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3章 不要脸的神棍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只在房中留了片刻,便一言不发地转身出去了。---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走到门口,他有停了下来,回头轻声道:“哦对了,我带来了两棵戎狄北山生长的千年野参,不要忘了给她用。”

     叶修刚想起身相送,苏静就已经走到了外面,又道:“卫将军不必送了,反正我也是顺便路过。”

     本来他说了不会去宁王府跟苏宸汇报叶宋的情况,但还是没能控制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就已经站在了宁王府外面。

     苏宸正在给南枢涂药。南枢身上有鞭痕,脸上也有之前叶宋用匕首划的刀痕,她在苏宸面前也戴着薄纱,看起来又添一分朦胧美态。

     苏静在芳菲苑外耐心地等候,房门未掩,他便身子斜斜依靠在门扉上,里面的烛灯光泽从门扉里盈了出来,把苏静的影子拉长,显得有些寂寥。他挽着手臂,看着茫茫远天,听到房间里传出南枢凄婉而哀怨的低泣声,便忍不住笑了起来,悠悠道:“南嫂子不要灰心,假以时日相信会好的。宫里不是还有除疤的膏药么,回头我给你带两管,多涂一段时间身上的疤痕便不会有了。相比之下,三嫂就没有你这么幸运了,身上的鞭痕血肉模糊,还不知道能不能醒得过来呢。”

     里面南枢哭得更加伤心了,柔柔弱弱道:“姐姐,姐姐她一定会好起来的……都是我的错……”

     苏静嘴角的弧度上勾得恰到好处,好似冬夜里的弦月,很轻柔却总也少了丝温度。他说:“但愿如此吧。要是就这么睡过去了,好歹三嫂也是将军府的人,恐怕南嫂子的日子也就更加不好过了。”

     屋子里的声音戛然而止。片刻,苏宸走了出来,轻轻地带上房门。苏静看着他笑得六畜无害:“南嫂子的药上好了吗,没有什么大碍吧?”

     苏宸走在前面,道:“不要在枢儿面前说那些。”

     苏静笑着捂嘴:“哎呀你看我,口无遮拦的。下次我注意。”

     苏宸停顿了下来,半晌嗓音有些低沉涩然:“她……”

     “三嫂吗?”苏静耸耸肩,道,“可能快死了吧,脸色灰白,没有任何动静。天色不早了,我就不在这里吃晚饭了。”苏宸站在原地未动,苏静身形地一步步走开,墨发在脑后挽了个松散的发髻,看起来真真风情无限,“三哥不喜欢三嫂,与三嫂和离便是了,通过我对三嫂的了解,她也是一点不喜欢三哥的。这回,什么都是多此一举。”

     苏宸身体一震,矗立良久。心如万蚁啃噬,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天色黑得早。傍晚时分,就已经阴沉沉的,将军府里的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将军府门前,停下了两个人。侍卫不敢懈怠,刚要上前阻拦,归已掏出一道令牌来,两侍卫便恭敬无比地跪了下去。

     苏若清一身玄色便服,堪堪低调地走了进去,道:“起来吧,不必多礼。”

     由于苏若清是微服出巡,大将军和叶修见了龙颜还没来得及跪下,苏若清便免了他们的礼数。只当是将军府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奉为上座。

     春春在前厅和后院来回跑,叶青正在给叶宋擦脸,一碗参汤又只喝了两口,春春进屋来道:“也不知那客人到底是何来历,大将军和卫将军都对他很恭敬呢。”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叶青手里的动作一顿,看着春春:“你说什么?家里来了尊贵的客人?”能让大将军和卫将军都视为上客的还能有什么客人,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叶青眼神一亮,忙道,“快,你快去把他请到晴兮院来!”

     就知道,他不会丢下叶宋不管不顾的。

     春春具体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快速地去通传了。大将军和叶修觉得不妥,到不是因为女眷不方便,而是苏若清九五之尊去叶宋的后院怎么都不合适。

     苏若清起身,淡淡笑了一下,道:“无妨,我来便是想要看一看她。”

     叶青已经在房门口焦急地等候,看见苏若清的身影进了晴兮院,是喜出望外,差点饱含热泪:“苏公子总算是来了。”

     苏若清点点头,身后的大将军和叶修面面相觑。他询问道:“她还好吗?”

     叶青面色有些惨然:“苏公子进去看看便知了。”苏若清抬步走了进去,叶青帮吩咐道,“快,快去再弄一碗参汤来给苏公子送进去!”

     大将军和叶修不放心,也跟了进去,却被叶青拦下,叶青说道:“就让苏公子进去看看二姐吧,咱们谁也不进去。二姐就听他的话。”

     叶修若有所思。可大将军更加疑惑了,问:“阿青,你一口一个苏公子,可知他是谁啊?他怎么跟阿宋有交情的啊?”

     叶青道:“这个我知道。他和二姐偶然认识的,是很要好的……朋友。苏公子肯来,二姐又对他很信任,一定会醒过来的。”

     春春送来了一碗参汤端进去,出来时顺便带上了房门,给苏若清和叶宋独处的空间。

     苏若清在叶宋的床边坐下,凝睇她良久,掩去了所有的痛惜,面上表情十分轻柔,像是水中月,轻轻一碰就要碎了。他端起那碗参汤,唇边浮现出清浅的笑意,道:“听说,你不愿喝药。是在怪我么,这么久都不来看你?”

     叶宋当然没有回答他。他拿勺子在碗里搅了搅,然后把勺子放在一边,继续又道:“其实,我也在怪自己。或许就不该什么都纵容着你,不该让你去追求想要的自由。不管你是不是宁王妃,我都应该把你带进宫,圈禁在我身边,生死不离。”

     可是那样,叶宋还会是叶宋么?叶宋还是他喜欢的模样么?

     他也在问他自己。

     “现在你这样,是想放弃了么。放弃你自己,放弃我,放弃将军府,放弃一切。”苏若清凉薄的手指摩挲着她干燥的唇,喃喃低语,“快给我醒过来。”

     他把参汤灌进自己口中,俯下头去,轻轻捏着她的下颚,嘴唇便贴上了她的,舌尖强硬而霸道地撬开她的齿关,把参汤一口一口地渡了进去。

     他要叶宋全部喝下,一滴都不能洒。

     唇齿之间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还有苏若清的气息。只不过一个清醒着一个昏迷着,少了那分缱绻和旖旎。

     他在房间里陪了叶宋很久,轻握她冰凉的手,抚过鬓间的碎发,掖着厚厚的被角。无微不至。

     梦境里,又出现了那一方仙气缭绕的湖面。神棍老头每天都会在礁石上蹲着钓鱼,有时候一整天都没有收获,有时候一天又能钓好几条。他一钓到鱼就十分的兴奋,径直在湖边生了火开始烤鱼,鱼的香气飘到了很远很远。

     神棍老头对着不远处的那片黑暗诱人道:“丫头,快出来,老道我烤了鱼,你也来尝尝。”

     有时候叶宋会出来。一边不客气地吃老头烤的鱼一边对老头追着打骂。老头边躲边叫:“喂喂,怎么说我也是你祖宗!你能不能放尊重点儿!”

     叶宋冷笑:“我才没你这不要脸的祖宗!你尊重过我吗?我劝你,尽快把我弄回去,否则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老头叫停:“快停!苏若清来了!你的苏若清!”

     叶宋蓦地停顿了下来。虽然她现在不在状态,也根本不清楚自己怎么样了,既然打定了主意想走,就不需要再留恋那个世界。可是,苏若清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她都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

     叶宋坐在礁石上,一句话不说,只闷闷地啃鱼。她喜欢吃鱼,还记得在城郊别庄那段时间,苏若清每天都会钓鱼来给她吃,或炖的或烤的。

     那样清浅的话语,温柔的动作,道袍老头看得酸掉了老牙,他坐过来,唏嘘道:“真没想到,这皇帝肉麻起来境界还蛮高的,他对丫头用情颇深啊。哎哟你瞧瞧那表情,瞧瞧那张脸,丫头你确定你不看一眼吗,你原来的那个世界可找不到这样里外都万里挑一的对象了。”

     叶宋拿了一根鱼刺,扎老头手背,有些恼怒道:“你他妈能不能不给我多嘴!少说一句你会死是不是?”w≥ww∧bi∧ge|替换

     老头吓了一吓,叶宋站起来,操起棍子上烤着的另两条鱼,就滚回到那片漆黑之中了。老头在她背后道:“老道还是知道,你舍不得他的。”

     “我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你自己想办法吧,一日不行我就耗一日。至于上面那具身体,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关系。”

     老头看了一眼叶宋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决绝的背影,低叹了一声。然后又厚脸皮地捻指变出一盏灯笼,拎着晃悠悠地往那黑暗处去,语重心长:“丫头你听老道说啊……”

     叶宋吃饱了蜷缩在黑暗的角落,耳边回响着的是苏若清的喃喃低语,她轻轻颤着睫毛,就是不肯多搭理神棍老头一下。

     老头坐在石墩儿上喋喋不休道:“你在现世,老道我不是不知道,是个孤儿吧,也过得很惨吧,三天两头就跟人打架,每天还要为自己的生计发愁,活脱脱小一个。实际上,你还得感谢老头我,让你来这边,锦衣玉食,唔虽然丈夫是人渣了一点,可你不是有真爱嘛,还要一大家子关心你呵护你的家人,我叶家的小修修可是最温柔最帅哒……喂喂你干什么,别拿石头砸人,会出血案的!”

     老头凄惨地被叶宋砸跑了。她安静地靠着石壁,听着头顶苏若清传来的低沉的轻唤:“阿宋,你给我醒来……”像是乞求。

     叶宋微微仰着下巴,长长出了一口气,扶着额头颇为神伤:“苏若清,你我就这样从此两不相干不好么,何苦要这样念念不忘。”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