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5章 真相是什么?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像来时那样,悄无声息地翻窗而出。--黑岩书屋 --外面是漆黑的黑夜,还有淅淅沥沥的雨雪。他如一只矫健的黑豹,在屋檐上起起伏伏,很快蹿出了将军府。只不过天儿冷,又淋湿了,够得他受的。

     冰冷的皇宫像是一座牢笼,关住了所有的人心,冰冷而压抑。南枢被带进宫中以后,便关在了一间屋子里,浑身湿透冷得不住的哆嗦。苏宸夜闯皇宫,被阻挡在外,要求觐见皇上,苏若清怎会见他,他被一干大内侍卫赶了出去。

     苏若清毫无睡意,把一根鞭子交给了归已,面无表情地睥睨着南枢,吩咐道:“别打死了。”

     归已得令,他看过叶宋的伤口,把当初苏宸鞭打叶宋的力道掌握得分毫不差,两三鞭便让南枢皮开肉绽生不如死。偏生她不能做任何抵抗。

     第二天宣太医时,南枢浑身血淋淋,已经发起了高烧。苏若清若无其事地问:“配的药呢,好了吗?”

     太医命太监奉上一只托盘,托盘内是各种瓶瓶罐罐新研制的药,道:“回皇上,太医院的太医们研制了这些,药效究竟如何还未试过,有可能药效霸道,也有可能多种药掺和在一起会有不良反应,还需试过了才能给叶小姐用。”

     苏若清端起手边一盏金釉龙纹茶盏,揭开盖子拂开了里面的茶沫,饮了一口道:“以后用她来试药。”

     既然有了皇令,太医们也顾不上这女子是谁了,把女子扶去了偏殿便开始试药。起初太医们配了副强力扛烧的药,命人下去煎煮了即刻送来,其次就开始处理南枢身上的鞭伤,各种药以比例调配,撒了药粉在她的伤口上,当即钻心的痛传来,让浑浑噩噩的南枢叫出了声,简直比伤口上撒盐还要疼痛万分。

     “王爷……王爷……救我……”南枢一直哭着。

     苏若清负手进来,看见南枢的伤口重新流出了新鲜的血液,太医等待片刻,回禀道:“皇上,可能……药材上还有点偏颇,待老臣回去再斟酌。”

     苏若清看了一眼南枢,道:“无妨,再配,再试。”

     南枢一天要被试好几次药,凝固的伤口需得再揭开血疤重新上药。没两天,生气便慢慢地弱了下去,无力反抗,只得任太医们每天把她从鬼门关里外来回扯。

     两天之后,再有新药研制了出来,南枢身上的伤开始以很快的速度愈合。但是太医说,此药部分药引是由毒物配制的,虽然伤口愈合得快,但毒素会残留体内,需得事后慢慢用药调理,把毒素排出体外。

     苏若清看了看那些新药,最终吩咐道:“送去将军府,给叶小姐用。”

     当是时,在外守了两天的苏宸再也忍不住,直接闯了皇宫。侍卫阻拦不住,他在殿前和侍卫大打出手,整个人憔悴不看,哪里还像是当初那个冷俊而英气的宁王。

     他进来看见奄奄一息的南枢后,心口像针扎一般,急红了眼,浑身气血翻涌,他调息不及,捂着胸口便呕出了一口血。额上青筋凸起,难受极了。

     他来不及分辨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南枢动了动眼皮,眼泪横出,稍稍眯开了一条缝,虚弱道:“妾身就知道……王爷会来……”

     苏宸曲腿跪在了苏若清面前,问:“皇上为何要这么对她?自始自终她只是受害者,一切都是臣的错,皇上要惩罚就惩罚臣好了。”

     苏若清低眉,若有若无地抚着大拇指上的扳指道:“惩罚她,不就是在惩罚宁王么。”

     苏宸紧紧抿唇:“请皇上开恩,饶恕于她。”

     苏若清拂袖,声音偏冷:“她一名贱籍女子,不值得宁王求情。宁王似乎把朕的圣旨,当做了耳边风?”

     苏宸伏首:“臣不敢,但她是臣的女人。”

     苏若清对外命令道:“来人,把宁王带下去。”

     “臣今天一定要带她走。”

     该试的药都已经试了,南枢对于苏若清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可能最后唯一的一点儿用处,便是钳制苏宸吧。

     苏若清微微挑眉,不置可否:“你想抗旨?”

     “臣,不敢。”

     “你可以带她走”,苏若清站在门口,看着外面萧瑟的天景,道,“明日朕要看到休书。来人,宁王强行闯宫,罔顾圣意,今削去‘宁王’封号,俸禄减半,圈禁王府,不得有违。”

     从今往后,他不再是宁王,没有了封号,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王爷。

     说罢苏若清便离开了。苏宸抱起南枢,一步步走出大殿,南枢喃喃低泣:“不值得的,王爷为了我不值得到这种地步的啊……”

     苏宸落寞地笑了笑,道:“就算不是因为你,一旦皇上打定主意的事情,还是会通过别的途径达到目的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苏若清会为了叶宋,做到这种地步。

     叶宋,真的快要死了吗?

     他没有怨恨也没有生气,头一次觉得这些都是他应该承受的。南枢不应该受苦,应该受苦的是他。身体上的苦痛会不会比心里的苦痛要好受一点儿?

     他突然很想去看看叶宋。

     回到宁王府以后,宫里的苏公公来了,苏宸不得不亲手提笔写下一封休书,上面白纸黑字,休的是妾室南枢,落笔的是三王爷苏宸。

     芳菲苑没有了,所有的东西都要清理掉。南枢被贬为了三王爷的通房丫鬟,暂时安顿在东苑的一间简单屋子里。

     苏公公收好了那封休书,苦口婆心地劝苏宸:“王爷,莫怪老奴多嘴,南氏还是送走的好,以免王爷和皇上之间产生隔阂。皇上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苏宸道:“多谢公公提点,本王心中有数。既已拿到了东西,公公请回吧,本王就不送了。”

     苏公公也不再耽搁,及时回去复命了。

     苏宸回房看南枢,南枢苍白着脸,轻咬嘴唇几欲落泪,但是都拼命忍着。不等苏宸安慰,她便安慰苏宸道:“王爷,奴婢不觉得委屈。其实这东苑很好,奴婢很早就梦着想在东苑服侍王爷了,奴婢不在乎是以什么身份……”

     苏宸轻轻抱住了她。

     往后,她身边不会再有丫鬟伺候,她自己也是丫鬟还要伺候苏宸。只不过总算是留在了宁王府。

     下午的时候,南枢喝了药在睡,苏宸便去了芳菲苑,看看有什么东西需要留下的便都带去东苑。芳菲苑里的下人们正在里里外外地清扫,苏宸去了南枢的房间取了她最爱的凤尾琴。

     正出门时,听到了两个正清理花坛的丫鬟的谈话。

     “这花坛里的花儿怎的就枯萎了呀?”

     另一丫鬟拨弄那些枯萎的花草,道:“可能是天太冷,给冻死了呢。”

     “奇了怪了,怎么别的坛里的花儿又好好的,就花园里的那些,被雪给淹没了都没能冻死呢。”说着那丫鬟便扒掉了那些枯萎的花草,忽然讶道,“呀,这里有药渣。是不是雪水把药渣的药性给冲进了泥土里,然后把这些花儿药死了呀?”

     另一丫鬟便掇了掇她,压低声音道:“快别瞎说!”

     傍晚的时候,书房里一面桌几上,白布摊着那堆早已经快要腐烂得和泥土混杂在一起的药渣,旁边还有一块满是脏泥的布条,材质是上好的丝绸,也一并被掘了出来。

     大夫来给南枢瞧过伤之后出来便被请到了书房里。

     苏宸指了指桌几上的药渣,道:“过来看看,这是一副什么药。”王府里的丫鬟,不会把药渣随随便便往花坛里倒,而且这药使得草木枯萎,不会是什么好药。

     大夫过来拨弄着看了看,道:“回王爷,想必这药渣时日已久,已经没什么气味了。”他凑到鼻尖闻了半晌,“小人也只能勉强分辨一部分药材,其余的拿不准。”

     “你说。”

     “有红花、莪术、大黄、桃仁、丹皮……”大夫越说脸色就有些变了,后面说不出话来。

     苏宸直接问:“这些药物是干什么用的?”

     “小人不敢妄自揣测。”大夫道。

     苏宸蹙眉,“说。”

     “这些药材……通常配上归尾、附子、官桂以及白醋糊,为、为……滑胎所用。”

     苏宸瞠了瞠目,良久问:“就没有别的方子是用这些药材?”

     大夫再闻了闻,道:“气味十之八九。”

     苏宸拍桌而怒:“本王是问你还有没有别的方子要用到这些的

     大夫颤巍巍道:“王爷,每味药材都有不同的作用,各自分开可以配多种方子,可这些味药材混在一起,就只有……只有……”

     苏宸低吼道:“滚!”

     书房里一片寂静,静静地等待着天黑。他一个人坐了很久,有些失神。

     蓦然脑海中浮现出叶宋所说的话来。她说他从来都没信过她,她说他是瞎子,是聋子。

     书房里掌了灯,苏宸缓缓起身,走到那桌几前,修长的手指撇过药渣,用白布包起把药渣随手往窗户丢到了外面茂密的花丛里。他垂眼看着桌面上的布条,约莫是被雨水洗淡了眼色,呈淡淡的青色。

     他想起,南枢似乎很久都没穿这样颜色的衣服了。

     早在下午的时候,叶宋就用了太医们新配的药。那药效强烈得很,使得叶宋整个身体几乎都是滚烫的,她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绯红,但却不是正常的色泽。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