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68章 机关算尽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石板掉的速度并不快,但是苏静和叶宋走的速度也不快,凹陷的时候没有丝毫声音,因此两人走了这么一阵,居然无知无觉!这条甬道,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长,两人还会走多久,苏静扣着叶宋的手,两人便往前快速地奔跑了起来,苏静严肃道,“没想到这墓地居然有机关!定是方才进来时不小心触动了!”

     可哪里想得到,这苏静和叶宋一旦加快了速度往前跑,那机关也像是有灵性一般加快了速度一块一块往下凹陷。

     叶宋哼笑了一声,道:“说不定这里面埋有稀世珍宝呢,怕人盗墓不成?”

     话语间,听闻苏静倒抽了一口凉气。叶宋一看脚下,她一脚忒快,不可抑制地踩下一块石地板。这块石地板与周围的不一样,微微凸起,结果她一脚下去就踩平了。

     叶宋和苏静面面相觑,火光之下映照着两人的面庞,明暗不定。两边漆黑的墙壁上,响起了机括纷纷开启的声音。而身后的石板,因为他俩停下了脚步,像在做一场追逐的游戏一样,居然也在一块石板开外停了下来。叶宋和苏静脚外边的那两块石板各自悬浮在空中,似乎在炫耀:你跑啊,我看你还能跑多远

     苏静领悟了过来,声线尽量放得柔和而平稳,道:“你看见没有,只要抖动的越厉害,这通道就陷得越快。现在我俩都不动了,它也不动了。这机关,竟是从我俩踏进这通道开始,就自行启动了。”

     “没想到墓里还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叶宋咕哝了一句,扬眉望着苏静笑,笑得十分的无辜,说,“那要是现在我大吼一声,会不会立刻就一起掉下去?”

     苏静无奈:“你试试。”两人都是一个尿性,居然在这个紧要关头,还能开玩笑自娱自乐,苏静玩笑说,“生不能同寝,死同穴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这时墙上的机括彻底苏醒了,苏静那火把照了照,见墙上出现无数密密麻麻的孔洞,他认真而严肃地凝眉道,“阿宋,小心挪过来,抱着我,快。”

     叶宋不敢怠慢,双脚不敢轻举妄动,双手环住了苏静的腰,依言抱住了他。也就是那一刹那的光景,苏静扬手解开了外袍,带着叶宋飞身而起,随之双脚在石板上轻轻一点,使出上乘的轻功,一路狂奔。与此同时,身后地面飞速陷落,两边墙壁的孔洞内,无数冷箭如下雨一般,朝两人射来。

     苏静手臂飞速旋转起衣袍,衣袍硬成了一块,像是一面足以抵挡万箭的铁板,把大部分的冷箭摊开了去。还有零星的箭从两人身边擦过,叶宋挥舞着火把,能扫落多少算多少。

     幸好这甬道不算太长,苏静狂奔没多久,便似要到了头。前方出现隐约的柔和的白光。越到后面,那些箭似乎放完了,射过来的便越少。当最后一支箭射过来时,身后的空气被墙面反弹响起嗡嗡的破空之声。苏静刚好跑到尽头,叶宋大惊,忙把他往墙壁推去,那箭看看朝两人的发迹穿过去,下一刻苏静便被叶宋压在了墙壁上,两人均是喘息不止。

     来不及歇口气,那地面陷落的机关就已至脚下。苏静立刻有抱起叶宋,一脚飞出去。怎奈掉落下去的那块石板丝毫借不起力,苏静一个失足,两人便有掉下去的趋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根铁鞭从叶宋腰间抽出,及时套住了甬道出口的石柱子,苏静手攀着石柱,带着她有惊无险地飞出去,跌在了地上。

     叶宋也结结实实地被苏静压了一回,两人急促的呼吸久久不能停歇,四目相对,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静“呲”了一声,眉头微皱,叶宋便推他,有些气急:“你想压死我?”

     他慢吞吞地坐了起来,紫色外袍已是千疮百孔,哪里还穿得。身上仅剩下单薄的白衣长衫,狼狈时还笑得优雅:“九死一生啊,好险。”

     这时叶宋注意到苏静的肩膀上插着一根箭,箭头没入他的皮肤寸许,然还来不及说话,苏静突然就正色问:“刚刚那最后一支箭射哪里去了?”

     两人循着方向望去,只见那最后一支箭堪堪射在墙壁正中间,还留下半截断掉的绳子。

     这又是一个石室,石室里的角落放了几样花式简单的瓷器,不像是值钱的古董。但是最值钱的东西,莫过于头顶那颗镶嵌在墙面上的硕大夜明珠了。

     叶宋和苏静根本没时间欣赏夜明珠,就听见前方的甬道里响起了轰鸣声。苏静道:“不好,这是个连环机关!”

     这下好了,进不得,也退不得。两人只有干等着,不知道黑暗中涌过来的是个什么东西。

     叶宋啐骂了一句:“,又不是什么皇亲国戚,整这么多机关干屁用!还有完没完了!”

     话音儿一落,对方的轰鸣声露出了苗头。两人定睛一瞧,目瞪口呆。居然是一个看起来便重逾几百斤的圆滚滚石球!这石球毫不客气地冲两人碾过来,要是经它碾了一遭,非碾成肉泥不可。

     他俩又不能退回到甬道,再往后退一步便是黑暗的深渊,叶宋脑门冒了汗,问:“怎么办?”

     苏静道:“还能怎么办,你是想被碾死还是主动跳下去摔死?”

     “要死你死,老子还想活着。”

     苏静笑了一声,就在那一刹那,他搂过叶宋的腰,飞腾了几周,抬起一脚朝滚过来的石球踢去。这一脚内力非凡,居然能把这么重的石球像踢桌球一样,轻轻松松,使得石球在四面墙壁乱碰乱撞。这一撞不得了,整个石室像是要被它撞倒了一般左摇右晃,石球也久久停歇不下来。

     上方的尘土簌簌往下掉,掉下来的是一些黑色的泥土,看来莫非这半个山头下面都是这样一个石墓不成?叶宋和苏静也跟着摇摇晃晃,还不忘似是而非地夸赞一句:“好脚法,这下子不用被碾死也不用被摔死了,直接埋了倒省事。”

     后见石室起了裂缝,而石球也像是寻找到了归宿,再次瞄准了叶宋和苏静来时的甬道,滚了过去。两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趁机转而躲到了墙缝里,逃过一劫。墙缝十分狭窄,两人紧紧贴着还有些勉强,苏静肩膀有箭,被磨得又往他的皮肉里钻了两分。他皱了皱眉头,双手都活动不便。

     两人的呼吸紧紧纠缠,叶宋见他脸色有些白,连忙双手绕过他的脖子,像是抱着他,手指麻利地掐断了那箭,只把箭头暂时留在了苏静身体里。

     苏静微微低头,唇便落在了叶宋的鼻尖。

     叶宋抬起眼帘冷眼扫他,却因为抬头的动作,苏静的唇又往她的嘴角擦过,恍如泥土落下,有些痒。苏静眼神很无辜——你看空间就只有这么大点儿,我也没办法,不是故意的。

     那石球滚进了深渊里,很久都没能听见落地的回响。可见其深不可测。猛烈的寒气从深渊里迸出,相当的冷。

     叶宋道:“谢家怎么会这么有钱建这么个墓地?”

     她小心地挪了出来,扶了苏静一把,两人站在几乎摇摇欲坠的石室里,四处望了望。苏静在墙上取下一块碎石,放在手中掂了掂,道:“可能是谢家运起太好,建个墓正好见到了一座古墓上。”他把石块递给叶宋,“你看看,这石料和外面石室的相比,不是老旧了许多?”

     叶宋一看,当真如此,道:“若前面那个石室就是谢长安的墓,可不见谢长安的棺木和陪葬品,莫非是有人发现了彼墓和此墓是相连的,于是打通了两座墓,当做是谢长安的墓

     苏静点头,指了指前方,又仰了仰头看向上面,隐隐有新鲜的带着温意的空气流了进来,他笑道:“你说我们现在是继续往前走呢,还是从这上面爬出去?”

     叶宋直接用行动告诉了他——继续往前走。

     这下两人走得分外小心,这甬道比先前那条要短得多,可是花的时间却长得多。叶宋道:“那这下机关是怎么回事?古墓本来就有的,还是打通两座墓的人新做的?”

     “怎么说一座古墓也是被埋了好多年吧,那些木箭埋在土里早就烂了,还会射得出来?”苏静道,“只能说我们选错了一条路,方才那么多条路,总有一条是安全通过的,至于是哪一条可能只有当事人清楚。盗墓贼一进来,定然是要往主道走的,看来我们不知不觉有了盗墓贼的心理。”

     好不容易走完了那条甬道,面前一片豁然开朗。抬头是高有三丈的阔气屋檐,四周是干净整洁的墙面,似乎没再有机关。两人靠着墙壁,重重地出了一口气。

     可是,叶宋侧头看苏静的时候,却见苏静眉心皱成了一团,他脸色苍白,手捂着胸口便一脸的痛苦状。叶宋心一提,问:“怎么了?”

     苏静低下眼帘,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箭伤,云淡风轻道:“没事,只不过是这箭淬了毒。”说罢两眼一闭,人就倒了下去。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