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0章 你不是累赘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二,三……”叶宋高高举起了那牌位,看来是玩儿真的。

     第三下话音儿一落,叶宋正准备砸,忽而一道青烟从牌位里蹿出,阻止道:“快别砸!别砸!老道这不是出来了嘛!”叶宋笑意发深,把牌位又收回来抱在怀里,听老头儿坐在另一只蒲团上冒冷汗唏嘘,“别的你没学会,那臭小子的你却学会了!果然是夫唱妇随啊……”

     叶宋眯了眯眼:“你说什么?”

     老头连忙改口:“欸欸,你快说吧,想要什么?别耽搁时间,老道还想回去补个回笼觉。”他瞪着叶宋,补充道,“不能开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这种不切实际的要求!但是想改变身体特质变得适合习武事半功倍,以及加强记忆力使得看过的兵书战纪等过目不忘的,可以考虑。”

     叶宋笑道:“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现成的,改变做成某件事的环境和条件不算过分。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想要什么。”

     “不是老道早就知道”,老头瞥了她一眼,道,“而是历史上你本就该是这样。”见叶宋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他索性开门见山,“这么跟你说了吧,老道我只是个散仙,哪有权力把你从另一个世界逮到这里来。是阎王那里出了纰漏,给你和这里的叶宋调错了魂。你才是原本属于这里的,所以想要回去,基本不可能。”

     叶宋一愣:“当初你允我回去以后发大财,都是随便诓我玩儿的?”

     老头缩了缩,道:“你现在不也一样发大财了吗,将军府里还不够有钱吗?而且……你的情郎,还是总统级别的,也够有面子啊……财色双收,还有什么不得意的?”当然,以后还有权。

     叶宋仔细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倘若当初来时有很多不如意,可现在她的所有不如意都烟消云散了。她恢复了自由身,有将军爹和将军大哥,还有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喜欢,似乎……挺得意的。

     不等叶宋再多想,老头儿坐正了身体,手里的拂尘雪白,正经地问:“你要的就是一副骨骼清奇的身躯和灵活强大的大脑是吗?现在可以开始了。”

     叶宋坚定地点点头。

     于是老头儿阖了双眼,嘴唇开始一张一翕念念有词,叶宋垂头发现自己的周身泛起了一道淡淡的白光,还不等她有多么的惊奇,老头儿一扬拂尘,仿佛有一股活泉注入叶宋的体内,让她通透舒服极了。她深吸两口气,老头儿问:“其实老道可以顺便抹去你身上的伤痕,你可要?”

     叶宋拂了拂衣角,抱着老头儿的牌位起身,道:“这个就不用了。”她把牌位放到了原位,笑眯眯地,“老祖宗,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叶青在房间里看书,遣退了下人。有时候她在想,要是这双腿好了,可能一切都很完美了。她有了家,有了温暖。只不过她又是一个很知足的人,现在这样已经很好,她只需要让自己过得更好,尽量不拖累别人,不给别人造成困扰。

     晚上洗漱都是她自己来,从轮椅爬上床也是她自己来。这样很费时间,她很久都还没能顺利的爬上床去。

     结果轮椅没有掌好,木轮忽然往后滑了一下。叶青整个人也就跟着往后仰去。她来不及惊呼,屋中烛火一闪,身后便有一双稳健有力的手扶住了她的腰,她身体一僵,侧头看去。

     归已板着一张木头脸,一言不发地把她抱上床。

     叶青又羞又恼,抓紧了被子,皱着秀眉问:“你来我房间里干什么?”

     归已看了看她嗔怪的表情,垂下眸子道:“顺便路过。”

     “皇上也来了?”叶青轻声问。

     归已直言不讳道:“嗯,去看你二姐了。”

     叶青娇骂一句:“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随从。”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打心底里却是为叶宋感到高兴的。有人喜欢、有人疼爱,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不管结局如何。她瞟了一眼归已,见他站在床边还没走,便没好气又道,“那你还不走。”

     归已从怀里取出一只药瓶来摊开在叶青眼前,道:“这是我从太医院取来的,你每天睡前抹了它揉揉腿,舒筋活血很有效果。”

     叶青怔怔地望着他的手,他的手很粗糙,上面覆盖着厚厚的茧,是常年练武所致。可是看起来,让人感到安全而充满暖意。叶青飞快地抓了那只药瓶,然后飞快地躺下,背对着归已,眼睛发酸,尽量用平稳的声调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你快走吧。”

     “以后自己小心点,别摔着了。”归已只留下了这句话,然后来去无踪。等到叶青回头看时,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

     叶宋逛了满园的夜色,回到房间,对着铜镜抽了挽发的簪,动作顿了顿,看见铜镜里忽然出现的男人笑了,问:“什么时候来的?”

     苏若清从身后抱着她,嗅着她的发香,道:“才来不久。”

     叶宋长发披肩,回身看着他清浅俊逸的眉眼,问:“是不是夜探女子闺房探上瘾了?”

     苏若清唇边绽开一抹笑意,道:“不然你说,我想你的时候该去哪里见你?跟我回宫吗,那样我就不用再深夜探你的闺房了。”

     叶宋吹熄了灯,为苏若清宽衣解带,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腔调轻软而暧昧,玩味道:“那你还是继续来探吧,只要我男人一来,我会尽心服侍。”

     苏若清把她抱上床,不等她主动翻上来为所欲为,便先一步扣着她的腰把她的身子压在自己怀中,手掌轻抚着她的发丝,声音带着温柔,道:“夫妻间同床共枕,就是这样了吧。两相结发,白首不离。”

     叶宋道:“嗯,但首先,你得做一个普通的男人。”

     苏若清沉默了一阵,忽然问:“你说,我明天就下一道圣旨,封你为妃,把你强行接入宫中怎么样?”

     叶宋笑得轻颤,道:“可以啊,除非你可以忍受我天天想着爬墙,可以忍受我毒死你的那些妃子,可以忍受我独宠后宫做个奸妃,使你做个昏君,那我没意见。”

     苏若清也闷闷笑了两声,轻轻拍着叶宋的后背道:“快睡吧。”

     叶宋从来不过问苏若清的后宫,但不等于她不会在乎,不会吃醋。她只是迫使自己看起来大度一点,迫使自己去想苏若清从来不会对他的妃子像对待她这样。

     第二天黎明,外面还是黑漆漆的。苏若清便要起身离开了,他赶回皇宫还得早朝。

     这样的奔波,未免疲惫。他声音很小,怕惊醒了叶宋,叶宋却有些心疼,其实她早就醒了。叶宋从床上坐起来,拿过苏若清的袍子为他轻柔地穿上,像一个妻子伺候自己的丈夫那般。苏若清有些愣神,叶宋跪坐在床上,帮他理着衣襟,然后系好腰带,道:“你应该多穿一点出来的,现在外面很冷。”一抬头,虽然看不清苏若清的脸,但她却能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

     叶宋问:“怎么了?”

     下一刻苏若清俯下头来,捻过被子把她裹住,在她脸颊亲了亲,道:“我走了。”

     后来叶宋还睡了个回笼觉,但半睡半醒的,梦里都是苏若清的影子。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叶宋穿了一身中性的青色棉布袍子,长发高高地用簪子挽起,身影高挑纤长,就是太过于清瘦。她打着呵欠去到膳厅时,恍若一道亮丽的阳光,满室都显得明亮。

     有些懒洋洋的,但又有一股精神头儿。看得人很是赏心悦目。

     叶宋进来,拉开椅子便坐下,拿了一个馒头喝了两口粥,抬眼看见另外三人都望着她,不由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大将军爽朗大笑,道:“不错,阿宋很帅气,像个军人。”

     叶青抽了抽嘴角,道:“二姐这要上街,估计又有姑娘对二姐丢手帕了。”

     叶宋似笑非笑道:“今不是跟大哥一起去教练场么,我要穿一身裙子,再化个妆,挽点花哨的发髻,估计教练场里会没有将士好好训练。”

     叶修一口粥呛着了,连连闷咳。

     叶宋一边喝粥一边帮叶修顺背,然后还对叶青道:“一会儿阿青跟我们一起去。”

     “啊?”叶青愣了愣,有些为难,“我就不去了吧,这样,让你们不太方便。”

     “一直在家里闷着也不好,我推着你去。”叶宋扭头问叶修,“教练场很陡吗?”

     叶修道:“没有,很平坦。轮椅在那里跑都没问题。”

     “我……”阿青有些无所适从。

     叶宋一语击中要害:“你怕别人看见你不能站起来走路,自卑?”

     “没有……”w≥ww∧bi∧ge|替换

     “那你是怕给我们添麻烦?”

     叶青不说话了。

     叶宋喝完了一碗粥再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道:“如果是第一点,我们叶家的人不允许自卑,不管走到哪里,就是无法站起来,也要光明磊落。至于第二点,”她捏了捏叶青的发髻,笑得很温和宁静,“你是我们的家人,不用害怕会给我们添麻烦知道吗,有什么不舒服、有什么需要的,就大方地说出来。没有人会觉得你是个麻烦,是个累赘。”

     叶青听后,嘴巴一瘪,当场就哭了出来,凄惨道:“可是人家会拖你们的后腿!”嚎完以后,她就飞快地刨粥,吃饱便吩咐丫鬟道:“快,带我回房更衣,我也要去!”

     留下桌上的三人面面相觑,叶宋笑眯着眼睛给大将军和叶修夹咸菜,说道:“来,爹和大哥多吃点。”

     大将军后知后觉地叹道:“阿青,好萌啊。”

     “噗——”叶宋和叶修没克制住,齐齐喷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