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2章 故人再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青受将门影响颇深,看了不少书,对兵器类尤为感兴趣。早在叶宋蹲马步、练习骑射的时候她就由季和引着来摸格斗场的这些兵器了,因而对这些兵器是了如指掌。

     叶宋进来时,叶青便跟在她身边,每当叶宋碰一样兵器,叶青就能够详细地说出此种兵器的优劣。叶宋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来你了解还挺多。”

     叶青有些飘飘然:“实地考察加上兵器书上的讲解,当然能够了解得多。”她自己移动着轮椅走到一架兵器柜前,上面倒挂着一条一丈来长的铁链,铁链以玄铁打制,入手有两分沉但却很有质感,鞭在人身上比一般的皮鞭要痛得多。叶青又冲叶宋道,“二姐,我研究过了,这个应该很适合你。想揍人的时候就捆了手脚揍,想杀人的时候就直接勒脖子。”

     叶宋抽了抽嘴角,把那玄铁链子取了下来。入手确实有些沉,使起来有些吃力。铁链很长,只要手法不熟稔稍不注意就能把自己给捆着。

     内功对于叶宋来讲一日两日怕是没所成了,但这些拳脚功夫只要叶修肯教她便学得非常快,刚开始只是差了些力道,甩铁链子甩得不够顺手常被束缚然后叶修就趁虚而入把叶宋实实在在揍了个痛。

     叶宋气得大叫:“叶修!老子是你亲妹妹!”

     叶修道:“身为军人,上了战场,刀剑无眼,六亲不认。”

     叶宋吃一堑长一智,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等铁链甩得炉火纯青时,也能勉强跟叶修过上几招。

     一旦叶宋摸到了诀窍,便进步得非常快,她有一个举一反三的大脑和一副灵活轻便的身躯。叶修不总是有时间来亲自训练她,于是乎叶修不得空时,他的一大帮兄弟们都成了陪练。要是不尽力的,被打得鼻青脸肿乃常事。

     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刘刖都被叶宋拎着铁链追了好几百米。刘刖苦不堪言,道:“二小姐请手下留情,在下实在不擅长这类攻击招数,二小姐去找季林吧,他一向自恃天下无敌。”

     叶宋挑眉道:“你初见我来这里时,身体状况如何?”

     刘刖如实道:“初、初见时,二小姐身子瘦弱,恍若弱柳扶风,教人不胜怜惜。”

     叶宋勾唇笑了,看起来心情相当愉悦,甩了甩铁链,准备干架的样子,点头道:“嗯,那现在呢?”

     刘刖双手挡在胸前,随时准备做无谓的挣扎,笑得也十分面前,道:“现在,二小姐身手矫健,着实……彪悍。”

     后面是一堵墙,刘刖实在退无可退的,后背抵在了墙上,暗暗叫苦。叶宋倾身过来,撑着手臂在刘刖肩侧的墙上,一张脸因为这段时间阳光的照射添了一层淡淡的健康的麦色,几缕额发散下,衬得眉目更添两分英气,刘刖想躲,可是他眼神根本移不开。

     叶宋似笑非笑道:“是么,由此可见,只要肯锻炼,书生也能成硬汉。你不觉得你也应该锻炼一下么,到时候才不会给卫将军拖后腿。”

     刘刖咽了咽口水,弱弱道:“二小姐言、言重了,在下是军师,军师不需要锻炼的……”

     那头的兄弟们见到平时啰嗦得跟唐僧一个样儿的刘刖如今的怂样儿,笑得捧腹。

     叶宋支离了身体,唇角的弧度未减,道:“我是后来才知道,头天来这里骑射的时候,刘军师给我的檀弓乃将军的专用檀弓。随意取用是违反军纪的,嗯?”

     刘刖干笑着摆手道:“二小姐跟卫将军是、是兄妹嘛,哈、哈哈……”

     叶宋挑眉:“那他怎么罚老子蹲了两个时辰的马步?”

     “不是罚,是训练……”

     “新兵一进来训练的时候也是从半个时辰开始蹲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叶宋邪邪地笑着玩弄手里的铁链,“别废话了,给你时间跑吧,一会儿我追上来打到几下都算我赚了。”

     刘刖奋力往回跑,叫道:“将军!将军救我!”

     季林看不惯刘刖的斯文腹黑样很久了,笑得满地打滚还不忘添油加醋:“二小姐快点!打他屁股!”

     结果这一通闹腾下来,把叶修惊动了,一伙人全部受牵连。大家背着沙袋跑操场了,四十圈,叶宋也不能幸免。

     傍晚回去时,天边的霞光如火烧。叶宋骑着骏马穿街走巷,只不过灰头土脸的,刚跑完四十圈操场,又累又饿。她在街角巷陌里转悠了一会儿,神思一动,驱马行到一家酒馆前。整条巷子都飘散着那股十里酒香,酒馆前挂着一张粗鄙的麻布挡住了里面的光景,本是冬日里用来驱寒所用,现在冬天已过,想必是老板太过忙碌,忘记了取下来。

     老板正在门前烤羊肉串,叶宋下马将马绳栓在了一旁的木桩上,转而去巷子墙角扯了一把嫩绿的新草来给赫尘吃。老板一眼便认出了她来,笑着打招呼,说道:“宋公子很久没来了。”

     叶宋抖了抖身上的尘,抬步进去,道:“是啊,一盘串子,一壶酒。”

     他这里的客人常年都是寥寥数几,但因为来过的客人都会成为这里的常客,尤其像苏静那种阔气的贵客,每次来都会或多或少地给一些小费,因而老板也不太担心入不敷出。他对苏静的这位朋友也格外的上心。

     一壶酒温煮着,烤羊肉散发着肉混着辣椒的诱人香气。

     叶宋拿起一串肉串正吃的时候,老板就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没和苏公子一起来?”

     叶宋神色自若地接话道:“我一定要和他一起才可以来吗?”她手臂抵着下颚,想了想,“这么说来,我好似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

     老板回忆道:“苏公子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上次来,还是半夜里让我给他烤羊肉装进纸袋里,让我给他烤烫一些,买了酒了拎着离开了。他跑得那叫一个快,一个影儿就不见了,生怕手里的烤肉串会凉了。我还问过他是给谁烤的,他说是给他的……”

     叶宋打断他,道:“老板,你不如再给我烧壶酒来。”

     老板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多了,苏静带走的羊肉万一不是烤给这位姑娘的,这位姑娘知道他烤给别人了,岂不是增添他俩之间的误会?遂老板歉疚道:“你瞧我,打胡乱说咧。”

     他又去给叶宋烧了壶酒来,叶宋连喝了两壶,出来时酒意醺然,但浑身都暖洋洋的。

     赫尘很通人性,叶宋趴在它身上睡着了,它还能优哉游哉地把她驮回了将军府。叶修抱着她下来时,叶宋睡得正熟,叶修轻轻晃了晃她也没能把她晃醒,闻到了她身上的酒气,皱了一下眉头:“去哪里喝酒了?”

     叶宋没有回答他,唇边若有若无地漾开一抹笑意。

     叶宋不是每天都跟叶修一起出去,偷懒的时候会在家里睡个懒觉,然后起来在院子里舒展一下拳脚。那铁链就挂在院子角落的那棵梨花树下,一旦铁链挥舞起来,梨花纷纷若满天飘雪。雪白的花瓣带着清甜的香气,袭满她的肩头和高高挽起的发间。

     那光景,美极了。

     叶青在几丈开外看得眉开眼笑,看着叶宋活动着双臂和脖子,朝她走过来。梨树上挂着的铁链如风铃一般,叮当作响。

     叶青说:“二姐好厉害。”

     叶宋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推着叶青往外走,道:“不是很早前就计划好了去踏青么,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叶青一听,兴奋起来,回头望她:“真的!”

     叶宋点了一下头,眉梢挑起:“怎的,不愿意,那改天再去。”

     “就今天就今天!”

     叶宋推着叶青回了叶青自己的院子,进了房间,帮她换了一身浅粉色的裙子,衬得肌肤粉粉嫩嫩,丫鬟进来帮她挽了个相配的发髻,几缕青丝垂在耳鬓,耳配细长的玲珑铛,十分漂亮。

     叶宋看着铜镜里笑得正灿烂的叶青,有时候也想,若是她能够站起来,能跑能跳,定比眼前还要迷人。只是寻找能够治好她双腿的世外神医还没有下落,苏静主动揽上的这件事情,到现在也没一个交代。

     叶青似知道她所想,手覆在了叶宋的手背上,笑着说道:“二姐,我现在真的很幸福,真的。”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叶宋推着她往大门走,马车已经备好,丫鬟们手脚麻利也把要踏青的东西准备好了放在了马车里,春春看见叶宋和叶青出来,忙上前帮扶一把。

     听说城外水云山上满坡都是桃梨芬芳,风景独艳。不少城里人踏青都会选择去哪里赏桃花和梨花。叶宋没出来踏青过,见叶青一脸向往的模样,便吩咐车夫去城外的水云山。

     马车驶出了城门,来来往往时不时都有路人,有的谈论这春色好,有的路边吟诗作对才思泉涌,也有的男男女女在树荫下驻足谈笑风生带点儿暧昧。北夏的民风一直都这么开放。

     到了水云山,上山的游景人多了起来。索性从山脚到山顶路面一直十分平坦,围绕着山体成螺旋状,马车能够一路畅通无阻地驶向山顶。

     山顶的空气十分清新,入鼻便有一股醉人的花香。

     只不过,来赏玩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到达山顶的人却不多。盘旋的路实在是很遥远,没有驾马车的人们通常走到一半便累得不行,而驾了马车的大多是城里的富贵人家。

     叶宋下了马车,春春和车夫合手把轮椅搬下来,让叶青坐在轮椅上,入目之处都是一片白粉相交的花林,赏心悦目极了。林子里时不时传出人的欢声笑语,看来在此处踏青着实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她们找了一个背山坡,山坡稍稍有一点倾斜,她们便在那斜坡上方的平坦地方扎下营地。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