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8章 灵月之死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将棉絮丢在了地上,当即脱了自己的外衫把春春裹住,抱了抱她,理着她散乱的头发,感受到春春的身体正在剧烈颤抖,轻柔低缓地安慰着:“别怕,以后谁敢欺负你,我让他万死不辞。”

     春春哽咽着大哭:“二小姐!快!快出去!这里埋了炸药!”

     来不及悲情了,春春滚下了石床,叶宋转而去把叶青救起来,可捆着的绳子又紧又韧,她和春春两个人用瓷片割了半天都割不开。

     二当家丢下的火把,点燃了炸药的导火索。看来他们早就预料到叶宋会闯上山来救人的结果,想要把她们一起炸埋在这山洞里。

     叶青见那导火索快燃到了尽头,不由哭喊道:“二姐你别管我了,你们快走吧!快出去吧!”

     “不行,怎么能少了你呢,我来就是要把你们一个不差地好好带回去的。”叶宋嘴里说着,飞快撕了叶青的裙子扭成了麻绳,套住了椅子,与春春一人拉一边,“来,把椅子一起拖出去!走!”

     二当家跑出来时,看见外面的人倒成了一片。

     装扮成山贼的苏静此刻正跟凭空跳出来的黑衣人交手。他捡了山贼的一把刀,与黑衣人缠斗得凶狠快速,一勾一挑一刺,流畅得如行云流水。布帽因着打斗的风力被垂落,长发袭腰,眼眸危险地淡眯起,手中力道使得越发的狠辣,逼得黑衣人节节败退。

     黑衣人带着黑斗笠,看不清面容。苏静想几次揭开那斗笠也都没有成功。这时眼风瞥见二当家准备逃,他脚尖勾起一把刀抬脚往二当家那边推去,正中二当家胸膛,二当家当场毙命。

     而黑衣人因此得了喘息,手摸出一样东西往夜空中一弹,顿时绽开了青幽的火光。那是讯号弹。

     这下,整个山贼窝都苏醒了。

     山洞里轰隆隆,随着一声爆破,地面都在剧烈颤抖,伴随着扑面而来的烟尘和火光。苏静脚下一滞,有些气急败坏地大声道:“叶宋!”

     因这一分神,被黑衣人占了上风,腰上受了一剑,鲜血直流。

     待烟尘散去,先是响起了春春的咳嗽的声音,苏静定睛一看,放下心来,唇边绽开了一抹松了口气一般的笑容。只见叶宋手里挽着布条,和春春一起拖着椅子,椅子上被反绑着叶青,三人静静地立在洞口。厚厚的石灰把三人裹成了石塑一般。

     叶宋拍了拍叶青身上的尘,抖了抖自己身上的,忙把叶青和春春安顿在一边,随地捡了一把刀便上来跟苏静并肩作战。

     这是叶宋第一次跟苏静合伙揍一个人,对方武功高强,但显然苏静比他更为厉害,又加上叶宋从旁辅助专门对准了黑衣人的破绽下手屡试不爽,两人配合得竟意外的默契。黑衣人周身负伤,想逃命却被及时堵住了后路。

     突然他伸袖洒出一道紫烟,苏静见状,立刻搂住叶宋便往一边飞身而起。那紫烟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叶宋只吸进鼻子里一点点,顿觉头脑发胀眼前一片模糊。

     山上的山贼们知是山洞这里出了差错,大当家带着一群弟兄当即赶往,结果看见二当家尸体横陈怒不可遏,一群山贼统统把苏静和叶宋以及边上的叶青和春春给围了起来。而那黑衣人趁乱,捂着胸口转身逃离。

     那堪堪一转身,夜风扬了扬他的兜帽,隐约露出如勾的鹰鼻和深邃的五官,叶宋揉了揉眉心想要再看得清楚一些,却只剩下了一个背影。她蓦然想起上回也是某个夜晚,在小巷里遇上的那个黑衣人。

     叶宋问道:“他是不是上次给你交手的那个?”

     苏静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围着的众山贼,道:“身手是有两分熟悉,但不确定。”

     “那是南瑱人?”叶宋道出了心中的猜测,“那个女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你怎知道一定是她在背后指使的?”苏静挑眉。

     叶宋回眸,对上他的视线,眨眨眼勾唇一笑:“女人的直觉。”

     “放心,他跑不远。”

     话一说完,大当家一声令下,山贼们全部围攻。叶宋和苏静一前一后挡在叶青和春春前面,将冲上来的山贼乱刀砍死。那大当家一人当先,能勉强和苏静过上几招,可是很快就被苏静一脚踢翻,倒在地上呕血不止。其他山贼见之胆怯,连大当家都对付不了的人,他们上去无异于主动送死,一时间纷纷畏手畏脚了起来。

     苏静随手挽着刀,刀上光影鲜血,夺目得很,他云淡风轻地笑道:“这十里坡的山贼,真以为没人敢拿你们怎么样了么,什么生意都敢接。将军府三小姐你们也敢掳,二小姐你们也敢诱杀,就不怕大将军带兵踏平这十里坡?”

     大当家艰难地站起来,呸了口血,道:“都是在刀口上舔血惯了的人,横竖都是死,会怕这些!”

     “看来,指使你们这么干的人,是拿你们的命作为要挟了?”叶宋忽然开口道,“他是谁?”

     “他们只有两个人,而我们有上百人,兄弟们上!”大当家又举刀砍了过来,山贼们受到鼓舞,双拳难敌四手,再度向几人靠拢。

     就在这时,山下火光冲天,吼声彻夜。一山贼气喘吁吁满脸惊恐地跑来,大叫:“不好了!官兵上山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几支利箭咻咻咻地射过来,将外围的几人射得惨叫倒地。众人回过头去一看,将军一身戎装,腰佩长剑,眉星剑目正端正笔直地走进来。

     刘刖手上端的是叶宋的那把弩,连射几人以后,他收回来细细研究,一脸的有兴趣,道:“将军,这东西真的很好用,如果是将来用在战场上,一定所向披靡。”

     季林挥着大斧摇头:“哼,二两书生就是二两书生,这样射哪有老子这养亲手砍人来得痛快!”

     “一介莽夫。”

     季林瞪眼:“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那为首的不正是卫将军叶修,跟着他上山来的,便是身边的一队亲卫军了。

     山贼大为震惊,道:“官兵、官兵明明还在山脚!为什么突然就到了山顶了!”

     叶宋浑身缓缓放松了下来,顿觉周身漫开丝丝绕绕的痛,道:“不知道行军打仗还有先锋探子么。”

     很快,官兵的动作迅速,将十里坡重重包围,手里的火把将一片傍晚霞光的山林都照亮。叶修朗声道:“束手就擒者死罪可免,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这十里坡上,还是有那么一批热血又凶恶的山贼,岂能甘愿被官兵擒住屈服,当即拔刀相向,砍杀官兵数余,企图冲出重围。季家兄弟上阵,杀人不眨眼,而那大当家明白擒贼先擒王,直接冲叶修杀来。

     叶修表情冷冽,眉头都没动一下,出手极快,根本看不清他是怎么拔剑的,只见白色剑光从眼前一晃,下一刻便贯入了大当家的身体。

     山贼们很快明白了过来,这队官兵跟以往的不一样,不是酒囊饭袋,见识过他们的铁血无情之后,无人再敢行反抗之举。

     叶修走了过来,用带血的剑直接划开了绑着叶青的绳子,这才露出了担忧关怀之色,问:“都没事吧?”

     叶青和春春完全给眼前这血腥的场景吓傻了,一味地摇头。叶修皱着眉头看叶宋,斥道:“你太乱来了。”然后对着苏静一揖,“见过贤王。”

     苏静随手丢了那把刀,拍拍手笑道:“今年的新科状元,可勇猛得很。”说罢就转而去刘刖手里拿过那把弩,也玩了两下。刘刖还递了他一根树枝,让他射着试试,没想到都能射出很远的距离。

     叶宋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他是在夸耀还是在揶揄。叶宋看看一言不发的春春,伸手去摸摸她的头,结果还把她吓得轻微地颤了一下,叶宋轻声问:“被吓坏了?”

     春春抬头望着叶宋,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眼里却先蓄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连忙低下头去,伸手准备擦。叶宋曲着手臂,揽她入怀,轻拍着春春的后背。春春紧紧地反抱着叶宋,带着哽咽之声唤了一声:“二小姐……”

     叶宋道:“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阿青如此,你亦如此。”春春伏在叶宋肩头就快要嚎啕大哭了,叶宋突然又似笑非笑地道了一句:“这身衣服连带着你身上披的那短衫,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抱着哭会儿

     春春一僵,立刻就松开了。

     这时季和抱着两叠衣服上前,衣服上还整齐地放着叶宋的铁鞭,道:“这是在我们上山的时候发现的,顺便就给带上来了。”

     叶宋取了铁鞭,抖开自己的袍子,虽然多出开了血口子,但总比这山贼的麻衣强,她揭了春春身上的短衫,春春衣裙破烂躲躲掩掩,叶宋便把那袍子裹在了春春身上,道:“先将就一下。”

     苏静过来拿了自己的紫袍,沾了些草屑,带着一股山木清新的味道,约莫是浸了夜里露水的缘故微微有些润,他随手把紫袍便兜头盖在了叶宋身上,道:“二小姐不介意,可以先穿我的。”叶宋刚想拒绝,他便笑了一下,“毕竟二小姐是受了伤的人。”

     叶宋看向苏静的腰,那里有一道伤口,道:“你也受伤了。”

     苏静满不在乎地说:“小伤,已经止血了。”

     叶宋便不再拒绝。苏静说,他还有几句悄悄话想跟叶宋单独谈谈,便拉着叶宋去了旁边茂密的树林里,先行下山一会儿跟叶修的队伍在山下会合。走时还顺走了一只火把,以便能照亮下山的路。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