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9章 结伙同盟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继续笑眯眯、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道:“那这么说来,你知道药王谷的所在了?”

     “哼,小小药王谷我岂会不知,好歹我也在那里生活过七八年,里面的机关……”话说到一半,英姑娘停住了,意识过来不对劲,望了望苏静等人,“你们要去药王谷?”

     苏静点头道:“是啊是啊,我们从京城远道而来,不正是去药王谷么。”

     英姑娘当即跳起来,怒道:“你们好深沉的心计!莫非是一开始让我上船就在利用我?”

     叶青和归已看叶宋,叶宋看苏静,要说利用,他三人实在是冤枉得很,连这姑娘叫什么名字都没摸清,就叫苏静给带上传来了。要说利用,也是苏静在利用。只不过,让人怀疑的是,苏静一开始就知道这英姑娘的来历吗?

     苏静好不无辜,道:“喂,是你被人推下河,我路见不平好心拉你一把,也是你让我好人做到底帮你去惩治负心汉,还是你一把火烧了人家的楼子害我们被追打,又是你嘴上一直说你要去姑苏我们才顺路带上的你,你这小妮子怎么那么没良心呢,现在眼看快要到姑苏了,就准备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是不?你就是要过河拆桥,也不用这样往人身上泼脏水吧?”

     苏静说得顺溜极了,叫英姑娘哑口无言。好像,苏静说得有点儿道理……也是在刚才水下,她才报出自己的来历。但凡江湖上的人都知道,鬼毒和鬼医,一个脾气火爆,一个油盐不进,都不是好惹的主儿。

     可这巧合也忒巧了吧。不晓得究竟是缘分还是冤孽。

     英姑娘自个寻思了一阵,瘪瘪嘴道:“好吧就算暂时是你说的那样,但我是过河拆桥的人吗!你们去药王谷干什么?”

     叶宋道:“找鬼医治病。”说着便指了指叶青的双腿。

     英姑娘警惕问:“那你们怎么知道我和药王谷有关系?没几个人知道我爹是……”

     叶宋笑了笑,道:“你刚刚不是说你爹是姑苏第一神医么,可不就是鬼医?我们没逼你,是你自己说的。”

     英姑娘悔恨地捂嘴:“我太大意了,又被你们套话了。”

     苏静循循善诱道:“你看,这一路上我们帮了你不少吧,虽然谈不上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好歹也意思意思一点儿不是?刚才你说药王谷的机关……”

     英姑娘忿忿地瞪苏静一眼:“你果然是个坏心眼的臭男人!”说着她就远离苏静,去另个方向,坐在板凳上,不理他。

     叶宋不咸不淡道:“算了,不要为难她。想必她应该很久没去过药王谷了,药王谷里就算有机关也是几年要变个样儿,她能不能进去是一说。况且,毒和医相克着,她再疯天疯地也害怕进药王谷吧。反正很快到了姑苏,要找药王谷也不难。”

     英姑娘又炸毛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就是想激将我吧,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上当的!谁说我进不去了,就是药王谷里的机关一天一个样儿我也能照样把它玩儿坏!什么叫我害怕进药王谷,那死老头敢欺负我娘,我一个心血来潮就能摸进去剪掉他的头发,捣毁他的药田!”

     叶宋似笑非笑:“看来你经常这么做?”

     英姑娘牛气朝天:“那是当然!还没有本姑娘想去而去不了的地方!”然后脑子一转,冷静下来,心中拔凉,欲哭无泪,“喂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激将我……”

     “带我们去药王谷?”

     “要去你们自己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不会带你们去的,我又没好处!”

     “你不想你爹和你娘和好如初?”

     “……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插不上手的。”

     苏静正想悄然退场,接下来他相信叶宋能够搞定这小姑娘的,心里正隐隐有种不的感觉呢,还没来得及逃开,叶宋便逮住了他,笑道:“那要不,把这臭男人借你玩儿两天?”

     英姑娘抽了抽苦哈哈的苏静,气焰顿时消去一大半,对叶宋道:“你把你男人借给我玩儿,你这么仗义啊?”

     苏静讨好地看着叶宋:“女人之间的交易,能不能别扯上无辜的男人呢?”

     英姑娘顿时有些同情起苏静来,道:“可是你太老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但这个女人也不是有情有义的,她想一脚把你踹开,好去找更加年轻的。让我摊上你,我才不干。”

     苏静一口老血。这才没过多久,他就已经这么被嫌弃了么?女人真的是很善变。

     叶青还不忘幸灾乐祸地落井下石:“啊哈哈哈哈苏四,你看连小姑娘都嫌弃你了!”

     叶宋索性直接问:“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英姑娘想了想,道:“和你们一起去药王谷也不是不可以,药王谷里面有一个上锁的塔楼,里面应该藏了不少宝贝,那锁我花了好久的时间都没能打开,你们如果答应帮我撬锁,我就跟你们去。”

     “好,一言为定。”

     这,算不算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呢?

     入夜后,大家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第二天起来,推开窗扉,凉凉的江风迎面拂来,顿觉神清气爽。晨时还早,江面上笼罩着一片薄雾,若有若无的阳光在雾气中折射,淡黄色的一片。

     透过那薄雾,可见远方隐隐的城镇码头。

     甲板上传来叶青一声惊喜的呼喊:“快到了,我看见江岸了!”

     叶宋出门来时,刚好苏静也出来。一袭紫色衣袍入眼帘,苏静伸了伸懒腰,打着呵欠,眉宇之间有疏懒的睡意尚未消散,看见叶宋之后,越发显得十分慵懒,连声音都带点儿妩媚之色,道:“阿宋,早啊。”

     叶宋抽着眼皮看着他,手指修长白皙,随意撩起自己墨长的发丝,又自怀里抽出一根样式简单的木簪,衔在嘴边,等把长发理顺了,再在肩后灵活地挽了一个发髻,用木簪固定起来。

     那一举一动,竟比女人挽发还要好看。

     苏静见叶宋看得认真,便玩笑道:“你是不是快要爱上我了?”

     叶宋从他身边走过,淡定道:“能不能不要一大早起来就这么骚。”

     耳畔传来他舒心愉悦的笑声。

     大家早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上午时,船便缓缓靠岸了。在水上飘了好几天,从来没觉得陆地这么可爱过。等船夫牢固地套上了绳索以后,大家相继下船,站在地面上的第一反应就是结实地跺了两脚。

     这姑苏的码头,比昏城的要大得多,也繁华得多。来来往往的船只络绎不绝,不仅有运货的商船,还有不少画舫飘在江面上,都是供人玩乐的地方。

     走在姑苏城里的街道上,两边都是江南特有的青砖瓦房,街面上又十分的热闹,他们见识了这姑苏的云锦,当真十分精美华丽。英姑娘灵俏地笑道:“你们既然来了这个地方,就是我做东。现在要不要去我家,让我娘好好招待招待你们呢?”

     大家齐齐摇头。让鬼毒招待,得了吧,知道怎么进去的,还不知道出不出得来呢。

     英姑娘得意道:“哼,算你们识趣。不然我让我娘统统毒死你们。走吧,找个地方吃饭去,等本姑娘吃饱了,再拟定下一个路线。啊,好久没吃家乡菜了,都快想死我了。”

     说着她便跑在前面,找了一家姑苏最有名也最贵的酒楼,站在门口笑嘻嘻道:“我先说哦,我身上没什么钱,吃住都算你们的。”

     叶宋倒想起了一茬儿,推了推身边的苏静,道:“一千两银票,一会儿去兑了给我。”

     苏静抽了抽嘴角:“回京城给不行?”

     “不行,时间越久,你记性越不好。”

     叶青好奇地看过来,问:“二姐,你嘀嘀咕咕地和苏四说什么呐?”

     叶宋习了苏静那一套,露出笑眯眯的招牌笑容,道:“在算账。英姑娘,你回来了不用去给你娘打声招呼吗?”

     英姑娘已经被小二引着上二楼,准备进雅间,一看这货就有趁机讹吃的嫌疑。她回头,理所当然道:“不用啊,我娘比我还行踪不定,她只要知道我没事就好了。”

     “她怎么能知道你没事?”叶青好奇地问。

     进了雅间坐下以后,英姑娘又拿了菜单噼里啪啦地点了许多菜,等小二出去了,她才凑到叶青身边,捞起自己的袖子给她看。叶青吓得缩了一下。只见英姑娘白白的手臂上,赫然蜿蜒着一条红线。英姑娘喜滋滋地放下衣袖,道:“这个是我娘种在我体内的生命线,如果我娘有事呢,这红线就会变成紫色,她手上也有我的生命线,是一样的道理。”

     苏静和叶宋对视一眼。这种东西,是蛊虫?看来这英姑娘的娘不仅善毒,还善蛊。难怪鬼医也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毒物。

     饭菜上来以后,大家畅快淋漓地吃了一顿。英姑娘鼓着嘴巴说:“好吃吧好吃吧,这楼里的饭菜可是姑苏顶级的大厨做的!”

     叶宋和叶青根本不回答她,一筷一筷地抢菜。就苏静慢条斯理地笑回了一句:“嗯,味道果然不错,很有当地的风味。”

     英姑娘又得意了一番,可等她回过神来时,见桌上的菜盘子都快见底了,顿时风卷云残大呼:“你们怎么吃那么快!”

     出了酒楼,一行人走在大街上。叶宋掇了掇苏静,苏静便温文尔雅地笑道:“英姑娘,现在咱们去药王谷好吗?”

     英姑娘打着嗝剔着牙,道:“我刚想问你们呢,你们是想现在去呢还是想等晚上再去?现在去的话,我们到了药王谷说不准也已经半夜了噢。”

     叶宋道:“现在去到达时已经半夜,总比晚上出发同样的时间还在半路要好吧。”

     英姑娘点点头,道:“看来你是个只讲时间不讲效率的人。”

     “那要看什么事了。”

     “我看好你,现在去置些东西,我们一会儿就出发。”英姑娘说着就带他们去各个店铺里转了转,“我从来都是晚上摸进去的。”

     等买好了绳索铁钩一类的工具,英姑娘丢给大家一人一套,这哪里是去拜访药王谷鬼医的嘛,看起来更像是即将去作案似的

     出了姑苏城外,大家都跟着英姑娘走。上山的路十分陡峭难行,有时候泥土往下滑人也跟着往下滑,这时就需要带来的铁钩勾住附近扎根很深的树木,攀岩着前行。叶青的轮椅是用不上了,归已背着她毫不费力,走路也很稳当。

     叶青不禁问:“药王谷不是谷而是山?”

     英姑娘道:“你懂什么,药王谷当然是谷了,现在才开始走呢,还要好长的路才可以到。我们现在是在绕远路啊。”

     “啊?”叶青更加疑惑了,“为什么要绕远路?既然这是远路,相比就有近路了,怎么不走近路?”

     “通往山谷的捷径,晚上才会显示出方向,有山林野兽看守,白天是没法走进去的。”英姑娘边走边道,“是你们要求立刻上路,只好走这里。”

     大家气喘吁吁地爬了好久的山,那是姑苏山外最高的山,眼看要到顶了却总也无法到顶,十分磨人。终于到了山顶,云雾缭绕,远天的风景苍茫,长吁一口气,当即便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英姑娘在山顶四面八方寻视了一番,才终于在悬崖边的一颗树脚下找到了粗粗的藤蔓一样的东西。她把藤蔓扒开,立刻有一根两指粗的绳索暴露眼前,而绳索的另一端,因雾气干扰视线,谁也不知道是通向哪里。英姑娘扯了扯绳索,还算牢靠,回头与大家道:“把你们的绳子套在这上面,一个一个滑下去呗。我也两三年没走这条路了,不晓得牢不牢靠,摔死了我不负责的啊。你们谁先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