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9章 一封休书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点点头,道:“今天我想出去走走,要大哥陪我。”

     叶修便吩咐了管家:“备马车。”

     叶宋要出门,怎么少得了叶青。很快一辆宽大的马车便停在将军府门前,叶宋推着叶青出来,旁边跟着叶修和春春。叶青笑说:“大哥一会儿不是要去练兵场吗,二姐一说要出门走走,大哥就不去了啊?”

     叶修道:“练兵场有爹在,我晚点儿再去也无妨。”

     叶修把叶青抱进了马车里之后,便把叶青的轮椅绑在了马车的顶端,一行人都坐上了马车,马蹄声悠闲地哒哒踏在青石路面上。

     以至于往后一旦有马车车顶绑了一架轮椅,京中的百姓都知道那是将军府里的马车,里面坐的人是将军府里的三小姐。

     马车悠悠驶去了三王爷的府邸。当叶宋下来马车时,守门的护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匆匆跑进府内禀报。出来迎接的,是苏宸本人。

     只不过他看见同来的还有将军府的大公子和三小姐时,眸色微微沉了沉。

     叶宋推着叶青走了进去,完全把苏宸当做是空气。府里上上下下的丫鬟有许多还是那副熟面孔,见了叶宋之后纷纷下跪行礼,道:“恭迎王妃。”

     这场面难免会让人觉得好笑。

     从前她还是这里的王妃时,还没受过这般隆重的迎接方式。

     叶修站在门口等待,连这王府的大门都不肯踏进一步,仿佛踏进来就会脏了他的鞋,他只冷眼看着叶宋和叶青处在下人们的簇拥之中。

     苏宸走到叶宋身边,想伸手去握一下叶宋的手,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这个勇气,温温道:“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他招来一个丫鬟,吩咐下去,立刻打扫碧华苑。

     语气里带了讨好一般的卑微,却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原本以为,叶宋是永远都不会再踏足王府。

     叶宋抱着暖手炉,向前走了两步,走到一排跪着的丫鬟面前。其中跪着的有一名身着紫色纱衣的丫鬟,光是看那身姿,便很是有风韵,长长的黑发遮住了白皙的脖子,若隐若现,惹人遐想。

     叶宋微微弯下身,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缓缓抬起头来。那双眼睛却却是柔婉而可怜,湿漉漉的如小兽。叶宋有些像端详一件商品一样端详着她,然后顺手扯掉了南枢面上的粉色薄纱,露出她脸颊的疤痕,半晌才道:“是你啊,不是快当王妃了么,怎么反而变成丫鬟了。”

     这丫鬟,可不就是苏宸的通房丫鬟,南枢。

     南枢眼里饱含着屈辱的泪水,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她唯有楚楚可怜地把苏宸望着,苏宸心里那股如万蚁啃噬的焦躁感便又爬了起来,他袖中握紧了拳头,隐忍不发。

     不等叶宋做什么时,叶青便自己拨动轮椅的轮子近前来,在叶宋松开南枢的刹那,扬手便往南枢脸上甩了两耳光,面色沉稳得很,脸不红心不跳。

     那就是南枢该受的。

     苏宸有些愠怒了,他受不了南枢在他眼前遭难,道:“还请三小姐自重,她是本王的人。”

     叶青不屑地嗤笑一声:“一个丫鬟而已,居然好大的胆子敢直视我二姐,难道我打不得?丫鬟也敢爬到主子的头上?”

     叶宋直起身子,把暖手炉抛给了叶青,从怀中取出一封蜡黄色的信封来,递给苏宸。

     苏宸不接,心中一沉,问:“这是什么?”

     叶宋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把信封打开,取出里面的一张白纸,修长的手指翻开白纸,落在苏宸眼前。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让苏宸瞳孔猛地一缩。

     叶宋淡淡然道:“休书,看清楚了么。”上面落题便力透纸背地写了“休书”两个字,休书的内容十分简单,叶宋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从今天起,我叶宋休了三王爷苏宸,自此互不相干生死各论。此休书终生有效,太清七年三月十三,叶宋亲笔。”

     她的声音珠圆玉润,又带着一丝沙哑,像是一首婉转流觞的曲子。曲终了,就该人散了。

     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在心底里暗自抽了口凉气。

     王妃休王爷,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叶宋念完以后,又不紧不慢地把那封休书叠起来,塞进了信封里,见苏宸不肯接,她便把信封塞进了苏宸的胸前衣襟里,提醒道:“收好,别掉了。”

     苏宸这才从惊愕当中回过神来,定定地看着叶宋,恨不能撕毁她那云淡风轻的面具。

     实际上她是真的很云淡风轻,在做一件无所谓、无关痛痒的事情,只不过这件事虽然不重要却不得不做。就好像她这几个月来不喜欢喝药,却不得不喝药一样。

     苏宸将那封休书握在了手里,收紧捏成了一团废纸,咬牙道:“叶宋,你好大的胆子,敢休了本王。古往今来,岂有妻子休夫的道理,要休也是本王休了你。”

     可是他不会休掉她。

     叶宋闻言,轻轻动了一下眉头,唇边凉淡的笑意一闪即逝,抬眼看着苏宸:“你也配?”

     苏宸怒不可遏,他敢肯定,一次一次都是叶宋在挑起他的怒火,故意挑战他的限度。他作势就要把休书撕掉,道:“只要本王说不,这破休书就不算数!你敢休我,我不会放过你!”

     叶宋抬手,掠起一股淡到极致的梨花香,一枚黑玉蟠龙玉佩便稳稳地握在她手上,抵到苏宸眼前。苏宸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听叶宋泠然道:“见此玉如见皇上,除非你想抗旨。”

     苏宸红了眼,死死地盯着叶宋。叶宋与他对视,眼里无一丝情绪可言。

     良久,苏宸有些颓败了下来,低低地问:“要怎么样,你才能回来?”

     叶宋没有回答他,因为答案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再回来了。叶宋收了黑玉佩,拂袖转身,绝然而去。正如从前许多次苏宸对她的那样。

     她踏在王府的门槛上,朗声道:“从今往后,苏宸便是叶宋的下堂夫。”她回头,看看苏宸,又看看跪着的南枢,忽而一笑,刹那芳华,“祝你们白头到老,”转身不复回头时,又不咸不淡地补充了下半句,“断子绝孙。”

     将军府二小姐休掉三王爷苏宸一事,很快在京中传开,传得是沸沸扬扬。可能,这便是叶宋和苏宸的结局了。

     有人叹:强扭的瓜不甜,不情不愿的婚姻到最后总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也有人叹:男人就是这样贱,你爱他时他自以为是,你不爱他时他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能有此感慨的,多半是女性同胞。

     只不过,叶宋和苏宸的这件事,在朝堂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恐怕唯一得意洋洋的就只有大将军一个人了,他直夸叶宋不愧是他女儿,有骨气。

     但毕竟叶宋休苏宸有损皇家颜面,不少大臣人为将军府太张扬跋扈,有点功高震主的嫌疑。而且苏若清把这件事压下,又让大臣们觉得他太过纵容将军府,这样下去恐将军府生异心。

     大将军听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道:“要是换做是你们的女儿被那么糟践九死一生,你们还会这样大论文章吗!先有家后有国,老臣首先要保护自己的家人才能倾尽精力保护这个国家!皇上圣明,给了老臣这个机会,老臣定当为国效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苏若清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大将军和三王爷之间的家事,朕不会干涉,倘若有谁触犯了国事,朕也不会姑息养奸。”

     于是这件事,就被大臣们越说越淡,到最后索性懒得再提了。

     那天从王府里回来以后,叶宋回房倒床便睡,睡得昏天黑地,都没出过房间。一连好几天都这样睡着,难免让人有些担心。

     晚饭过后,叶修来了晴兮院,把叶宋从床上拎起来。她头发乱糟糟的,表情很茫然,揉了揉眼望着叶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叶修手指温柔地帮她梳理头发,俊脸近在咫尺,低声软语地挑眉问:“想不开?”

     叶宋勾唇笑了起来,那慵懒的表情看起来没任何的想不开,她垂下头,额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叹了口气,声音沙哑道:“鬼门关都走了一趟回来,你说我还会为什么事而想不开?”

     “那是为什么?”

     “我在想,以后我该干什么啊,暂时没有人生目标,没有方向。”叶宋道

     “那简单”,叶修笑了,摸摸叶宋的头,道,“明天起跟大哥一起,去教练场转转,大哥教你骑马射箭,教你舞刀弄枪,能强身健体,以后出门还不怕被人欺负。”

     叶宋一听,立刻精神就来了,笑看着叶修问:“我可以学,以后打仗了要带上我。”

     “将军府里的人没有懦弱的”,叶修思忖着点点头,眉目间含着浅淡的笑意,“这个可以考虑看看。”

     叶宋从床上爬起来,淡淡梳理了一番,便背着手一个人踱去了祠堂,转转。

     她给祖宗上了三炷香,然后上前去一个个辨认祖宗的牌位,终于在最里面的第二个牌位上发现了“叶秋”这个名字,这个祖宗却却是很老了,牌位看起来很久远。她小心翼翼地把它取出来,抱在怀里细细端详,继而眉开眼笑道:“老头,我知道是你,出来吧。”

     祠堂里没有动静。

     叶宋也不急,把牌位放在地上,自己也坐在了蒲团上,悠悠道:“回来前,你承诺过要实现我的一个要求,现在我想好该要什么了。你出来。”等了一会儿,似笑非笑,“不出来也可以,我数三下,你还不应我,我就默认你不想要这牌位了噢,我会帮你摔得稀巴烂。”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