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9章 尘埃落定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他们走的这个方向,正是方才黑衣人逃走的那个方向。--黑岩书屋 --叶修本想跟上,叶宋回头道:“大哥,你帮我照顾好阿青和春春。”成功地让叶修止步。

     因着黑衣人受伤不轻,一路上都有血迹滴在绿色的草叶上,不难辨别。终于在下山腰时,血迹突然就没有了。叶宋和苏静对视一眼,苏静凝神屏息听了一会儿,笑道:“来,赌百两银子,我赌他活着。”

     叶宋才不会上苏静的当,他可能能辨别出对方的声息,故而道:“我也赌他活着。”

     苏静贱贱地笑容越发明媚,道:“好吧,那我赌他死了。”

     说着丝毫不给叶宋再反悔的机会,抬起手中的弩往上凭空射了一下。树叶攒动,然后一个漆黑的重物便沉沉地落了下来。

     叶宋眯了眯眼,道:“贱人,你使诈。”

     “打赌嘛,总要赌不一样的啊。”

     “定是你拿箭射死他的。”

     苏静把黑衣服翻了过来,看看他嘴角的血迹成暗色,道:“他可能是料到自己逃不出去,是服毒自尽的,不关我的事。况且,”他低笑两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箭没射他身上,只射在了树干上把他摇下来了而已。”

     叶宋揭开了黑衣人的兜帽,沉吟道:“果然是南瑱人。”

     “这下你还直觉是她干的?”

     叶宋从黑衣人怀中摸索了一番,摸到一些紫色的残余粉末,不敢凑近鼻尖闻,只摩挲了一番,半晌道:“我也不是太清楚。看南枢,并不是南瑱的人吧。”

     “嗯,她是北夏人。”苏静道,“若这南瑱人真跟她有关系,就不得不考虑她可能是从一开始便有意接近的三王爷。”

     “南瑱很擅长用香?”叶宋抬头,撞进苏静柔柔缱绻的眼波里。

     那滟潋的神采,像是一汪春水。

     “可能吧”,苏静耸耸肩,“我很久没过问这些事了,你别问我。”

     后来两人查看了一阵,没有再在黑衣人身上发现点儿别的什么,只好作罢。两人下山时,叶宋又看了看苏静,道:“现在可以说说你我的事情了。”

     苏静靠过来,揽住了叶宋的肩膀,在她肩头拍了拍,道:“明天吧,今天我很累了。我估计明天上午皇上会宣你入宫听封,接受皇上官冕。下午咱们去素香楼吧,我约你。”

     山下官兵整装聚集,帮了一大群山贼,叶修骑在马上,叶青和春春也坐在了马车里,显然在等叶宋和苏静回来便返京。叶宋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火光,笑了一声,道:“下午素香楼可没有美女玩,人家晚上才接客。”

     “嗯,但我约你,是想听你的解释,不是去玩的。你的解释令我高兴了,咱们再玩。”

     叶宋顿了顿脚,似笑非笑:“就不能换个诸如茶楼、戏院之类的地方?”

     “不能”,苏静说得理直气壮,“只有窑子我才熟。记得带上百两银子,银票也可。”

     叶宋:“……”她和苏静并肩骑上了马,随着大部队返京,走了一段路程,又道,“我忽然想起来,有一次打猎的时候,我的马受惊了,我也闻到过一种香。当时南枢就接触过我的马。”

     苏静点点头,笑道:“那是得让人留心观察了,观察美女这种事我比较在行。”

     京城的城门大开,显然在等叶修带兵回城。

     刚刚进城,旁边黑暗的角落里便响起了稚嫩的童声:“姐姐!”

     官兵欲捉,叶宋侧头一看,连忙止住,下了马走过来,问:“包子,你怎么在这里?”

     小包子牵着一个小丫头片子,丫头一脸怯怯的。包子露出一排白牙,道:“我在这里等姐姐回来,看见姐姐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叶宋道:“这次多亏你,明天请你的朋友们吃包子。”

     小丫头软软道谢:“谢谢大姐姐。”

     这时包子动了动鼻子,皱着眉头问:“是什么味道,这么香?”

     叶宋疑惑,闻了闻,可是只闻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再无其他。但她想起包子的鼻子灵敏非凡,能辨别人身上的气味,便问:“有没有觉得头晕脑胀的?”

     包子点点头,“闻多了不太舒服。”

     那就是了。定是她先前摸过黑衣人身上的紫色粉末,没想到走了这么远,小包子居然还能闻出来。她心下一喜,摸摸包子的头,道:“天色不早了,快带你的相好儿回去睡了。改天我会再来找你。”

     包子红了红脸,牵着小丫头离开了,还小声哆道:“看吧,叫你别跟着我来,让姐姐笑话我。”

     “我、我……我本来就是你相好儿哇……”

     走了几步,包子回过头来,看着叶宋欲言又止。叶宋似笑非笑地问:“你还有什么消息想要告诉我的?”

     包子道:“三王府好像出事了。”

     下午时,苏宸便从宫中赶回了王府。王府里已经很久没有乱成一锅粥了。

     灵月死了。上午才见尸体从湖面上飘起来,即刻被打捞起,正摆在中庭,以一张简陋的白布盖着。她的轮椅,被湖水泡成了一堆散架的木头堆在一边。

     苏宸回来时,南枢正跪伏在灵月的尸体旁,哭得死去活来,一边语不成调:“都是我的错……灵月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了……你……没有我,你也不用受这般苦楚……你醒过来,求你醒过来啊……”

     府中上下,下人们脸上的表情,似乎都有一种漠然和麻木。可能是觉得灵月死有余辜,也可能是觉得南枢猫哭耗子。谁不知道,自从灵月瘫了以后,南枢起初去看了她一两次,后来就再也不闻不问了。

     南枢回头看见苏宸回来了,爬起来一把扑进苏宸的怀里,大声地哭泣着。苏宸搂着她的肩宽慰了两下,问:“怎么回事?”

     “灵月她……”

     这时王府的管家站了出来,道:“王爷,今上午,有人在湖里发现了灵月。”

     苏宸蹙眉,一语击中要害,道:“灵月不是被分到后院做园艺,怎么会淹死在湖里。”

     管家也不解,道:“有可能……是天黑没看路,一头栽进去了。”

     “是谁负责看管灵月?”

     后院管理园艺的胖婶害怕地站了出来。苏宸见不得南枢哭哭啼啼,便详细问了一番,了解到了灵月的处境。胖婶每天都会安排很多活给灵月干,干不完挨打挨骂不说还会没有饭吃,因而灵月深更半夜还在干活也就不难想象了,干活时不小心失足落水呼救无门,才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怎么说,这也是一条人命,虽然只是个丫鬟。

     是以苏宸当即拂袖,命人把胖婶拖出去杖责五十,以平复南枢的伤心。

     怎料胖婶被拖下去的时候,害怕得大喊大叫:“王爷,王爷!老奴冤枉啊!不是老奴的错,老奴是被冤枉的!灵月昨天晚上,是跟南枢在一起的!老奴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假!”

     南枢面色一顿,眼泪流连在眼眶里,忘记了眨眼。

     “你说什么?”苏宸命人停下动作。

     胖婶颤抖地跪在地上,哆嗦道:“老奴为王府勤勤恳恳做工多年,起初灵月到老奴那里来颐指气使,老奴看她不惯,便分了些重活给她干。但见她干得踏实,只让她干了几晚便欲叫她晚上回来休息。可是昨天晚上,老奴半夜起来的时候,恰好看见灵月回来,但她却不是进屋睡觉,后来老奴看得仔细了些,才见是南枢推着她正往旁边经过。似乎灵月哭得正伤心……”

     “你的意思是”,南枢伤心欲绝,“是我杀了灵月?”

     胖婶再三磕头保证:“老奴从不会撒谎,否则就让老奴不得好死,请王爷明鉴!”

     这下王府的人皆无比震惊。管家却语态诚恳道:“王爷,胖婶这人,在王府里多年了,她应该不会撒谎的……”

     苏宸垂眼看着南枢。南枢惨白着一张脸,顺着他的双腿缓缓跪了下去,眼泪从眼角横落,不住地摇头:“没有……王爷我没有……”

     苏宸一向是维护南枢的,然而这一次他却选择了怀疑。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一个无事不怀疑的人,也有可能他发现了南枢并非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的善良柔弱。

     苏宸痛心疾首,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一步步走到今天的?面对南枢仰起的极度想求得信任的小脸,他低着头伸出手指,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一如既往的温柔。可心底里,那股烧灼感几乎要将他吞噬,越是难受思绪就越是清晰。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苏宸忽然问:“枢儿,你为什么要杀了我们的孩子?”

     这个问题与灵月的死没有丝毫的干系,却让南枢陡然一震。她的神情被苏宸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南枢勉强地泪中含笑,道:“孩子……孩子不是姐姐杀死的么……她灌了我满满一碗的藏红花啊!”

     “但是在那之前,你服下了堕胎药。”苏宸语气笃定,已经没有南枢再狡辩的机会,眼角微红,不知是愤怒还是伤婉,“你想以此来嫁祸给叶宋,对么?”

     这个真相令王府上下无不哗然。谁也没想到,南枢柔弱的表面下,竟还隐藏着一颗如此歹毒的心!

     “我……”南枢张了张口,颤抖着双唇,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想我怎么对叶宋?杀了她?还是让她生不如死?”苏宸道,“你还是从前我认识的那个南枢么?”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