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7章 杀了我吧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春春一听,眼神灰败:“那就是王妃娘娘没有回来过了……”她快速地把之前宁王府发生的事情叙说了一遍,“奴婢自从跑出王府以后便不敢再回去,整日在王府和将军府之间等着,可是等了好几天都没能等到王妃娘娘。王妃一定是还在王府里,说不定被王爷给抓了!求卫将军,救救娘娘吧!”

     叶青顿时也六神无主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二姐要是真被宁王给抓了,宁王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大哥……”

     叶修握了握拳头,走了出去,道:“这件事交给我。”

     叶青忧思甚重地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才转回神来看着春春,道:“谢谢你来这里传信,不然我们不知还要什么时候才会知道这件事。”

     春春道:“娘娘对我有知遇之恩,这都是我该做的。况且从那天以后,我跟娘娘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没有什么谢不谢的。”

     “这些天你都在外面吗?”

     适时春春的肚子一阵咕噜噜地响,她不好意思地说:“嗯,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一顿热饭了,跟真的乞丐没什么两样。”

     叶青忙叫了丫鬟进来,吩咐去备饭菜,然后再让春春去洗漱一番,道:“既然你来了,这几天就安心留在将军府,不用怕被抓回去。我们一起等二姐回来。”

     这回叶修出门时正好遇到老爷子也准备出门,大将军身强体健,披着一件披风,虽人到中年看起来仍旧英姿飒爽,他正理了理衣袖,见叶修行色匆匆,便叫住他问:“修,今天要去练兵场吗?”

     叶修对大将军作揖道:“爹,孩儿另有要事,晚点儿再去。”

     这件事暂时还不能让大将军知道,若是他知道了,以他雷厉风行的作风,一定直接闯了宁王府。索性大将军对叶修一直很放心,见叶修这么说,他什么也没问,待叶修出门以后他自己也往另一个方向去了练兵场。

     叶修到了宁王府,宁王府开门迎客。彼时苏宸正在喂南枢喝药,南枢仍旧卧床,身子虚弱得很,听闻叶宋的大哥来了,不由问:“王爷,这么多天,妾身都没听过谁提起姐姐。她还在碧华苑吗?”

     苏宸脑海中浮现出密室里叶宋血淋淋的那一幕,不喜不怒道:“她没在碧华苑,去别的地方了。以后我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你面前。”

     南枢推了推苏宸喂药的手,道:“既然将军府的人来了,王爷就去见见吧。妾身在这里很好。”

     苏宸再喂了她一口,才把碗放下,道:“好,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再来看你。”

     叶修在客厅等了一阵,下人上的茶他一口也没喝,凉了三次便换了三次。苏宸这才姗姗来迟。

     “王爷。”叶修起身抱拳,算是打了招呼。

     苏宸进来,撩了撩衣摆落座在主位,丫鬟立刻送上热茶,他吹了一下茶叶浮沫,饮了一口,才道:“卫将军大驾光临,本王有失远迎。此次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叶修不温不火地笑了一下,道:“还请王爷见谅,除夕夜那天王爷来接我家阿宋时便说隔天带她回娘家省亲,这事儿我家老爷子一直惦记着,又十分思念阿宋,我不愿老爷子失望,便过来看看,王爷和阿宋是否有事耽搁了不能回家省亲?”一席话说得滴水不漏,然后又四下张望,“阿宋呢,怎么没出来?”

     苏宸放下了茶盏,毫不拐弯抹角道:“宁王妃早在几天前就不在府里了。”

     叶修一愣,满脸惊诧:“你说什么?”

     “实不相瞒,几天前王妃跟本王的南夫人闹了别扭,使得南夫人现在还卧病在床,王妃跟本王闹得不愉快,便离家出走了。怎么,本王还以为王妃已经回了娘家,结果却没有吗?”苏宸抬眼看着叶修,眸色低沉,看不出何异样。

     叶修挑了挑眉,道:“阿宋害得南夫人小产?素闻王爷宠爱青楼出身的妾室,若真是阿宋让她小产,王爷会放过阿宋?”

     “本王再是恨她,她有个大将军当父,有个卫将军当兄,本王能奈她何?”苏宸说得漫不经心。

     叶修皱了眉头,抿唇半晌,道:“阿宋并没有回将军府。”

     苏宸笑了一下,手指抚着杯沿,漠不关心道:“是么,那本王就不知道了。本王记得,几个月前,王妃也失踪过一段时间,这是王妃的性子使然,并非是第一次。若是卫将军放心不下,大可像上次那样全城搜索一番。”

     “阿宋真的不在宁王府?”叶修直直看着苏宸的眼睛,问。

     苏宸道:“卫将军不信的话,王府里随便拉个人来问,看他们有没有撒谎。”

     叶修起身,不多逗留,往客厅外走去,走到门口复又回头,眉目英俊而充满了压迫感,直逼苏宸,凝声道:“叶宋有个三长两短,你知道后果。”

     苏宸脸色有些难看,手指微微收紧,在叶修踏出客厅的那一刻,捏碎了茶盏。

     出去的路上,叶修果真拉了一个丫鬟来问。丫鬟的回答是,大家都好多天没见过王妃了,碧华苑也空置了很久。

     看来叶宋真是不见了。但叶修没有完全相信,这件事还有疑点。

     可他还是一出王府便召集部下,在瞒着大将军的情况下在城里展开搜寻,同时也不忘暗中派人监视宁王府。

     密室里生了红彤彤的炭火,将冰冷的空气一点点烤化。叶宋轻浅到极点的呼吸声伴随着炭火燃烧,就像炭一样,被耗费一点,便少一点。

     苏宸抬起叶宋的下巴,在她耳边轻轻道:“昨天你大哥来过了。”

     叶宋没什么反应。

     他便又道:“可惜又走了。事到如今,你知错了么?你若是求饶,本王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求饶吧,求饶吧。给自己一个台阶,也给他一个台阶。她做了那么可恶的事情,几乎快要把他逼疯,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法完完全全地狠下心。

     这个密室,也让他感到窒息。他囚禁了叶宋,同样也囚禁了自己的心。

     良久,叶宋才动了动眼皮,声音干哑又难听:“嗯?”

     “说,说你错了。”苏宸低声引诱着她,“求我,求我饶了你。”

     叶宋的嘴角凉薄地勾了起来,嘴角的血迹斑驳。她缓缓说道:“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那么做。”苏宸捏着她下颚的手蓦地一僵,然后不受控制地收紧,叶宋对疼痛已经麻木了,继续道,“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选择喜欢你。”

     苏宸手一抖,泄露了他的心情。

     “苏宸,每一次你都觉得我在触犯你的底线,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是怎么践踏我的呢?”叶宋幽幽地问。“当你教我骑马的时候、救我于马蹄下的时候,当你带我参加宫宴、抱我回去的时候,当你查案为我洗刷冤屈的时候,当你带我一起去追案子问我意见的时候,还有,你吻我的时候……”

     苏宸手在抑制不住地轻轻颤抖,手指爬上了叶宋瘦得只剩下骨头的脸。

     这些,她都记得。她轻声地说:“我不是没有心动过。可是,你从骨子里都不愿意相信我。我连等你一句道歉可能等到死也等不来。你觉得,我应该对你怎么样?”

     “叶宋,你为什么这么逞强。”

     “因为我只能靠我自己。”叶宋说,“在这里,不会有人救我,不会有人流泪,我只能靠我自己。”她吃力地抬了抬脸,双眼在削瘦的脸庞上显得很大,但没有神采,静静地看着苏宸,“我不会求你。”

     苏宸呼吸一滞。叶宋嘴角的笑意有些泛着诡异,道:“你认定我跟别人通奸的时候,我失踪了。我和苏若清在一起待了半个月。你不是问我都干了些什么吗?”

     苏宸心里一紧,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抓着。他打断叶宋道:“不许说,本王现在不想知道。”

     可叶宋还是不怕死地说了:“我给你戴了绿帽子啊,我的男人是苏若清,不是你苏宸。”

     苏宸掐住了她的脖子,红着眼吼:“我叫你不许说!”

     “我很喜欢他,很喜欢他啊……”

     苏宸甩了她一巴掌,怒不可遏,抬手便去墙上取下一根铁烙来丢进了炭火里。叶宋讲的那些和苏若清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话语里溢满了甜蜜,那是跟苏宸从来未有过的,苏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生气,简直气得快发疯了。

     可能,那也是叶宋最后一点留恋了。

     一根被烧得通红的铁烙,拿在苏宸的手上。苏宸低低咆哮道:“你不贞不洁,还伤我所爱,本王昏了头才会想要饶恕你

     当那铁烙贴紧叶宋胸口的皮肉时,一股焦糊的味道蔓延整个密室,还散发着滋滋作响的声音,可怖极了。叶宋默默地承受,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笑出了声,道:“若是下地狱,我不做受人摆布的恶鬼,我要做就做摆布恶鬼的阎王!来,就是这样,你杀了我吧……”

     铁烙应声而落。

     她一心求死。所以才激将他。

     真的已经够了。

     入眼一片黑暗,叶宋赤脚走在冰冷的地面上,混混沌沌的。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前面一片白光,刺眼得很。那是一面湖,湖上雾气缭绕,有些像城郊别庄的那面湖。又像是另外的人间仙境。

     一个白衣道袍的老头正背对着她,坐在礁石上垂钓。正好一尾鱼儿上钩,老头满心欢喜地收杆把鱼拉起来。叶宋穿得破破烂烂,对那略显猥琐的背影眯了眯眼,随即趁他不备,便跑过去一脚把老头踢翻到水里。

     老头大叫,浑身湿淋淋地爬起来,瞪着叶宋,嗔怪道:“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