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8章 英姑娘的来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摇了摇她,她皱起了眉端,吐了两口水,睁开眼睛,长缓出了一口气,抬眼看着浑身湿透的苏静。那冷琉璃的色泽,染上熹微的霞光,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美丽不已。

     苏静胸口起伏着,凉薄的下巴上水滴晶莹,却道:“对不起。”

     等众人起身出来一看究竟时,叶宋和苏静已经各换了干衣,就是头发还湿湿的,正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饭。见叶青和归已来了,苏静连忙招手笑道:“早啊,快过来吃,我们也刚吃。”

     叶青看看苏静,又看看一脸淡定的叶宋,疑惑道:“你们,怎么头发都湿啦?”

     苏静笑睨了一眼叶宋,道:“早上碰巧,起来一起洗了个头呗。”他及时跳转这个话题,问叶青,“你知不知道归已他其实有梦游症啊?”

     叶青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归已木着脸道:“苏公子还是吃你的饭吧。”

     一桌四人,都动筷子了,才发现少了一个。苏静回头去看,见英姑娘穿了一身火红的衣裳,正白着脸站在那里不敢过来。

     苏静挑眉,道:“过来吃饭呀。”

     英姑娘摇摇头,他便笑开了:“怎么,怕我们吃了你?”

     “你们……”她早看见归已从他自己的房间出来时就知道计划失败了,这里又看见苏静和叶宋在一起,两人又都头发湿着,心里就凉了一大半,这岂止是失败了,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英姑娘看着苏静和叶宋,眼里登时包了两包眼泪,扭头便跑回了房间,道,“我不吃了,你们吃吧!”

     叶青看着她的背影,不屑道:“这大清早的哭给谁看呀,真是晦气。苏四,她是哭给你看的吗?”

     苏静耸耸肩:“我只叫她过来吃饭而已,这也错了?”

     “不是你的错那是谁的错,她就是你招惹来的。我看着就心塞。”

     吃饱以后,叶宋和苏静都不约而同地各自回房补觉去了。叶青看得更加疑惑,刚想问归已一句,归已还在别扭,木木道:“我没有梦游症,你别听他瞎说。”

     叶青抿唇乐呵呵地笑起来,伸手戳了戳归已的脑门,道:“你有没有都没怎么样,我又没介意。”

     苏静翘着二郎腿,枕着双手在床上躺下,睁着桃花眼望着上方的蓬顶。说是睡觉,实际上大半宿没合眼,眼下他也了无睡意。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全部都是昨夜疯狂的画面,他第一次见到叶宋那般挑逗的模样,全然不是平时冷冷淡淡的样子,不由无奈地勾唇一笑。

     只怕,是对待苏若清,她才会那样。

     叶宋推门回到自己的房间,身体还有些虚脱无力。泡了那么久的冷水,不冷才怪。

     举目一望自己的房间,一片狼藉混乱。桌上茶杯碎了一地,茶渍把木地板沁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桌布,半掀半落,窗扉大开,上面拴着自己的铁鞭,风一吹,发出轻微的响声。她走过去,把铁鞭从水里捞起来,一圈一圈挽在手臂间收好,再回头一看床榻,床单被褥都折皱得不成样子。

     有关昨晚的记忆,她还零零碎碎地记得一些。和她疯绵的男人,除了苏静还会有谁。总不会是苏若清真的来了,她定是觉得苏静和苏若清有两分相似,错把苏静当成是他了。这要错,也不是苏静一个人的错,她也有错。即便是后来看清是苏静,她居然……

     叶宋默默地整理好床铺,耳根微微发烫。她一头倒下,闭眼便睡,心中默默念着苏若清的名字,想着他的模样,安然睡去。

     下午时,叶宋睡饱了,一脚踹开了英姑娘的房门。英姑娘吓得不轻,站起来便往墙边躲:“你、你想干什么?”

     叶宋一句废话也不多说,扬鞭便朝她甩去。英姑娘大骇,慌忙撒出一把银针来,铁鞭在空中快速地盘旋,纷纷把银针扫落,往房间四面八方钉去,最后一枚直反向刺入了英姑娘的臂膀,英姑娘脸色惨白,连忙忍痛取出银针,从怀里掏出一枚药丸含下,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叶青等人都被引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静让他们都不要靠近,便只好不远不近地看热闹。叶青问:“二姐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苏静认真道:“可能是因为英姑娘喜欢我,你二姐吃醋了。”

     “呸。”

     英姑娘见外面大家都站着,却没有一人出来阻止,叶宋又扬鞭朝她击来,她左躲右闪,银针也撒完了,挨了几鞭子,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又道:“你何必跟我一个小姑娘计较!你胜之不武!”

     “这个时候来跟我说你只是一个小姑娘,不嫌太晚了吗?”叶宋不客气地再往英姑娘什么招呼了几鞭子,“我来教教你,怎么做一个小姑娘。”说着鞭子便把英姑娘捆得结结实实,去船头那了一根麻绳来拴在铁鞭上,伴随着一声惨叫,英姑娘一脚被踢出了船外,水声四起。

     “你干什么把我推进江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叶宋嘴角勾起一抹冷淡的笑,其余三人见叶宋这模样,都避而远之,惹不起。英姑娘平时太不招叶青喜欢,别说为她求情了,还没鼓掌幸灾乐祸就很不错。而归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苏静更是觉得应该给这小姑娘一点教训,给叶宋消消气也好。

     船没有停下前行,而英姑娘被绳子拉着也跟着前行。不管她会不会游泳,叶宋可不会心软,英姑娘要么挣扎,要么被淹,叶宋决计不会拉她一把。叶宋把绳索栓在了船栏杆上,英姑娘为了避免多喝几口江水,不得不双腿抵着船身使头跳出水面,可这样不一会儿就会腿麻,她顺着绳索往上攀沿,船身又很滑,试了几次,还没爬到一半呢人就又噗通一声掉了下去。如此反反复复,英姑娘再也受不了,大哭了起来。

     叶宋身体斜倚在栏杆上,低着眼帘往下看。英姑娘起初还连哭带骂,后面没力气骂了,哭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叶宋道:“你在水里好好冷静冷静,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错了,再叫我。”

     英姑娘提气又骂了一句:“你个丑女人,我才没有错,是你先抢了我喜欢的男人!”等她抬头时,甲板栏杆上哪里还有叶宋的人影,她已经走开了。看来是来真的。

     英姑娘只好大声喊苏静,苏公子、苏哥哥等各种亲昵的称呼都换了个遍,苏静才掏了掏耳朵,爬在栏杆上,一张脸笑得如春花明媚,江风扬了扬他的发,他眯着眼睛看向远方,叹了叹气,道:“风太大听不太清啊,刚才是你在叫我么?你是不是饿了?我去拿吃的给你。”

     相对于叶宋的无情,苏静这般温柔,让英姑娘感动得哭了。结果很快,苏静又回来,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却没有要把她拉上来的意思,而是用手指把馒头撕成了一粒一粒的面屑,像喂鱼一样直接往下面撒,还好心又无辜道:“来,你张嘴接着。”

     “呜呜呜苏哥哥,求求你拉我上来吧……”英姑娘被江水呛得上气不接下气,快崩溃了。

     苏静停止撕馒头了,微微笑道:“我做不了主,我们家都是我媳妇做主。”

     英姑娘抓狂,蹬着滑溜溜的船身,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做不了主!你这个软耳朵,怎么能被女人压制嘛,你骗我的!”

     苏静好笑道:“你明明认个错就可以上来了,犟什么呢。”

     英姑娘咬牙切齿道:“让我向那个女人认错,这辈子都没可能!”

     苏静便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嗯好骨气,反正离姑苏最多不过两天的行程了,相信我,你撑得住的。”说着便悠闲地啃着手里的半只馒头,咽了两口,又悠悠道,“你知道吗,她能这么对你,说明你委实是个小姑娘,没有跟你真计较。不然,可能连这绑你的绳子都没有,直接踢下江去,你要么游回昏城,要么游去姑苏,淹死了她也不会管你的。”

     说着苏静便去拉了拉栏杆上的绳子,英姑娘满怀期待,结果苏静又坏笑着放了手,逗得英姑娘哇哇大哭,“坏人!你们都是坏人!”

     苏静吃了两口白面馒头便觉索然无味,他顺手就往江里抛去,加上之前的馒头屑,惹来了不少争食的鱼群,吓得英姑娘惨叫连连。苏静欣赏着她的反应,手指叩着木栏,轻笑两声,道:“这都上了好些天的贼船了,才知道我们坏么。”说着表情突然冷了下来,眼里淌过淡淡的寒意,“幸好你只是个小姑娘,不然就算阿宋给你留条活路,不代表我会给你留活路。就把你抹了脖子丢江里喂鱼,我认真起来也丝毫不带马虎的。”

     那一刻,英姑娘害怕地噤声。她望着苏静直起身体,离开了栏杆处,怔怔回不过神来。随后泪如雨下,哽咽得不成声。她还以为苏静是个不会生气,总是带着笑的温柔男子,没想到是自己没惹到他罢了,惹了他他就会很凶,要杀人。

     她真是瞎了眼了,居然被苏静的外表所蒙骗。

     傍晚时,英姑娘在水里已经一声不吭了。这夏暑渐消,水虽不算寒冷,长时间泡下来人还是受不住。英姑娘是一会儿昏睡一会儿醒的。

     苏静在甲板上安了小灶,大家烤鱼吃。苏静翻鱼时,叶宋就很配合地在上面撒盐和胡椒,两人既淡定又悠闲。叶青很久没听到英姑娘的叫声,心里有些虚,道:“二姐,她……不会是被淹坏了吧?”

     话音儿一落,英姑娘又一次被江水浪花给泼醒,缓过一口气,冷得舌头都打结。她再也受不了了,没有了先前那股不屈不挠的狠劲儿,张口就大哭大喊:“我错了!呜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们拉我上去!”

     等她喊了一阵,叶宋才不急不缓地走到栏杆旁,伸头往外瞧了两眼,见小姑娘脸色被冻得乌青,便问:“哪里错了?”

     英姑娘咬牙,承认道:“我不该,我不该给叶姐姐和归哥哥下药!我就是不喜欢苏哥哥围着你转!”

     叶宋手抚在栏杆上,先不急着拉她起来,而是问:“你是怎么下药的?”她着了道也便算了,归已夜游的事情苏静已经告诉了她,他那么高的功夫也能不知不觉地着了道,看来这小姑娘委实是有两把刷子。

     英姑娘就原原本本地从实招来:“我在你们的窗棂上放了迷药,风一吹就扩散,只要吸进一点点就中招……”

     叶宋不置可否地挑眉:“你确定你给我放的就只是迷药?”

     英姑娘要哭要哭的,可怜巴巴道:“还有、还有一点点媚药……”

     一点点。一点点媚药就险些让叶宋失控,泡了一晚上的冷水?

     叶宋再问:“你这些鬼把戏哪里学来的?”

     “是我娘,我娘教的……”英姑娘嗫喏道,“我娘是江南鬼毒……”

     她这话一出,叶宋不由回头看了看苏静,苏静也同样抬头看着她,桃花眼里的流光滟潋。鬼医和鬼毒,可是江南一带并排一列的,只不过江湖上素少有人知道这鬼医和鬼毒的关系。苏静低低笑道:“那不就是鬼医的女儿了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苏静这话,鬼医和鬼毒是夫妻?

     叶宋勾起嘴角,随手拉起了绳索,便把水下的英姑娘给拽了上来。英姑娘站在甲板上,浑身湿透,瑟瑟发抖,那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她再也不敢惹叶宋和苏静了,这辈子再也不想泡澡了!

     刚来得及嚎了两嗓子,声泪俱下,叶宋便打断她道:“回房,换身衣服,擦干头发,出来兴许还赶得上吃烤鱼,你确定你要先哭完了?”

     英姑娘瞪着眼睛一瞧,那边夹着几条鱼,她又一天没进食,饿得几乎四肢无力了,连忙咽了咽口水,蹬地含泪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等她湿着头发出来时,小脸还是卡白卡白的,两只眼睛红通通的,叶宋递给她一碗熬好的鱼汤,她迟疑着接过来,又迟疑着想喝却不敢喝。叶宋好笑道:“怕我给你下毒?”

     英姑娘闷声不语,算是默认了。

     叶青一看就没来好气,道:“我二姐好心好意给你熬碗鱼汤暖身子,你还怀疑她给你下毒?你不喝就拿来,我还想喝呢!”

     英姑娘来劲了,捧紧了那碗鱼汤,回嘴道:“谁说我不喝!她要敢毒我,我就毒死这整船的人!”说罢便仰头咕噜噜喝了个精光。

     叶青气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等喝了一碗鱼汤,英姑娘嘴馋那架上烤着的香喷喷的鱼,又厚着脸皮蹲了过来,直流口水。她毕竟年纪还小,经过这次犯错以后也深刻地吸取了教训,时而也露出率真的性子,只要不任性也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众人见她这般模样,神情都略缓和。

     吃鱼的时候,叶宋挑了一整条给她。她简直不可置信,傻傻地望着叶宋。叶宋似笑非笑地挑眉:“不喜欢?那我拿走。”

     “别——我喜欢!”英姑娘抢了过来,被烫得直唏嘘,还是不停地用手去掏鱼肉来塞嘴里,不住地卷舌头,“好吃!啊,太烫了——”

     本来她吃得挺开心的,可是一看见苏静小心地挑了鱼肉里的刺,才送进叶宋碗里时,又一脸的不开心,闷闷道:“苏哥哥你看我不好吗,为什么要喜欢她而不喜欢我?”

     归已凉飕飕地盯了苏静一眼。

     苏静摆手,哈哈干笑,对归已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姑娘嘛,你何必把人小姑娘的话当真呢。”归已埋头,继续帮叶青挑鱼刺。

     英姑娘不满意了:“我哪里还是小姑娘,我都已经十六了!”

     苏静笑眯眯道:“诚然,十六的姑娘已经是大人了,可我比你大了七八岁,你不觉得我太老了吗?找对象,就要找年纪相当的,你貌美如花的时候他也风华正茂,这样才般配。”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英姑娘不吭声,似乎在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半晌抬头问:“那以后我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吗?”

     苏静道:“当然能,你找男人不能只看表面,要找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我就太花心了,不适合你。”

     “哼,哪有自己说自己花心的。”英姑娘把头扭到一边去,“可是我娘说,找男人不要找太死板顽固的,以后会吃亏。”

     “看来你随你娘。”叶宋忽然道,“那你爹也是挺不容易的,他很死板顽固?”

     英姑娘嘟着嘴:“谁说我爹不容易,他整天就知道研究医术,是我娘把我辛辛苦苦养大的,真正不容易的是我娘!”

     “所以你娘教了你这些,去坑害别人?”

     英姑娘翻了翻白眼,道:“我娘是怕我在外面遇到了坏人,防身而已。我娘说了,普天之下那么多的人,我爹既然是姑苏第一神医,那我和我娘就负责给人下毒,看他救不救得过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