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2章 三王爷中蛊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说着她将烤热的刀子往手腕处雪白的肌肤上狠心一划,顿时划出一道血红的口子,鲜血直流。她随手往伤口撒上一种香料,止血的同时还有异物顺着流动的血液爬出来,她把手腕横在烛台上方,爬出来的是情蛊中的母蛊,一下子落在燃烧的蜡烛上,被烧得噼啪一响,顿时焦死了去。

     情蛊有一对蛊虫,一只母蛊,一只子蛊,子蛊是受母蛊摆布的。一旦母蛊亡了,子蛊必不能独活。

     三王府内,灯火朦胧,实在冷清。废弃已久的碧华苑,今夜倒有微亮的火光。苏宸很久没来,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又熟悉。只有他心里知道,他很是想念从前这里还有欢声笑语的时候。

     尽管那时候,他只能从门缝里面看,看见叶宋神神秘秘地讲鬼故事,看见叶宋大声地笑,其实那样也是好的,总比现在热闹多了。

     他进了叶宋的房间,房间里一桌一物都摆放得十分整齐,只不过蒙了一层淡淡的灰尘,连床榻上的被褥也显得有些旧了。梳妆台上有几样简单的发饰,其余就只剩一面铜镜。苏宸把烛灯放在桌上,在柜子里发现了几本话本子,蓦地想起叶宋冒名给扶香写的那封信的事情,她说她是从看话本学来的,便引起了苏宸的兴趣。闲来无事,苏宸靠在床榻上,双腿平整地放着,随手翻翻那些话本子。

     明明是些专讲风花雪月的男女之爱的故事,他看着看着,啼笑皆非。正当他飞快地浏览完一本想顺手去翻另一本时,冷不防胸口袭来一波滚烫的热潮,一口气在喉咙里四下岔开了去,苏宸捂唇便侧头在床边猛咳嗽了起来。

     这一咳,便没有休止,好似要将肺也咳出来一般。他脸色不是因为用力而出现潮红,而是苍白得毫无血色。唯有指缝间那殷红的鲜血一点一滴地淌下来,最终他一口包不住,血喷洒在了话本子上,手指一松,书便落了地。而他本人,缓缓阖上了双眼,气息渐弱。

     一些画面,在脑海里盘旋不去。十分清晰,明明相隔久远,却又如此新鲜,恍若隔日。那些从来没有被他记在心上的过去,全部都是关于叶宋的,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桀骜不驯,像是一个失忆的人突然记起了自己的过去一般,所有的记忆如潮水涌来,教人猝不及防。

     “叶宋……”

     秋秋和冬冬两个丫鬟,在王府里得力,因是从前王妃身边的丫鬟,因而管家也待她俩比较好。收班时,两人恰好路过碧华苑,见这座废弃的小院里隐约传出微光,不由讶异。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决定进去瞧瞧。

     熟悉的院落,一草一木都曾陪伴过她们一些时光,难免触景伤情。两人循着光亮推开那间主房,光是站在门口便能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再往里走两步,看清了苏宸的样子,不由大惊失色。

     他手边的书的书皮上,满是触目惊心的血。整个人虚弱不堪,哪里还是从前那个冷漠威风的王爷。

     “王爷?!”

     秋秋照顾他,冬冬连忙转身就跑出去叫人。

     将军府。

     房间的纱灯透着柔和的光泽,墙上映出三抹曼的剪影。春春和叶宋正站在叶青的衣柜前扒衣服,扒出来的都扔床上,叶青便将衣服一件一件叠起来。由于叶宋经过仔细斟酌之后,决定此次南下寻医不带春春,春春倍感失落又可怜,愁着一张小脸。

     她抱着叶青的衣服问:“小姐真不带奴婢去吗,半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啊。”

     叶宋道:“阿青有我照应,你好好呆在家里等我们回来。从上京到姑苏,非一朝一夕能够到达,路途难免遇到什么危险,万一出事了我顾不过来怎么办?”等到把衣服都扒拉出来了,她看着满床铺的凌乱,又叹口气,“带这么多衣服干什么,随便收两套就可以了。”

     叶青一直很理智,她叠好的两套放在一旁,拍了拍笑道:“我已经收好了,就带这些。”她又宽慰春春,“春春你便听二姐的吧,有她在一定能照顾好我的。等我好了以后,回来我们一起出去玩。”

     春春只好点头:“那你们出去,一定要万分小心。”

     叶修备好了马车,来将一应行礼都送上马车去,回头与叶宋道:“阿宋,你一人去没问题么?要不要大哥陪你一起?”

     叶宋笑眯眯道:“大哥岂能随意离开御林军教练场,也不怕有心之人钻空子么。放心吧,我没问题,还有苏静陪我一起,我一定能让阿青和我一起走着回来。”

     叶修冷言道:“贤王,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你提防着他一点儿,别让他占你便宜。”

     叶宋笑出了声,道:“他是挺爱占人便宜,只不过他想占我便宜还得思量着点儿,如果不想我打断他双手双腿的话。”她侧身面对着叶修,叶修比她高些,夜风拂了几片落叶在他肩头,叶宋伸手为他拂掉,看着那俊朗英气的大哥,心中着实温暖,“大哥放心吧,苏静虽花哨了些,但人不坏,对我真心的好。倒是大哥,年纪不小了,怎么还不给我纳一门嫂子进门。”

     叶修清和地亦笑了起来,说:“男儿保家卫国,儿女情长的事放在后头。”

     叶宋不轻不重的一拳捶在他肩上,胸有成竹道:“这事等我回来,我帮你解决,包君满意。”

     等收拾妥当以后,叶宋回来见叶青还没打算休息,坐在轮椅上双眼炯炯有神,看得出来有些兴奋又有些胆怯。她是一个知足的人,坐在轮椅上不会过多地去渴望总有一天能够直立起双腿在地上行走,没有太大的期望就没有太大的失望,她一直懂。可是叶宋站在门口,叶青还是忍不住闪闪亮亮地望着她问:“二姐,你说我是该期待还是不该期待?”

     叶宋走过来,捏了捏她的发髻,温柔地道:“期待有什么不好,人的一生若是没有期待,该活得有多么无趣。”

     “可是我怕……”

     “怕什么,怕传说中的鬼医治不好你的双腿?”叶宋蹲在她面前,耐心地说,“那也没关系。倘若鬼医治好了,皆大欢喜;倘若他治不好,大不了我帮你寻找下家,此去江南权当是我带你一起出去散散心,左右都没有什么损失,有什么不好的呢?”

     叶青一听,宽了心,道:“二姐说得对,我为什么不能抱有期待,谁想一辈子坐在这个破轮椅上,我也想能够站起来又跑又跳,而且我还想让二姐教我骑马呢。”

     “乖”,叶宋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早点睡,明早我们会一大早出发。”她见叶青乖乖躺好了,便去吹了纱灯,只留下一盏。

     临走时,叶青在背后唤她:“二姐。”

     叶宋偏头,长发及腰,侧脸轮廓柔美极了:“嗯?”

     叶青小心翼翼地问:“你会不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

     叶宋笑了两声,道:“你是我三妹,不对你好对谁好。”

     叶青热泪盈眶,忙拉了被子盖住自己的脸,闷闷道:“二姐也早点休息。”

     叶宋刚离开院子,春春就从前堂跑了过来,面色凝重地跟她说:“二小姐,刚刚我看到贤王过来了,似乎在说三王府出了事。”

     叶宋满不在乎地道:“三王府能出什么事,难不成三王爷要挂了。”

     春春停下脚步:“二小姐怎么知道三王爷要死了?”

     叶宋回头,挑挑眉:“还真被我说中了?”

     将将一回到晴兮院,某人就不走正门翻墙进来了。叶宋睨着苏静也被墙下的篱笆给绊了一脚险些栽倒,问:“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折回来了。”

     苏静笑嘻嘻道:“想你了,来看看你。”

     “有话直说。”

     苏静遂正了正色,道:“三哥大难临头里,我带你去看看。”

     叶宋推门,道:“关我什么事。”

     “听宫里的太医说,他可能是中了蛊。但是不确定,已经着人去把懂这一行的人带去王府查看究竟,还不知道结果怎样。”本文最快\无错到

     叶宋愣了愣,苏静紧接着又蛊惑一般用轻柔低缓的声音道:“皇上也在,你确定你不去?”

     叶宋立刻坚决地改变了立场:“那就去看看。”

     两人翻墙出了将军府,并肩朝三王府走去。苏静很是伤感道:“啧,皇上在就去,皇上不在就不去,果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叶宋面不改色:“随你怎么说。”

     很快到了三王府,府前的人看清了他俩,恭恭敬敬地把两人迎了进去。适时,太医们在东苑站了一大堆,进屋以后苏若清正坐在那里等候结果,苏宸安静地躺在床上,由两名衣着普通的人仔细检查。

     大抵这两人便是通晓巫蛊之术的人了。这偌大的京城,什么样的人都有,只不过看隐藏得深浅罢了,巫蛊也算是医毒界的一种,太医们在医毒界这个圈子里多少懂些门路,想要找到他们来并不难。

     等到检查毕后,一人又翻了翻书确认了一番,才过来向苏若清回禀道:“三王爷已确诊,确实是中蛊无疑。”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