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4章 谁更狠毒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取来了钵和捶,将藏红花全部放到里面去捣烂成泥状,捏成了一颗一颗的药丸状,用炭火的余温烘烤干,收起来时有整整一只碗那么多。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

     她表情始终很平静,一晚上都精神得很,孜孜不倦地做这一件事。等做完以后天都已经蒙蒙亮了,甚至都来不及休息一会儿,径直出门打了冷水来洗漱一番也好清醒一下。

     春春没有忘记叶宋昨晚的叮嘱,起来得也特别的早,见叶宋用冷水洗漱,忙道:“娘娘怎么不叫奴婢烧水来,这水可冷了,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叶宋洗了脸净了手,若无其事地用毛巾把手上的水迹擦干。她一双手被冻得发红,手指修长而均匀,将毛巾随意搭在盆上,道:“这样反而更精神一些。”

     春春利索地进屋取了润手的膏来给她涂抹,毕后便道:“奴婢遵从娘娘吩咐,这便要去请管家来。”

     叶宋看了看还未亮开的天,道:“嗯,也好。”春春将将要走出碧华苑,她便出声问,“春春,倘若不留在碧华苑了,你想去哪儿?”

     春春一愣:“娘娘要赶奴婢走?”

     叶宋进了屋,道:“再过几天,就没有这碧华苑了。”

     王府里再也没有一位叶氏宁王妃。

     很快,管家就来了。房门开着,叶宋正斜靠在贵妃椅上小憩,闻声捏了捏鼻梁睁开眼睛,惺忪道:“管家来了,坐。”

     管家一丝不苟地问:“不知王妃娘娘找老奴来,有何吩咐?”

     叶宋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我院子里的春春、秋秋和冬冬三个丫头,勤劳肯干,能吃苦耐劳,新近我打算把她们几个调离去别的地方。”

     几个丫头听到了风声,都进来跪下,问:“王妃娘娘不要我们了吗?”

     叶宋道:“这里没什么事做,把你们放在这里显得屈才了,也没什么盼头。不如跟着管家去前院,干出些本事来。”不等几个丫头拒绝,她便又对管家说道,“今日叫你来,是想安排一下,以后春春就负责王府里前院的丫鬟调配,秋秋负责中院的,冬冬负责后院的。从我碧华苑出来的丫头,能够担此重任。”

     “这……”管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老奴还需得请示……”

     叶宋打断他的话,道:“王爷事务繁忙,南氏又有孕在身,这些事本该由你管家自己做主,若是这点儿事儿都决定不下来,也没有必要再留在管家这个位置上了。本王妃向你举荐人,你可以考虑,也可以考核,能不能通过就看她们自己的本事。”

     管家沉吟了一下,道:“老奴知道了。”

     管家走后,叶宋见三个丫头还跪着,不由勾唇笑了一下,道:“都忘记自己该干什么了吗,本王妃还没用早膳。”丫头们起来陆续往厨房里去,她又颇懒地补充了一句,“煮汤圆吧。”

     汤圆还没煮好,天色亮开了些,碧华苑外响起了脚步声。竟是南枢一大早就来向叶宋问安了。

     叶宋一身棉袍简单随意,白净的皮肤上一丝妆容都没有。反倒是南枢,今日的妆比往日更厚了些,仍旧掩盖不住她脸色的苍白。南枢在雪地里对叶宋很勉强地福了一个礼,道:“妹妹来给姐姐请安了,祝姐姐新年快乐吉祥如意。”

     叶宋道:“很久不来问安,我倒有些不习惯。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刚侧身又回过头来,看见南枢柔弱的模样,“妹妹真的还好吗,地面滑,可要小心了,要不要我来扶你?”

     南枢一步步走上石阶,道:“姐姐说笑了,我还不至于弱不禁风到那个程度。最近孩子也很听话,不会叫我这个为娘的为难的。”

     南枢进屋来坐下,叶宋拿着炭勾去勾了一下炉子里的炭火,好让它们烧得更旺一些。两人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家常话,很快汤圆就做好了呈上来,叶宋道:“妹妹在这里用过了早膳再回去吧。”

     南枢也不客气,柔婉地笑着:“如此,多谢姐姐了。”

     叶宋舀了一碗汤圆递给南枢,道:“不怕一会儿王爷去芳菲苑找你一起用早膳找不到人吗?”

     南枢道:“姐姐不用担心,我已知会过芳菲苑里的丫鬟了,王爷若是去,便晓得我在姐姐这里,也会过来的。”

     “妹妹怎的不早说,也好等了王爷来一起用早膳才是。”

     南枢歉意地低下头,道:“姐姐别怪妹妹不懂事,一会儿王爷若是来,我便先回去,我知道姐姐和王爷有误会,只要姐姐和王爷好好说,若能再为王爷煮这样一碗汤圆,说什么王爷都会气消了的。”

     “难为妹妹如此有心。”叶宋漫不经心地喝着甜汤,适时地吩咐三个丫鬟道,“你们都下去收拾一下,去管家那里报道吧。”

     丫鬟应了声是,然后退下,基本上没什么好收拾的,很快便拿了自己的东西出去了碧华苑。她们本不欲走,让春春去劝劝叶宋,春春神色凝重,思及昨晚叶宋要她带来的东西再想想叶宋把她们送走以及现在南枢的到来,一切都很容易地联系到了一起。

     春春把自己的包袱递给秋秋,道:“王妃让咱们走是在救咱们,什么也不要问,现在就去找管家,快点。”

     冬冬问:“那春姐你怎么办?”

     春春道:“我回去看看,不能叫王妃一个人。”

     说着春春便掉头回去。叶宋抬头看见她,面色出现愠怒,道:“回来干什么,不是让你去前院吗?”

     春春不卑不亢道:“奴婢正要去,但走了的话娘娘和南夫人这边无人伺候,便想着一会儿再去,娘娘有什么吩咐尽管差遣奴婢。”

     叶宋道:“我有话跟南夫人好好说,这里没你的事,还不去前院。”

     “可是……”

     “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无法,最终春春只好退出去,关上房门。但是她没有走,守在门前,万一有任何需要,好用得上她。

     南枢搅着勺子,几口热汤下肚以后,腹部的痛感更加清晰,一阵一阵的。她咬牙忍着,强颜欢笑道:“姐姐,我们和好吧。我从没有想从姐姐这里抢走什么,也不想跟姐姐争什么,一家人平平安安和和乐乐比什么都好。”

     叶宋吃饱了,去过帕子擦拭了一下嘴角,抬眼看她,抬高了尾音儿道:“你配?”

     话语一落,南枢的面色十分难看。她手指用力地捏着勺子,关节都已经泛白,疼得十分的厉害,额上冷汗连连,嘴唇无丝毫血色。她最终放下勺子,推开了一碗汤圆,汤圆泼洒在桌布上,很快就濡湿了桌布。她手指掐着桌沿,嘴角的笑意有些残忍,道:“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低贱的风尘女子对么?你是将门的千金大小姐,我一辈子都比不上你对么?”

     叶宋撇嘴,点点头:“你若是早意识到这点儿,兴许以后就会少吃点苦头。”

     南枢闻言艰难地站了起来,不想用力地掀翻了桌子,踢倒了椅凳,然后跌倒在了地上,凄楚地道:“可王爷爱的人,是我。我不能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说罢,捂着自己的肚子便声声凄厉地叫了起来,模样痛苦至极,还伴随着无助至极的哭声。

     叶宋不慌不忙地起身,在她身边蹲下,捏了捏她的下巴道:“别闹,苏宸还没有来,你现在演戏也没用的。只不过,你既然亲自送上门来,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为什么……”南枢声声泣泪,“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够好,为什么……”

     春春在外面听到了动静,不顾三七二十一便冲了进来。叶宋看见她,脸色沉得吓人,冷喝道:“不要命了!”

     春春出乎异常的冷静,道:“要,但是只要王妃不死,奴婢就不会死。”

     叶宋目光瞥见南枢的裙子有血迹涌了出来,很快便红了她的衣衫,不由平静地笑了起来,道:“你还真是下足了血本。既然你喜欢这样,我就成全你。春春,把我房间梳妆台上的药拿来!”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南枢瞠了瞠眼,见春春飞快地跑出去,又飞快地跑进来,手里端了一碗的红色药丸,另一只手还端了一碗水。她痛得声音发抖,问:“你要干什么……”

     叶宋拿过那药,玩味地笑道:“不是要玩吗,我也很想知道像你这样的女人到底有多爱苏宸。我更想知道,要是苏宸知道以后一辈子你都再生不出孩子,还会不会像今天这样爱你。”南枢拼命地摇头,脸色白得可怕,叶宋捏住她的下颚,一粒一粒的药丸便不受控制地倒入她的嘴里,“就算从明天起,我不再是王府里的宁王妃,你南枢,也休想坐上这个位置。你没有子嗣,皇上就会让苏宸再娶别的王妃,反正永远不可能会是你。你满意了吗?”

     南枢开始拼命地挣扎,春春也跟着蹲了下来,摁住了她的身子,一碗水一下就往南枢嘴巴灌去,把那些药丸全部冲进她的肚子里。

     南枢趴在地上,一阵一阵地干呕,但就是呕不出那些药丸来,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叶宋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藏红花啊。”叶宋看也不看春春一眼,便对春春道:“接下来没你事了,快从后门走。”

     春春见叶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不管叶宋接下来做什么,她都不应该逗留,否则叶宋不死也难保她不会死,遂低低道了一句“娘娘万事小心!”随后毫不耽搁地往碧华苑跑了出去。

     南枢身下的血已经积蓄在了地面上,和满地的狼藉相得益彰。她眼里弥漫着淡淡的杀气,奈何身子重度亏损,无法轻盈地移动。叶宋那冰冷的匕首刀刃贴着她的脸颊时,她瑟瑟颤抖。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