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81章 神奇的药王谷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英姑娘赶紧生了一只火把,驱赶后面跑来的那条大狗。众人回头一看,头皮发麻,说他是狗,怎么却有一对绿油油的眼睛,就像狼一样,饿惨了的样子。有着火光,它不敢一举扑上来,便用爪子不住地刨着地面,低嚎不止。

     叶青问:“它、它是狼是狗啊?”

     “狗啊”,英姑娘道,“你没听见它的狗叫嘛。”

     “那怎么它的眼睛……”

     “那是一对狼眼,是臭老头从狼身上挖出来安在这狗身上的。”

     “……”鬼医到底有多鬼畜!

     英姑娘把这拥有一对狼眼的大狗引进了一片药田里。她弯身飞快地拔了一把药瓜,然后转身就跑。大狗在身后猛追不止。只是将将跑过药瓜被拔的地方时,嗷呜一声,掉陷阱里了。

     英姑娘抓着药瓜回来,一人分一个,剥了皮甜津津地啃着,道:“吃吧吃吧,补充体力,很难得的。一个可以抵三天不吃不喝还精力充沛。”

     于是,大家都依着她的样子,剥掉了皮,啃了药瓜。味道跟地瓜差不多。

     最终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赶了大半天的路,疲惫和饥饿顿消,的确是精力充沛极了,连睡都睡不着,你我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夜,直到天明……

     第二天天亮了,整个山谷的样貌完全呈现在大家的视线里。这谷中大片大片的药田,不远处有零星稀疏的屋舍,伴随着几声公鸡叫,就见有人出来,往药田里走去。白天这药田里的机关都会被关掉,由药侍精心打理,结果药侍看见大狗在陷阱里待了一晚上,再举头而望,见英姑娘在药田里摸索,一路吃着走,一脚踩掉一窝药,抖着心肝道:“神医!神医!英姑娘带人闯进来了!”

     随后只见一个人影颤颤巍巍地跑出来,他站在屋舍门前,似乎拉动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大片大片的药田都不安宁了。无数疯长的藤蔓爬出,朝叶宋他们卷去。英姑娘不慌不忙地左绷又跳,像是在蹦绳一样十分得趣。

     而叶宋他们也是各自左躲右闪,叶宋一鞭子挥出来,把那些藤蔓鞭得稀巴烂,顿时屋檐下的老头就心肝痛得一哆嗦。英姑娘兴致勃勃道:“就是要这样打!啊哈看那臭老头还怎么耀武扬威!”

     随后她掏出身上的粉末,相互混合起来,在空中噼里啪啦地开始冒火星了,似乎要起火的样子。英姑娘玩得不亦乐乎,手圈成喇叭状,对屋檐喊道:“臭老头,你再拽,我就一把火烧光你的药田!”

     对面人一听,哪里还敢继续,立刻又拉了一下,关掉药田里的所有机关,骂骂咧咧道:“你一个人来糟蹋也就算了,还要带人来糟蹋,你是白眼狼啊?”

     英姑娘无所畏惧地一屁股坐在药田里,能吃的就从地里掏来吃,能破坏的就一爪把药草都拔了。

     老头气得浑身抽筋,当即拿了一根藤条就过来,像是要打英姑娘的样子。英姑娘赶紧跳起来,往几个男人身后一躲,笑嘻嘻地凑出半个脑袋,做了个鬼脸:“死老头,来打我呀!!!”

     英姑娘口中的臭老头、死老头,便是这药王谷的鬼医了。此人似年过四十有余的样子,两鬓微微发白,干干瘦瘦的,但精神却矍铄得很,尤其是那双眼睛,亮得吓人,英姑娘的明亮眼睛想必就是遗传自他。经他看上一眼,就像是能把人看穿一样,心里直没底。

     叶宋不禁想,莫不是这双眼睛也是从别的什么东西身上挖出来安上的吧……

     当鬼医审视众人时,眼神在叶青身上停留片刻。叶青本能地往后缩了缩,叶宋他们千里迢迢从京城来到江南,为的就是给叶青治这双腿。如今鬼医就在面前了,难免有些紧张又有些焦急,索性把叶青从归已背上接过,直截了当地对鬼医道:“这是舍妹阿青,她双腿不能行走,我们前来,就是想请前辈能够治好她的双腿,请前辈成全。”

     鬼医冷笑一声,表情十分不屑,看了看自己几块遭殃的药田,道:“你们就是这样求我治病的?好歹也是有求于人,怎不见金银财宝送点来?”

     叶宋道:“若只是金银财宝便能求得前辈治病,这药王谷索性敞开门做生意了也不用这般费力寻找。前辈自不是世俗之人。”

     “老夫看你年纪轻轻,嘴倒生得厉害。”鬼医指了指自己的药田,甩甩袖子,“那这些,谁来赔?等你们一颗不差地把毁坏的药草重新种上再来谈条件吧!”说着就趾高气昂地要走,走了两步回头见英姑娘还躲在扈从背后,便瞪起了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走!”

     英姑娘撇撇嘴,道:“谁要跟你走,我跟他们是一起的!不就是你的几颗破草药嘛,种就种,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种,我也种!”

     “你真是气死我了!随你!”鬼医回了自己的小木屋,哐地一声关上了门。

     鬼医走后,药侍拿来了新鲜的种子。大家齐心协力,在药田里忙活,把毁坏的药草给填补上。叶青不能走动,便坐在树荫下乘凉,手里拿着一片宽大的叶子扇着风。莫看这些种子普普通通,实际上入土想要它们发芽还是很有难度的,英姑娘详细给大家讲解了一遍,种子要怎么样埋进土里、埋多深才能在多少天以内生根发芽,而且一天需得浇多少次泉水、晚上需得用琉璃灯烘烤几个时辰等等,十分的麻烦。

     英姑娘到底是鬼医的女儿,药侍岂敢怠慢,很快去烧了一壶茶来,英姑娘讲完以后刚好可以和叶青同坐在树下喝口茶润润嗓。

     叶青不客气道:“现在看来,你爹脾气这么坏,难怪你娘会离开他。”

     这一点和英姑娘一拍即合。她咂道:“所以说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那死老头活该被抛弃。”

     好不容易下好了种子,叶宋和苏静他们又悉心照料着,轮番看守,几乎都没好好休息过,等两三天以后,终于等到种子发芽了。叶宋客客气气与鬼医道:“请前辈帮忙救治舍妹,在下感激不尽。”

     结果那鬼医说翻脸就翻脸,挥挥手道:“笑话,看在英子的面子上老夫没把你们个个用来做药人就很不错了,哪里来就哪里滚,老夫没功夫招待闲人。”

     这时坐在木桩上的苏静懒洋洋地站起来,顺手拂了拂衣角上的泥土,很是充满乡野气息,但又不完全属于这里,仿佛他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都能很快地融合。苏静眯着眼睛笑,眼里浸着亮澄澄的阳光,手指绕过叶宋的肩,在她发间拈走一片树叶,道:“跟不同的人打交道用不同的方法,鬼医怎么能吃这一套呢。毕竟鬼医不是一般人嘛。”

     这话把鬼医抬高,他微微露出得意的神色。

     继而苏静又看了看大片的药田,道:“这些药,一把火烧了倒可惜,拿出去卖的话说不定能卖不少钱”,随后眼神又销魂地落在英姑娘身上,小姑娘打了一个哆嗦,心知这坏心眼的男人又要使坏心眼了,“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妹妹噢。”

     鬼医气得够呛,当即要把他们赶出药王谷。这时,苏静自怀中取出两样东西,一封信和一只细长的琉璃瓶,瓶内装着的暗红色血液立刻引起了鬼医的注意力。苏静继续道:“实不相瞒,除了给阿青治双腿以外,我们还有一事相求,便是希望神医能够帮我们找到这血中蛊毒的解药。在下听说,神医与姑苏鬼毒本是夫妻,如今各走各的阳关道,鬼毒又擅蛊,若是神医找不到这解药,岂不输鬼毒一截?”

     鬼医还算理智,不比英姑娘好激将,他讥诮地笑了两声,道:“你以为刺激我就有用?”

     苏静依旧笑眯眯地:“当然不会有用,如此,我们只好实行上一个法子了。”他一个眼神过去,扈从便逮住了英姑娘。

     英姑娘憋红了脸又抓又打,骂道:“你个混球,小人,非礼本姑娘!”

     鬼医冷哼一声,拿过苏静手上的琉璃瓶,解开盖子嗅了一下,道:“进去说。”还不忘狠狠瞪了英姑娘一眼,“这笔账随后跟你算!”本文最快\无错到

     苏静把信也一并递了过去,道:“据说这是京城某个有名的大夫写给神医的信,神医要不要看看?”

     “老夫没空看,撕了!”

     叶宋跟在苏静身边,见苏静摸摸鼻子,果真照话撕了。他看了看叶宋,低低笑道:“是不是我的法子比较有用?”

     叶宋也笑了一下,抬步跨进门口,毫不含糊道:“你最厉害。”这倒让苏静端地一愣。

     ??归已把叶青放在椅子上,老头子勉为其难地伸手摸了一下叶青的膝盖骨,咂道:“骨头都断成这样了,还来找我干什么?”

     ??叶宋道:“要不是断成这样了,也不会来找神医了。”

     ??可显然,鬼医对苏静带来的一瓶血液比对叶青的腿要感兴趣,对此不置可否。他把血瓶放在一旁,拿过纸笔就刷刷刷地写了一张东西,然后一言不发就走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