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7章 诡异的夜晚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刚想答话,苏静捂住她的嘴,贴着她耳朵道:“给你一百两你说你睡了。”

     叶宋张口就咬在他虎口上,反倒不急了,低低笑道:“怎么,一百两就想让本姑娘赔了名节帮你圆谎?五百两。”

     苏静抿唇:“五百两成交,你这女人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就在外面英姑娘再唤了一声“叶姐姐”后,叶宋也是把演戏的好手,故作迷迷糊糊刚睡醒的声气,道:“唔,睡着了,你有事?”

     英姑娘“哦”了一声,道:“我在找苏公子,不知道他跑在哪里去了。”

     叶宋又低低笑了一声,太邪恶了,慢吞吞准备张口。苏静听得分明,那口吻满是威胁,只好再道:“加五百两,你说你不知道我去哪里了。”

     叶宋懒了一会儿,打着呵欠对门外道:“怎么,你又找不到他了?这个时候大家都睡了,要不你明天再找吧,他在这船上总不会跑。”

     “哦,谢谢叶姐姐。”

     叶宋和苏静沉默地等了一会儿,英姑娘离开了再没回来。大抵找累了自己回去睡了,等明天养足了精神继续找。

     紧接着苏静不备,就被叶宋一脚给踢在了地上,不客气骂道:“你脑子是进浆糊了还是被门缝夹了,她这样追,你这样躲,别人还活不活了?以为大家伙都要围着你俩转吗,无不无聊!”苏静坐在地上摸摸鼻子不吭声,“你是真舍不得伤人姑娘的心还是欲拒还迎?你爹教了你怎么讨好女人没教你怎么拒绝女人吗?”

     苏静索性坐在地上,悠然地支着下巴,微微侧头,外面摇曳的照明灯忽明忽暗,看着叶宋笑道:“万一我拒绝了她,她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怎么办?”

     叶宋反问:“这跟你什么关系?”

     苏静道:“是跟我没关系。可是她口中的那个负心汉,也不过拒绝了她一次而已,就被下药弄得不举了。”

     叶宋更加淡定了:“这有什么,你本来就不举,她下不下药也没所谓。”

     苏静:“……”

     第二天,苏静居然就不躲了。他到甲板上吹风,英姑娘也去甲板吹风,嘴角带着梨涡浅笑,问:“今天你怎么不躲了?”

     苏静笑着回答:“是不是我不躲了,你就觉得没趣了?”

     英姑娘愣了一下:“怎么可能,我还是很喜欢你的,不如这样吧,这次回姑苏,我带你回去见我爹娘!”

     “这么快就要带我回去见你爹娘,你弄清楚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么?”江风将苏静脑后的发丝,吹拂了几丝落在紫色的衣襟上,他挽着双手看起来恬淡极了。

     英姑娘越看越喜欢:“你当然是个好人呐。”

     “我是京城人士,几乎大街小巷每个楼子里的都认识我”,苏静道,“我玩儿过的姑娘比你见过的男人还多,你知道否?”

     英姑娘小脸一变,蹙了秀眉:“你才不是那样的人。”

     “不信?”恰逢叶宋推着叶青出来吹吹风,苏静指了指她们,“不信你问她们。”

     英姑娘看着叶宋,叶宋看着叶青,叶青便还在计较苏静爬上归已床的事,气呼呼道:“哼,十天有八天都睡在窑子里,还带我二姐出去喝花酒,能是个什么好人!哪个要真喜欢上你,就倒了八辈子的霉!苏四,你今天必须跟归已道歉!”

     苏静笑嘻嘻道:“我又没把他怎么样呢。况且,我对男人暂时还不感兴趣。别的女人喜欢我,可能会很倒霉,要是你二姐喜欢我,唔,我可以认真考虑下。”

     “二姐”叶青开始向叶宋求救了。

     英姑娘看向叶宋的眼神顿时就很不满,坚持不懈地问苏静:“为什么她喜欢你你就要考虑一下,我喜欢你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么?”

     苏静用一种专门打量女人的裸的眼神打量英姑娘,罢后啧啧道:“我喜欢胸大屁股圆的女人,你,哪里都没长得开,摸起来都磕手。”

     叶青暗暗啐骂:,无赖!

     英姑娘昂首挺胸,又指着叶宋:“那她,她也没有你说的那样!”

     苏静却莞尔道:“她也喜欢胸大屁股圆的女人,我们兴趣相投。”

     叶宋扶额,谁和你兴趣相投了!

     英姑娘听后伤心地跺脚,道:“我也没见她有多好啊!长得一般,身材也不够好,穿得跟个男人似的,偏偏还自以为是的样子!就是个男人婆嘛,有谁会喜欢!”

     叶宋倒还云淡风轻,叶青气得不行,顿时对这英姑娘没有一丝好感,刚想反驳,被叶宋按住了肩头。苏静脸色也冷了下来,放下了双手,从英姑娘身边走开。英姑娘不服,问:“你又要上哪儿去?”

     “冷静冷静,不然会忍不住把你从船上丢下去。”苏静说着便走,走到叶宋身边时,侧目见她唇角微微扬起,怔愣了一下,旋即也笑了,回身再睨英姑娘一眼,伸手揽过叶宋的肩膀细细看着她的脸,虽不比英姑娘脸蛋白,但额头很光洁饱满,鼻子小巧又挺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轻轻一眯就似能勾人魂儿,不由对英姑娘笑意盎然道,“她有你说的这么不济么,不过是我喜欢的类型。”

     英姑娘眼圈儿红了,忿忿地瞪了叶宋和苏静一眼,捂着眼角跑开了。

     叶青看了,突然觉得很解气,道:“当初真不该让她上船来,让她被抓走算了。还人心不足蛇吞象!”

     叶宋抖了抖肩膀,抖开苏静的爪子,冷眼色摊手道:“一千两银票,现在就拿来!”

     “喂你别这样嘛,刚刚我才帮了你欸,你也用不着这么快就过河拆桥吧。”苏静伤心状,“好心碎。”

     叶宋冷笑:“你帮我?你他妈是想拉我一起下水吧?那丫头能让只拒绝过她一次的男人终身不举,现在你拖着我一起得罪她了,你觉得我应该感谢你吗?”

     叶青一听,刚刚还觉得苏静很有义气呢,现在立刻就很生气地说道:“苏四,你怎么这样坏!你自己惹的桃花债,跟我二姐什么关系!”

     苏静笑眯眯道:“别担心别担心,我会保护阿宋哒……啊啊啊啊痛!叶青你轮子压我脚上了!”

     “压不死你!”

     不管叶宋喜不喜欢苏静,这下子对于英姑娘来说都无所谓了。反正在她眼里,看着苏静对叶宋好,几乎像是有些讨好那般,她就觉得叶宋好讨厌。吃饭的时候,刨完就踢了凳子走,狭路相逢的时候叶宋不跟她一般见识她心里还过不去,非得说几句刺耳的话才罢休。

     船上为此一度闹得不和谐。

     可能英姑娘也感觉到了大家有些排斥她,她才渐渐有所收敛。叶青是决计一句话都不会跟英姑娘说的,归已又是个木头人,叶青不喜欢的他也不会喜欢,因而当英姑娘去主动跟木头人搭话时,木头人都是转身就走理也不理。

     就苏静和叶宋,同类人,还若无其事地偶尔跟她说两句,但语气都很客气也很疏远。

     英姑娘看着两人并肩在木廊而行的光景,就气得脸色发白,手指几乎把自己的裙子绞破。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睡下了。江上迷雾在月色下形成重重黑影,有两分幽凉。

     房间里,桌面上剩下半盏没喝完的茶。叶宋躺在床上,一睡不醒,不知不觉间,周身已汗湿,额上起了细密的汗珠。她翻了翻身,双脚裸露在外面,感受到了丝丝凉意,才觉得好受了些。她似乎在做一个梦,梦里纷繁复杂,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弯起唇角笑。

     空气中,有一丝淡到不易察觉的香气,也不知是从何而来。

     忽然,一间房的房门打开了,归已惺忪地站在门口,随后便往外面走去。他走过了叶青的房间,却不知要走到哪里去。转过角时,眼睛没看脚下,冷不防被脚边一块没用的方正木块给绊了一下,木块一下子就被他踢到了船外,噗通一声落在了水里。

     这声音不大不小,恰恰使得警醒的苏静睁开了眼。

     当苏静起身出房来看时,发现隔壁归已的房门大开,他人不在房间里。苏静便在船上不动声色地查看了一圈,站在叶宋房门前看见里面的光景时浑身顿住。

     叶宋睡得不甚安稳,而归已更加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站在叶宋床前久久凝视。忽而,归已竟弯身下去,抬手去揭叶宋的被子。才将将揭起了一个角,苏静便如一道风一般,瞬时至归已身旁,见归已无所察觉,忽然一个响指打在归已耳畔,猛地把他震回了神。

     他收住了动作,低头看看手里的被角再看看床上的叶宋,大为不解,一侧头又看见苏静,凝眉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苏静敛下声笑,低低道:“没想到大统领还有梦游习惯,是走错房间了吧。”

     归已挠挠头,不确定道:“我有那习惯?”随后便走出了叶宋的房间,对苏静冷眼相看,瞬间恢复了常态,“王爷请自重,王爷不能单独待在二小姐房里。”

     苏静慢吞吞地走了出来,挑眉道:“我若是没来,你不也进了阿宋的房?”他手指敲了敲归已的胸膛,一脸玩味,“我看你,是想去找阿青吧。”

     归已不理会他,转身便走。

     等到归已回房了,苏静觉得叶宋的房间很不对劲,又重新推门进了去。他把窗户完全敞开,微凉的江风吹散了房里的闷热得有略微暗香的气息,坐在床边听叶宋在喃喃着什么,不由伸手去抚她的额,吓了一跳,满手的闷汗,都濡湿了耳鬓的发。

     手还不及收回,叶宋冷不防叮咛了一声,舒服地蹭着苏静的手掌心。

     “喂……”苏静轻轻拍着叶宋的脸,拍了好几下,她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看着床边的苏静,神智模糊不清,窗外的照明光溢了些许,但见叶宋眼里眸色尽是迷离,如一汪秋水。

     那一刻,苏静似乎被她看得乱了分寸,心里的节奏漏了一下,突突突的。他连忙起身,看见桌上的半杯茶,叶宋的这个情况不难理解,应是被下了药了,而方才归已的举动也十分怪异,想来是有人故意想让他们出什么差错。

     苏静端起茶闻了一下,可是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叶宋竟赤脚下床来,站在苏静背后,身上薄衫半湿,长发披肩,一张脸褪去了白日里的英气,显得柔和极了,眉眼弯弯挂着让人见之骨头一软的笑意,伸手换上了苏静的腰,从背后抱住了他,侧脸贴着他的脊梁,缓缓摩挲。

     “若清……”叶宋轻声呢喃,低低地笑。

     惊得苏静手里的半盏茶陡然滑落,叮咚一声击叩在木地板上。

     苏静转过身去低头看着她,道:“叫谁?”

     叶宋没瞧出异样,昏暗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旖旎的气息。她已经习惯了苏静身上那若有若无的梅香,倚上前去,呼吸略带急促,半仰头轻轻啃咬苏静的下巴,苏静倒抽一口凉气,听叶宋恶趣味一般地笑:“有没有想我?”

     她定然是把苏静认成苏若清了。只有对苏若清,她才会这般肆无忌惮地挑逗和温柔妩媚地笑。这让苏静有些恼火。他手紧紧扣住了叶宋的腰,把她狠狠压进自己怀里,鼻尖蹭过她的耳垂,亦是笑道:“叶宋,你最好是看清楚些,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来。我是苏静,看清楚,不是苏若清。”

     叶宋搂着苏静的脖子,微微仰开了些许头,重新看他,也不知有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总觉得心里被堵得满满的得不到纾解,身体也是浑身都不痛快。但是,苏静看她的眼神,却莫名其地让她觉得像是有把火在烧,恨不能把她焚烧殆尽。

     结果她像是什么都记得又什么都不记得,几乎在苏静俯头下来的同时,便主动地踮了踮脚凑上去,双唇相贴,呼吸瞬间变得灼热彼此纠缠,苏静手扶着叶宋的脑袋,惩罚性地,深吸一口气,毫不滞留地抵开她的唇齿,攻城入内,辗转反侧,粗鲁火热。

     叶宋似很喜欢他的味道,手指穿插进苏静的发间,拨散了他的发,十指流泻。她极力仰着下巴迎合,身子越贴越紧,自喉咙里溢出一声销魂蚀骨的低吟,像是邀请欢迎,几乎让苏静理智全崩。

     苏静越吻越深,细细品尝她的每一分滋味。想要她的全部。

     这种渴望,到底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了?他都已经记不清了。

     “记着,我是苏静,不是苏若清。”

     手不受控制地往上游离,抚过叶宋的背脊,唇吻过她的鼻尖,转而落在她耳廓,轻轻吮吸着她的耳珠。她轻哼出声,那声音仿佛能挤出水来一般,听苏静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在她耳边说那句话。

     灵魂都快轻飘飘地出窍了。叶宋手指紧紧攀着他的肩,声音里带了一股刚出水般的低泣,“苏静……”难受得快要爆炸了。

     越是情动便越是难受。

     苏静身体一僵,继而抱着叶宋整个抛在了床上,死死把她压住。她衣衫滑肩,苏静吻过她脖子便落在锁骨前轻轻打着转儿,最终落于叶宋胸前,一手轻缓揉捏,叶宋柔软无骨地咬牙低叹。

     房间里充斥着暧昧旖旎,无限风光。

     苏静想,就算是明早起来这女人要杀了自己,也值了。

     他再问,“我是谁?”

     叶宋与他交颈呢喃,“苏若清……”

     又是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来。苏静咬着她的耳廓,再重复一遍:“不是苏若清,是苏静。”

     “苏静……”

     “苏静……”

     叶宋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身体因为苏静的触碰而显得兴奋极了,灵魂回归,她抱着苏静紧了紧,深吸两口气,很不舍得但又不得不把苏静推开。她仅剩的力气不大,可是苏静察觉了她的抗拒,这种时候岂会再强人所难,主动停了下来。

     床铺乱糟糟,叶宋扶着床柱艰难地坐起来,喘息不止。她胡乱地伸手拉了拉身上的衣衫,身上出汗不止。一旦苏静远离了,她只觉得身体比先前更加难受。干涸,渴望。

     苏静坐在床尾,青丝流泻在敞开的衣上,唇畔的笑意又如平常那般玩味。眼波里的情动正在被极力克制,云淡风轻道:“这可不是我的错,是你主动勾引我的。我在想,反正我又不能真的吃了你,便帮帮你呗。”

     叶宋咬牙切齿要扑过来掐死他:“我弄死你!”

     “你冷静一点,再过来,可能你就不能控制自己了。你被下药了。”苏静提醒道。

     叶宋愣了一下,然后挣扎着爬下床,冷不防被床单给绊了一跤摔在地上。苏静本想去扶她,被她挥开,嗓音沙哑不堪,道:“你别过来……我怕忍不住……”拼命想忽略苏静的呼吸,忽略他身上的气息,不然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会张开迎接他。

     叶宋跌跌撞撞扑到桌上,拽起自己的铁鞭,苏静见状问道:“你这个样子,想去报仇?”

     叶宋湿漉漉地看他一眼,分外诱人。冲动是魔鬼,叶宋连多看一眼都怕失控,她从来不知道,竟有药效如此猛烈。她颤着指尖,把铁鞭一头递给苏静,咽了咽口水,道:“拉紧它,别放手……”

     苏静抿唇,彻底地冷静了下来,道:“阿宋,不用这样,我去帮你要解药

     “少废话……”她贴着窗,昏黄的灯光下,迷离地再看苏静的脸,手拽住另一头铁鞭,道了一句,“我遭魔了么。”随后不等苏静回答,便翻身往外仰去,只闻噗通一声,落到了水里。

     铁鞭瞬时被拉直。若不是下方传来重力,苏静心里还真有些没底。

     他伤神地捏捏自己的鼻梁,太过火了。

     叶宋落水以后,完全没有响动了,只水面时不时冒出一两个泡泡,时不时她头浮出水面换一口气。她闭着眼睛,如睡着了一般。

     苏静不敢离开窗前,一直看着她,实在是害怕万一叶宋一不小心松了铁鞭,人就沉下去了。

     夜不知不觉地耗尽。叶宋在水中一泡便是数个时辰,根本没有要上来的意思。这黎明的江水,染了一股秋寒,很是浸骨。苏静趴在窗台上跟叶宋说话,她也一句都不答应。

     终于,黎明冲破了黑暗,天边浮现出丝丝霞光,就见铁鞭的那头忽然松了,铁鞭敲打着船舷,清脆不已。苏静一惊,立刻飞快地把这头栓在了牢靠的窗棂上,随即自身便跳窗而下,落入水中。他潜下水面,正见叶宋闭着眼缓缓下沉,便努力地追上去,搂过叶宋的腰,把她抱进怀里,另一手抓住铁鞭,带着两人飞身而起,水花哗啦啦地落下,像是在下雨一样,惊醒了正熟睡的其他人。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