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5章 运气有点儿背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紧接着叶宋毫不耗时地翻手便在那苍白的脸蛋一侧划出一条深深醒目的血痕,南枢顿时一声惨叫。

     “你觉得你很美吗,美到足以勾引男人对你死心塌地?”叶宋齿间轻轻溢出了这句,随后又划了一道,南枢的侧脸交叉成一个血色的叉形,鲜艳又醒目,“本来这不关我的事,但我就是看你很不爽。装柔弱嫁祸老子,给我的马下药害老子差点残废,陷害老子通奸,嗯?要一笔一笔跟你算吗,那你死几回都够了。”

     南枢又痛又哭,肚子的疼痛几乎让她的脸部扭曲,不断摩擦着双腿,张大了嘴一下一下地喘息。叶宋钳住她的下颚,逼迫她的眼睛看着自己,道:“来,认清楚了,记下我的样子,我等你来报仇。”

     南枢拼尽全力抬手为手刀便朝叶宋砍去,叶宋截住她的手腕,一刀便戳下去。南枢偏头痛苦地大叫,咬牙切齿:“叶……宋……”

     叶宋愣了一下,看着南枢偏过的头露出白皙的耳郭和耳后,那里碎发之际,隐约间有一道印记,看起来像是一朵十分精巧的四蕊梅花栩栩如生,不像是后来印上去的,而像是一种胎记。

     有些眼熟。

     但一时之间叶宋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神思一动间,南枢哭得凄凄惨惨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好似随时都要断了一般,一声一声呼着“王爷”,叶宋回过神,对她勾唇笑了一下,恍若地狱里爬起来的笑面修罗。她把匕首上的血用南枢的衣裙擦干收起,然后不多逗留地从后门也跑了。

     她快速地跑去了马厩,远远儿地捏了一声口哨,回应她的便是马儿狂野不羁的嘶鸣,随后一匹烈性的马儿挣脱了束缚便冲叶宋奔来。随后叶宋翻身上马猛地扬鞭,直直冲出了宁王府,一路朝将军府狂奔。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这就是叶宋的全新的开始。她不为任何人活,就只为她自己活。从今往后,她不再是宁王妃,不再需要看谁的脸色受谁的欺负,宁王府不是她的家,将军府才是她的归处!

     “驾!”叶宋在巷中骑马奔跑,一声厉喝,没有马鞭,只有用手拍马,用了多大的力她不清楚,只觉得自己的手掌都拍得麻木了。

     麻木了好。

     她只想下一刻,下一刻就能到达将军府。

     然而,路程只跑到了一半,她来不及幻想她更多的自由,身后远远便同样响起了狂奔的马蹄声。叶宋抽空往回望了一眼,旋即正了正身更加用力地拍马飞奔。

     苏宸追来了。

     即使十丈开外,她也能感受得到浓烈到极点的愤怒和杀气。这要是被抓回去,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只不过,叶宋的马不比他的马差,如若苏宸想拉近这十余丈的距离,可能那个时候叶宋已经跑到了将军府。

     她还没松懈时,身后苏宸怒气勃发,抿唇抬手便对准了叶宋的后背,手里赫然拿着一柄弓和一支白羽箭!

     他口齿冰冷至极,溢出了三个字:“你找死。”随之手指一松,利箭离弦,直奔叶宋而去。

     那箭力道忒大,叶宋只听见破空之声传来,心中一惊,还来不及回头,冷不防半边肩膀像是痛没了一般,垂眼之际只见一支箭深深地穿透了她的肩膀!

     叶宋浑身力道骤失,连马也骑不稳。她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不可控制地从马上摔落,滚到了路边,昏迷不醒。

     宁王府里乱成一锅粥了。上京但凡有点儿名气的大夫都第一时间聚集到了宁王府。

     芳菲苑里人迹嘈杂,几个婆子在房间里来来去去,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端出来,南枢在里面惨叫得生不如死。

     苏宸站在院子外面,心里头糟得十分难受,像是有一窝蚂蚁在他心窝间作乱,又是痛又是痒,那种快让人崩溃的感觉几乎让他不受控制得想杀人。

     一名婆子又端了一盆血水出来,苏宸及时抓住了那婆子的手腕,一盆血水红了苏宸的眼睛。苏宸问:“她怎么样,怎么这么久还没好!”

     婆子道:“哎呀王爷你就耐心等等吧,生孩子还要一两天呢,况且夫人肚子里还是一个死婴,死婴是不会主动往人肚子外面钻的,一切只看夫人自己啊!”

     婆子说罢就挣脱了苏宸,匆匆换了盆热水。苏宸低低吼道:“快让她生出来,否则,本王让你们一个个都去死!”

     “哎呀!快来人!快来人!夫人快要挺不住了!”里面一声惊慌的大吼,院子里倒是有不少专攻妇科的大夫,只不过都是男的,男女授受不亲,若不是苏宸开口,他们是不敢贸然进去冒犯的。

     这时婆子道:“快来一个大夫吧!王爷,夫人等不了了呀!”

     苏宸挥袖道:“全部,都给本王进去,就算夫人踏进了鬼门关,也要把她拉回来!”

     从白天一直熬到了晚上半夜,南枢的叫声都断断续续,急得苏宸抓住什么就摔什么。后半夜时,南枢凄厉地长叫了一声,随后便没有了声响。

     苏宸浑身震了震,胸口蓦地传来钻心的疼痛,实实在在的,他一下没有防备,痛得弯下了身去,捧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

     丫鬟惊慌地上前问:“王爷!王爷怎么了!”

     “都给本王滚开。”苏宸拂开她们,大步跨进房间,冰冷道。

     屋子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大夫都站在外间,里面几个婆子尚在收拾。有个婆子抱着一团猩红的东西出来。那正是一个发育了一半的死婴,教人不忍直视。大夫们都偏过头,苏宸连看都没多看一眼,他对这个中途夭折的死婴没有丝毫的感情,婆子询问他意见时他只不耐道:“找个地方埋了。”

     床榻外,垂着一缕纱帐,将里面的光景掩得若隐若现。但床上的一片血红,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婆子在里面安顿了南枢,换了床上被血染红的床单,很怕苏宸会立刻发飙,麻利地退了出去。

     两名大夫上前检查了一下南枢的情况,给她身上的外伤包扎上药,再翻眼皮看了看。外面熬着的补气的药已经送了进来,立刻给虚弱无力的南枢灌下,再施以针灸固住本原。

     大夫与苏宸道:“夫人身孕本已稳固,如今中途小产,身体气血都亏损过度,万不可再染了风寒,需小心调养,切勿落下病根。”

     南枢在碧华苑里耽搁了一阵子,这次小产是很有生命危险的。总之,现在命保住了就已经万事大吉了。

     “只是……”大夫欲言又止。

     苏宸问:“只是什么?”

     “王爷方便的话,请随小人到外面说。”苏宸不耐地转身出了门外,大夫颤颤巍巍又道,“夫人小产前,似乎服用了堕胎药,再加上失血过多捡回一命已是奇迹,只是以后……恐怕再也不能生育了……”

     话一说完,那可怜的大夫便被苏宸一掌从廊上打到了廊下,不止。这种时候,谁敢出头说话那就是谁遭殃。

     苏宸进去,扫视了一下所有人,道:“都滚。”

     大家都暗自舒了口气,争先恐后地出去。良久,苏宸才小心翼翼地朝床榻走去,撩起纱帐,看着床上躺着的南枢小脸苍白楚楚可怜,睡着了也有两行眼泪从眼角滑出,双手死死揪着腹部盖着的锦被。

     苏宸在她床边坐下,伸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痕。

     然而她却像是受惊了一般,用力地摇着头:“不要……求求你不要……姐姐……你好狠的心呐……”

     “枢儿……”苏宸轻声唤她,声音里满含心疼。

     南枢对他手心里的温度格外依赖,看似毫无意识地去蹭他的手心,哭得更凶,喃喃道:“王爷……王爷……我过得好苦啊……”

     苏宸一字一句对南枢说:“我保证,不会让你白白受这些苦。我会让她百倍千倍地还回来。”

     叶宋不知睡了有多久,睁开眼时,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的,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的。肩头清晰的疼痛是唯一的知觉,浑身都僵硬得麻木时也只有肩头还浮起丝丝的火辣辣之感。

     她觉得站着有些难受,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可是却发现动不了。清晰的铁索之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尤为刺耳。后知后觉地,叶宋才摸清楚,原来自己是被绑起来了,身后是坚硬粗糙的木桩。

     原来她运气有点儿背,还没能跑回将军府就被抓到了。

     混混沌沌地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这种黑暗对于叶宋来说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不再会害怕不再会退缩,心里的防线也不再会因为这漫无边际的等待而逐渐溃塌。☆co○m首发

     后来,屋子里点亮了一丝微弱的幽黄的火光,有些刺眼。叶宋动了动眼皮,还没能睁开,冷不防一瓢凉水兜头泼下来,那种刺激让叶宋的大脑先身体一步苏醒。

     她缓慢地抬头,看了看这间密不透风的石室,四周的石壁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有些像当初在大理寺的牢房那边审问百面公子时的那间石室。

     她以为苏宸又把她弄到大理寺来了。

     于是叶宋出口声音粗噶地问的第一句话便是:“南氏死了吗?”

     南氏死了,那她就是又杀了一个人了。只不过这次不是正当防卫,不可能被赦无罪,因而受点刑什么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叶宋面前,高大地站着一个男人,阴影笼罩下来,把叶宋完完全全地遮挡住了。她长发滴着水珠,掀了掀眼皮视线落在面前冷若冰霜的男人身上。

     苏宸放下了泼水的瓢,像是一只被惹恼了的老虎,在扑食之前却显得格外的冷静,道:“没死,差点就死了。这个回答,你满意吗?”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