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5章 谁让你抱我的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有些辨别方位不能,这些个山坡她觉得看在眼里都是一个样的,无非就是翠屏青秀。但是叶宋还是很应景儿地道:“嗯,那山上的梨花开得甚好。”

     叶青来了兴趣,笑睨着一旁闭目养神的苏静,道:“那天我们还和贤王偶遇了,贤王带了一个美人在青草地上跳舞呢。”

     叶宋强打起精神来,推了推苏静,道:“嗯,我倒忘记问了,后来怎样了,你把美女勾搭上床了吗?”

     苏静昨晚睡得不好,半睡半醒,总是一会儿就张开眼睛看看叶宋有没有躺得不舒服,现在一吃饱睡意就上涌,遂用鼻音吱了一句话:“我说过多少次了,不是不举么。自从遇见你叶宋,就没再睡过一个美人儿。”

     叶青脸皮早已经磨得厚实了,闻言掩嘴偷偷笑。叶宋眼观鼻鼻观心,道:“回头让鬼医也给你看看,说不定他能治好。”

     苏静微微弯了弯唇:“好啊。”

     在山路上走了不一会儿,叶宋也觉得倦极,摇摇晃晃之间就快要陷入彻底的昏睡。叶青看着两人都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忍不住八卦地问:“二姐,你老实说,昨晚你和贤王出去都干什么了?”

     叶宋懒懒道:“他带我去见他死去的王妃了。”

     叶青愣了一下,半晌才有些半真半假地道:“二姐你知道一个男人带一个女人去见亡妻的意义吗?我觉得他是真对你有意思。”

     这个时候叶宋也彻底和周公周旋去了,听不见叶青的这句话。

     叶青见二人都睡得十分安详,不由无奈地笑了笑。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该说叶宋聪明好还是糊涂好,只不过这回事谁能够说得清,谁又知道以后会是个什么样。

     叶青看了一会儿山野清新的绿景,放下帘子,掏出一本话本子来翻开。话本是打发时间的最有利武器之一。而这头,叶宋和苏静睡着睡着,相互靠在了一起,还无知无觉,仿佛两个人只有这样亲近地相互依靠,才能找到慰藉。

     叶宋低低地嘟囔了一声,马车够宽大,她由坐着改为了躺着。只不过躺着也是一个相当戒备的人,侧着身子,双腿蜷缩着。叶青抬起头来,恰好看见苏静动了动手臂,亲昵地把叶宋圈在了自己的双腿上,以便叶宋枕着舒服。他手指间流泻着叶宋的发丝,缓缓睁了睁眼,应是一觉睡醒,抬起眼帘便捕捉到了叶青的视线。

     叶青有种偷窥被抓住的窘迫感。继而她一想,凭什么她会觉得窘迫,分明该窘迫的人是苏静而不是她,苏静正当着她的面占叶宋便宜呢。叶青刚想忿忿地说话,怎料苏静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竖起一根修长而葱白的手指在红润的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笑着动口型道:“别吵醒了她。”

     那笑容,狡猾得跟狐狸一样。

     叶青跟叶宋生活得太久,肚子里的坏水也开始酝酿了,跟苏静眼神加口型无声地交流着:“喂,你不会是真喜欢上了我二姐吧?”

     苏静挑挑眉:“这有什么不可?你二姐未嫁我又未娶,又是郎才女貌,我觉得我们很配。”

     叶青小声地“嘁”了一下:“我看是郎貌女才还差不多。”

     苏静也不恼:“反正很相配就是了。”

     叶青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你不知道我二姐有喜欢的人了?”

     苏静:“知道。”

     “那你怎么可能抢得过,我劝你还是趁早罢手。”

     苏静笑意疏懒:“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抢不过?况且只要她不入宫为妃,我就总有机会。来日方长。”

     “你不会真是认真的吧?”

     “你说呢?”

     叶宋一觉睡到大中午。醒来发现睡在苏静腿上,蹭起身见马车里就只有他们两个,心下一沉,问:“阿青呢?”

     苏静顺手撩起了手边的窗帘,道:“你自己看。”

     于是叶宋便趴了过来,身体几乎是撑在苏静的身体上方,头绕过苏静的肩头往外一瞧。

     此刻马车已经停了,靠在树荫下。不远处是一条小河,眼下叶青正坐在树荫下,车夫给抓了鱼儿起来,烤得正香。显然叶青已经偷吃过了,咂着小嘴抬头,笑看着叶宋,举起一叉鱼,道:“二姐要吃鱼吗?”

     叶宋松了口气,道:“吓死我了。”说着她又放下帘子,趴在苏静身上栽头就继续又睡。

     苏静看着怀中人,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想伸手搂住她的腰抱着她,又怕她突然清醒过来会炸毛。果然想什么来什么,叶宋闭着眼睛养神了一会儿,就在苏静手指抚过她的头发时,突然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抬头就看见苏静。要不是苏静那张脸,她几乎以为是靠在苏若清怀里的,平地一声雷,这可怎么得了,叶宋爬起来就一把将苏静推倒了地上,怒道:“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谁让你抱我的!”

     苏静扶着酸痛的腰站起,很无辜,抽着嘴角反唇相讥道:“也不知是谁睡着睡着往我身上蹭,蹭着蹭着就倒在我怀里了,我又没给你下药你自己投怀送抱,我还维持着一个姿势一坐就是两个时辰,这也是我的错?”

     叶宋有些懵,摸摸鼻子,讷讷道:“我的错。”

     “我想你应该是把我当成你的情人了,温驯得像只小猫儿。”苏静笑得忒贱,“出门在外应该相互扶持嘛,你要是把我当成他也没关系,反正我答应他好好照顾你的。以后你都靠我身上,我也是很乐意的。”

     叶宋隐忍不发。

     “腰好痛。”苏静眨了眨眼睛,又得寸进尺道,“你帮我揉揉。”

     叶宋看了苏静一眼,然后跳起来就一脚踩在苏静的腰上。苏静闷哼一声,咬牙低低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叶宋还不客气地从他身上踩了过去,笑道:“你肾好腰好,我踩你一下你还说不定当按摩还觉得浑身舒坦呢,别口是心非。”说罢她就跳出了马车。

     苏静一个人趴在软垫上,哭笑不得。

     等鱼烤熟的时候,他才下来,几人围坐着吃了一顿烤鱼宴。树下清风送爽,着实比马车里舒服一些,便又歇了一会儿,叶宋和叶青快要打盹儿时,苏静瞅准了时机,在叶宋耳边突然击掌,把叶宋吓醒了来,对他怒目相向。苏静这才心里平衡了,笑眯眯悠然自得道:“该上路了。要睡去马车上睡。”

     下午马车依旧在路上摇摇晃晃。在叶宋的印象里,她一次都没出过离京城这么远的地方,因而路程远近和地形全然是不清不楚,一切都是苏静在拿捏。

     金色的余晖洒满了田野,蕴着微热而干燥的气息,一眼望去,十分舒旷。田野里时不时有野鸡在奔跑,附近的山户人家出来放牛,牛一边埋头吃草一边甩搭着尾巴,很是悠闲。见有野鸡糟蹋了附近的庄家,山户人家便出来追赶野鸡,满山吆喝。

     叶青看得津津有味,苏静便兀自摆上了棋盘,取出来两盒黑白棋子,对叶宋道:“有没有兴趣,你我杀一局。”

     叶宋坐在他对面,拈了一粒棋子,似笑非笑:“你也会这样高雅的东西?”

     苏静唇边上扬一抹完美的弧度,道:“不是只有我大哥会。等这一路走来,你会发现,我会的东西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叶青在鼻端扇着风,笑意盎然道:“二姐,我闻到了好大一股酸味啊!”

     苏静眯了眯眼睛,看着叶青,不见外道:“阿青,不乖的话将来找不到好夫家噢。”

     叶青对他扮了个鬼脸,笑嘻嘻地扭头继续看窗外。其实,这样的时光真是好啊。有人陪着二姐,二姐又陪着她。

     叶宋开始和苏静下棋了,边道:“平常你一个人会无聊得下双手棋吗

     苏静不屑地嗤道:“只有无聊的人才会干那种无聊的事吧。”

     叶宋看了他一眼,落子步步紧逼毫不留情。棋盘之上,看似一派风平浪静,实则黑白子两相对垒,厮杀惨烈。叶宋的棋艺堪不上好,但是却能和苏静对战那么多招,使得整个棋盘都快被棋子给落满了还没能分出胜负。

     苏静修美的手指夹着白子,指端圆润修剪得干净而整齐,与那白玉的色泽相得益彰。他玩味道:“不愧是将门之后,若是让你行军布阵,不知道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叶宋道:“我对棋艺不怎么通透,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不然能成现在这个局面?以前我跟你大哥下棋的时候,他若认真起来不到半局我就会被他杀得干净。”

     “非也”,苏静道,“你我走的都是行军布阵那一套,他用的是统筹谋划那一套,不然也不会稳坐高位。可见你我才是同一类人啊。”

     叶宋再跟苏静杀了两局,结果都是两败俱伤纠缠不清。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苏静往案桌上点了一盏琉璃灯,将马车里的空间照亮。车夫也停了下来,在马车四个角檐下挂上明亮的琉璃灯以方便赶路。叶宋便问:“晚上在哪里歇脚?”

     苏静讶异:“歇脚?我没想过找地方歇脚啊。”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