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6章 再度联手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点头,手指抚着她的发,善解人意地说:“我知道,难得阿宋肯与人为友,我很高兴。--黑岩书屋 --他不好好续妃的事情,你知道吗?”

     叶宋笑眯着眼睛道:“我听大哥说起过。你又逼着他去相亲啦?”

     苏若清痛心疾首:“皇家不能长期无后,他应该着急了。阿宋你是他的朋友,应该劝劝他。男儿志在四方,贤王倒是个例外,立业没立业,成家不成家。两样总得选一样。”

     回头叶宋就跟苏静说了。依照苏若清的话语重心长地劝了他一番,劝得他直想撞墙。苏静心直口快地贱兮兮道:“纳妃不是问题,只要对我眼缘。我见你叶宋就不错,你要敢嫁我,我即刻就娶啊。皇上要是同意,他赐婚我还巴不得呢,怎样,你干不干?”

     叶宋挥了他一拳。

     但苏静却从苏若清的话里听出了门道来了。他不想成家,还可以立业嘛。苏若清一向是个很会算计的人。最终苏静不得不妥协,向苏若清请求立业。他这个闲王当太久了,吃的皇家的白饭,必须找份正经的事情来做,于是向苏若清请职。

     苏若清丢给他一卷圣旨,封他为京城督军,协助大将军管理城外十万大军。

     这又是一件一举多得的事情。练兵场和教练场在两个不同的地方,这样一来既让他远离了叶宋,有了正事干,还能参与军中大权。不是一箭三雕是什么。

     苏静手中转着圣旨卷轴,不羁地笑道:“皇上这圣旨,怕是早就拟好的吧。”

     苏若清从一干政务中抬起头来,话不着边道:“中午要留这里用午膳么?”

     自从苏静走马上任之后,出来胡混的时间大大地减少。每逢休沐时能和叶宋见一面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叶宋的这个休沐日还大多数时间被苏若清给占了。

     叶宋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件事,眼下时机到了,打算往大理寺走走。走过街头时,但见官兵押着一个囚笼犯人往菜市场那边去了,百姓都跟着涌去看热闹。叶宋稍稍停留了片刻,随群众一起观看了一会儿,这属于典型的斩首示众不假。一问之下才得知,最近京城里出现了一桩命案,十分诡异,作案手段十分残忍,这被斩首示众的人便是官府抓住的凶手。

     刀起刀落,百姓们无不捂眼唏嘘。鲜血淌在地面上,也溅了刽子手一身。

     叶宋转而便去了大理寺,大理寺前横着上百步石阶,等她不紧不慢地走上去时,大理寺的官差早已经发现了她并迅速进去向苏宸通报了。苏宸亲自出来相迎,目光沉沉地看着叶宋,等着她走上来。

     他衣着与往日无异,但就是整个人清瘦了些,脸颊观骨微微凸起,肤色有两分苍白,那描金黑衣广袖空荡荡的,有种两袖清风之感。

     叶宋无谓地挑挑眉,苏宸的一切不会入她的眼,更遑论放在心上,便只说了两句门面上的客套话:“三王爷家新丧不久,这便劳心劳力处理公事,真是国民好榜样。”

     苏宸微微牵了牵嘴角,相比从前显得分外温和,道:“二小姐也无事不登三宝殿。”

     叶宋道:“我来探个人,不知三王爷可否行个方便?”

     苏宸转身往里走,叶宋抬步跟上便当他是默认了。她没想到苏宸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须知来大理寺探囚犯不是谁都能探的,除非大理寺卿开后门。

     大理寺的牢房一如既往的幽暗。像是常年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

     进去前,苏宸在门口顿了顿,停下来,转头看着叶宋。叶宋问:“三王爷何故这样看我?”

     苏宸动了动口,低声问道:“是不是还恨我?”

     “恨你?”叶宋嗤笑了一声,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你要知道恨一个人也是要付出勇气和代价的,得不到或者失去了,不管怎么努力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程度,所以才恨。我现在过得很好,我想要的都会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来得到,而你过得很惨,你想要的都终将会失去,你说说你有什么是值得我恨的?”

     苏宸了然地点点头,那抹维持在唇边的笑容有些虚弱和沧桑,转头继续朝里走,声音低沉悦耳道:“你说得对。我以为你至少能够恨我,便能够一直记着我,没想到连恨都是不屑的。”

     “你这话,我听起来好像不太对得住你的枢儿呐。”叶宋眯着眼睛道。

     “是么”,苏宸平静道,“也有可能我不是那么爱她,也不是那么不在乎你。”

     “要是南枢听到这话,不知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到了牢间,守牢的狱卒都退下。虽然牢房一间间几乎都是一样的,但叶宋很能辨别方向,因为有一间牢房至今还挂着帘子独树一帜,这间牢房的对面一间住着一个是人非人的家伙。

     蓬头垢面的,看起来与一般犯人无异。

     可是叶宋在外面缓缓蹲下时,他撩了撩乱蓬蓬如鸡窝的头发,露出黝黑而明亮的双眼,半是笑半是幽怨,道:“让我好好瞧瞧这是谁来着?”

     叶宋悠悠道:“这才关多久人就傻了?傻了倒好,免得我费力气把你弄出去。”说着叶宋就准备走。

     结果被关在牢里的人跳起来就破口大骂:“好你个叶宋,我敬你是将军府的人敢作敢当,你答应把我弄出去我以身相许给你,可这一走就他妈是半年!你知道我这半年是怎么盼过来的吗,没见你这么无耻的女人!不守诚信!”

     叶宋玩味笑道:“我是答应把你弄出去,可我记得当时没许诺你是什么时候啊。这么快就已经半年了么,时间过得还真是快,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百面玉公子轻轻笑了起来,道:“我猜,你是有事找我,才想起我在这里的吧?”

     “我是真的想把你弄出来”,叶宋笑着取出一枚小簪花,递给了他,“这个世界很小,你只需答应我一件事,将来再见,帮我找到最适合佩戴着小簪的主人。”

     百面玉公子接过来,道:“看来是宁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叶宋站起身,笑眯眯道:“你等我消息。”

     虽然苏宸在旁边站着陪观,可是光线太暗他看不清晰叶宋给百面玉公子的小簪究竟是什么样的小簪。随后两人出来,还不等叶宋开口,苏宸便道:“我不会放人。”

     叶宋吁了口气,睨了一眼苏宸,道:“我没有求你。他是冤枉的,这个大家都知道,只不过需要一个替罪羔羊罢了。这个替罪羔羊他做得也够久,三王爷不肯放人,我回头找皇上求个手谕,让三王爷放。”

     “你宁愿求他也不愿求我?”苏宸执拗道。

     叶宋回头,挑眉道:“是啊。”

     当天晚上,京中又出现了一桩命案,引起百姓的恐慌。这次死的还是一名女子,衣衫暴露几乎不着寸缕,像是被人凌辱过的。女子不仅被涂上了艳丽的妆容,那唇脂几乎涂了半个下巴,脸上也盖了一层厚厚的白粉,然双眼却被挖去了,成了两个血窟窿,十分的可怖。

     关键之处在于,女子旁边,还剩半盒没有涂完的胭脂。

     这与白天还在菜市场被斩首示众的犯人所犯的案子一模一样。

     刑部很重视此案,因为他们发现可能杀错了人。

     可那胭脂,是京城一家名为“莺翠斋”的胭脂铺的胭脂。而之前被斩首示众的犯人便是胭脂铺的老板,老板是个男的,专挑前来买他胭脂的女客人下手,十分有作案动机。可自从老板被斩首之后,那莺翠斋就被查封了。

     如今胭脂又出现在案发现场。

     还没等刑部查出什么线索,接着后两天又有一具女尸被发现。使得京城里的龄女子都不敢出门了。

     刑部办了冤假错案,受到了弹劾。皇上下旨将此重大案件移交给大理寺。

     这两天,叶宋在饭桌上,先是被大将军念叨,再是被叶修念叨。大致意思都一样:这两天外面很乱,不管你想干什么,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叶修已经主动给她请假了,让她连教练场都不要去。

     回头大将军再叮嘱将军府,丫鬟统统都不要出府了,要买什么东西报至管家,管家吩咐家丁去买。这也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

     叶宋不在意地笑着说道:“爹,你未免有些草木皆兵了。这凶手要杀人得有杀人动机,不会见一个杀一个的。”

     适时,门卫来报,道是三王爷上门了。

     大将军想也不想,大手一挥,道:“去回了他,就说我们都歇下了。”

     “等等”,叶宋思忖着道,“或许该见一见。爹,大哥,阿青你们都回去休息,我去见见他。”

     叶修先嗅出了不对,剑眉一蹙,道:“阿宋,不要掺和此事

     叶宋道:“我不会白白掺和的,我想既然三王爷主动上门来了必是有条件和我谈。他那里也有我想要的东西。”

     叶修不放心,还想说什么,就被叶宋推着往后院走,叶宋又道:“大哥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叶宋去到前厅时,苏宸已经等在那里了,手边上了一盏茶,氤氲袅袅。叶宋落座便翘起了二郎腿,喝了一口茶,直言道:“我要百面玉公子,你要什么?”

     既然叶宋都这么开口了,他也不拐弯抹角,直直地看着叶宋,心里漫起了丝丝缱绻的柔,道:“你知道我会来找你?”

     叶宋挑挑眉:“不确定。”

     “我要你再和我一起,破一次案。”

     叶宋放下茶盏,抬起头看苏宸,微微一笑:“好,成交。”或许重温一下当初两人一起破案时的光景也不错,起码在叶宋的印象里,那是她和苏宸在一起最为和谐的一段时光,算得上是一段不好的回忆当中的美好的一面。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