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3章 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气定神闲,但语气已是凝重了两分,道:“说清楚。”

     那人道:“王爷所中之蛊乃情蛊,以他的状况来看,蛊虫依附在他体内怕是有两三年的时间了,蛊虫有钻入骨髓的趋势。这种情蛊,有一只母蛊一只子蛊,子蛊依附母蛊,一旦中了子蛊的人便会对母蛊的宿体用情至深坚定不移,直到母蛊死去。可是母蛊不能离子蛊太远,子蛊一旦虚弱,宿体也会跟着虚弱,母蛊一旦死去子蛊也会死去。”

     苏若清道:“子蛊死了,情蛊不是便解开了,为何三王现在还未苏醒?”

     那人继续道:“照理来说,子蛊死了,宿体大病一场以后便会恢复,可是三王爷的状况,分明是蛊毒的症状。下蛊人在子蛊上下了毒,子蛊一死,便是毒发之时。”他回头看了看同来的另一人正在给昏迷不醒的苏宸扎针,并让他服下三颗药丸,“接下来只需解了毒三王爷便可恢复了。然而……下蛊人在子蛊上究竟附了什么毒,恕小人能力有限无从得知,现在我师弟正在抑制三王爷体内的蛊毒蔓延,如若不能解毒此种办法顶多也只能拖三个月。”

     叶宋看着苏宸的睡颜,彻底愣住了。她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两三年的时间,不正是苏宸遇到南枢的时候么,苏宸会对一个风尘女子死心塌地尽力维护,会不顾流言蜚语把她娶进门,会受不了她受一丁点的伤害而让叶宋百般受苦,这一切,居然都是源于情蛊。

     解释起来合情合理,却又让人难以相信和接受。苏宸做了那么多,结果他自己也是受害者,谁说不可笑。这三年的时间里,他付出的一切感情都是假的,连他爱的人也是假的。叶宋快要忍不住想笑了,苏宸居然也是个可怜鬼,等他醒来以后,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呢?或许这就是一报还一报,老天爷果然公平得很。

     等收针以后,太医们再上前查看了一番,苏宸的病状就是昏迷,看不出任何中毒的别的症状,他们一时也束手无策,不知苏宸中的究竟是何毒,也就更不知该如何配制解药了。

     那两个人收拾了东西以后,退下前进言道:“有一个人可以解三王爷的毒。”

     “谁?”苏若清问。

     “姑苏药王谷的鬼医。他早年是钻研蛊虫起家的,擅长用蛊虫治病,小人曾在药王谷跟鬼医学习过一段时间,鬼医算是小人的半个师父。小人立即修书一封,只要有人带了三王爷的血前去,鬼医一定能知道三王爷中的是何种毒。”

     叶宋和苏静不由相视一眼。这老天也太有眼了吧,先前苏静还担忧鬼医不肯医治叶青,现在带了一封信去,鬼医插手的可能性就大得多,而且顺便还能帮苏宸找到解毒的解药。

     就在叶宋怔愣之际,苏静主动请缨,要求去江南姑苏药王谷带回解药。苏若清很是不愿他去,可是除了他,派谁去都不合适。

     东苑派了两个太医值守,其余的人都退了下去。

     苏若清站在院子里,回头看着跟苏静一起出来的叶宋,伸手牵了她,温凉的手心把她包裹着,当着苏静的面秀恩爱,手指撩过叶宋的发,道:“我听大将军说了,卫将军也帮你表了假,你要去姑苏药王谷?”

     叶宋点点头,便被苏若清搂进了怀,她侧耳贴着苏若清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就觉得满心安宁。苏静站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他对着叶宋淡淡笑了一下,却不同于平时那种吊儿郎当花里胡哨的笑,笑容很轻又很纯净,泛着略微的凉,转身走出了叶宋的视线,道:“我在外面等你。”

     叶宋伸手搂住了苏若清的脖子,不再去看他,仰起下巴亲了亲苏若清的唇,眯着眼睛笑道:“是啊,我打算带阿青去找鬼医治双腿,本来想让我大哥跟你说一声,现在你在这里,当面跟你说也不错。”

     苏若清不太放心,道:“我让归已跟着你们去。”

     叶宋道:“还是让他留在你身边吧。”想了想,又笑道,“不过等我们回来了,你可以把归已送来,我配给阿青。”

     苏若清眼里流淌着清淡而光滑流转的笑意,手捧着叶宋的侧脸,如若珍宝一般呵护摩挲着,道:“听你这么说,我才觉得归已老大不小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

     苏静身体斜斜靠着墙面,在东苑的院门旁等了一会儿。叶宋没让他久等,就和苏若清一起出来了。苏若清瞥了苏静一眼,对叶宋道:“走,我送你回去吧。”

     苏静正了身体,懒洋洋笑道:“皇上龙体贵重,仪仗正候在大门,阿宋还是让我送回去吧。”

     这一声“阿宋”,让苏若清眉头都皱了,道:“贤王不用早点回去收拾明日好启程吗?”

     苏静道:“孤身一人,说走就走,并无什么可收拾的。不过皇上放心,臣一定会好好照顾阿宋的,负责把她完好无损地送回来。”

     叶宋抽了抽嘴角,听出了一些门道,转而安慰苏若清道:“我不需要他照顾,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你不要担心。”

     苏若清别扭道:“还是让归已跟着比较好。”

     苏静笑得更欢,无形之中相当于苏若清败了一局,道:“皇上是不信阿宋的为人还是不信臣的为人?”

     叶宋讪讪地拉着苏若清就把他送去了门口的龙轿里,道:“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见不得我们恩爱,你快回宫去吧,我帮你好好收拾他。”

     苏若清无奈地笑笑,道:“我知道。你万事小心,凡事依赖他也无不可,贤王门人遍及天下,实际上不是这么一个会呈口舌之快的人。只是,”苏若清撇开头不去看她,低咳一声,“你不要被他占便宜,我会介意。”

     叶宋愣了愣,随即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放心吧。”

     苏若清正色:“贤王用哪根手指碰你,你就砍了,我赦你无罪。”

     叶宋:“……”

     其实男人吃醋起来,也是很凶狠的。

     送走了苏若清,苏静笑眯眯地过来问:“你俩说了些什么悄悄话,让我也听听?”

     叶宋看了他一眼,兀自走在前面,苏静上来习惯性地伸手搭上她的肩,勾肩搭背地回去。叶宋睨了一眼肩膀上的那只爪子,阴阳怪气道:“他说,你用哪根手指碰我,我就砍了,他赦我无罪。”

     苏静悻悻地抽了那只爪子,道:“用不着这样狠吧,好歹他是我大哥。做人不要太小气,我们是好朋友嘛,好朋友牵牵小手也是无可厚非的。”说着又不要脸地来拉叶宋的手。

     叶宋抽开,顺手往他手背上拍了一下,没好气道:“你正经一点会死吗?以后不要在他面前叫我‘阿宋’,你也不要在他面前再说那些有的没的,让我感觉你像在争风吃醋一样,后面不会有你好果子吃的。”

     走了两步,发现苏静没跟上来,叶宋不由转身疑惑地看着他。

     苏静低低笑了笑,道:“争风吃醋这个词,你倒会用。原本我还没意识到,听你这么说,倒是有这么个意思。”他眼神灼然地回看着她,“你是担心我没有好果子吃还是担心皇上会误会我们?”

     “他不会误会我们的。”叶宋笃定地道。一份感情,需要基本的信任,苏若清若不是信任她,就不会和她走到今天。可是信任是一回事,爽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苏情完全曲解了叶宋的意思,妖艳露骨地笑道:“哦,那你就是在担心我了。”

     说着不等叶宋反应,他两步上前来便霸道地牵住了叶宋的手,叶宋刚想要反抗,他的另一只手便又扣住了叶宋的后腰,带着她在寂静的街道上飞跑,直至最后竟凌空而起,带她飞檐走壁。

     叶宋呆住了,万千灯火人家尽收眼底,是何等的美景。夜风撩起了两人的发,往后扬起在空气中,发梢两相纠缠。她回头望着苏静,那张侧脸几近于完美,桃花眼美丽非凡,眼梢轻轻地往上抬,更添两分慵懒闲淡之意。靠得这般近,叶宋又能够嗅到他身上那若有若无的梅花香气。w≥ww∧bi∧ge|替换

     苏静注意到她的目光,稍稍低下了眼瞳,睨着她,唇边绽开一抹浅笑,道:“你别净看我,又不是一天两天才觉得我好看,你看看前面。人都要往前看是不是,总是留恋着身后的风景,那么前方的风景也总会错过了。”

     “嗯。”叶宋轻声应着他。

     “你别误会,我不指你回头看我这件事,你若真喜欢回头看我,我允你看多久都无所谓。”

     叶宋笑道:“我还是喜欢看前面。”

     “那我走在你前面就好了。”叶宋怔愣,苏静又道,“或许我也应该往前看,我带你去个地方。”

     兜兜转转,当两人停在了贤王府门前时,叶宋好笑地问:“你说要带我去的就是这里?”

     苏静提气把叶宋带了进去,道:“你别急。”两人在酒窖里搬了两罐酒,苏静领着她一步步往后山去。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