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9章 掀了王府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话一说完,大将军便急匆匆地要离开。苏静问:“大将军,要我帮忙么?”

     大将军回头道:“劳烦贤王帮老夫看着这里,多多指导指导他们,老夫有要紧事,去去就回。”

     苏静笑着道:“大将军有事就先去吧,这里我帮大将军看着。”

     叶修身边的亲卫都是这些年他亲自培养起来的,一位军师两名副将,还有几十个军营里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都誓死追随叶修。

     军师姓刘,叫刘刖,生得文质彬彬书生气质。两名副将姓季,是兄弟,只不过大哥生得强壮,是勇猛无敌的勇夫,叫季林;弟弟生得瘦弱,但是脑筋灵活打仗多半靠智取,叫季和。

     刘刖一路上都在苦口婆心地劝叶修:“将军呐,宁王府不能擅闯,咱们这样是犯法的。要是上头追究起来,会吃不了兜着走。不如将军先冷静下来,我们再想个万全之策。”

     季林大斧一抡,浑身充满了气息,道:“冷静个屁!依我看,现在就冲进去,谁敢拦就砍谁,那宁王有什么了不起,要是真关了我们二小姐,看老子不戳爆他的菊花!”

     季和则虎头虎脑地说:“这样明目张胆的是不太好,不如,我们等到晚上夜袭宁王府,先烧仓库再烧粮草,杀他个措手不及!”

     刘刖感到很蛋疼,叶修身边有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副将,十分的费脑筋。于是他又苦口婆心地跟两个副将讲,这里是上京,不是战场,在上京凡事都有规矩,不可胡乱造次,否则会被依罪论处云云。

     然后叶修的亲卫队都炸开锅了,刘刖还要头大地给他们普及法制,真是醉了。

     自从北夏周边的战事停歇之后,叶家军也班师回朝,没仗打,除了操练,闲暇时间就是扫扫黄赌毒,从来都是去抓犯罪,压根没想过自身的犯罪问题。

     现在一涉及到法制问题,都感到很茫然。

     一路上吵吵闹闹到了宁王府,守门的守卫见此情况都懵了,不敢擅做主张,转身就要往里面跑去通知苏宸。怎料季林伸手很快,大斧一下就对准了守卫的后脖子,哼着粗气道:“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老子这斧头可没有长眼。”

     同时季和那边佩剑也抵上了另一名守卫的脖子,他一不做二不休,当即手刀便从守卫的后颈劈了下去。

     季林不甘示弱,也想劈。只不过他是用斧头劈。

     刘刖扶着额头出声道:“不要伤及人命!”

     季林犹豫了一下,最终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改为了手刀劈。

     王府里的下人们见有人来闯王府了,谁都不敢上前阻拦。因为叶修的亲卫队各个手中提着或刀或剑或大斧,除非谁活腻歪了才上前来阻拦,否则都锁着脑袋躲去了一边,连家卫还没开打就已经溃不成军,转身扭头飞快地跑去报信了。

     叶修便带人冲着家卫跑的方向去,这无疑是在给叶修带路,直逼苏宸。

     恰好今天叶修运气比较好,碰上苏宸正在东苑。只不过他们刚刚到时,苏宸身边的高手暗卫就已经纷纷现身,挡在了他们面前。双方形成了剑拔弩张的对峙之势。

     叶修站在前面,横眉入鬓,双眸冷若冰色琉璃,凛冽而张狂的气势教人无法忽视。他抬起手,就快要下令做了这些暗卫时,冷不防东苑书房里的门却打开了,苏宸手袖一卷书,闲暇地走了出来,隐去眼里的风起云涌,沉声问:“卫将军这大上午的带人来闯本王王府,这是何意?想造反不成?”

     叶修对上苏宸的视线,一字一句地道:“我再问你一句,叶宋在哪里。”

     苏宸挑眉:“反正不在本王这里。”

     下一刻叶修耐心全失,下令道:“给我搜!”

     顿时双方人马兵戈相见,打斗在了一起。原本清净的东苑一片嘈杂。一些亲卫队员趁着兄弟缠着苏宸的暗卫,便分离了出去,毫不客气地一间房一间房地踢开了东苑的房门,搜查苏宸完全当做搜查犯人,不给丁点面子。

     苏宸冷笑两声,脸色阴沉得可怕,他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周围的刀光剑影全然不能影响到他,他对叶修道:“看来你真的是要反了!”

     刘刖跟在叶修身边,关键时候他冷静非凡,代替叶修说道:“王爷请恕罪,我等前来只是为了找到二小姐,并无恶意。等找到了二小姐,我们自会回去,如若王爷不是心虚,何必派人拦着。若二小姐真是失踪了不在这里,王爷身为二小姐的夫君,上次失踪都会派人全城寻找,这次却没有任何动静,实在于理不合。除非王爷和二小姐有什么不愉快,我想可能最大的不愉快就是因为王爷小妾流产的事了,既是这样,王爷又怎会甘愿让二小姐离开王府?”苏宸直勾勾地盯着刘刖,刘刖斯斯文文地勾了勾唇角露出温和一笑,可那笑容却有些像恶魔的笑容,继续道,“王爷不用派几个人去您小妾那儿瞅瞅吗,这王府太大,可能我们有几个兄弟不太认得路走着走着就走丢了。噢对了,王爷小妾住的院子,是叫芳菲苑吧?”

     话一说完,苏宸当即就朝刘刖下了黑手。

     这也怪不得苏宸,刘刖那张嘴本来就是气死人不偿命。

     刘刖虽然不会功夫,但刘刖前面还挡了一个叶修。叶修眉头都没动一下,抬手就挡住了苏宸。苏宸攻一招他便守一招,滴水不漏。

     刘刖趁乱摸索进了苏宸的书房,暗卫见状便要来阻止,可惜季林手脚快一步,挡在了书房的门口,真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暗卫们个个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他们十几个人,叶修这边几十个人,人力还是相当悬殊。因而他们久久拿不下。

     这时已经有暗卫飞快地撤退,往东苑外面飞去。很快他便就近通知了外宫宫围的御林军一部。御林军本来就是叶修带队,但那位守在外宫宫围的将军听说宁王府有叛贼捣乱,他当即便带军前往。

     御林军的职责是保卫皇室和皇城的安危,就算叶修是他们的头儿,他们也不能为虎作伥。

     哪想,御林军将将在宁王府那边的巷子口,便跟对面带队前来的大将军打了个照面。大将军气势磅礴地喝道:“你不好好守着宫门,来这里瞎搞什么啊!”

     那名将军跪下,抱拳道:“末将得知宁王府有叛贼作乱,特来查看!”

     大将军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狗屁叛贼!叛贼他不去作乱皇宫会来作乱宁王府吗!一般斗殴而已,谁他妈说是叛贼,站出来看老子不削了你!滚回去守你的城,这里有老子,保证宁王和他的一大家子都活蹦乱跳的!”

     那将军领命,又带着人齐刷刷地回去了。大将军这才带着自己的人直接大刀阔斧地冲进了宁王府,两眼像是要喷出火来:“狗兔崽子,这一闹你不挑别的地儿闹要来闹宁王府,还要老子来给你擦屁股!看我逮到你不揍你!”

     他不想把这件事闹大,进去的时候特意命人关了宁王府,关起门来外面的人看不见,大家才好办事。否则事情一旦闹开了,还惊动了御林军,那叶修这次的罪名可真的就大了。

     刘刖在苏宸的书房里翻翻找找,他敲了一下书房的四面墙壁,都是实心的,也没有任何看起来像是机关的东西。季林在外头气急败坏道:“你他妈在磨蹭什么!还有地下室呢!地下室!”

     经季林一提醒,他立刻蹲在地上掀开了地面铺着的那层地毯。这种偷鸡摸狗的时候刘刖不常干,但季家两兄弟却干得比较多。刘刖闻言,轻车熟路地敲了敲地面,心下了然。

     是空心的。

     刘刖再细细审视了一遍这书房,发现最接近木地板的两边是垂着的锦帘,锦帘上头的末梢连着书架。若是有地下室的入口,应是有所关联。

     刘刖当即过去把书架上的书都掀翻了也没能触动开关,最后又费力地把书架搬出来了些许,伸手往书架背后摸去,碰到了什么东西,面色一动,随即便用力往下拉。

     他这用力一拉,触动了锦帘上方,一直蔓延至下,像是有一根绳子,把地板给缓缓拉开。

     地板下面,果然有一道漆黑的地下室入口。刘刖扭头对外面大声喊道:“将军!有密室

     叶修闻声,立刻就把苏宸甩开一边,朝那书房奔去。只可惜苏宸又怎会让他如愿,毫不犹豫地挡住了他的去路,两人过招越打越烈,简直是有以命相搏的趋势。

     苏宸冷冷道:“本王的地方岂容你想闯就闯,叶宋乃本王的王妃,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这个事实!”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带走他的女人。

     叶修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与苏宸打得不相伯仲。直到外面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叶大将军及时赶到,他的人把整个东苑都围了个牢牢实实,他抬步跨进来,看见正跟苏宸斗的叶修,不由中气十足地怒吼一声:“叶修!你活歪了!”

     叶修手上动作一顿,被苏宸抢夺先机,一掌击到胸口后退数步。嘴角云淡风轻地溢出一丝血迹,他抬手若无其事地拭去。

     两人这才停了下来。

     大将军向苏宸揖道:“见过宁王,今日老夫没看牢逆子,不想他竟来此地撒野,是老夫之过,这里向宁王赔罪了。”

     苏宸拢了拢衣袖,冷哼一声,道:“卫将军带人来闯本王的王府,是想要造反吗!本王受惊,大将军想要如何赔这个罪!”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