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89章 我喜欢你的投怀送抱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归已很快把饭桌收拾了,把叶青推去鬼医面前。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Zhuaji.org鬼医耐心地坐在矮凳下,捞起叶青的裤腿,仔细来回地摸了又摸,随后起身,拿了纸笔就画下了叶青的双腿骨骼,以及断掉的部分,都清清楚楚。

     苏静送来了虎骨,他看了一眼被碾成粉末的一部分,再看了看老虎爪子的那部分,道:“虎骨是最补人骨的,看这虎爪,你们倒狠,抓了一头成年硬朗的老虎。爪的粗细和弧度弯曲得刚刚好,应是可以给小姑娘补膝盖骨。”说着就刷刷刷又在纸上写了一个方子,“明天起,照这方子自己去药田里采药,弄来给小姑娘熬浴汤,每天泡上两个时辰,泡上七天。五天的时间里,找齐蟾毒和麝香。”

     归已闲不住,鬼医当天晚上开了方子,他当晚就去找上面的药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苏静翘着腿躺在床上,头枕着双手,了无睡意,睁着眼睛看着头顶,也不知在想什么。突然,门外有轻微的响动把他拉回了神儿,他斜眼就看见外面溢进丝丝月光,门被人打开了,又很快关上。一个人影窸窸窣窣地摸了进来,站在床前。

     苏静坐起身来,饶有兴味地看着叶宋抱着被子,道:“你走错房了吧,想去阿青房里和她一起睡?”

     叶宋又是一声不吭地把被子放在苏静的床上,然后爬上来,把苏静往里推了推,道:“你让我一半呗,我一个人睡不着。”

     苏静惊魂未定:“叶宋,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你没走错?我是苏静噢。明早你起来发现是我,要打我怎么办?”

     叶宋已经好端端地躺下了,侧身看着他,温柔笑道:“你不要害怕,我怎么舍得会打你。”

     苏静抖了一下,叶宋就已经黏了上来,手环住了他的腰,他还在挣扎是抱着好呢还是该推开好呢,很快叶宋就已经在他怀里安静地睡去。

     叶宋前后这巨大的反差变化,让他久久不能相信,那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不真实。

     幸好,第二天一早起来,叶宋还是闷不吭声,很失忆又很失常的。这让苏静大大地松了口气。

     今天该去继续找药了。鉴于昨天找虎骨费了些力气,今天就决定先去找不费劲的麝香。只不过麝香要找到雄麝才会有,雄麝虽然没有多大的攻击性,但深山老林里,还是有些难找的。

     苏静的脸上抓痕,涂了鬼医的药之后,才一天的时间痕迹就消去了一大半。只不过他要上山去找药,本想把叶宋留在谷里,可是她无论如何也要跟着,苏静又怕她再有什么危险而犹豫不决。

     关键是,叶宋她不正常嘛。

     归已见状,便道:“你们都留下吧,我去找麝香。”

     英姑娘又不干了,道:“不行,你不能去!你走了,我和老头子上哪儿吃饭去,大家伙都要跟着挨饿的!”说着她飞快地操起一根木棍就朝苏静的头上敲去。

     叶宋见状,在那木棍打下来之前,眼疾手快地就捉住木棍,眼瞳里尽是琉璃冷色,吓得英姑娘赶紧撒手躲去了苏漠的身后,嗫喏道:“你们都看到了吧,她虽然不清醒,但本能还是有哒,苏哥哥和她一起去没问题啦!”

     众人都扶额。

     于是乎,最终苏静又带了叶宋一起上山。英姑娘交给他几支袖箭,道:“这箭上面淬了麻药,射中雄麝它便跑不了了,你们可以趁此机会取麝香。”

     说着又递了一串药瓜,“呐,这个你们带上。说不定这一入山就会蹲点几天几夜呢,雄麝只有觅食和求偶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你们尽量往山顶靠,那里可能性较大一些。”

     苏静思忖着道:“既然要入山几天,不妨把蟾蜍毒一起带回来好了,能少用点时间便少用一点。英姑娘,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不妨一起交代了吧。”

     英姑娘连忙跑进屋,又拿了许多药瓶子出来,里面有各种效果的药丸,递给苏静道:“那这个你们带上,万一有突发情况也好备用。毒蟾蜍在悬崖边上可以找到,得万分小心,这个取毒很麻烦,稍有不慎就会被沾上。你们若是不知怎么取,就把整只都带回来吧。”然后就又递了一只大点儿的琉璃瓶子,足以装下一只蟾蜍。

     两人带好这些东西以后便进山了。

     他们所去的那座山很是高,越往上走,雾气越是缭绕,当然也越是寒凉。费了半天的功夫才终于上了半山腰,半山腰以后的树林里,树叶都是呈针形的尖细叶子,有些像松针,但比松针要宽要常。这林中小动物实在多,有毛茸茸可爱的,也有攀附在树干上蠕动的恶心的。

     这里没有像之前的瘴气林里那么多的毒物,因而不用把避毒丸含在嘴里,仅仅是放在身上便能使小动物们自觉远离。苏静和叶宋在一处硕大的灌木林附近蹲点儿,据说雄麝喜欢在灌木林附近出没。

     可是蹲了半天,腿都麻了,一个影儿都没有。

     后来,出现一头梅花鹿,叶宋条件反射地射出了一只袖箭,把梅花鹿给麻醉了。

     苏静抽了抽嘴角,拉住想要出去的叶宋,道:“那个不是雄麝吧,是鹿,你没见它头上有两只角啊。”

     叶宋想了想,一脸茫然地望着苏静:“你知道雄麝长什么样子吗?”

     苏静一愣,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不知道啊。”

     短暂的沉默以后,两人各自淡定地扭开了头,继续蹲点。然后叶宋突然冒了一句:“呸,亏你还是皇室,不是经常要上山打个猎什么的吗,连麝都不知道,有什么用。”

     苏静嘴角忍不住微微翘了起来,眯着一双清亮美丽的桃花眼,道:“你说什么?”

     叶宋回过神来,还是一脸茫然:“我说了什么?”

     靠,她的失忆和失常已经慢慢变成间歇性的了么?

     苏静玩心大起,道:“你说你对我一见钟情,此生非君不嫁。”

     “去你妈的,老子怎么会说这么恶心煽情的话!”叶宋当即反驳,下一刻望着苏静的脸,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我真的对你是一见钟情?”

     苏静捂着唇乐呵呵地笑开。

     继梅花鹿之后,后面又来了几只四腿动物,苏静都用排除法,排除了雄麝的可能。眼看天快要黑了,说来也是两人运气比较好,这时一只四腿的说不清是个什么物种的家伙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来了。

     “这个总该是了吧。”叶宋低低地问。

     苏静仍有些迟疑,因为似乎又有些地方不对。可是叶宋已经再次射倒了那只动物,动物哀鸣了两声,就晕过去了。

     苏静道:“错了,它不是雄麝。”

     叶宋也有些了然:“是母麝。”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打起精神来。果真不一会儿,就有另一只动物跑过来了,它看到地上倒下的母麝十分焦急,又警惕地在原地转了两圈,才跑过去,用头拱母麝的身体。

     它们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叶宋瞄准了雄麝,一举成功。

     幸好他们用的药只是一般的麻沸散,只能维持两只麝短暂的一会儿不能动弹。一旦药效过去了,就会跟之前那只梅花鹿一样,爬起来又能走又能跳的。况且袖箭射出的伤口也不算深,几天便能够自己痊愈。

     叶宋见状连忙站起来,眼里露出喜色。只可惜她蹲了太久,双腿发麻,还没站稳就又倒了下去,幸好苏静及时搀扶了她一把,看着叶宋倒在自己怀中有种心满意足之感,玩味地调戏道:“啧,我蛮喜欢你投怀送抱的。”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叶宋哪有功夫理会他,拿了琉璃瓶就过去蹲在雄麝身边。她看见这雄麝的肚脐下方、雄性象征的上方有一个囊,那个囊便是专门分泌麝香的,叶宋还捏了一下,捏得雄麝忍不住抽搐,双眼湿漉漉的,显得可怜极了。

     苏静亦蹲过来,道:“你来还是我来?你看它那样子,明显觉得你在侵犯它,好无辜。”

     于是叶宋让开了,并拿出瓶子在囊下接着。苏静便伸手过去,手指打开了那囊口,另有手指伸进去把颗粒状的麝香给掏出来。他掏得很小心,既没有伤着雄麝也没有另它感到疼痛,渐渐雄麝或许感受到了他俩并无恶意,便侧着头去亲近身边的母麝,似乎在安慰她不要怕。

     苏静把麝囊都掏空了,里面有大半瓶,道:“这些应该够了。”

     叶宋又掏出了英姑娘给的药,取了一瓶金疮药出来,拔掉了两只袖箭,分别给它们抹了药。可是麻药还没有散,它们暂时还不能站起来。

     苏静点了一只火把,照亮了叶宋的侧脸,平添两分柔和。他环视了一下树林,怕有什么动物在晚间伺机而动,便善意道:“你要是担心它们,不如等它们走了我们再走。”

     两人坐在两只麝旁边,剥了药瓜吃。半晌母麝先能动了,开始用头去拱雄麝,它无辜地看着叶宋,叶宋递了半个药瓜过来。雄麝也能站起来了,不让母麝靠近叶宋,但约莫也是觉得饿了,见叶宋没有恶意,就小心地一小步一小步靠近,叼了那半个药瓜便带着母麝匆匆掉头跑了,一下就消失在树林里不见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