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8章 夜路走多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个月的禁闭期满,苏宸几次来将军府想要看叶宋,都被人拦在了外面。--黑岩书屋 --他总是深夜里偷偷跑出来,潜入将军府,在叶宋睡着了的时候来看看她。

     而苏静则成了将军府里的常客了,只不过白天的时候他来将军府很少机会能够去叶宋的院子,他也喜欢晚上来串门儿。

     这天晚上苏静来串门儿爬窗的时候,一不小心险些把窗台上的那盏兰花给碰到了地上,幸好他眼疾手快及时接住,进屋时还惊魂不定地说:“窗上怎么放了盆花,吓死我了,还好我接住了。”

     叶宋很想装睡,不理他。可是就算是睡着了也会被苏静这贱人给吵醒。

     入室有股清淡温暖的酒香,还有股辣椒的呛味儿。叶宋睁开惺忪的眼睛,望着苏静,手里带来的东西。苏静把酒放在柜台上,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大的纸包,坐在床边笑嘻嘻道:“我见你伤好得差不多了,怎么样,这些能吃吗?”说着便抽出了一串烤得香喷喷的羊肉串,兀自享受地吃了起来,“你不能吃也不要紧,看着我吃就行了。”

     叶宋当即了丢了个枕头砸他,被他轻巧地躲开。叶宋狠狠骂道:“你就作吧,老子祝你一辈子隐疾缠身、终生不举!”

     她真是受够了。苏静太他妈又贱又不要脸。

     苏静笑得悠然自得,吃完了一串羊肉串,拍拍手道:“你不要发火嘛,谁让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我应该好好惩罚你一下。”

     叶宋瞅准了那纸包,趁着苏静不备翻起来就去抢,怎料苏静看起来很懒散可动作却十分的快,在叶宋得手之前迅速拎过纸包藏在了背后。结果叶宋一个猝不及防,就扑在了苏静的身上。

     满头青丝晕染在苏静的肩上。与他身上的梅花香相融合。

     苏静震了震,良久才在叶宋耳边轻轻笑:“你知道的,我喜欢主动的女人。”

     既然隔得这么近,叶宋自然要扬手给他一拳了。这拳头可不比当日那没气没力的拳头,打得苏静的压根都在泛疼。

     苏静抽着气,道:“可真是辣,我记得我没让老板放太多辣椒啊。”他又抽了一根羊肉串,递到叶宋唇边,“你用得着如此吗,明明求我一下我就会给你的。来,我喂你。”

     她还不想恶心到把隔夜饭都吐出来,抢过羊肉串自己吃,嗤笑道:“你用得着拿这么幼稚的方法逗我吗,我不是你的那些女人,不吃你这一套。”

     苏静眨眨眼,道:“我的病以后不还得靠你吗,你不吃我这套,我也得努力讨好你啊。”他去桌边翻了两个茶杯,倒了两杯还温热的酒,递了一杯给她。

     叶宋吃了羊肉串喝了酒,觉得通体舒畅。这阵子清淡的吃够了,还是这些够味儿。她跟苏静碰杯,在这闺房里也喝得惬意无比。

     叶宋嘴巴上不留情,可心里跟明镜似的。跟苏静相处了这么久,她虽不能彻底了解这位倜傥的王爷,但总能知道个一二。她决定回来,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不舍家人、不舍苏若清,还有一半的原因是很想回来揍苏静。

     苏静每次来都要给她带来一点甜头,但又不能让她彻底尽兴。用苏静的话说,她伤刚好,不能吃太多辛辣的东西。

     可尽管如此,几天后叶宋还是感到牙疼。

     太医来诊断一看,很淡定地说,上火了。

     可是负责叶宋饮食的下人们不记得有给叶宋吃什么上火的食物。叶青洞若观火,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根烤肉串的木签,笑得阴森森的,说道:“原来二姐还开小灶呢。”

     叶宋摸摸鼻子,面不改色道:“连日以来都吃些清淡食物,我口中难免觉得寡淡。”一抬头看见叶青要吃人的表情,又改了口,“不过,我会尽量克制,克制。”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事实证明,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

     苏若清宫中有事,便忙得晚了些。他心里不放心叶宋,怕自己没去她会等,于是深夜里也要出宫往将军府里走一走。而苏静呢,依旧那个时间来爬窗,只不过这回没带酒肉了,带了两盅降火的汤。苏宸,总是会在后半夜叶宋睡着了的时候瞧瞧出现,看一看她便离开,今晚却不知抽的什么风,来得比平时都早。

     一个把时间押后,一个按照正常的时间,还有一个把时间提前,于是乎……

     晴兮院里,三抹黑影齐刷刷地落地,聚首在了一处。

     三人都觉得对方两人是刺客。对峙了片刻,突然就以雷厉风行之势,在院子里打斗了起来。约莫是自己也觉得夜探人家闺房不太好,尽量不把动静闹大,在院子里打也打得很含蓄,只偶尔听得沙沙的树影婆娑之音。

     “皇上!”

     苏静最先认出了苏若清,苏若清也认出了他,然后两人双双朝苏宸看去,细细一看,不难辨认。三人的气氛十分诡异。

     苏宸最先僵硬地开口问:“皇上和四弟,来这里做什么?”

     苏静道:“我来帮三个看望嫂嫂。”

     苏静和苏宸便双双看着苏若清。苏若清面不改色:“看望大将军的女儿。”他皱着眉头很不悦,盯着苏宸,“你不是在关禁闭?”

     苏宸声音也很沉,有些冷:“皇上记性不好,臣的禁闭期已经过了。”

     苏若清淡淡点头:“哦,那明天起,再加一个月。”

     苏宸:“……”

     这是不是以权谋私?

     叶宋夜里睡得轻,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下床端了烛灯便倚在窗边往外看,结果看见院子里的三人,嘴角抽搐不已。只不过苏宸来倒是出乎她的意料,苏宸最先发现她,转过了头来,目光锁在了她身上。

     那沉寂的目光,被烛火渲染上一层淡金色,有些跳跃。他欲言又止,终还是闭了嘴。

     叶宋摸着牙疼的半边脸,关上了窗,道:“我要睡觉了,都回去。”

     叶宋的院子一连几天晚上都安静得没有一丝动静。苏若清派了宫里的一个御厨来,每天变着花样儿地给叶宋做吃的。她吃着御厨做的东西时,眉眼间总是隐约含着笑意,嘴上却不置可否。

     连叶青都取笑叶宋道:“二姐,皇上对二姐是真用心。要是二姐身体好了,皇上把二姐接进宫里,说不定二姐还会当皇后呢。”

     叶宋淡淡笑了一下,道:“我不会入宫的。”

     叶青也笑了起来,说:“我知道。所以这种事情,只能嘴上逞逞快意嘛。要苏公子不是那个位置上的人,二姐一定会嫁给他吧。”

     叶宋挑挑眉,看她一眼,问:“你要吃吗,过来坐下,把嘴塞上。”

     要是苏若清不是那个位置上的人,她应该会嫁给他吧。

     夜里叶宋睡着了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轻抚她的脸。她勾唇笑了一下,抬手捂住了那只手,轻轻蹭着他的手掌心。苏若清道:“原来你装睡。”

     叶宋睁开眼睛,玩味道:“不是不来嘛。”

     苏若清拈住了她的下巴,俯头便吻了下来,带着穿梭夜里的寒凉春意。唇齿磕碰间,他喃喃道:“很想你。”

     叶宋唔了一声,便有温凉的手掌钻进她的被窝里,苏若清侧头去吻着叶宋的脖子,道:“你跟苏宸和离吧。”

     叶宋仰着脖子,眉目情动,“嗯……我会休了他……”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苏若清说。

     他衣带松散,钻了叶宋的被窝,“苏静每天晚上都来找你?”

     叶宋脱了他的衣袍,笑得妩媚,“他只是来给我送夜宵。”

     苏若清哼了一声,说:“原来你上火就是他引起的。”他认真地看着叶宋,“我不喜欢他和你来往,他很花心。”

     这样小心眼的话很难想象是从苏若清的口中说出来的。叶宋张了张口,哑然失笑:“年前你三天两头召贤王入宫,要给他纳王妃,就是因为这个?”

     苏若清被说中了心事,不语。他缓缓压了下来,细细品尝着叶宋的情动。

     房间里轻微的响动和那如胶似漆的话语声,惊扰了窗外的夜色。窗户上映着薄薄的光,苏静身体斜斜地靠着窗边的那堵墙,仰着头望着没有月亮的夜空,夜空中只有三两颗寂寥的星子。

     良久,他勾起嘴角凉凉地笑了一声,起身离开了晴兮院,身影消失在了黑暗里。

     后来,他再也没来过了。

     叶宋很难会想起他一回,等到想起来时,已是三月春回大地,院子里梨花簌簌,有些像当初贤王府里那一簇簇雪白无暇的梅花。她才觉得,似乎很久没见过苏静。

     叶宋已经能够在家里里里外外地走动,也能够跟爹和大哥还有三妹一起同桌而食。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她还是很瘦,肩膀没有几两肉,看起来单薄得很。明明三月了,穿的还是厚厚的棉袍,手里要抱着一个暖手炉。

     下午,叶宋在书房里提笔琢磨了半天,春春在旁替她磨墨,道:“小姐若是想不出来,便不写了吧。”

     于是叶宋最后实在懒得再耗费时间,索性在白纸上写下寥寥几个大字。然后百无聊赖地去翻兵书了。可春春看见那白纸上的黑色,神色却一顿。

     三王府每天都会差人来慰问一番,并含蓄委婉地表示询问,王妃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去。

     这种情况也被叶宋遇到过一回,彼时叶宋只淡淡道:“我叶宋,只有将军府一个家。”

     今儿是个艳阳天,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叶宋一头青丝在脑后挽了个髻,厚厚的棉袍外面又披了一件狐裘披风。她去了叶修的院子,笑吟吟道:“大哥今儿有空么?”

     叶修正在书房里,一会儿还要去练兵场,闻言便放下手里的书,湖蓝色的衣袍衬得他英俊得很,他挑了挑眉,笑道:“你有事?”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