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5章 夜黑挖坟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和苏静相视无言,皆笑。[zhua机书阅读网 wWw.Zhuaji.oRg

     后来苏静询问:“你能把千两银票还我么?”

     叶宋眯着眼睛,板着脸道:“没门儿。”

     “那你还欠我百两赌资,树林里赌的。”

     叶宋怒:“你还敢提赌,不务正业,全部充公了!”走到街口时,叶宋突然笑眯眯地回头看着苏静,“不过你如果帮我一个忙,我可以考虑给你百两劳动费。”

     天气炎热,三王府里的丧事只办了两天,便要入葬了。南枢肯定是不能葬在皇室的墓地内,因而得了苏宸的吩咐特地找了一块风水宝地来安葬她。为了让南枢安息,苏宸还买下了附近的一块地,就专门为了给她建墓,可见是仁至义尽。

     只不过这些都是苏宸吩咐人下去办的,他自己却没有亲力亲为。丧事一过,王府里一片素缟拆除,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苏宸除了比往日更加冷冰冰的外,倒没有别的什么反常的地方。

     南枢下葬的这天晚上半夜,月明星稀,虫鸣蛙叫不绝于耳。叶宋换了一身薄薄透气的的黑衣裳,看起来精神极了,偷偷摸摸地爬出了将军府。

     走到西街街口,与人会合。

     那边墙角,包子和一个漂亮的大哥哥正蹲在一起,漂亮的大哥哥似乎正在传授包子一些生活技能,比如,别人叫他干活时他应该先叫别人给钱之类的。

     这漂亮的大哥哥,不就是闲得蛋疼的苏静嘛。他穿了一身深紫的衣袍,只不过腰间扎了宽腰带,广袖束于手腕间,宽肩窄腰,身体的比例几近完美,看起来有种浑然天成的美感。他浑身上下无一样配饰,毕竟夜里出来行动是最忌讳在现场掉下证据什么的。

     叶宋猫着腰跑过来,问:“东西都带齐了吗?”

     “你怎么这么晚?”苏静问。

     叶宋道:“家里守得严,得等他们都睡了我才能出来。”

     包子从身后抬出来一个麻袋,麻袋里全是各种作案工具。苏静对包子笑着眨了眨眼睛,即摊手在叶宋眼前。

     叶宋问:“干什么?”

     苏静不要脸道:“不是有劳务费么,先给钱,后劳动。”

     小包子有些心虚地说:“姐姐,你跟我这么熟,我是不应该问你要那个什么劳务费的。但是哥哥说……”

     叶宋抽了抽嘴角,掏了两张银票,一人一张,都是百两面额的。

     包子一看,吓得不敢接,说道:“我、我没要这么多,只一个手指头一丢丢就好了。”

     叶宋把银票往包子衣兜里一塞,道:“给你的你就收着,干损阴德的事不能收小钱。”

     包子疑惑地问:“损阴德的事是什么事?”

     他被叶宋牵起来,作案工具都背在苏静的身上,三人乘着月色往西城城郊走去。

     那里有一块风水宝地,面朝群山,正是三王府才刚买下的。整块地上就只有一座墓,墓旁边又搭了一个小坟包。那墓门恰恰正对着群山的一道堑口,很是吉利。

     当小包子看见坟以后,快吓出尿来了,颤颤道:“姐、姐姐,我们是来盗墓啊!这可是三王府的坟,今天才埋下的,里面还有死人呢!”

     “你怕了?”叶宋睨他一眼,“你这样怎么做一个成功的乞丐?”

     包子瑟瑟地耸着肩膀:“可是,人家还小,见不得不干净的东西。”

     叶宋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想想你以前连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个?”她丢了一把铲子给苏静,眯着眼睛道,“走,挖坟去。”然后自己也挑了一把顺手的,把包子拖去了坟前。

     苏静嘴角一直挂着懒洋洋的笑,扛着铲子就朝那边走去,道:“下次能不能有个好点儿的差事?”

     “一会儿我请你喝酒。”

     “加上泡妞。”

     “一言为定。”

     于是两人开始一丝不苟地劳作了。铲了几铲子,苏静手指摩挲了两下泥土,道:“这泥可真新。”

     包子坐在小坟包上抱着小铲子就是不肯下来挖,道:“今天才埋的人,怎么能不新。里面真的有死人啊……”

     苏静笑眯眯地看着包子,头发因着弯腰的动作滑落至前襟,他道:“你别忘了,你收了你大姐姐的钱。”

     包子鼓着小脸:“你坑我!”

     最后小包子也磨磨蹭蹭地下来,挖了几铲子。

     三人齐心协力,很快便挖出了棺头。再几铲子往棺尾挖了挖,扫开棺材上面的泥土,整具木棺了暴露出来了。阴风阵阵,包子吓得瑟瑟发抖。

     叶宋拿铲子敲了敲棺材,砰砰砰地空荡荡地响。

     她和苏静对视一眼,笑了开来,道:“赌不赌?”

     苏静撇嘴:“白天还说不务正业,怎么,这就又变了。”

     “女人不都是善变的么”,叶宋盯着苏静的衣襟,“这样,要是南枢没在棺材里,我给你的百两银子你还给我,我还是会请你喝酒泡妞。”

     “若是在呢?”苏静道,“你一人负责把土刨回去。”

     “好。”

     两人放下了铲子,合力推开了棺盖。包子背过身去,捂着眼不敢看。

     结果里面白底布面,放着几样古董瓷器,别的珠宝首饰值钱物件一样没有,苏宸不可能抠到不给东西陪葬的。叶宋绽开一个大大的明媚的笑容,现在连人也没有了,整具棺材里是空的,迎面倒扑来一股奇异的香气。

     叶宋摸摸包子的头,道:“乖,快帮我闻闻,这香气跟上次我们从十里坡带回来的香气有什么不一样?这棺材是空的,没人,不信你自己看看。”

     包子半信半疑地转过头,指缝掀了掀,飞快地往里瞥了一眼。随后放下双手,松了口气。他仔细地闻了闻,道:“这香味不是上次姐姐带回来的香味,但是闻起来,唔大同小异,有些地方是一样的。可是我不熟悉香料啊,闻不出具体是哪些香料。”

     叶宋看着苏静,道:“你现在明白女人的直觉有多准了吧。”这棺材里的香,是南枢身上特有的香。

     现在南枢人却不在棺材里。她是诈死。

     就是不知道苏宸知道这件事后会作何感想呢。

     叶宋从棺底里拣出那些古董瓷器丢给包子,道:“这个你拿去能卖几个钱。”

     苏静嘻嘻笑道:“你可真是狠呐,挖坟也就罢了,连这个都要拿走。”

     “不拿白不拿”,叶宋道,“况且人都没死,这算哪门子挖坟。”她笑眯眯地看着包子,“又不会损阴德,你放心拿去卖。”

     随后苏静和叶宋又把棺材给盖住,包子这下十分卖力,两大一小把土刨了回去将棺材埋起来。苏静边刨边问:“这事,要告诉三哥么?”

     叶宋不明所以地看着苏静:“关他什么事?”

     好歹这南枢也曾是他三哥的女人呐。但最后苏静选择妥协:“好吧当我没问。”

     三人忙完了,带好了物件,路过一个水塘时停下来洗了手,再把作案工具丢进了水塘里,慢悠悠地回城了。

     回城以后,三人便分了路。包子回去他的破庙里,叶宋和苏静在街上继续闲晃。

     苏静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叶宋想了一会儿,话不着边地问:“你说南枢有没有可能有功夫?不然她怎么推开沉重的棺盖?有人帮她?”

     苏静道:“连三哥都没发现她有没有功夫,要么就是没有,那么就是隐藏得太深。至于有没有人帮她,兴许有。”

     “你说了等于没说。”

     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去了烤羊肉的小酒馆。小酒馆里的生意冬夏都一个样,只不过夏天要到黎明时才会关店。老板见了他俩,笑着招呼道:“两位已经很久没来了。”

     叶宋捡了一张桌坐下,道:“老板,上羊肉,还有酒。”

     第二天一早,叶宋运气不好,叶修刚一出门,迎面就碰上她正回来。叶修问:“上哪儿去了?”

     叶宋捂嘴打了个呵欠:“啊,出去跑了个早步。”

     叶修怎么可能没闻到她满身酒气,皱眉:“边跑步边喝酒?”

     叶宋睁眼说瞎话:“啊,对啊,突然有雅兴嘛。”

     叶修凑近她再闻了闻,脸色更加难看:“还边跑步边擦了脂粉?”

     叶宋惊得后退两步:“大哥,你是狗鼻子吗?”怎么她觉得有种去外面回来被捉奸的微感……

     叶修问:“昨晚上哪儿去了?”

     叶宋干干笑了笑:“就是去玩了一会儿。”

     恰逢叶青从膳厅里探出了头来,道:“二姐,你又一夜未归啊,快来用早膳。”

     叶宋趁着叶修发作前,赶紧脚底抹油,溜了。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虽然大将军对叶宋和苏静交好的事情不支持但也没反对,可叶修很是看不惯苏静的作风,他一旦来约叶宋,免不了又要往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所瞎带,叶宋一度有跟他学坏的趋势。

     叶修暗自苦恼了一番很快便不苦恼了,因为有一个人治得住叶宋,同时也治得住贤王苏静。于是叶修以弹劾叶宋的方式,向苏若清明里暗里地反映了叶宋的情况,并向苏若清求情帮助把叶宋拉回正轨。

     苏若清淡然自若,提笔批阅奏折,若无其事地道:“贤王最近是有些闲。”

     于是乎苏静三天两头被传唤到皇宫,苏若清开始为他张罗续王妃的事情了。苏静每天都要为相亲而奔波,都是在想方设法地如何不伤面子地打发掉对方。

     得空时,苏若清会出宫来看叶宋。或亲临将军府直接去晴兮院,大将军起初很炸毛,但他和叶修见惯了也就习以为常当做没看见。或约叶宋去棋馆雅间里陪他下两局棋处一段闲暇时光。

     苏若清便会淡定地叶宋说:“我听说你和贤王走得很近。”

     叶宋伏在苏若清的膝上,吃吃笑道:“你吃醋?我和他是朋友。”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