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7章 你这是在邀请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现在哪里还管得着男女授受不亲,叶青在旁一个劲儿地催促:“你快点!吸快点儿啊!”

     苏静没空回答她,一边吸一边伸手从怀中掏出了火折子丢给叶青。叶青研究了一下怎么用后,吹燃了火折子,捡了树下的一堆枯枝便点燃,很快燃旺了一束火光。

     在火光照耀下,苏静看见他吐出来的血呈鲜红色,才不由放下了心。

     叶宋的衣服都被水打湿了,苏静认真地看着叶青,叶青快哭了,问:“二姐到底怎么样啊?”

     苏静认真道:“蛇毒不是很厉害,但她在水里停留时间太长,可能有少许的毒素扩散,昏迷一阵是很正常的。现在她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昏下去会着凉,那么问题就来了,是你帮她脱还是我帮她脱?”

     叶青恼怒地骂道:“臭!我这样怎么够得着,当然是你脱!你给我闭着眼睛,敢看一下,等我二姐醒来我让她剜了你的双眼!”

     苏静没有时间跟她开玩笑,撇开头去,表情里没有一丝玩味和亵渎,手上动作十分迅速,剥了叶宋的湿衣,让她靠在自己怀里,随即便脱下自己的袍子来,将她紧紧裹住。

     湿衣服也不要了,苏静把叶宋抱起来,长发滴着水湿了他的袖子,轻轻地垂着。他尽量让叶宋有一个舒服的姿势枕着自己的胸膛,转身便往林子里走,走了几步回头来,见叶青还哑然无语地顿在原地,便问:“你自己推自己能走么?”

     叶青回过神来,用力地点头:“我自己能!那这些衣服怎么办?”

     “扔水里。”

     等丢了衣服,浇熄了火,叶青跟在苏静后面自己推着轮子往回走。她看着苏静的背影,忽然觉得,苏静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男人,对叶宋很温柔,对周围的人又能照顾得很体贴。他在前面走时,便为叶青清理了横插出来的树枝和地面上凹凸不平的泥块,使得她一路回来都平坦没有颠簸。

     回到林子中间,叶青看见火堆旁边还摆了几条花花绿绿的蛇,顿时吓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车夫道:“公子,这边的蛇太多了。”看来苏静说的蛇多是真的,可能正是因为此,他才忍不住去小溪边偷看的吧。

     苏静进了马车,把叶宋轻柔地放在软垫上,对闭着眼睛的她笑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早醒了。你觉得尴尬是好事,说明你害羞了。你害羞也是好事,说明你对我……”

     叶宋睁开眼,眼里明净如清波,像是漾开的一圈圈波纹,言简意赅道:“你还是滚吧。”

     苏静低低两声笑开,回头对叶青道:“你可以趁着我出去的空当,帮你二姐换身衣服,一会儿我回来便要取回我的袍子了。”说着苏静便撩起帘子钻出马车。

     叶青急问:“你要去哪儿?”

     苏静道:“找治蛇伤的药。”

     苏静走后,叶青赶紧从包袱里取出一身衣裳来给叶宋穿上。叶宋靠在软垫上,叶青仔细地给她擦湿淋淋的长发,担心地问:“二姐,你觉得怎么样啊?”

     叶宋侧头对她笑笑,道:“还好,只是没什么知觉。”

     叶青不由吐了一口气,道:“幸好他发现得早,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伤口、伤口也是他帮二姐吸的……”

     总之,对于苏静的行为,叶青的褒大于贬。

     没多久,苏静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种开得正灿烂的花草,他正在马车方圆两丈处都撒下那花草,一股浓郁的花香顺着空气传来。苏静留了一株上马车来,叶青便忍不住问:“这是什么花儿啊这么香?”

     苏静撩衣而坐,一边自顾自地抬起叶宋的受伤那条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边将花揉烂,道:“凤凰花,蛇闻其香而自动退避,也是治疗蛇伤的药草。晚上你们可以安心睡,不会再有蛇了。”说着便笑睨了叶宋一眼,把凤凰花放进口中嚼成了花泥,敷在伤口上,“你要早听我的,就不会这样了。”叶宋刚想踢他,他手握着叶宋的脚踝,“别乱动,一会儿就好了。”

     刚敷的时候麻木的伤口有些痛,叶宋尚且能忍。渐渐,腿便恢复了知觉,火辣辣的感觉从伤口向四处蔓延,似盐撒在伤口上一般。苏静理了理软垫,把叶宋抱起临窗而靠,然后又弯身抬了抬叶青的双腿让她睡在另一方的垫子上,贴心道:“快睡吧。明天还赶路。”

     见苏静要出去,叶青睁大着眼睛,又问:“你不睡啊?”

     苏静道:“我一会儿进来睡。”

     叶青经过惊吓,白天又是一天的赶路,早已经是疲惫。她跟叶宋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声气就渐渐地小了下去,直至最后完全睡死。而叶宋白天睡了不少,眼下还很精神,腿上的辣度消散,她曲了曲膝盖又能活动自如了。

     叶宋撩起窗帘向外看去,外面火光闪跃,苏静正和车夫坐在火堆旁。见边上那几条蛇扔了怪可惜,便动手剐了蛇皮用树枝穿起来在火上烤,不一会儿便烤出一股肉香。

     苏静抬起眼来,眼里有微黄的火苗在跳动,像是夜空中最闪亮的烟火,璀璨极了。他看着叶宋,笑得极其温柔,等烤好了一段蛇肉后放在鼻端闻了闻,才站起来走到车窗边身子斜斜地靠着,叶宋在里他在外。他撕下一片蛇肉放在嘴里尝了尝,又撕下另一片送到叶宋唇边,问:“无毒的,要不要试试?”

     叶宋看了看他的手指,又看了看他,不吭声。

     苏静弯起了桃花眼,似乎很爱叶宋的这个反应,反话刺激她道:“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喂,你不会是也怕了吧?”

     叶宋不禁“嗤”了一声,道:“我有手有脚,还没有弱到让你来喂的程度,这你也看不出来?给我,我自己吃,又不是没吃过。”

     她伸手来拿那叉蛇,却苏静及时躲开。苏静笑嘻嘻道:“既然是我烤的,就要遵守我的规矩,你不能逾矩。怎么,你嫌弃我喂你?”叶宋不为所动,他变脸也变得忒快,立刻就一副惆怅的样子,“亏我还把你当好朋友呢,连喂个东西都不领情。可能在你心里,我这样的人不配照顾你、做你朋友的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

     叶宋抽搐着眉角,在他还想继续自嘲时便伸过头来,张口含住了苏静手指上的那片蛇肉。苏静满意地动动手指,又恢复了笑颜如花,道:“这才乖啊。”

     后来他再烤了两段蛇,自己吃一些也喂叶宋吃一些。其余的都被车夫给烤了吃了,车夫随便靠着一棵树便睡了。叶宋看着苏静正弯身去捡了一些树枝来填在火堆里,道:“你也上来睡。”

     苏静回头,笑道:“你这是……在邀请我?”

     叶宋放下车帘,不再理会他。随后苏静处理好了外面,确定晚上不会再有什么动物攻击,况且这片林子不大,不存在什么狼啊虎啊,他只吩咐车夫晚上警醒一些,便轻手轻脚地上了马车。

     苏静尽量不吵到叶青,往叶宋那头靠。马车里的软垫有三张三个方向,叶宋躺的横着的那张,苏静便挨着她靠坐在她旁边。他怕叶宋睡得不舒服,轻轻拨起叶宋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叶宋刚想起来,便被他按住了肩,笑音儿在叶宋耳边打着颤,低低道:“出门在外,我理应照顾你,这是大将军拜托了我的,所以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既然苏静都这么说了,叶宋还跟他客气干什么。她完全把叶宋的腿当成枕头了,翻来覆去地睡。青丝在他腿上流泻,苏静竟能坐着睡,一睡便是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醒来,身体是僵硬了些,但是他的心情格外不错。

     车夫守着马车,苏静和叶宋一起带着叶青先去小溪边洗了一把脸清醒了些,回来后便换车夫也去洗把脸,然后几人继续赶路了。

     睡了一晚上以后,赶路的后遗症就显现出来了。叶青觉得浑身都酸痛不堪,一边揉一边道:“原来赶路这么辛苦啊,像散了架似的。”

     苏静凑过来问叶宋:“你也觉得累是么,要不要我帮你揉揉?”本文最快\无错到

     叶宋一记眼刀,开始活动手腕了,道:“我也可以帮你揉。”

     马车里笑骂声不断,也不嫌无聊。叶青就觉得叶宋和苏静的对手戏尤为精彩,起码每次叶宋和苏静吵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煽风点火幸灾乐祸。

     如此在荒郊野岭行了两天一夜,苏静说依照这个速度再过再过一晚便能入城了,届时可在城里停留一天,住上客栈,适当地休息休息。

     叶青不禁感叹:“原来大家要去京城,都要走几天几夜的路吗?没想到这么远啊。”

     苏静挑挑眉,道:“不远啊,只不过我们走的山路而已,若是一座城一座城地穿梭,不到一天就能到达下一个城。”

     叶青震惊:“那为什么我们从城里穿?”

     苏静理所当然道:“山路比较近。”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