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6章 成功混入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十里坡?”苏静愣了一下,“那里可是听说有山贼啊。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Zhuaji.org这样好不好,你在街上等着,等卫将军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就去告诉他,让他带兵去十里坡剿匪,说二小姐人在那里,怎么样?现在谁也不要告诉,不然你姐姐可是会有危险的,知不知道?”

     包子听后问:“你会去帮姐姐吗?”

     苏静眨了眨眼,那神态当真跟叶宋有两分如出一辙,道:“看心情。”说罢就朝叶宋去的方向去了,他脚程非常快,不一会儿就已经不见踪迹。

     苏静时间预料得好,等到叶修出宫的时候,可能已经是傍晚了。那个车夫在教练场门口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落进了苏静的耳朵里,他也没想淌这趟浑水,只不过如若是叶宋单独前去的话,她又刚打完一场体力透支,可能会有危险。只要在这之前,能保证叶宋的安全,并且把叶青也救出来,还能顺带剿了土匪,让叶宋立头功。

     这些盘算自然而然就出来了。他有些不爽这样的自己,明明那么气她,却还要为她着想。难道真是因为一起逛过几回窑子,就产生了那可笑的兄弟之情?他气她,是觉得她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一边觉得她很真性情的时候,却发现了她和自己大哥的私情,你说可笑不可笑?

     而叶修迟迟不亲自派兵来剿匪,可能也是存的这一私心。等叶宋拿下状元之后,带她立这一头功以服众。

     当苏静抵达城郊十里坡时,山脚的茂密树林下拴着的正是叶宋的马,正不安分地围着一棵树转,显然也觉得叶宋这样只身上山十分危险。

     此时的叶宋就像是一个莽夫,只顾着一往无前地朝山上爬。她心中有惦念,害怕自己迟去半刻,就让叶青和春春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而这十里坡上的山贼,之所以衙门的官兵屡屡剿匪不成功,不仅因为这里树林茂密很适合掩护,这地形也是易守难攻。山贼十分狡猾,每隔一段距离便会设置一个岗哨,监视山脚下的一举一动。

     而叶宋一入山,便落入了岗哨的眼线。

     山贼头头有令,一旦叶宋入山,便格杀勿论。他们有叶宋的画像,包括她的穿着打扮惯用的武器,都画得清清楚楚。只要叶宋一出现,他们铁定能够认出。

     苏静不动声色地跟在叶宋身后,替她解决了四周的岗哨。

     抵达半山腰的时候,树叶间隐蔽了三人,齐齐拉了弓箭、箭上淬了剧毒对准了叶宋。树林里的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叶宋终于停下了脚步,观望四周,感觉到了不对劲。

     千钧一发之际,三箭齐发。苏静来不及一一解决树上的三个岗哨,当即追扑上来,叶宋回头,冷不防被迎面的苏静一下扑倒在了地面上。她来不及惊诧,苏静带着迅速往旁边滚去。滚了两圈,两人身上都沾满了落叶,叶宋伏在他身上,看向刚才的地面,稳稳地插了三支箭。紧接着苏静随手抽出那三支箭,快速地掐断了后半截,只剩下锋利的箭锋,手劲儿十分霸道,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随即扬臂一扔,三支箭便朝三个不同的方向射去,正中目标。

     三个岗哨闷哼了几声,从树上落下来,瞬间断气。

     叶宋不住地喘息,她没有内功底子,呼吸因为失去力气而变得短促。相比之下被压在下面的苏静刻意调整了呼吸就显得沉寂多了。

     很久,空气里都没再有那股幽幽的梅香。已经是夏天了,梅花早就谢了。

     可是苏静身上就有。

     有时候他的表情,给人一种处在冬日的感觉。就好像在贤王府里的那场生日宴,院子里梅花簌簌,地面上积雪皑皑。孩童们嬉闹着在梅林里穿梭,那都是久违的宁静。

     而叶宋那张有两道些微血痕的脸,又会给苏静一种很热血的冲动。叶宋动了动口,哑声问:“你怎么来了。”

     “既然知道对方是冲着你来的,你就这样冒冒失失上山来,连对方的底细都没摸清楚,不知道危险?”苏静反问,“你不知道他们想置你于死地?从前的叶宋不见这么蠢呐?”

     叶宋默了默,终于冷静了下来,道:“知道,但是想不了那么多了。你知道,叶青已经因为我失去了双腿,她不能再失去更多。否则,我这辈子都没法偿还。”

     他懂。可能只有他懂。

     因为他亲眼所见。叶青断腿的那天晚上,他亲眼所见叶宋有多么的脆弱无助又疯狂。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心情,但依稀想明白了,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来的吧。

     叶宋忽然问:“苏静,你会帮我吗?”

     苏静怔了一怔,随即笑着伸手扣住了叶宋的腰,若有若无地抱着她,安慰性地拍拍她的后背,道:“你以为呢,我是来看热闹的?这山贼的热闹可不是随随便便看的。起来。”

     叶宋闻言也笑了起来,慢慢地坐起来,和苏静两相对望,明媚如初,看得苏静有些失神。叶宋直奔主题问道:“现在我们怎么才能混上山?”

     苏静一码归一码,严肃道:“我先说好了,我来帮你不并代表我已经和你冰释前嫌了,账还是要算清楚。”

     叶宋点点头:“我知道,等我救了阿青和春春,你告诉我哪里做得不对,我会尽量给你一个解释。”

     苏静看了她两眼,走到树丛去捡岗哨的尸体,道:“你就没有觉得心中有愧的事情?”

     “谁都有心中有愧的事情吧”,叶宋想了想,道,“不过关于你的,我还真没有。”

     叶宋和苏静两人把岗哨的衣服扒了下来,迅速地穿在了自己身上。苏静褪下了一身锦袍紫衣,动作优雅随意,好像这里不是山间野林,而是焚香雅房一样。他穿了土布麻衣,再把长发盘起来,用布巾缠住,一切做起来都得心应手。只不过,尽管换了一身装束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可他那张脸仍旧是妖娆得可以,传神的桃花眼掠过绿意淙淙,教人心驰神往。

     叶宋身上有伤,脱起衣服来难免牵动伤口,她也不避讳,反正里面穿了中衣,便只脱了外伤,不断有新鲜的血液溢出来在白色中衣上晕染开,像是这山林里唯一的一簇红花。

     苏静看了看她有些苍白的脸色,皱眉道:“不行,你要先敷点药止血。”

     叶宋不在意地笑笑,道:“可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有药?”

     苏静把自己的紫袍披在了她身上,牵了她的手,道:“跟我来。”两人在半山腰的林子里兜兜转转,苏静采了几株草药,混在了一起,放在口中嚼烂,兀自又道,“我也是在险境绝处逢生过的,这些可以暂时止血。”抬眼对上叶宋不置可否的表情,笑了开来,“你不信?现在就试试。”

     “又是你从前在战场上打仗的时候学来的?”叶宋解了衣带,宽了宽衣,背对着苏静坐去,她白皙的后背上伤痕累累,过去无数旧伤,而今又添新伤。肩背处因为被王大锤给捶了一下,呈现出大片的青紫,她还能云淡风轻地调笑,“可这毕竟过了好几年了,你莫要记错了药,万一不但没止血反而引发的血症,我找你偿命。”

     话里摆明了不信任他。可是实际行动上,却对他抱有了十万分的信任。

     苏静顿了顿,把药泥依次地抹在了叶宋的后背上,指腹不知不觉放得十分轻柔,像是在擦一件稀世白瓷上的点点灰尘,口中玩笑道:“大不了,我拿命赔你便是。我这条贱命,不值几个钱。”

     “贤王的命可不贱。”叶宋顿了顿,道,“只是你自己看轻你自己。”

     “呵,是嘛。”抹完了后背,苏静的语气就开始轻浮起来了,道,“前面有没有要擦药的,我其实可以代劳。”

     “不用了,我自己来。”叶宋白他一眼,伸手往苏静手心里拈了些药泥,伸进衣里贴在了伤口痛处。三两下便弄好了,随即穿好了衣服,系紧了衣带,把另一套岗哨的衣服套在外面,也习着苏静那样盘了头发,用布帽盖住。苏静手里仅剩的点点药汁,被他用手指轻轻抹在了叶宋的下巴处。

     那些岗哨隐蔽在树林间之所以难以被发现,他们身上插了树叶,脸上也涂了青色的树叶汁儿,一脸的青绿色。于是苏静和叶宋也依葫芦画瓢,这样一来反倒容易蒙混过关一些。w≥ww∧bi∧ge|替换

     两人抹好了脸,叶宋扯了扯衣角,道:“走,我们上山吧。”

     苏静却把叶宋往另一个方向带着走,两人在树丛里顿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一只野生小山鹿,苏静出手极快,一下射中那山鹿。山鹿挣扎了几下,倒地不起,苏静过去把它拎起来,才带着叶宋往山上走。叶宋道:“你莫非来帮我的同时还想着上山来打猎?”

     “我也是见你一天没吃东西了,需要补充体力。”苏静直言不讳。

     叶宋愣了愣,道:“可是我们晚去一分,阿青和春春就多一分的危险。”

     前方不远便有几个岗哨隐在树丛中,苏静眼睛尖得很,远远就拎起那头山鹿,道:“别紧张,都是自己人。”岗哨见他们衣着是山上人,便放下了警惕,纷纷跳下树来。苏静在叶宋耳边低低道,“暂时不会有危险的你相信我。我们男人想要欺负女人,通常都会选在晚上,那样比较有气氛。”

     叶宋嗤了一声,道:“很快就要天黑了。”

     “那时我们已经成功地抵达山顶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