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6章 她的选择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青急得都快哭了,太医说这是正常反应,等叶宋挺过去了就好了。归已时不时会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将军府,苏若清不便出宫的时候他便把这里的情况带回去让苏若清知道。见叶青满脸都是担忧之色,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人也瘦减了不少,他劝道:“你不用担心,皇上在同意太医用这些药之前已经找人试过了。”叶青刚想张口说话,归已似乎料想到她想说什么,又道,“皇上拿南氏试的药,弄成和叶小姐一模一样的伤口,不会没有效果。”

     叶青终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掐着自己的手指,闷闷低语:“要是二姐迟迟不醒来,怎么办?”

     “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苏宸被削封号、南氏被休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令将军府的士气和信心又增了些。京城的百姓们把这个话题都快传疯了,唏嘘的有,看笑话的也有。道是南枢再狐媚,终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要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可能得等下辈子了。

     因为叶宋的身体烧着,叶青和丫鬟守了她半夜,后半夜时她身上的温度才慢慢地降了下来。今夜苏静很识时务地没有来。可是隔天夜里,等晴兮院都睡下了,那货又踩着点儿来了。

     苏静在窗台边依靠了半晌,昏黄的烛光下,叶宋脸色已经很苍白,但已然比先前的青白灰败好了许多,但就是十分安静。约莫是嗅到了苏静身上的气息,她若有若无地皱起了眉头来。

     苏静轻轻笑了两声,步履优雅地走过来,低眸看着她,道:“你是不是在埋怨我昨晚没来看你?看来你比我还心急嘛。”他又在叶宋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解释道,“昨晚这里人多,我来不方便,乖,不要皱眉。”

     说着便伸手去抚平了叶宋眉间的折皱。

     苏静又声音温润如三月的细雨,问道:“你猜,我昨晚去哪儿了?”等了半天不见叶宋回答,他便挑着眉头似笑非笑,“我数三下,你不回答我就又要……嗯你懂的。一、二、三……”

     叶宋在洞穴里抓狂地把神棍老头翻来覆去地打:“你说我能先上去把那家伙揍一顿再下来么!能不能!”

     神棍老头抱头鼠窜:“你上去了就别想再走了!况且,你现在上去,有力气打他吗,哎哟哎哟忍忍就是了嘛,那小子就这副德行!”

     叶宋把手骨捏得吱吱响,咬牙切齿:“那我权且把你当成苏静揍了!”

     当若有若无的梅香沁入鼻间,在心田里流淌着一丝异样的感觉。苏静言而有信,居然真的亲下去了,舌尖在她的唇瓣上轻巧灵活地打着转儿,忽而滑入了她的口中,轻扫过她的齿端,让她浑身战栗。她是咬紧牙关也不肯松口,但苏静自有他的办法,手指点过叶宋的下颚,她感觉下颚发麻,齿关自然而然地松动,苏静趁虚而入,似乎还发出了得逞的笑。

     要是叶宋能够动,一定掐死这家伙。居然到要来调戏一个半生不死的人。

     他在叶宋口中流连忘返,吮着她的小舌,忽而舌尖一曲,一粒温热的药丸从苏静口中渡入到了叶宋的口中,叶宋根本不能反应,任他一点点把药丸抵进她的喉咙里,融化了之后咽下。苏静松了口,手指擦拭着唇边的口水,红唇鲜艳欲滴,贱兮兮道:“给你解毒的,顺便而已,不要太感谢我。”

     他还想跟叶宋玩玩儿的时候,冷不防外面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苏静轻抚过叶宋的面颊,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不然一会儿被抓住,说我是你奸夫就不好了。好好养伤,我明天再来看你。”

     还有明天……只要叶宋一天不醒来,就还有后天、大后天……

     他身手敏捷地跳窗而出。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推门进来。这时窗台那边又动了动,一抹人影也是翻窗进来。下次,完全可以在她房间的窗台边安一扇门了。

     来人身上充满了冷俊的气息,还有这夜里的寒凉之意。他在床边矗立了很久,双目紧紧锁着叶宋的脸,现在的叶宋与他脑海里的叶宋判若两人。脑海里曾经的那个叶宋,很鲜活很耀眼,连他的注意力都不知什么时候被吸引了去,可是他是一个极端自主的人,自从他知道叶宋心里装的是另一个男人,他就没有足够的胸襟来信任她迁就她。

     他说:“你若是还愿意让我信你愿意让我对你好,你就醒过来,证明我是错的。”

     可是,叶宋早已经不屑去证明了。她不屑他的信任,不屑他对她好。

     苏宸一直陪她到黎明天快亮的时候,才起身离开。

     第二天,清早叶青来给叶宋擦拭身体的时候,她的身体尚有淡淡的余温,但是却没有了呼吸。

     一盆温水陡然泼地,将军府大乱。

     太医前来查看,发现没有任何异状。唯一的可能,就是新药失败了。

     叶青惨白着脸色,极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吩咐春春:“快、快……去找苏若清……找木头脸……”

     这一天,早朝也罢了。苏若清匆匆赶到晴兮院的时候,叶青正疯了似的抓着太医的衣服叫嚣着要他们偿命。太医们个个神色很颓然很沮丧,忙碌了这么久最终功亏一篑不说,他们的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未知数。

     “你们还我二姐!还我二姐!”叶青拼命想站起来,想去抓水果刀,“一群庸医!废物!”

     归已进去抱住她,把她重新放回轮椅上。叶青抬头一看见归已,像个委屈得迷了路找不到家的孩子,环住他的腰便失声痛哭。

     苏若清来到叶宋床边,看她睡得安静祥和,连他都不忍心去打扰。可那伸出来去探叶宋呼吸的手,却极力控制也忍不住在颤抖,宣泄了他的心情。

     叶宋真的没有了呼吸。

     那一刻,他的手陡然凝固住了,垂下眼帘,侧着身,只能看见肤色苍白的半边脸。

     叶青的哭声变得无助极了,一群太医纷纷跪下,为首的颤抖道:“皇上……按理说,药效在前天晚上半夜就已经稳定了,叶小姐的身体也在快速复原,没有理由会……”

     他是皇帝,他是北夏国的九五之尊。打从登上那高高在上的龙椅的那天起,他就注定了不能做他自己。

     一直以来,苏若清都把自己隐藏得很好,隐藏心情,隐藏喜恶,因为那才是身为皇帝最基本的保护色。后宫里有许多为了政治联姻而娶进来的女人,可一个都不是他所爱。

     都说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美不胜收艳福不浅,只是不身在其中,不懂其中的身不由己罢了。

     他和叶宋,可能是场美丽的邂逅。上天眷顾他,一再把这场邂逅延长,却又如此的残忍,在他产生了眷恋之后,把那段情生拉活扯地从心里扯出来,然后血肉模糊。

     那是他弟弟的女人,他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爱上了他弟弟的女人。他无时无刻不在嫉妒,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等待着还她自由。

     那等来的现在这样的结果,到底算什么呢?是彻底没有了,还是彻底自由了?

     阿宋,你是个骗子。

     你说过你不会背叛我,可是你却背弃了我。

     苏若清低垂的眼眸了盛满了快要滴出水来的柔情,轻轻把叶宋耳边的发捋在耳后,低声地告诉她:“如果这是你想要的话,我会成全你。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会成全你。”

     叶宋被子下的手,指尖动了动,慢慢恢复了知觉。然后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都是身上火辣辣的痛楚,还有苏若清清浅的话语。他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却像一片薄薄的刀子,划在她的心头,不比身上的痛好受。她的手艰难地动着,一点一点爬出被子外,轻轻挨住了苏若清的手。

     她的手是温暖的,苏若清的却是冰凉的。

     那一刻,苏若清浑身僵了僵。

     叶宋继续艰难地把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手心里。仍旧是闭着眼睛,唇角却微微上扬,声音沙哑,像是久别重逢一般:“我还没死呢,你怎么要哭了。”

     顿时,房间里的人都愣了,继而回过神,露出欣喜非凡的表情。

     苏若清收紧手指,紧紧地握住她。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良久,她才睁开眼睛,眼里清亮无比,另一只手臂都缠满了绷带,苏若清不让她动,但她坚持着抬起来,指尖拂过苏若清的眼角,口中又说了第二句话:“哭那么大声,都吵死了。”

     这句话显然是对叶青说的。叶青抹了抹眼角的泪,咧嘴笑了起来,像只花脸猫,她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道:“好,好,是我们吵,现在我们就出去,都出去。”

     连叶修和大将军也被叶青给拖了出去。大将军是个粗神经,只要女儿失而复得,他怎么都是高兴的,只不过苏若清是皇帝,皇帝理应比他这个臣子先跟叶宋说话的。可叶修就不同了,叶修心思更加细腻。

     房门关上,把一切的嘈杂都隔绝在了外面。

     叶宋挪了挪身体,头枕着苏若清的腿,说:“不管我怎么痛苦,最后我还是要选择回来。第一眼就能看见你,真高兴啊。”经过这些天反复有人在她耳边说话,晚上还反复有来她房间,她天亮时才终于决定要回来。只不过,神棍老头在把她送进原来的身体时暂时封闭了她的一切感官,等到魂魄与身体融合了,才慢慢恢复知觉。

     她有些明白老头此举的用意,因为醒来的第一感觉是——真他妈很痛啊。

     苏若清很怕,下一刻她又闭上了眼睛,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一直看着她的眼睛,顺着她的乌黑长发,道:“我以为,你要离开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