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3章 什么仇什么怨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进得灵堂,在南枢的棺前转了一圈,随后才蹲在地上随手烧了两张纸钱,悠悠道:“你倒识相,知道若我亲自动手定活剐了你,所以畏罪了断了。唔,我记得你是很爱三王的,怎么要生要死都不带他一起?”

     苏宸出来时,恰好听到这句话。他没有生气,很沉寂。

     叶宋拍拍手站起来,站到前面倚着南枢的棺,伸手便想要扒开棺盖瞧一瞧,却忽然被苏宸握住了手腕。叶宋唇边的笑意无懈可击但没有一丝温度,道:“莫要人没死就被你捂死了。”

     苏宸蹙着眉头,深深地看着她,眉目间浮现出一抹痛色,道:“你让她安息吧。”

     叶宋松了手,苏宸自然也留恋不舍地松开了她。叶宋挑挑眉道:“在我的印象里,三王爷不是一向很疼宠这通房丫鬟的么,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啧,她要去撞树三王爷却没能护得住,可见是天意。三王爷对她情有独钟,怕是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叶宋……”

     “人死不能复生,三王爷请节哀顺变。”说着叶宋转而便推着叶青准备回去了。

     走到门口时顿了顿,叶青思忖着道:“依我看,还是不要把灵月和南氏葬在一处了,免得下了黄泉还一起造孽。”

     叶宋回头,对苏宸道:“我记得,这里不是有片枇杷林么,她喜欢吃枇杷,三王爷便亲自为她养的,现下时节正好,不如三王爷去摘一篮枇杷回来,好送南氏上路。”

     说罢依稀笑笑,三人又云淡风轻地走了。

     回去的路上,叶青唏嘘着说:“二姐你看见没有,南氏和灵月死了,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为她们哭的,这样的结局也蛮惨的。”

     叶宋似笑非笑道:“你不记仇了?”

     叶青撇撇嘴:“跟个死人记什么仇。”

     春春道:“老天爷都是公平的,可见坏人到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叶宋懒洋洋地笑了一声:“这还没到最后。”

     把叶青和春春送回了将军府,便去了教练场叶修那里。好歹叶宋现在也是个卫将军副使,现在京都太平基本等于是个闲官儿,但她需要时不时向叶修报到一下,且看看教练场的士兵操练,听一听叶修的部署和教诲。在教练场时,叶宋便差人去打听了一下苏静的下落,下午她决定去找一找苏静,说说他俩未完的事情。

     军营里的伙食不好,大锅饭大锅菜,但是大家伙围拢在一起,抢饭抢菜一点儿也不客气,一顿饭就增添了不少乐趣,似乎饭菜也是香喷喷的。就一向斯文的刘刖最吃亏,以前他不屑于去抢,因而身体总是干巴巴瘦瘦的。但是现在叶宋来了,刘刖吃着吃着碗里会突然多几块肉。

     饭后,叶修和刘刖在帐内推演沙盘,叶宋在一边看着。刘刖的头脑十分好用,足智多谋,论谋略他能跟叶修不相上下。正看得起劲时,被派去打听的人就回来了,在叶宋耳边言语了几句。

     叶宋拍拍衣服站起来,如若无事道:“大哥,我出去一下。”

     叶修没回答她,算是默许了。叶宋走到营帐口,又回头过来,问:“对了,你们什么有零钱吗,借点儿给我。”

     这回叶修问了:“你要钱干什么?”

     叶宋撒起慌来面不改色:“给阿青买礼物啊。”

     结果叶宋站在一条繁华的街上,仰头看了看一家铺子的门匾,上面写着金灿灿的“富源赌场”四个大字。门边各自站了几个威武雄壮的汉子,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打手。

     叶宋理了理衣服,气定神闲地走了进去。

     妈的苏静什么时候混赌场了,真是个彻彻底底的纨绔子弟。

     进去一瞧,里头乌烟瘴气,人声鼎沸。大堂里宽宽大大的赌桌四周,无不围满了人,每一次开局都呼喊连天,有兴奋激昂的也有垂头丧气的。大部分是身着粗布麻衣,嗜赌的平头老百姓。

     有些桌,甚至还有女人。可见北夏的民风着实开放到一定程度了。

     只不过这大堂,没有一个穿着富贵华丽的,一眼便看出来苏静不在这一楼。于是乎叶宋抬步便要往二楼去,不想被人拦了下来。

     拦住叶宋的是大堂的管事,对叶宋道:“这位公子,二楼的底注是一百两起价。”

     叶宋挑挑眉:“你觉得我拿不出百两底价?”

     管事和和气气笑道:“怎会拿不起,只不过上楼要先交百两银子的服务费呢。”

     靠,什么服务需要百两银子!叶宋不满地睨了他两眼,问:“你们二楼赌钱还可以招吗?”

     管事道:“没有我们做不到的,只有公子想不到的。”

     可是,叶宋从叶修和刘刖那里借来的钱同工统共才不过五十两银子,压根连交基本的服务费都不够。遂直言道:“我是来找人的。”

     管事笑得依旧和气,可说出的话却拒人千里:“公子且在大堂候着吧,二楼的客人是不允许被打扰的。”

     叶宋刚想硬闯,便有两个楼梯间的硬汉堵了上来,一副要把她拆成几段的凶神恶煞的样子。她权衡了一下,只得转去大堂,想了想,也混入了一张赌桌玩了两把。心想等她赢了百两银子,总能上二楼去了吧。

     想象都是美好的。叶宋以前又没赌过,是个实实在在的新手,往那赌桌上一扔钱,大部分都是有去无回。结果没要多久,五十两银子输了只剩下不到十两。

     她很郁闷。

     最后一把全赌上了,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庄家。庄家投的骰落定,大家纷纷买大买小,叶宋看见他数点的时候,做了点小动作,立刻激起了叶宋的怒火,一把冲了赌桌,银钱落了满地,暴怒:“你他妈敢使诈!出老千!难怪老子总是输!”

     不光她一个,每张赌桌都有大部分的人是输钱,赢钱的只有那小部分。赌场若是不暗箱操作全凭运气,岂能有钱赚?

     她这一闹,把赌场的秩序都闹乱了。几个打手上前来就捉住叶宋,却被叶宋打得满地找牙。叶宋仰着脖子就冲二楼吼道:“苏静!给我滚出来!”

     二楼房间很隔音,没有任何反应。

     再有一批打手把叶宋围了上来。叶宋啐了一口,理了理衣服,道:“不用你们轰,我自己走。”

     叶宋被赶出赌场,赌场里又恢复了一派热闹的场景。然而叶宋灰头土脸地离开,很快又理直气壮地回来,身后带了一拨扫毒先锋队,严谨有序。

     像这种扫黄禁赌的事情,叶修交给叶宋干再合适不过了。

     士兵们里里外外把富源赌场围了个水泄不通。那管事见状,再也不敢怠慢,上前询问:“不知是官爷,方才小的有所礼亏,官爷不如二楼请?”

     叶宋不吃他这套,甩着铁鞭套住一张赌桌扬臂扔在墙上顿时摔了个稀巴烂。赌客们都不敢造次,畏缩地站到一边去。叶宋义正言辞道:“身为北夏的百姓,一个个不居安思危踏实做人,还聚众赌博从中寻乐,输钱了就骗爹骗娘卖老婆卖孩子,赢钱了就吃喝嫖玩样样都来,无耻!有没有一点身为百姓的觉悟!来人,把这家赌场给我拆了!所有赌客,交出身上的全部赌资,滚回家面壁思过去!再有下次,见一个抓一个!”

     兄弟们办事效率十分高,很快便肃清了大堂里的赌客,赌资零零碎碎地集了两大桌。叶宋抬头看了看二楼,管事就快哭了,告饶道:“官爷欸,二楼都是些大客,小的得罪不起呀!方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里给官爷赔罪了!官爷要找什么人,小的这就上去给您叫来!”

     叶宋一脚把他踢开,又被季林逮住狠揍了一顿。她道:“我也想看看二楼都是些什么贵客。去楼上把那些赌钱的都给我轰出来!”

     只见二楼房间一间间被冲开,里面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只见是官兵有的心虚快吓出了尿来。叶宋也不为难他们,每人交五百两罚金就可以滚了。叶宋命管事去把赌场的账本拿来,她坐在赌桌上一边翻账本一边等着官兵肃清整个赌场。

     这时,又一间房门大开,苏静一身绿袍,闲散慵懒地踱了出来。他面若桃花,长长的墨发在左边脑后挽了个发髻,一双眼睛像是不然凡间烟尘,清透如洗。他身体半扶在栏杆上往下一望,眼神顿了顿,随即笑得妖艳入骨,道:“唷,叶副使,在例行公务

     叶宋合上账本,丢给了刘刖,让他算算,抬眼撞上苏静的视线,皮笑肉不笑:“唷,贤王,真是扫哪里都能扫到你。今儿不凑巧,这家赌场要关门大吉了,贤王交上千两罚金滚蛋吧。”

     苏静不急不忙地走下来,略略看了一下,便问:“为何他们交五百而我要交一千?”

     叶宋道:“这个因人而异。”她随即招人把赌场里的一干人等都抓起来,再点了点罚金的数目,从中掏出五十两自己的本金,还了十两给刘刖,然后把数目添在了账簿上,混着那些从赌场里抬出来的两箱整整的白银一起充公了。“季林,把他们押去刑部候审。”

     苏静是最后一个交罚金的,整整千两银票。这个没有记在账上,而是叶宋直接收了塞进自己兜里,转身便潇洒地走了出去,随口道:“不用谢我。”

     管事见此,鼻青脸肿地就朝苏静跪了下去,乞道:“王爷啊,您快帮小的求求情吧,您也知道这是相爷的产业,就这样被没收了小的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苏静无奈地耸耸肩:“她这人油盐不吃,本王也没法。你没看见,本王也交了罚金?”

     “王爷和那官爷的交情一定很好,说不定官爷会放小的一马的啊!”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