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90章 大难临头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当天晚上,两人下半山腰找了个暖和一点的林子过夜,火把燃了一晚上,也不算冷。苏静把衣服脱下来裹在叶宋身上,让她靠着自己睡,自己则靠着一棵树。

     火苗舔着了地上的枯叶,燃得噼里啪啦作响。

     叶宋靠着靠着,便蜷缩着身体,头枕在了苏静的腿上,睡得安然。苏静低着头,看了她良久,唇边挂着的笑容如清晨最轻柔娟美的一朵莲。

     半夜,叶宋醒了一趟,睁开眼睛看见苏静的睡颜时,轻微地怔愣了一下,半是清醒半是糊涂,也是看了良久。

     第二天一早起来,两人就继续去找最后一样蟾毒了。蟾蜍没有生活在很冷的地方,因而他俩往山下走了一小截,找到了一处山崖。

     出了树林,便是一块平坦而开阔的地界,地面上花草葱茏,往前不过三丈就已是尽头,下方是凌空悬崖。悬崖边上,奇花异草,缤纷非凡。

     此时,远处的朝阳穿破云层,如破碎的琉璃光球,迸射出第一缕阳光,映红了连片的朝霞。

     这是叶宋见过的最美的光景了。

     人再怎么厉害,可站在这天地之间,和如此瑰丽山色比起来,仍旧是显得渺小极了。但是人可以做到心胸开阔,可以融入自然,赏这浩瀚云海和壮阔日出。

     她眯着眼睛看风景,殊不知看风景的人正看她。苏静道:“你喜欢么,若是觉得好看,以后空闲的时候我可以陪你登山看日出。”

     叶宋回过头,眼里浸满了暖金色,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道:“那样似乎也不错。”

     苏静都有些分不清叶宋到底是正常还是失常了。

     两人在山巅待了一会儿,等到朝阳彻底破云而出,渐渐悬崖下的云层也散开,露出了翠碧色的崖壁,还有崖下隐约的光景。

     崖壁上的植物生长得尤为茂盛,一看就是一处小动物们栖息的圣地。那宽大的肥叶上,亮晶晶地兜着露珠,竟还有比手指还细的花蛇儿一圈圈蜷缩起来,躺在那叶子上晒太阳,也有硕大的蛐蛐在草叶间跳来跳去好不惬意。只不过它们都要警惕了,这山崖见有一种尖嘴鸟儿凶狠得很,时不时盘旋飞过,似乎在觅早食。它嘴尖爪利的,一往崖壁上窜过,就抓了一只青蛙亦或是蛐蛐,然后飞远。

     一旦那鸟儿出来时,连晒太阳的蛇儿也要麻溜地缩到叶子下面躲起来。

     有几尾小蛇动作不够迅速,一下子就被鸟儿给逮走了。

     苏静和叶宋蹲在悬崖边上观望了一会儿,不好找地方下脚。况且谁知道叶子下面又藏着个什么东西,被咬到了可怎么办。

     叶宋忽而伸手指着斜下方有一丈往下的地方,道:“那个,满身疙瘩的那只,是不是?”

     苏静循着她的方向一看,果真叶子下面遮掩着的有一只疙瘩蛙。只不过那疙瘩看起来五颜六色,让人头皮发麻得很,这颜色越是鲜艳,毒性就越是厉害,便道:“看来只好整只抓回去了。”

     虽然整个崖壁浑然天成,没有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但却有很多钻进了石头缝里的结实藤蔓可以做支撑,苏静拉起一条长藤来,拽了拽,把附在上面的小动物都给抖落了去。

     叶宋又翻翻找找,找出一粒解毒丸,递给苏静,道:“你下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被咬了。”

     这解毒丸和避毒丸不一样,它不能避开毒物,但是可以解百毒。

     “放心。”苏静对她笑着眨眨眼睛,随后手握了长藤就飞身往下。他轻功一流,足尖在崖壁上轻点几下,便朝那只疙瘩蟾蜍靠近。蟾蜍似乎感觉到了不平常,左右跳动了几下,但都逃不过苏静的手掌心。

     他微微往后仰着身体,脑后青丝垂下,像是飘摇的黑色云烟,唇畔的微笑自信而从容。他一手取出琉璃瓶,用口衔住了塞子,那动作流畅得很,好似不是处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中,而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优雅和引诱。

     苏静把琉璃瓶口对准了蟾蜍,小心翼翼地推进,蟾蜍被那迫力逼得往前跳了两小步,终于受不了,回头便要生气地反击。当是时,就在蟾蜍转身的瞬间,苏静动作非常迅猛,一下便将瓶口朝蟾蜍的头部扣来,蟾蜍越是挣扎就越往瓶子里爬,最终彻底入了瓮,苏静趁它再想艰难地转头之际,就已经塞好了瓶塞,仰头摇着瓶子对叶宋招手。

     可是苏静却看见叶宋的脸色卡白。

     “喂你不是应该祝贺……”话只说到一半,苏静也说不出来了,视线被藤蔓上的一条金黄色会动的绳子给吸引了,定睛一看,吓个半死。

     那哪里是绳子,分明是一条金黄色的蛇!蛇身很细,就跟一般的绳子差不多,但蛇头却是成三角形的,没有摇头晃脑,直接死死盯着苏静,缓缓爬来。

     苏静暗暗叫苦,他饶是再孤陋寡闻,也不可能认不出来这是一条什么蛇,比之前遇到的什么红蛇啊、银环蛇啊可厉害得去了,这就是一条金蛇王啊,就是不知道鬼医的解毒丸能不能够解这家伙的毒……

     苏静被金蛇逼得顺着藤蔓缓缓往下退,眼看藤蔓就快要到底了,他哪敢轻举妄动去扒另外的藤,扒起来不知道又会有什么东西不说,一旦他有任何举动,金蛇就会立刻窜起而攻之。到时他要么死要么死要么还是死了。

     苏静苦中带笑:“叶宋啊,你要不要听听我的临终遗言?”说着也不管有没有作用,就把解毒丸吃了下去。

     叶宋有些乱了方寸,极力冷静,道:“老子没空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她突然想起袖里还有袖箭,立刻取出来,没想到就只剩下一支,且金蛇那么细,这袖箭射不射得中还另说,关键这一射还有可能把藤蔓都给射断了。

     苏静见状,道:“没用的,它的蛇皮是制作黄金铠甲的最好材料呢。”

     该怎么办?

     这时一声尖锐的鸟叫传来,空中还盘旋着好几只觅食的尖嘴鸟,叶宋顿时有了主意,眼见那金蛇离苏静越来越近,顾不上行不行得通了,当即翻手将袖箭朝空中抛了出去。那尖嘴鸟又是极为灵活的,扑腾着翅膀惊险躲开。

     可这样一来,叶宋就彻底引起了尖嘴鸟的注意。可尖嘴鸟对食物比对人更加感兴趣,立刻便注意到了准备攻击苏静的那条金蛇,兴奋异常地俯身便冲来。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金蛇奋起而攻,尖嘴鸟亦是不留余力地冲来。就在金蛇碰到苏静之前的那一刹那,尖嘴鸟爪子扒住了藤蔓上的金蛇,用它的尖嘴就狠狠地啄。

     自然界的动物都是生生相克的。

     金蛇无暇顾及苏静,扭回了头去袭击尖嘴鸟。尖嘴鸟的喙上有极细小锋利的尖刺,金蛇被它啄了几下,金皮居然有沁血的痕迹。一下子蛇和鸟就剧烈地打斗了起来。苏静处在最下面,还不能拿它们怎么样。

     叶宋毫不犹豫地扒出另一条藤蔓抖落了上面的附着物,丢给了苏静。可是苏静还没来得及抓稳了,那尖嘴鸟着实是肆无忌惮,竟轻轻松松几下就啄断了藤蔓,还在跟金蛇扭打在一起的时候,苏静手上一空,另一只手抓不及,整个人就往下掉了去!

     尽管他会轻功,可迟迟抓不住崖壁上的长藤,等终于抓住时已经到了尽头,凌空悬挂,双脚无法借力。

     “苏静!”叶宋着急上火,下方传来苏静清冷的喝止声,可她仍旧想也不想便顺着另一条长藤爬了下去。下方是云雾缭绕若隐若现的真的悬崖。这一摔下去,定然是没有活路的。

     叶宋的这条长藤也到尾了,但离苏静还有一段距离。她随手摸出铁鞭就垂了下去,刚好够得着让苏静抓住。苏静抓住了那铁鞭,却不敢过分用力,生怕把叶宋也给扯下来了。叶宋在上方,手死死抓着长藤,手掌被磨破,鲜血淋漓。本文最快\无错到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上方那一鸟一蛇战况持久不下,从那边的长藤打到了这边的长藤。而且这鸟不光嘴巴尖,还很炸呼很讨嫌,生命力十分持久,不然怎么说一物降一物呢。那金蛇打得累了,多处受伤,尖嘴鸟也掉了一层毛,再战下去双方都讨不着便宜。

     于是金蛇就准备撤退了。崖壁上到处都是肥大的叶子,只要它往叶子后面一隐匿,尖嘴鸟可能有点色盲,怎么翻翻找找都找不到。

     叶宋看着下方的苏静瞠大了双目,便仰头向上看去。恰好看见尖嘴鸟没能找到金蛇之后十分的愤怒,然后居然迁怒于叶宋和苏静,像是极为通人性一般,随后啄头三两下就弄断了那根长藤……

     “操!”叶宋破口大骂一句,上方一松,人就不受控制地落了下去,下面苏静也跟着迅速跌落。

     那只讨嫌的尖嘴鸟奸笑着在空中盘旋。

     悬崖下方的风很是清寒,涌上来把叶宋的头发吹得一团乱,干扰了她的视线。她怎么都看不清下面苏静的脸。清淡的云烟时不时从眼前溜走,想伸手去抓住,却什么都没有。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