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5章 三小姐失踪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啐了一口血,缓缓抬起了弩,安上第二支木箭,若无其事道:“对,将军府没有退缩的人,拿第二第三都会给我在意的人丢脸。”不仅仅是将军府,还有苏若清。她最想可以分享她胜利果实的人其实是苏若清,而眼下,苏若清就在上面坐着,看着。

     叶宋歪了歪头,有些邪佞地望着陈明光笑,道:“怎样,现在还要单挑吗,一箭下去你可能会残废,别以为我下不了手。在这里可是生死有命的。”

     陈明光抿着嘴唇,叶宋又对他眨眨眼。简直太要命了。虽然她看起来一身血污,毫无美感可言,但那举止神态,就是让她的表情增添光彩,仿佛浑身浴血尚能泰然自若。陈明光撇开了眼睛,叶宋便问:“你是选择成全我,还是选择让我成全我自己?”

     陈明光良久开口,有些无奈,道::“我成全你。”说罢走到了武台边缘,纵身跳下,双足立于黄沙地面,是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少年英雄。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喝彩。那些个常跟叶宋在一起的兄弟们激昂地捏着口哨,直呼“二小姐好样儿的!”

     叶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也露出了一抹纯粹安然的笑容。

     那一刻,苏若清长长地吁了口气,眉眼间含有深深浅浅的宁静笑意。叶修也抑制不住地微微勾起了嘴角,大将军比较激动,站起来瞪着大眼睛看着叶宋,语态急喘地问:“皇上,请问可以鸣鼓了吗?”

     苏若清点点头:“鸣鼓。”

     鼓声一响,意味着这场终极的比赛结束了。叶宋不负众望地夺得了第一,陈明光第二,王大锤第三。苏若清对吏部尚书道:“去,把叶家二小姐手上的东西呈上来给朕看看。”

     吏部尚书颤巍巍地下去了,结果叶宋转身便不经意地把弩对准了他,吓得他险些跪了。听了尚书的来意,她把弩大大方方地交了上去。

     吏部尚书又传皇上旨意,武招就此结束,前三甲择日听封。然后教练场的观众们陆陆续续散了,该干什么的还得继续干什么。数位审官陪同苏若清回宫之时,堪堪路过叶宋身边,苏若清顿了顿脚,侧身看着她,不吝地温沉笑着赞道:“不愧是大将军的女儿。”

     也不愧是他苏若清的女人。

     叶宋亲疏有加地点头恭送。待人都走开了,一抬头时,冷不防面前还站了一个人。苏静负着手,身形挺秀,面上表情懒懒淡淡,玩味地笑她道:“想要接近皇上,何须这么拼命,你看你,弄得这满身伤。明明进宫就可以了嘛。”

     叶宋冷笑一声,转身便下台,道:“我不记得我哪里有惹到你,如若你看不惯,避而远之便是。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

     苏静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被撩起一股气,说不清楚到底在气什么,道:“你明明可以向我解释。”

     叶宋偏头,清透如琉璃的眼珠子微微一侧,勾起了嘴角,笑意凉薄,道:“你都没告诉我到底是哪里惹到你了,我怎么知道该向你解释什么?不过我一没抢你的相好儿,二没偷你的家财,三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刘刖迎了上来,对着苏静斯斯文文一笑,然后把叶宋揽到一边,季家兄弟也凑了上来,问:“二小姐的伤可有大碍?”

     叶宋笑笑,重新理了理长发,刘刖毫不避讳地把自己的木簪抽给她用,她用得还得心应手,道:“这点儿伤,还死不了。况且,我求生的意志很强。”

     刘刖面露欣喜,道:“刘某就知道,二小姐出手,必定是势在必得。”

     “哼”,叶宋笑哼,“看在你这段时间还算尽心尽力没坑我的份儿上,回头请你喝酒。”

     刘刖笑眯眯地摊手:“二小姐,十两银子。”

     叶宋挑挑眉,不置可否。之时陈明光也正走出教练场,刘刖便指着他道:“先前不是说了么,刘某和二小姐赌十两银子,二小姐对姓陈的笑一下,保证脸红到耳根子。事实证明,刘某赢了,二小姐愿赌服输。”

     这话可被陈明光听去了,他回头瞪了刘刖一眼,眼梢从叶宋身上扫过时,立刻又红脸了,惹得大伙哈哈大笑。陈明光灰溜溜地逃走了。

     叶宋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想起了什么,道:“有没有看到叶青?”

     她这一提,众人才想起来,这场比赛这么重要三小姐应该是一定会来的,只是从开始到结尾,都没有看见叶青,是以纷纷摇头。

     就在这当口,一行人正要走出教练场的门口,没想到门口发生了骚乱。几个士兵拦住了一个穿戴麻衣麻帽的人,见叶宋出来,如获大赦,惊叫道:“二小姐!二小姐!小人是三小姐的车夫!”

     叶宋拦下了士兵,眉头一跳,问:“你怎么在这里,阿青呢?”

     那车夫急得满头大汗,皱着一张脸苦道:“三小姐,三小姐在来时的路上,不见了呀!”

     叶宋失声抬高了语调:“怎么会不见的!你怎么现在才来说!”

     车夫道:“小人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无奈官爷不让小人进来通报。方才看见大将军从里面出来,小人不敢上去顶撞,只有在这里等二小姐。三小姐说要快些赶来,便让小人抄近路赶马车,结果半路不知道怎么回事,小人就晕了,等醒来的时候,马车里人就没了啊!”

     叶宋急了,她急起来理智全无,当即转身就往那几个士兵身上一通胡乱地踢。刘刖沉着而冷静,拉住叶宋,道:“二小姐镇定!现在就去事发地看看。”

     叶宋一言不发地转身骑上马,季林把那车夫也拎到了马上,几人快马加鞭地往车夫所指的方向跑。结果到了那地方一看,巷陌里马车尚还歪斜地倒着,马挣脱了缰绳已经跑得没踪没影了。整个巷陌里干净整洁,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叶宋强迫自己定下心来细细查看,可是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显然刘刖检查了现场半晌也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叶宋问车夫:“你是怎么晕的?被人打晕的还是药晕的?”

     车夫答道:“小人也不知道,只觉得眼前一麻,就没有任何知觉了。”

     叶宋气得一鞭把马车抽成了两半。刘刖还在路边草丛里翻翻找找,没有结果。他一向主意甚多,叶宋便又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刘刖神情严肃,看着马车顶棚上的轮椅,思忖片刻,道:“小姐勿慌,可能劫走三小姐的人知道三小姐的身份。”叶宋的视线也跟着落在了那轮椅上,京城上下谁不知道三小姐出行要靠轮椅。“所以刘某觉得那些人不会无缘无故挑三小姐劫,必定是有所图。在未达成目的之前,三小姐暂时不会有危险。我们不如静观其变,相信很快就有人提出要求来。”

     他说得不无道理。可是叶青双腿不能走,手无缚鸡之力,怎能不让人担心。叶宋咬牙问:“那他们欺负阿青怎么办?就算他们不能动阿青,还有春春。”

     刘刖眯了眯眼,道:“那就是自寻死路了,凉拌。”

     尽管如此,叶宋也不能坐以待毙,叶青和春春两个弱女子,她一时半刻都等不下去。连歇都没来得及歇一下,一身衣裳血迹斑驳,当即招了人四处寻找叶青和春春的下落。只要叶宋的人在大街上跑,想送信的人传递消息也来得容易一些。

     街上的小乞丐们争相奔走,有时候小乞丐也靠传一些不可告人的消息而获得小赏。正当叶宋驱着赫尘匆匆奔走之际,前面突然拦出一个小乞丐,可不就是那小包子。

     小包子眼睛漆黑而明亮,稚嫩地大声道:“姐姐!姐姐!”

     叶宋停下来,脸色不是一般的焦灼,尽量平稳下语气,问:“包子,你有事?”

     包子连忙从破烂的衣襟里掏出一个信封来,踮着脚递给叶宋,道:“这是我手下的乞丐收到的信,要他传到将军府给二小姐。我拦下来了,知道姐姐着急,就给送了过来。”

     叶宋一边取出里面的信一边问:“你怎么知道这信是要给我的?”

     “姐姐就是二小姐,我知道,现在京城都传疯了,说姐姐夺得了今年的武状元。”包子说道,“我们乞丐消息是很灵通的,不然没法生存。”

     信上就写了一句话:想救人,请二小姐单会城郊十里坡。

     叶宋看完便把信撕得粉碎,目色凛人,驾马狂奔城郊,一句话也不曾交代。她一看就明了,对方摆明是冲着她去的。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小包子望着叶宋绝尘而去,小脸上浮现出纠结的表情。忽而一人立在他面前,人高马大,锦色紫袍,一张脸生得比女子还要好看,清艳之色顾盼生辉。

     他悠悠道:“让我猜猜,你在纠结要不要把那信上的内容告诉跟二小姐一起的其他人?”

     包子愣愣地回神,充满了戒备:“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信上的内容。”

     苏静蹲在他身边,好笑地挑挑眉:“你刚刚才说了,小乞丐消息很灵通,这些消息不就是小窥小看得来的么。你别急着否认,你告诉我那信上说的什么,我便把这个给你。”说着苏静手里拈了一锭银子。

     小包子问:“你是姐姐的朋友,还是敌人?”

     苏静笑了笑,眯着眼叹道:“她没把我当朋友,我没把她当敌人。只不过,你也不想那漂亮姐姐去冒险是不是?她一个人去,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包子思量再三,最终接下了苏静的那锭银子,道:“信上说,让姐姐单独去城郊的十里坡。”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