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4章 冰释前嫌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有些黯然,唇边笑意却未收,道:“何以见得?”

     “王爷有所不知,先前官爷便来过一次了,只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他想上楼找人,被小的拦在了下面。他要找的,应该就是王爷了。”

     苏静愣了愣,问:“你怎知她要找的是本王?”

     管事诚恳道:“小的听见她在大堂叫王爷的名讳啊!大堂太嘈杂,可能王爷没有听见……”

     “哦?”苏静饶有兴味,“她都说了些什么?”

     管事道:“他叫王爷滚出来……”

     “是么,本王会尽量帮你说说情。”苏静听后不怒反笑,抬步跨出赌场大门,任由管事被捆绑了双手拉着出来。赌场的一众人都被绑在了一根绳子上,季林骑在马上雄赳赳气昂昂地牵着绳子准备穿街而过,引来不少百姓驻足围观,皆拍手叫好。

     叶宋也骑着赫尘,阳光底下眯着眼睛,肤色也被照亮。轮廓明暗有致,那鼻尖和嘴唇十分饱满,看起来养目怡人,但就是眉间淡淡的英气为一股冷慑所替代。

     苏静走过去便牵住了叶宋的马。叶宋低头冷冷地瞥他一眼,道:“现在我很忙。”

     苏静不听,转头对刘刖和季家兄弟笑道:“你们忙你们的,她我先带走,有点儿正事要谈。”说着不等他们反对,直接就牵了叶宋的马走。

     叶宋很快做出了反应,翻身跃下马,拎住了苏静的后领便怒气冲冲地往偏街拖,道:“你既然要谈,我们是该好好儿谈谈。”

     叶宋转而就把苏静往一条深巷子里拖。京城的深街胡同很多,巷子里行人又很少,很适合两人单独说话。

     苏静靠在墙面上,叶宋离他一尺不到。他肤色白皙,那一举一动的神态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画师也描绘不出他的神韵。这身绿袍又十分适合他,衣襟上绣着精美华贵的图案,几缕松散的发在耳间萦绕,流淌在衣襟上,自然而慵懒。

     好似他惯来喜爱穿花哨的衣服,却没有哪一样是不适合他的。

     苏静捋了捋衣襟,道:“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粗鲁?别穿习惯了男人的衣服就真觉得自己不是女人了。”

     叶宋不屑地嗤笑:“你这一身绿也新鲜,再在头上戴一顶绿帽子就齐全了。”

     苏静桃花眼笑绽开来,流光溢彩,道:“好啊,你给我我就戴。”他又逼近了叶宋一步,“听说你去赌场找我,找不到我才恼羞成怒拆了那赌场,是这样吗?”

     “我干什么关你屁事”,叶宋眯着眼睛盯着他,隐忍着火气,道,“你在故意躲着我?”

     “是你昨天主动爽约”,苏静不在意地笑笑,“可能是你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我何必还巴巴儿地等你,不是自己犯贱么。你是不是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该围着你转?太天真了。”

     叶宋凑上前去拽住苏静的衣领便把他的头拉低,亦是冷笑:“你等了多久?一个下午还是一天一夜?我是疯了傻了逗你玩儿呢爽你约?我去找你的时候晚了点,素香楼里的人说你走了,又追了你两大条街,还去贤王府问了一遭,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撑的!我告诉你苏静,你别想一套是一套,前天晚上在树林问你的时候是你非要等第二天说,我他妈都不知道哪里惹你不痛快,是你把老子逗得团团转吧!”

     苏静眨了眨眼,露出很无辜的表情。

     叶宋忿忿地松了手,即刻又变回云淡风轻的样子,无谓道:“既然这样,你不用围着我转,我也离你远点儿,我看也没有多说的必要了。我朋友很少,但不代表缺你不可。”她还好心地帮苏静抚平衣上被她手劲儿拽出来的折皱。

     苏静突然问:“我可以吻你吗?”

     叶宋一听,炸毛了:“笑话,你把我当谁!你楼子里的那些相好儿吗……唔……”

     接下来的或愤怒或生气的话,都被苏静俯头下来毫不客气地堵进了喉咙里。他手掌扣住叶宋的头,竟真的吻了下来,软舌长驱直入无法招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遍每一个角落。最后舌头倏地一麻,满口血腥。

     苏静松开了她,彬彬有礼地撤退出来。彼此的呼吸都是凌乱不堪。苏静望着她被吻得亮泽水润的双唇,擦了擦自己唇角的口水,笑得很是欠揍。叶宋怒不可遏,当即动手打来,只不过苏静认真应付,她讨不了一星半点儿的便宜。

     “混账!”

     叶宋被苏静一下抵在了墙上,两人换了个位置。苏静舔舔嘴,说:“亲一下又不会怀孕。”他不得不承认,刚刚叶宋的那些话,真的取悦了他。不等叶宋反抗,他又及时调转了话题,“昨天下午为什么没在约定的时间来?临时另有约?”

     “啊”,叶宋直言不讳道,“在来找你的街上碰见了我相好儿,和他处了一会儿,后来睡着了耽搁了。”

     “相好儿”,苏静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你倒直接。这相好儿,是我大哥?”

     “你知道?”叶宋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苏静声音压低,听不出来是个什么情绪,似嘲讽,似恨铁不成钢,又似不甘心,道,“我不知道你是真蠢还是别有用心,先是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现在却又和一个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在一起,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叶宋似乎渐渐明白她欠苏静一个解释具体是指什么了。她看着苏静略有些愠怒的面庞,他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有韵味,不由宽了心,反问道:“那你是因为担心我再一次受伤还是因为戒备我在你们兄弟之间乱搞?”

     苏静一顿,显然没有料到叶宋会这么问。

     叶宋淡淡地笑了,负着手在背后,垂头闲适地抬脚踢墙边的小石头,又道:“如若是担心,大可不必,因为我从来没喜欢过苏宸,现在只喜欢苏若清。如若是戒备,就更用不着了,我和他不会有什么夫妻关系,就现在这样处处就好,他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一个和离过的女人,我更不会进宫从此一生都困在那金丝笼内,不然,我去考武招干什么?”

     叶宋抬起眼帘看他时,眼里还流淌着柔和而不同于往时总有一股桀骜的笑意,道:“这个解释,你还满意么?”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噢对了,我没有在你们兄弟之间乱搞,这点你弄明白,我跟三王一向清清楚楚,他爱的是南枢,而我爱的是苏若清,苏若清才是我第一个男人。”

     一席话,让苏静哑然无语。她脸上的坦荡荡,没有一丝虚假和羞愧。

     叶宋挑挑眉,又说:“既然你疑惑,那便索性一次把话说清楚,不然有什么误会也不好。接下来你可以选择,是继续疏远我还是咱们一起像从前那样。我不能接受的是,你一声不吭地就消失不见,连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话也一并说了吧。”

     “你在意我一声不吭就消失不见吗?”苏静安静地问。

     “在意”,叶宋笃定道,“不然晚上谁给我带羊肉串,逛窑子谁掏钱,杀山贼谁帮我?”

     苏静轻轻地笑开了来,心结随着她的话慢慢有了松动的痕迹。他认真地看着叶宋,问:“你既然跟他好,真不进宫?如果他真心对你,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想个万全之策把你弄进宫里的。”

     叶宋点点头,笑笑:“是,他是这么说过。可是你觉得我适合那个地方?他有六宫妃嫔,我去那里勾心斗角一个个把她们整死吗?只有远离那个地方,才能泰然处之,做到不去吃醋,不去嫉妒。女人嫉妒吃醋起来,是很疯狂的。”

     “就像南枢?”

     “你亲眼见过了。”

     苏静伸手,玩味地帮叶宋捋了捋被风吹至唇边的发丝,自然而然,像朋友之间的亲昵,问:“那你一辈子就这样?将来老了怎么办?”

     “将来老了,我还没想那么远。”叶宋眯着眼睛想了想,云淡风轻地笑,“可能等将来老了,说不定找个老伴就了结晚年了。”

     苏静彻底释然,笑着说:“我觉得你不用等到晚年,说不定就另嫁他人了。”

     叶宋皱眉:“是么,我有你说的那么薄情寡性?”

     “不是薄情寡性,应该是飞蛾扑火轰轰烈烈。比起缠缠绵绵不温不火一辈子,你更喜欢像现在这样问心无愧地付出,这种感情虽然辉煌灿烂,但是耗一点就会少一点。只不过你也是没有选择,如若是别的爱你的可以和你厮守的男人,你若爱他定然就毫不犹豫地嫁了。可惜这个人不会是我大哥……你别这样看着我,好歹我也是纵横情场多年的熟手。”苏静说得头头是道。

     两人在寂静的巷陌里并肩而行。叶宋玩笑着问:“那你呢,打算怎么对待我们纯洁的友谊

     苏静却摇头,懒散不羁地捏捏叶宋的下巴,在叶宋伸手反击时又及时地收回来,像贼猫一样笑道:“亲都亲过了,我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很纯洁啊。”

     叶宋想一脚把这家伙踹墙上贴着去。

     只不过她刚一踢出脚,苏静便灵活地躲开了。他问:“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叶宋回忆了一下,道:“去年,比这个时候还早点。”

     苏静思忖着道:“我也是那个时候认识你的,我不比他晚。”

     叶宋似笑非笑道:“我认识你,是在素香楼买舞姬的时候吧,那时你坐我隔间,还和楼里的姑娘……”

     苏静讪讪地打断她:“那些旧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顿了顿,又道,“可我是在素香楼的招买会上认识你的。我还帮三哥买下了那些不知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南瑱特供的首饰呢。”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