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4章 信不信我亲你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而苏静此前早有吩咐,他们在昏城落脚时,车夫便忙着去准备。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眼下车夫在码头已经买了一艘船,虽比不上货船那么大,但装他们几个人却戳戳有余。从这里南下去姑苏,便都走水路了。水路比陆路要近,且不如陆路每到一个地方就要歇脚停个一晚半天的。

     马车上的东西都被搬去了船上,车夫又买了不少的粮食,而归已和叶青逛完了街也买了不少新玩意儿,在码头与车夫碰头,车夫把叶青买来的东西一应送去了船上。

     叶青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她还没坐过船,好奇得很。

     车夫一丝不苟道:“等公子回来了另行吩咐。”

     叶青左右四下望了望,疑惑道:“二姐和苏四什么时候才回来,也不知道他们逛到哪里去了,一回头人就不见了。”

     话音儿一落,不多时,那江面拐弯处就摇摇晃晃地出现了一只乌篷船。归已眼力甚好,一下子就看见了船上正打斗得激烈的叶宋和苏静,便指给叶青看:“那里,他们来了。”

     叶青看不见船上两人具体在干什么,只看见船身摇晃得厉害,道:“他们在干什么呀,怎么摇得那么猛?”然后叶宋一鞭子,就把乌蓬给打了个稀巴烂,叶青这才看清楚两人原来是在打架,不由有些担心,“他们怎么走到哪里都不消停,他们是在船上,又是在大江里,要是把船打沉了可怎么办?”

     眼看着乌篷船离码头越来越近,可这又是一艘很老旧的乌篷船,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勉强极了,一番斗殴下来,早就摇摇晃晃快要散了架。苏静一边接招一边道:“快别闹了,你没看见码头那么多人看热闹啊,你再打,信不信我就亲你?”

     叶宋冷哼了一声:“有种你就来,我这次不削了你我就跟你姓苏。”

     “你这女人……”苏静无奈笑道,“怎么油盐不进……喂,船快沉了!”

     苏静刚一说完,便听见船板下面咔嚓一声,紧接着龙骨就断了。乌篷船顿时裂开成了两半,分别缓缓下沉。苏静站在这一半,叶宋站在那一半。他顾不上叶宋会不会用力揍他,当即跳了过去,来到叶宋面前,呼吸有些沉长,与叶宋咫尺相隔。叶宋愣了一下,看着他,他微微弯下身,手臂朝叶宋的腰后揽过,飞快地蹬着浮木,抱着她便飞身而起。

     这时,沉掉的乌篷船离码头岸边已经不远,若是再隔得远些,两人铁定要喝两口江水。只见苏静抱着叶宋飞跨了数丈,又在水面轻点了两下,才有惊无险地落地。

     这让叶青提了一口气,又松了一口气。

     码头的船工们,都看得惊呼不已。苏静放叶宋下来时,还被叶宋踢了两脚,踉跄了两下,回头笑道:“真是不识好人心。”

     叶青拉着叶宋的手问:“二姐,你没事吧?他怎么惹你啦?”

     叶宋若无其事地收起自己的铁鞭拢进了衣袖里,道:“他没惹我我就不能揍他吗?”

     叶青这时又注意到了苏静脖间的抓痕,小心地问:“苏四脖子上的伤怎么回事?”

     叶宋眼皮也不抖一下,道:“哦,可能是在哪里被刮到了吧。”说着就看了看叶青腰间挂着的一截红绳,再观之归已,腰上同样挂着红绳,应是一对儿,便伸手去拨了拨,似笑非笑道,“这个还挺别致,送我?”

     叶青赶紧捂着,道:“二姐莫要笑话我。”

     苏静和归已去船上看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添置的物品,毕竟接下来的时间大家都要在这船上度过了。走下甲板时,苏静回头看了看天,与大家道:“走,找个地方吃饭去,等吃饱了就准备启程了。”

     车夫负责在码头看船,一会儿给打包回来。

     于是几人找了一家临近的酒楼,坐下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菜。他们坐的位置靠窗,从窗外看出去,满城都是红彤彤的灯笼,这里的夜市热闹极了。

     一顿饭将尽时,楼下江边聚集了不少人,闹哄哄的。苏静偏头出去一瞧,“哟”了一声。叶青便问:“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苏静言简意赅道:“有个姑娘,似乎要跳河。”

     这种没所谓的语气叶青怎么听得,当即道:“苏四你不是最疼姑娘的吗,还不快下去救人。”

     当几人走出酒楼时,外面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行人,纷纷劝说姑娘不要轻生。那姑娘穿一身绯红色的衣服,看起来很像是一件嫁衣一般,头发乌黑亮丽,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溢满了伤心之情,看起来颇为灵俏可爱,不断地挥着手道:“走开!你们都走开!呜呜呜呜要你们多管闲事!”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那明眸皓齿的姑娘有口难辩。最后不知怎的,姑娘没有站稳,身子顿时就往身后的河里倒去,惊得围观群众纷纷噤声。当是时,听闻那姑娘一声惊呼,一只手便稳稳拽住了她的手腕,她抬头一看,立刻就呆住。苏静稍一用力,又把她扯了回来,有惊无险。

     苏静向来是嘴巴很甜,尤其在哄女孩子这方面,且人又生得好,在河边夜色的衬托下,似临世济人的谪仙一般。他亲疏得当地松开姑娘,微微笑道:“姑娘花容月貌豆蔻年华,就这么落河里了,岂不万分可惜。”

     那姑娘回过神来,气急地跺脚,对着周围的围观群众道:“刚才谁推我?!你们哪知眼睛看见我要跳河了,我只不过是坐在这河边哭一哭,怎么说风就是雨!真是越帮越忙!”

     原来姑娘并非要寻短见,而是在河边伤心落泪,路人见之才好言相劝。没想到她本来没打算跳河的,居然被路人毛手毛脚地给推了下去,若不是苏静及时拉她一把,她还真是亏大发了。

     姑娘随意拂了拂裙角,对着苏静便娇俏可人地福礼道:“刚才,谢谢你啊。”

     苏静温文尔雅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小姐请保重,告辞。”说着就朝叶宋他们这边走回来。

     叶青扶着叶宋的手,与她道:“二姐,这苏四这般有君子之礼地对待姑娘,我还是头次见呐。你说他是装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是这样,若要一开始就这样,不知上京有多少闺中女子喜欢他呢。”

     叶宋道:“他这个人,一半真,一半假,别被他表面给迷惑了。”

     苏静耳朵尖得很,对着叶宋眨眨眼,转而又半挑起一边唇角,露出英邪纨绔的笑容,“你们在说我?”

     还不等他们走向码头,那位姑娘就提着裙子又追了上来,拦住了苏静,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苏静瞥了一眼叶青和叶宋,道:“在下姓苏,她们都喜欢叫我苏四。”

     “苏、苏四”,姑娘鼓起勇气,眼圈儿尚且还红红的,道,“我姓王,但他们都叫我英姑娘。你既然救了我,就好人做到底吧,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然后目光落在了苏静身边的叶宋等人身上,又问,“他们是谁?”

     苏静道:“我朋友。不知姑娘有何事需要在下做的?”

     英姑娘垂头,绞着纤纤十指,道:“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百秀居,帮我气死那个负心汉!”

     苏静沉吟一下,淡笑道:“既然是负心汉,想必已经移情别恋,不会对姑娘心存念想,姑娘又如何能够气得了他?”

     英姑娘一愣,咬碎一口银牙恶狠狠道:“那也不能让我白白受欺负,我要让他搂着别的女人也只看得到吃不到!”

     听名字就知道,百秀居应是跟京城里的素香楼一般的楼子。这不正是合上了苏静的那口儿么。

     正待苏静有些为难之际,叶宋似笑非笑道:“你就陪这位姑娘去百秀居吧,我们先去码头等你。”路过苏静时,睨了他一眼,“两个时辰你应该能办完事儿吧,莫说帮这位姑娘,就是多陪几个美人快活几把也是绰绰有余的了,就等你两个时辰

     说罢不等苏静回答,便推着叶青走了,身边跟着板着一张棺材脸的归已。

     回到码头,高高的灯塔上挂着一串明亮的灯笼,随着江风轻轻地摇晃着。车夫正在船上点灯照明,归已便把打包回来的饭食给他吃,他不由问:“公子呢?”

     叶青撇撇嘴,似乎不大满意,道:“逛窑子去了。”

     车夫怔了一下,很识相地闭嘴吃饭,不再言语。

     叶青转着眼珠子看了看叶宋和归已,道:“二姐,眼下反正没事,咱们正好三个人,不如来打牌吧?”说着她就让归已进去拿她下午买回来的一沓纸牌。只不过纸牌方方正正虽整齐,却全是空白的。叶宋也来的兴致,拿了笔给纸牌画上图案标上数字。

     她已经很久没干过这种事情了,还是从前在碧华苑里的时候,几个丫头没事凑在一起打发时间时玩过不少。风将叶宋的发丝拂得轻轻飘拂,那些记忆已经斑驳,却如树叶缝隙里漏进来的阳光一般,虽然发黄了,却丧失不了光泽。

     叶宋画好了,墨迹也很快就干了。三人一起斗地主。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