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66章 新的线索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带着叶青回谢府听黄氏那处,而苏静单独去听刘捕快那处。

     ??苏静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整个人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太守跟个孙子似的陪在一旁。

     苏静单手支颐,笑眯着桃花眼,悠悠道:“我问你,你有没有和黄氏合谋起来干过伤天害理之事?”

     刘捕快双手被吊着,健硕的胸膛上尽是血污,似乎痛得上气不接下气,道:“你是指什么……通奸么,是谢明不懂得珍惜,我和她你情我愿,伤什么天害什么理了……”

     太守气得不行,又命人甩鞭子:“不知悔改的东西!再给我打!”

     苏静抬手止住,从刘捕快的话里听出了端倪,道:“听你的意思,你是喜欢黄氏了?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千千万,口味各不同。能够喜欢黄氏那样张扬跋扈的女人,应当是需要一点儿勇气的。

     刘捕快也不再隐瞒,道:“我和她是青梅竹马,只不过她家里嫌我穷不同意。是谢明,看上她家里殷实的背景,才横刀夺爱娶了她。结果呢,吞并了黄家,让她无家可归。她爹”,说到这里,刘捕快咧嘴笑了一下,“九泉之下一定没想到吧。”

     “除了这些呢?有没有干点儿别的?”苏静看着他,收敛了面上懒散的笑容,“比如拐卖孩子,还比如杀害雪娘?”

     刘捕快一听,咬紧牙根道:“我这辈子都是凭良心办案,除了这一次,没有栽过跟斗。我万不会干有损百姓、监守自盗的事情!”

     “你不会干,不代表黄氏不会干。她可是憎恨雪娘和小宝得紧呐。”苏静道,“你们俩的关系会让你包庇她。”

     “她虽然性子骄纵了些,但根本不会干那些事情!”刘捕快瞪着苏静,“你怀疑我们?”

     “你现在才看出来?”苏静挑挑眉,“说说,你在谢府查案时,发现了什么?我听说,老夫人和谢老爷可是专门让你查一查黄氏的房间,你不会是没认真查吧?”

     “你可以说我的生活作风有问题,但不能说我的办案态度有问题!”刘捕快急眼道,“谁说我没认真查,全部都查了!不光是黄氏,其他妾室以及谢老爷的房间我都看过了,就是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凶手不会是谢府里的人!”

     “凶手若不是谢府里的人,那雪娘怎么会死在谢府的墓地旁呢?”苏静疑惑道,“还是被人用谢长安石墓前的石狮子给砸死的。”

     刘捕快沉默了。

     “你真没帮黄氏做过任何为非作歹的事情?”苏静再次问道,想了想,又坏笑起来,“你是衙门里的人,说不定黄氏做了不敢让你知道,她外面还有别的奸夫兼帮手。”

     刘捕快薄怒道:“我指天发誓没有!她不是那样的人,她只不过是想要个孩子,万不会起歹心。还有,雪娘和小宝失踪那天晚上,她和我在一起。”

     苏静看他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且目光坚定,想要套出一点儿别的怕是难上又难。于是坐了一会儿便欲起身离去,回谢府再看看另一出好戏。

     太守命人把刘捕快收监,押后处置。刘捕快被带走时,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望着苏静。苏静笑道:“想起什么要紧事告诉我?”

     “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接手了这个案子,请务必救出那些失踪的孩子。”刘捕快道,“还有,如果真如你所说,凶手跟谢府有关系,我在谢府没有查出异样,但是也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查。”

     “什么地方?”

     “谢老太太德高望重,我没有查她的房间。只此一处。”

     谢府里灯火通明,喧哗不堪。大家都知道大夫人在外偷汉子一事了。谢明给气得糊涂,也不想遮着掩着,把黄氏带回去之后,立刻家法伺候了一顿。黄氏被一边打她还不依不饶地一边骂,那眼神,视死如归无所畏惧,直直盯着谢明,又哭又笑:“打啊!你有本事打死我啊!打不死我,你谢明这辈子都没种!”

     “你个贱人!”谢明一根粗粗的藤条都打断了还不解气。

     叶宋叫住谢明,把众多瞧热闹的妾室和下人们都遣散。叶宋蹲在黄氏面前,眼神有些冷然锐利,道:“雪娘是你杀的吗?”

     黄氏“呸”了一声:“那贱人死不足惜!我杀她还嫌脏了我的手!自有老天收她,哈哈哈……她克死了我的孩子,一命偿一命……”

     “你是不是很喜欢孩子?偷了别人家的孩子?”

     黄氏看着叶宋,突然不哭不闹了,摇头道:“我没有,孩子不见了他们的爹娘得多伤心。就跟我一样。我没有。”她抓着叶宋的手,又看看叶青,有些神智混乱,摇晃着叶宋的手臂,“你听我的没错,别让你妹妹进这个家门来!谢明他不是个好东西,他都是见一个爱一个,以前他爱老二、老三、老四……哈哈,娶进门的都会新鲜几天。雪娘给他生了儿子,他才紧张得不得了。你们进来,他也会这样对你们的!”

     谢明恼怒道:“贱人你胡说什么!”

     叶宋看她良久,拍拍她的手,道:“我们只是在这里住几天,很快就走。”

     黄氏吁了口气,松懈了下来:“那这样我就放心了。这大户人家的锦衣玉食,不如寻常百姓的粗茶淡饭,有相公疼,有儿女绕膝……”说着四处张望,惊恐至极,“我的刘三郎呢!刘三郎呢!你们把他抓到哪里去了!”

     叶青迟疑:“二姐……她……是不是疯了?”

     黄氏倏地扭头,瞪着叶青:“你才疯了!你个黄毛丫头!”

     或许她的本性并不坏,只不过是被生活和现实一遍一遍地折磨着,浑身磨尖了刺,只不过是想保护自己。

     苏静回来时,正巧看见黄氏和叶青在酣畅淋漓地对骂。

     正好这时,一个丫鬟急匆匆地跑来,在谢明面前便跪下,颤声道:“不、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小少爷他……”

     谢明倒吸一口气,问:“小宝他怎么了?”

     丫鬟急得哭了出来:“小少爷在房间里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奴婢本是去打了一盆水来想给小少爷梳洗,没想到、没想到回来以后发现小少爷就不见了!奴婢找了整个院子……”

     话还没说完,谢明就迅速地冲了出去。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正骂架骂得高兴的黄氏突然停了下来,疑惑地望着谢明跑出去的方向,喃喃道:“老天这么快又要来收小宝了?”

     叶宋把叶青送去厢房,让她在房里好好休息。出来时苏静正等在门口,斜斜依靠着廊柱,左肩后的发髻很是随意,像是用一根青藤挽起来的。他回身看着叶宋,道:“现在先去找小宝还是先听线索?”

     叶宋道:“刘捕快交代什么了?”

     苏静揽过叶宋的肩,和她勾肩搭背地走下石阶,道:“刘捕快说这件事他和黄氏都没有做过,小宝失踪当天,两人厮混在一起。就如今晚一样,小宝失踪,两人都没有作案机会呢。”

     叶宋便道:“那先找小宝。”

     苏静在叶宋耳边吹了一口气,笑:“小傻瓜,案子浮出水面了,小宝不就一起找到了么。”

     叶宋嘴角狂抽:“你一次把话说完会死?”

     “不会”,苏静道,“但我喜欢吊着你的胃口说啊。”

     谢府上下,把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都没能找到谢小宝的下落。谢小宝一个孩子,还能插翅而飞?定是有人把他掳走了。

     正当谢明着急上火的时候,叶宋和苏静依照刘捕快的提示,进了谢老夫人的房间。房间已经被找过,没有发现小宝的下落,下人也在老夫人的房里点了两盏灯。

     老夫人的院子很是清净。除了寝房,还在院里设了一个小小的佛堂,佛堂里这一两天没有老夫人在礼佛,看起来十分冷清。

     那摆在中间的金灿灿的佛像,明明是慈悲为怀地笑着,愣是叫人觉得诡异。

     老夫人的寝房布置得一丝不苟,有些像寺庙里的厢房。没发现有什么端倪,叶宋和苏静转而便来到了佛堂,在佛堂里查看了一阵,敲敲木鱼,翻翻佛经。苏静若无其事地道:“这老太太去寺里祈一次福就要住个几天,家里也有这么大尊金灿灿的佛像,可见是真的很爱礼佛

     话一说完,叶宋没有反应,苏静抬起头来一看,见她正捧着一卷抄好的佛经皱眉头,表情有些奇怪。

     “这是什么佛经?”苏静问。

     “这不是佛经”,叶宋看着他,“是老夫人给佛祖写的祈文。”

     “祈的什么?”

     一些常年侍奉鬼神佛的人,他们以鬼神之力作为信仰,一旦有需求就会写祈文,以表达他们的愿景,让上苍鬼神能够听见,然后帮他们实现。

     叶宋翻了一页,递给苏静看,道:“祈的是让谢长安死而复生。”

     听起来很疯狂,很荒谬。可是这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两人都变得凝重起来,仔细搜这间佛堂。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