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3章 杀人灭口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南枢关怀地问:“怎么抖成这样,你很冷吗?”

     灵月摇头,然后又点头,勉强地笑了笑,说道:“出门的时候忘了多穿一件,今晚走得急,胖婶有很多活交给我干。你回去休息吧,我、我,继续干活去。”

     “灵月”,南枢安静道,“你陪我走走吧。”不等灵月同意,她便推着灵月的轮椅往前走,“我想找个人说说话。”

     后来胖婶半夜起来如厕,冷不防看见有人推着灵月堪堪从院子边角走过,刚好那树下有一盏灯笼,让她看清了南枢的脸。

     胖婶本欲去把灵月追回来,但回头一想便罢了。灵月连续工作了许多天都不曾休息,倒让胖婶捡了几回懒,这晚上胖婶心想着就让灵月偷回懒算了,就当她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一路上,她们都在说过去的事情。不知不觉,灵月已经是泪流满面。她和南枢相伴几年,虽说只是个丫鬟,但南枢待她一直不薄,没打过没骂过,做错了事情南枢还要帮着求情,什么都护着她。

     可是在这之前呢?三年前南枢刚来素香楼始灵月便跟着她了,可南枢的过去她却一无所知。整个楼里的人只知她是个无家可归的人,流落至此恰好被素香楼的妈妈给瞧上了,打扮一番发现长得美丽非凡,便留了下来。

     等灵月回过神来时,发现南枢已经推着她走到了大湖边。迎面的湖风吹得有些渗骨,湖边的柳条飘拂得张牙舞爪。灵月颤声道:“夫、夫人,我突然觉得有些累了,不如我们回去吧。”

     南枢笑得温柔,道:“不是说了,以后你叫我姐姐。我不是什么夫人。”

     “姐姐……我……”

     南枢打断了她,又道:“灵月,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身不由己。有些人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衣食无忧,而有些人只能一辈子听从别人命令找不到片刻自由。”

     不知怎的,南枢说出这些话时,灵月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叶宋的影子来。她恨叶宋么,当然恨,要不是叶宋她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可是沛青呢,沛青被她打断了双腿也同样站不起来,可见上天都是公平的,你做了一件恶事就会有同等代价的报应。她沦落至今,是因为她做了许多恶事。

     有的人可以出去闯天闯地,而有的人只能被关在深宅大院高墙侯门,那不是取决于别人或者是命运,而是取决于自己。

     灵月吸了吸鼻子,问:“那姐姐恨么?”

     “恨?”南枢笑了起来,“我唯一能恨的,大抵就是人心凉薄吧。”因为她对苏宸的感觉只有她自己知道,而苏宸对她的感觉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都无法理解。“灵月,你恨么?”

     灵月张了张口,半晌说不出话来,在溢出第一个话音儿的时候却泣不成声,祈求道:“求姐姐……求姐姐放过我吧……我只想好好地活着……你们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南枢一点一点地把灵月的轮椅推向湖堤外,任灵月如何哭求都没有用。南枢说:“纵然命运不公,但我也想好好活着。所以总有人要死。”

     “救……”灵月害怕极了,张口就想大声喊救命,可南枢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刚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南枢的手一松,灵月和她的轮椅就一起掉进了湖里,噗通一声。灵月在湖水里拼命挣扎,可是她的下半身无法动起来,挣扎了没两下身体便快速下沉,在湖面少销声匿迹。

     湖中泛着一圈一圈诡异的水纹。起初还有几个水泡吐出来。南枢在夜色里站了一会儿,直到水纹平静了,再也没有水泡浮起来,不远处,一个木头桩子在水面露了头,像是灵月的轮椅。

     南枢这才转身离开。

     明日就是最后比赛了,将军府一家四口在饭桌上的气氛尤为淡定。叶宋和大将军,一声不吭地各自刨着饭,大口大口地吃着菜,那神态动作简直是如出一辙。叶修尚且目不斜视,但眼尾的目光没停止过打量二人,而叶青就光明正大地打量了,在心里默数,大将军和叶宋究竟会在她数到第几下的时候打破沉默。

     终于到第九白九十九下,大将军刨了三碗饭,放下了筷子,抹抹嘴道:“今天皇上说了,到底给不给你入朝为官要看你明天的表现。依我看,你明天要是拿到了第一名,一切好说,老子也认了,谁让你是我叶霆的女儿就是比别人强,但要是拿了第二第三名,老子劝你趁早别去当那个什么榜眼探花,当了也没面子。”

     叶宋抬起头,眼里闪耀着璀璨流华般的光彩,笑了起来:“谢谢爹,我也是你这么想的,要当就当第一。”

     大将军有些振奋:“很好,有志气!既然这是你想要的,爹决定支持你!”

     能得到家人的支持,对于叶宋来说,就是最大的鼓舞了。连日以来她的平静土崩瓦解,为了明天的最后一场比赛而显得兴奋熠熠士气大振。

     第二天叶宋起了个早,在院子里舒展舒展了拳脚。春春来叫她去叶青那里,路上道:“二小姐,三小姐这段时间可没闲着,为了想送给二小姐一样礼物,她日夜打磨,双手都破了好几次皮。”

     叶宋一愣:“她在打磨什么?”

     到了叶青的院子,叶青也已经起身了,身着一身白色裙子,像是初春时树上绽开的那朵雪白的梨花。她正坐在离箭靶二十步开外的地方,听闻脚步声,侧头看过来,笑得明媚生辉,道:“二姐快来看。”

     叶宋站定,叶青拿起双腿上放着的那枚木器,木器成弓型,看起来像是一把弓,上面已放好了一只木箭但是却不用拉满弦。射箭本是要将弓竖着,而叶青却把弓横着,用手臂拖着弓身,上有一个机括,她另一手按下了那个机括。当即咻地一声,木箭飞脱而出,速度极快,然后朝靶心射去。

     这一射,威力巨大,竟把红色的靶心都射掉了。

     叶宋脸色写满了惊讶,叶青把那木弓递给叶宋,道:“二姐,你也试一下。”

     木弓旁边还有一个非常玲珑的箭筒,里面能插三四支木箭。叶宋接了过来,取了一支木箭安上,对准了箭靶尝试了一下,在箭飞射出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股微微的冲劲儿,紧接着那木箭又射掉了箭靶上的一个内圈。她不可置信地望着叶青:“你会做弩?”

     弩是古时候打仗用的机括弓,这个叶宋再清楚不过了。她虽然没有亲眼摸过,但曾在电视上见过,这种东西就是叫弩。

     “弩?”叶青疑惑,“什么是弩?”

     叶宋勾着嘴角,道:“这就是弩。阿青,你真是一个兵器奇才。”

     叶青被叶宋这毫不保留的夸耀弄得不大好意思,心里是慢慢的得意感,说:“那就叫弩,这个就是送给二姐的,希望二姐今天比赛能够用得上。”

     叶宋把玩着弩,扬了扬眉毛似笑非笑道:“这玩意儿一出,非得让对方残废不可啊。”

     叶青淡定道:“这是给二姐备急用的嘛,要是对方紧逼二姐不给二姐留余地,那也不用对他手下留情了。”

     “嗯你说得对”,叶宋把两支木箭从地上捡起来插进箭筒里背在背上,“这家伙我收了,多谢阿青。”

     “二姐一定要赢。”叶青信心满满地说。

     叶宋看着叶青的双手,问:“你的手,怎么样?”

     叶青愣了一下,手心里依稀可见红痕,她不以为意道:“没问题啊,大哥给了我一副手套,我用着很顺手。顶多,以后手上有了茧子,跟二姐一样。”说着就对叶宋挥手,“快去快去,一会儿不要迟了,我随后就赶来。”

     “嗯,那你小心点。”说罢叶宋便转身走了。

     比赛的场地还是上次的教练场,这回大批的御林军在不远处的沙地席地而坐,当观众。上头由苏若清坐在主审官的位置,他亲自判定谁输谁赢。

     叶宋到时,该到的人基本都差不多了,刘刖作为她的第一参谋,忙把她拉过一边,啰嗦地说道:“怎么才来,王大锤和陈明光都来了,在那边你看见了吗?我估计他们是料到这次比赛可能又会更改不能自携武器的规则,有备无患,王大锤旁边的那柄铁锤起码百斤,他靠的是一身蛮力,灵活度没有你好,但你若吃他一锤铁定去掉半条命。还有那陈明光,身边的一杆长枪打磨得很是光华锋利,他出身武馆,枪法精准流畅,很能变通,你最要小心的就是他,只不过此人光明磊落很有君子风度,经不起你一点小小的诡计和引诱,你懂的。”

     叶宋看了正经的刘刖一眼,问:“我懂什么?”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刘刖回望着她:“这个不用刘某来教你吧?勾引你知道么,他知道你是女人,你对他抛个媚眼儿我赌十两银子,他保证脸红到脖子根。可能他从小就在武馆里练习枪法,不曾受过女人的熏陶,嗳太纯情了。”

     鼓手开始鸣鼓进入准备时间了。王大锤和陈明光陆续上场,叶宋也准备去了,却被刘刖及时拉住,他注意到了叶宋背上的弩,讶问:“这是什么玩意儿?”

     叶宋道:“阿青送给我的秘密武器。”

     “很厉害?”

     “相当厉害。”

     刘刖便道:“既然这样,你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觉得你很看重这个东西。看见上面的兵器柜了么,这两人不会再去兵器柜上挑选武器,你便把这东西在上台的时候扔到兵器柜那边,用时再去拿。”

     叶宋眯了眯眼,点头:“嗯,好主意。”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