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6章 下落不明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不置可否地撇撇嘴,然后嗤笑出声:”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你杀了本王的孩子。”

     叶宋皱着眉头道:“不是我杀的,我顶多只能算是在你的孩子死了之后补一刀而已。”她冲苏宸咧咧嘴,“啊不过,你以后那些还没怀上的孩子,可能是我杀的。”

     “你是本王见过的最歹毒的女人。”

     “我和她,彼此彼此而已。只不过是你看没看清现实罢了。”

     “什么是现实?”苏宸转身,不急不忙地从墙上抽出了一根鞭子,“本王现在就让你看清楚,到底什么是现实。”

     说罢,毫无准备地,霎时一道鞭子冲叶宋扬来,力道十足,稳稳实实地落在叶宋的身上。苏宸会功夫,自然手劲儿大,一鞭下来,一道血红色的深深长长的鞭痕从叶宋的脖子蔓延到腰腹,顿时就是皮开肉绽。

     叶宋咬紧了牙关,齿间还是溢出一声闷哼。只一下,几乎让她丧失浑身力气。

     紧接着第二鞭第三鞭,石室中只听得见鞭子响,声声恐怖。不需多费时,叶宋身上的白色里衣就已经成了血红色。苏宸字字冰寒刺骨:“本王从来没有这么后悔,当初竟娶了你这样一个女人入门。亏本王还对你心存愧疚,心存悸动,只差一点,本王就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你,但你总是会给本王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幸好,本王永远不会爱上你,一辈子都不会。”

     他边打边道。

     只三鞭,叶宋便昏死了过去。苏宸一瓢水再把她泼醒,身体似乎都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耳边回荡的只有鞭子抽在皮肉上的声音。她低低笑了起来,越是笑,苏宸就抽得越是狠力。

     可是那发颤的笑音里,带着永无止境的悲凉。苏宸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又怎么可能会听得出来。

     叶宋说:“你是瞎子,是聋子。”

     后来,那水里似乎泡了盐,浇在叶宋的伤口上钻心的疼痛。起初几回她还能被那盐水给痛醒,可多就几次就习惯了麻木了,连盐水也再浇不醒她,无力地耷拉着脑袋,像是死了一般。

     血淋淋的身上,无一处完好。苏宸慢慢放轻了力道,轻得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似乎抬不起手臂了。

     他看着叶宋无力垂头的光景,手指一松,鞭子便落在了地上。

     那一刻,一丝一丝涌上心头的沉闷感,让他几乎无力承受。压根不知道是怎么了。

     可能,可能是看着她这么快死,不能给南枢报仇,他心里觉得不痛快。苏宸走上前,手指用力地钳住叶宋的下颚,把她的头抬起来。一张脸在火光的映衬下呈现出淡淡的青白色。

     苏宸的手指感受到她鼻间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音如鬼魅道:“别这么快死了,好戏还在后头呢。难道你不想见识一下,本王还有哪些折磨人的手段吗?”

     叶宋没有回答他。

     南枢休养了两天,人才幽幽转醒,看起来虚弱极了。一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苏宸,未语泪先流。苏宸手里端着药,舀了一勺送去她嘴边,道:“先把药喝了。”

     南枢含泪一口一口地喝药。

     苏宸帮她掖了掖被子,问道:“好好养着,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南枢闻言不依,双手娇蛮地伸出被子外面,紧紧地抱着苏宸的腰,在他怀里失声痛哭。她在苏宸面前,从来都是温婉有礼,有什么委屈也都只管往心里咽,头一遭在苏宸怀里哭得这样惨,苏宸怔住,含痛地轻轻搂着她,道:“以后会好的,别哭。”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南枢拼命摇头,手指攥紧了苏宸的衣襟,“我们的孩子没了,你不要骗我,我知道……我以后再也不可能有孩子了……”南枢嚎啕大哭,“我一直、一直很渴望我们的孩子能出世,叫你爹,叫我娘,我亲眼看着他长大,若是男孩,便看他从蹒跚学步到娶妻生子……若是女孩,便教她琴棋书画,看她及笄嫁人……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啊!”她泪眼朦胧地望着苏宸,“姐姐恨我,她恨我,她给我吃了好多藏红花啊!”

     南枢异常的激动,苏宸一言不发,最终手指轻轻地抚过她的脖子,点了她的睡穴,她这才消停。她的情绪不能太过波动,对身体不好。

     苏宸出了芳菲苑,走回了自己的东苑。这些日可能是因为王府里出了这样一档子事儿,王府里的守卫都不敢怠慢。

     叶宋脑子像一团浆糊,很重。她感觉周身都黏糊糊的不舒服。

     耳边隐隐约约又响起了那恶魔般的脚步声,她连眼皮都懒得抬,便被人强行撬开了嘴,灌入了冰冰凉凉的液体。

     叶宋没有力气说话,苏宸却告诉她:“一报还一报,藏红花汤,也让你尝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

     藏红花,也活血祛瘀的功效,孕妇禁忌。可是对于没有怀孕的女子来说,倘若身上没有伤,倒有利无害,可现在叶宋浑身是伤,藏红花还有止痛的功效,却让她浑身已经黏糊糊凝固的血又活络疏通了起来。

     衣服被湿透,脚下积了两滩血渍。

     苏宸又用盐水持续地折磨她。可是她连闷哼一声都不会了。

     叶宋轻咳了两下,声音里柔情万千,道:“苏宸,有本事你杀了我啊。你舍不得我死,不是因为想要折磨我,是因为你真的舍不得。”

     苏宸抿唇,手顺势就捏住了她的脖子,慢慢收紧:“本王如果不是想杀你,就不会把你关在这里。”

     叶宋自己屏住了呼吸,低低碎碎道:“这样也好,反正我玩够了。从哪来回哪儿去,再也不用见到你……”

     话音儿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苏宸不由自主地松了手,发现她的身子很烫,冰冷了整个冬天倒像是突然回光返照一般温暖了。

     苏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拿起瓢便一下又一下地冲她泼冰水。藏红花活血的功效愣是被那冰水给冲淡了去,终于不再往外冒血了,血液有凝固的趋势。

     苏宸自己的衣袍也被打湿,抬手去碰叶宋的额头。心痛的感觉,像是要把他淹没了,到底怎么回事?

     “你要是稍微向我服软,向我求饶,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苏宸丢下这句话,便慌张地跑出去了。

     这两天,宋青一直感到有些心神不宁。她双腿不能活动,因而院子里的丫鬟每天早上等她起身后便会帮她按摩一下双腿防止双腿萎缩,然后再裹上厚厚的裹腿步以免着凉。

     叶青捧着一杯滚热的早茶,不知怎的手就滑了,结果一杯茶全部翻倒淋在了腿上。她自己倒是没什么知觉,却把丫鬟吓坏了,惊道:“三小姐,你怎么了?”

     这时恰逢叶修来院子推叶青去膳厅用早膳,见状便三两步踏进了未掩房门的屋子,问:“阿青?可有被烫到?”

     叶青摇了摇头,对叶修宽慰地一笑,道:“没事,手滑了。这腿也没有感觉。”

     叶修便吩咐丫鬟:“快带三小姐去换身衣服。”

     等了片刻以后,叶青才换了身干干的衣服从屏风里被推出来,叶修结果丫鬟手里的椅把,把叶青推着往外走。因着她进进出出都需得用上轮椅,将军府里但凡有台阶的地方旁边都另铺了一块石板道。

     叶修见叶青愁眉不展的样子,问:“阿青有心事?”

     叶青想了想,还是道:“二姐多久没回来了?她走时说过等两天就会回来再也不走的,现在都五六天了。前几天宁王府透出来的风声南氏小产了,后来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叶修开门见山地问:“你想说什么?”

     快要走到膳厅了,老头子正坐在里面等着一家子用早膳。叶青放低了声音,满含担忧:“大哥,我心里不得安宁,总觉得二姐出事了。”

     早膳后,叶修把叶青送了回去,道:“你别担心,阿宋遇事会想办法解决的,我现在亲自去王府探探。”

     叶青点点头,道:“大哥小心点。”

     将军府外,一直人迹稀少。门口的将士十分严谨,不会放任何闲杂人等进去将军府。这里一年到头喊冤的人倒是有几个,都是冲着大将军耿直的名声来的,只不过将军府不是刑部更不是大理寺,管不得这些。

     昨天,就有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可怜的乞丐一样的人守在将军府怎么也不肯离开,起初她第一次想闯进将军府时,便眼神灼灼地问:“你们大小姐回来了吗?回来了吗?”本文最快\无错到

     “我们小姐回不回关你什么事?”守门的把她拉开,道,“走开走开,哪儿来的走哪儿去!”

     结果今天叶修一袭藏蓝色的锦衣高大挺拔地出现在门口时,那女乞丐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趁其不备便猛地跑过来抱住了叶修的腿,守门的怎么赶她都赶不走。

     叶修挣了一下,就听她道:“你是卫将军对不对!是王妃娘娘的哥哥!”

     叶修浑身一震,垂眼看着她,道:“你是谁?”

     “奴婢、奴婢是宁王府碧华苑里的丫鬟春春,在王府专门负责服侍王妃娘娘的!”她伸手撩了撩头发,露出清秀却灰扑扑的脸,望着叶修,“奴婢没有其他的意思,在外面躲了好几天,也在将军府外面守了好几天,奴婢只想问问,王妃娘娘有没有回来?也有可能、有可能是奴婢错过了……”

     叶修抿了抿唇,隐隐感觉到或许叶青的直觉是真的。他当即把春春扶了起来,转身道:“跟我进去再说。”

     叶修把春春带去了叶青那里,叶青第一眼便认出了她,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春春亦是张了张口没说话,眼圈儿去红了。叶青的声音似乎是机械地从喉咙里发出的:“是不是王妃出什么事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