧华苑这里也噼噼啪啪放着鞭炮,丫头们贪玩儿,还拿了些小的炮仗,在院子里玩闹。

     芳菲苑里,南枢久久无法入睡。自从灵月瘫痪了以后就被调去别处了,无法再服侍南枢。王府里不养无用的人,南枢也是再三向苏宸请求才把灵月留了下来,只不过是去看管王府里的花圃之类的,因她脾气越来越刁钻古怪,无人愿与她作伴,她还时不时会遭到别的丫鬟们私底下的嘲讽冷落,没有遇到还好,被她遇到了就免不了要破口大骂一顿。

     今夜苏宸没有歇在芳菲苑。

     夜深的时候,芳菲苑的院门才轻轻被人推响,灵月推着轮椅缓缓进来,南枢闻声便出门看看,看见灵月的模样瞬时就忍不住红了双眼。

     她顾不上寒冷,衣着单薄地出来把灵月推进房间,灵月勉强地露出笑容,问道:“夫人身子可好?灵月不在身边侍奉了,看似更弱了些呢。”

     南枢找了一件毯子来搭在灵月肩上,湿润着眼眶道:“别说了,你别说了,是我让你受了委屈,让你受苦了。”

     灵月见她如此难过的样子,也终于忍不住难过了起来,扶着南枢的手道:“夫人,奴婢过得好苦哇!”

     “别哭,别哭”,南枢温柔地拭去她的眼泪,道,“会好起来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昔日的主仆续完了旧,灵月看了看南枢隆起来的肚子,道:“夫人的孩子可好?”

     南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唇边绽开笑意:“有些调皮,近日总是踢我呢。”

     灵月欲言又止,最终道:“夫人,既然你如此喜欢这个孩子,那为何……”

     “为了以后能更好啊,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南枢轻声的呢喃,像个世上最温柔的母亲,可正是这个准母亲,即将要把自己的孩子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她抬起眼帘看灵月,“让你带来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带了,我偷偷去药房库里配的药,谁也不知道。”灵月动了动,才从双腿的衣裙下取出一包纸包裹好的药材来,有些迟疑地递给南枢,道:“夫人想清楚了。”

     “孩子以后还会有,可机会溜了一次就会少一次。”南枢说。

     后来南枢把药熬成了一碗药汤,浓滚滚的,散发着闻起来不舒服的药味。药在炉子上温着,正逢过了子夜,听闻外面鞭炮声响,真是喜庆又喧哗。

     南枢道:“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开始呢。”

     灵月出去把药渣倒在了一处隐蔽的花坛里,回来时见炉子上的碗已经空了,南枢静静地躺在床上,十分安静。她肚子里的胎儿虽有几次不稳,可这过了四五个月,已经很是稳定了,一碗药下去后,需得熬几个时辰才渐渐有药效。

     莫看南枢平时柔弱,灵月知道,一旦她下定决心的事情不比叶宋心软。灵月还是忍不住道:“夫人何必如此,只要让叶氏推夫人一把,夫人跌倒了王爷也绝不会饶了她的。有可能,夫人的孩子还能保得住。”

     南枢脸色有些发白,闭着眼睛道:“孩子保住了,王爷就不会拿她怎样的。王爷心里已经有她,斩草必须要除根。”她喘了一会儿,才又道,“灵月你回去吧,路上小心一些。等过段时日,我就把你接回来

     “那夫人自己当心。”

     灵月一个人慢吞吞地把什么都处理好了找不到一丝痕迹,然后关上房门自己僵着双手推着轮椅的木轮,离开了芳菲苑。

     碧华苑这边,几个丫鬟放完了鞭炮闹腾了一会儿以后就各自去睡了。叶宋房里一夜都点着灯。她正坐在桌旁翻看一本书,上次问大夫要来的一本普通医术。

     春春后来又敲门进来,将一个包袱放在桌上,道:“娘娘,你要的东西,奴婢给你找来了。”

     叶宋“嗯”了一声,道:“下去歇着吧。”春春退下去的时候,她又叫住了她,“明儿一早,你让老管家来一趟。”

     “是。”

     等翻看完医术的相关部分,叶宋才收回眼神,打开春春送来的包袱。里面是满满一包的绯红色的藏红花,带着股自身本来的香气。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