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0章 旧日主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脸色白了白,已然被逼退到武台边缘,下面的兄弟替她倒抽一口凉气。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突然李故横剑扫来,被叶宋仰头一挡,那剑刃看看从她的侧脸扫过,霎时便掠起一道淡淡的血痕。李故顺起一脚踢在了叶宋的肚子上,把她往台下踢去。

     那一脚颇重,踢得叶宋感觉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她的身体随之往外飞去,她情急之下本能地飞快伸手攀住了台子的边缘,使得有惊无险,没能彻底地落地。

     李故本以为她败了,回身走了两步,没见鼓手敲鼓,便又回过头来一看,叶宋还吊在边缘呢。于是乎他一不做二不休,执剑就冲叶宋攀着武台的手砍来,幸好叶宋手劲儿够大能够支撑住她的身体,柔韧度也够好,手脚够灵活,李故砍了好几次都没能砍准。叶宋身子朝武台里侧滚了几圈,台子上有兵器库阻碍,使得李故迟缓了片刻,叶宋正是瞅准了这一片刻,手撑着台子就艰难地跳了上来,喘息不止,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她一脚便把沉重的兵器库给掀翻,那些刀枪铁棍全部朝李故倒去,压得李故有两分狼狈。

     李故恼羞成怒地攻过来,叶宋深吸两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然后出手接招。

     他剑法的确是狠辣,叶宋见识过了一遍,如今他又开始从头用相同的剑法。那些招式都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叶宋的脑海里。

     尽管这再来一遍,要是叶宋没有很好的突破,也一定会失败。

     叶宋看着那剑锋朝自己指来,她顿了顿,心下一狠,随即咬牙把右手剑换成了左手,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习着李故的招式反弹了去。

     李故大惊,再攻。叶宋再用他的招式反弹。

     紧接着叶宋开始奋起反击。她手法极快,也用了全力,完全是靠速度取胜。但她仅仅只能维持这片刻的强势,一旦力气用尽得不到喘息,必又会处于败势。

     这次换李故被叶宋打得节节败退,虽然叶宋用的是他方才的招法,可里面又夹杂了一些灵活非凡的变通,使得他措手不及。眼看着要被逼退至边缘,李故欲反击,叶宋短剑扫起地上散落的兵器冲他飞去,他左躲右闪,等回过神来时,叶宋喘息着忽而一笑,明媚生花,继而她伸手入怀便要掏出什么东西的样子,动作也十分流利迅速,这对于李故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叶宋是要使用暗器!

     本能性地李故往外仰身而躲,就在那一刻她挥剑直扫李故双脚,李故一缩双脚,直接朝外跌落!但他反应还算灵敏,当是时,顺手一拉,便把叶宋也拉了出来,两人一起落是武台。两人在空中仍是翻腾了数周,显然在较量谁先落地的问题。

     随着一声闷响,激起薄薄的黄沙,当尘埃落定之时,大家发现,叶宋长发垂落在胸前,身体由于剧烈喘息而一起一伏,她正跪在李故的身体上面。

     虽然两人都落出了武台外面,但事先有规定,这种情况下,先落地的那个算输了。于是一锤定音,叶宋赢了。

     李故怒瞪着他,憋红了脸,道:“你使诈!说好不能用暗器!”

     叶宋耸耸肩:“你哪知眼睛看见我使暗器了,我只不过是摸摸胸而已。”她缓缓从李故身上站起来,撩了撩长发,道,“兵不厌诈嘛。”

     结果叶宋一离开他,他立刻脸色痛苦起来,弯身捂住了下身……看来叶宋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使出了对男人向来有用的大绝招啊。

     李丞相可吓得不轻,“儿子儿子”地叫唤着,连忙让人把李故抬起来,向上头的苏若清请辞,连忙带着宝贝儿子回去检查伤势了。

     叶宋重新爬回武台,身上有几道伤痕,脸颊的口子也溢出血滴,她随手摸了摸,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笑眯眯地接受刑部尚书的结果宣布:这一轮,叶宋胜!

     刑部尚书的情绪很不稳。大将军更加是瞪着双眼如铜铃,显得不可置信。这样一来,不就等于叶宋闯进了前三甲吗?接下来不管叶宋得第几,都是要封官的呀!

     这可是要打破北夏官制的历史传统!

     大将军的心情很复杂,半是担忧半是欣慰。将军府的人没有会输的,可是这样也太乱来了。

     叶宋可不管这些,她答应过苏若清的事情办到了,微微仰着下巴,望向那一身黑衣眉目深邃的青年,笑得很迷人。

     苏若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当看见叶宋被李故险些打落时,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看着叶宋身上的伤痕时,他也感觉到很痛。扶着茶盏的手,还泛着微不可查的轻颤。两指间,碾碎了茶盏一个小角,尖锐的瓷片夹在指间随时准备射出去。

     而苏宸看得也不轻松,最终还是低低地舒了口气。手里也捏着从桌底掐下来的一块薄而锋利的木片。

     苏静手里则一直把玩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骰子,约莫来观战之前他还泡在赌场吧。他神情很悠然,总是含着那抹如沐春风的微笑,可是眼底深处,总少了些当初那绯艳无谓的桃花粉色。

     叶宋赢了比赛下台来时,几个兄弟开心之余无不震惊。只有刘刖似乎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把铁鞭还给了叶宋,斯斯文文道:“刘某就知道二小姐能行。”

     接下来的一组比赛,叶宋留下来观看了。就是那个王大锤和另一个强装的汉子对战,两人都孔武有力,和季林一样属于抡大锤的。最终还是王大锤的经验更加丰富一些,险中取胜。

     三甲终试安排在半月后,由皇上主审定夺。

     下午,叶宋随大将军和叶修一起回来。大将军走在前面,骂骂咧咧的,一路上都在跟念经似的,念得人头大。叶修和叶宋两人背着手垂着头洗耳恭听,一副认错的老实态度跨进门口。

     今天叶青没有去观战,她在院子里研究她的铁桦木,听到消息便匆匆到前院来,急问:“结果怎么样了,二姐赢了吗?”

     大将军嗔道:“怎么,阿青也希望你二姐出去抛头露面不守规矩是不是!莫非这件事你也有掺和?”

     叶青干笑:“哈、哈哈……怎么可能,只不过事情都这样了,阿青谨记爹的教诲,我们将军府的人绝不丢脸!”

     大将军勉强舒坦了一些:“这还差不多!”

     阿青看着叶宋一身狼狈,心都提了起来,问:“那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啊?”

     叶宋抬眼,对她一笑,然后立刻恢复谦谨态度,道:“阿青都说了将军府的人不丢脸,二姐自然不会丢脸,赢了。”

     “哦也!”叶青欢呼,换来大将军一瞪,她收敛,道:“嗯二姐诚然很厉害很厉害,但是不可轻敌,仍要继续努力才是。”

     叶宋打赢了丞相之子成功地闯入前三甲这件事,很快在京城里疯传开来。当初的宁王妃,现在真是不可小觑。只不过,她到底会不会被封官,成了个未知数。为此,大街小巷都纷纷开始押注了,大部分百姓觉得她不会成为北夏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官。

     原因很简单,将军府现在的权势已经很了不得了,身为皇帝要懂得制衡之术,绝对不会再增加将军府的权力的,这也是当朝大部分官员的意见。

     三王府里,一如既往的宁静冷清,甚至是有些沉闷。自从叶宋从这里离开以后,苏宸便总觉会少了什么东西。南枢在他身边依旧温柔而善解人意,只不过他常常管不住自己的心思。

     在王府里走着走着,不由自主就会走错方向,等回过神来停下时,发现走到了碧华苑门前。碧华苑已经成为一座废弃的小院了,里面花草树木无人修剪长得肆无忌惮,树下那只秋千老旧了,快要被爬着生长的藤蔓给淹没了去。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这里面,曾经有欢声笑语。他曾经也离那抹明媚的笑容很近,就像她站在舞台上,青丝长扬,对着苏若清笑的那般。

     灵月瘫痪了以后,在王府里的日子并不好过,整日要承受别的下人们的冷嘲热讽。她今时不比往日,南枢这棵大树倒了不说,要换做平时她一定反唇相讥,急眼了还不忘上前抓两手。可是现在她只有终日坐在轮椅上,连站也站不起来。有往日受她欺负的丫鬟,经常找到她,想试试她是不是真的瘫了还是在装可怜,还把一壶烧得滚烫了的开始淋在她的腿上,结果都没有任何的知觉。

     南枢刚开始还有来看她,后面渐渐就再也不来看她了。人心薄凉,也不过如此。

     灵月觉得委屈,等欺负她的人走了以后禁不住悲从心来嚎啕大哭。负责修剪园林的园艺老婶,也见不惯她这个模样,哪里有个丫鬟的勤勤恳恳,脾气还相当大,便分了不少的园艺活给她做,喝骂道:“整日哭哭啼啼的做什么,你以为你是小姐吗!王府里不养废人,还不快去干活,不干完活就没有饭吃!”

     灵月拿着长剪含泪去修剪园林了,老婶还在后面不忘恐吓她:“你要再敢把花花草草剪得乱七八糟,我这里也不会留你了,直接通报给管家,到时候就等着被赶出王府吧!”

     灵月咬唇,心里愤恨极了,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再也没有可以让她任性妄为的资本了,不好好干活,被赶出王府,等着她的又会是什么命运?可能到时候连个乞丐都不如,只有被活活饿死的份儿。

     现在她心里明白了,再怎么对命运不甘,胳膊就是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而南枢就是那胳膊,叶宋就是大腿。南枢只是青楼出生,叶宋却是将军府的小姐,这怎能比得?从前是她被功利心蒙蔽的双眼。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