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97章 家破人亡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鬼医道:“药王谷里气候异常,恐有变数。先前英子被食人鱼咬伤一事绝非巧合。只怕是有人在暗中捣鬼。食人鱼能够逆流而上,自然能够顺流而下,我药王谷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此等事情,如果让食人鱼流去了下游,汇聚到了苏州河里,后果不堪设想。”说这些的时候,鬼医神色半是悲怆半是沧桑,“多年不回,她一回来却是要送我这么一份大礼,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么。”

     话语间清晰明了,鬼医知道是谁做的手脚。

     苏静道:“只是把这药放入潭水中就可以了?”

     “这能让它们彻底失控,自相残杀,反而对人没有什么攻击性了。”

     叶宋靠在旁边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苏静要走时,她直了直身,道:“我和你一起去。”

     苏静回头看她,笑意盎然:“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外面乌漆抹黑的,你确定要一起?”

     这次叶青能够治腿,鬼医是苏静打听的,路也是苏静带的,就连几样必须的药也是苏静和她一起上山冒险找来的,如果叶青能够好起来,苏静绝对占大半的功劳。

     叶宋虽然嘴上不说,可从心底里感激他。遂勾了勾嘴角,道:“你不是说,上刀山下火海都陪我去过了,偶尔我陪你一次又有何不可?”

     苏静和她并肩走出了木屋,两人的身影被昏黄的光线拖长。苏静懒洋洋笑道:“不是发自真心实意的我不要,若光是感激之情,也免了吧。”

     叶宋道:“我们是朋友,你能为我做到如此地步,我为何不可以?”

     药王谷平静得过分了,苏静和叶宋走到了山谷谷口,却连守门的一个药人都没有,倒在一旁的草丛堆里找到了两具与人同高的木头。两人均是沉默。

     忽然叶宋问:“那些人是冲着我们来的还是冲着药王谷来的?我们是不是连累了药王谷?”

     苏静手扶过叶宋的脖子,便把她拉拢进怀,道:“鬼医又不是平庸之辈,他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也做好了交换条件,便是做好了准备。他是不会单纯地因为帮我们而牺牲药王谷的,必然是知道了药王谷平静的时日无多,顺水推舟而已。你别多想。”

     叶宋踩了苏静的脚,碾了又碾,冷笑:“想多的人是你吧,还不放开。”

     “哎呀,趁机占点便宜嘛。”

     话音儿一落,冷不防一道烟花爆破的声音响起,在宁静的山谷里醒耳极了。两人双双仰头看去,蓝色火焰直冲夜空,像是一种信号弹。苏静一见,立刻拉了叶宋的手转头便往山谷里面跑,道:“来得还真是够快的。”

     山谷里的木屋,被点燃了,大火顺着风,往药田里一吹,药田也跟着起了火。那些药草藤蔓,被烧得滋滋作响。大批的黑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见人就杀,一个不留。

     苏静和叶宋回来时,见大家正被逼得步步后退,立刻从后方袭击黑衣人,使得归已和苏漠他们有喘息的机会。此刻归已背着叶青,而苏漠又保护着英姑娘,行动很是受阻。

     突然,英姑娘从苏漠后面跑了出去,直往不远处燃着了的木屋。黑衣人并没有追上来,她一口气跑到木屋前,扒着门就大声尖叫:“老头!臭老头!着火了你快出来呀!”

     里面没有人应,她看了看四处浓烟滚滚,顾不上许多,用袖子捂住嘴就要往里冲,幸亏苏漠杀出重围及时抓住她,也是气急道,“你干什么!进去送死吗?!”

     英姑娘不晓得哪里来的大力和倔强,推开了苏漠,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眼里满是泪水,道:“要你管!我要进去找我爹!”说罢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冲进了着火的木屋里。

     “英子!”苏漠急得没法,只好跟着进去。

     也不知道这木屋什么时候会塌,只好看天意了。若是塌了下来,就得一起被葬火海。

     “爹!爹!”英姑娘横冲直撞,险些被落下来的梁木给砸到。这木屋里摆设十分简单,鬼医平常除了睡觉便是弄他的药,因而药具比生活用具要多得多。英姑娘直冲药房,见满地狼藉。

     而她爹鬼医真的在里面,可不光是他一个人,对面还站了一个黑衣人,黑衣人带着面具,只露出一对冰冷的眼睛和尖尖的下巴。她道了一句:“我给过你多次机会,是你不肯听我的,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给三王爷配的解药呢,在哪里?”

     鬼医淡淡然笑:“你来晚了一步,我早就给了贤王了。”

     “也罢,反正今晚他们一个都跑不掉。”说罢,黑衣人抬起手中剑,剑花银光从她眼角闪过,泛起些许晶莹的波纹,十分漂亮。

     “爹——”

     鬼医听到了喊声,一偏头就看见英姑娘,面无血色。剑已然贯穿了鬼医的身体,他踉跄不稳地扶着桌子,张了张口,却吐出满口的血来,艰难地说了最后一句话:“快走……”

     黑衣人那冰冷的眼神微动,然后缓缓把剑从归已的身体里抽了出来。英姑娘使劲瞪大了双眼,像是灵魂都跟着被抽出来了一样,傻傻地站着,挪动不了脚步。

     上方又有木梁落下,苏漠眼疾手快,一把抱过英姑娘,双脚借着墙壁使力,从被烧光的屋顶冲出。重新落回地面,英姑娘看着塌下的木屋,浑身颤抖。若不是苏漠极力拉着,她怕是又要不顾危险地跑回去。

     可是鬼医中了致命一剑,又被埋在下面,已然没有了活路。他是神医,能手回春,但是救不了自己。

     而那黑衣人,亦在最后一刻飞身而出,翩翩落于地上。手里的剑,带了鲜血,一滴一滴往下掉。

     英姑娘突然跟发狂似的猛冲过去:“是你杀了我爹!我要杀了你!”

     可是苏漠岂会放任英姑娘有危险,第一时间把英姑娘拦在了身后。黑衣人长剑一横,以雷霆之势便和苏漠打斗了起来,招招直逼苏漠要害,绝不留情。

     英姑娘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她手足无措,见苏漠跟黑衣人难分难舍,她连想撒把药粉都没有办法。这时苏漠肃声道:“还不快走!”

     英姑娘只顾着摇头,她不能,不能丢下苏漠不管。她爹被眼前这个黑衣人给杀死了,她也不可能丢下这个杀父仇人不管!

     眼看着一向严谨的苏漠在黑衣人面前一点点败于下风,英姑娘不管三七二一,抓着随身携带的匕首就不要命地冲上前去。黑衣人眸光一转,突然改变了攻势,剑向着英姑娘挑过去。英姑娘心下一沉,更愿意见到这种局面,随手便朝黑衣人撒出药粉。

     然而,黑衣人依旧如若无事,剑锋直指她胸口!英姑娘震惊极了,将身上所藏毒药一一撒遍。

     苏漠见状,立刻又缠斗了上来。眼看黑衣人的剑锋没入了英姑娘胸口衣襟,突然她又横剑一转,直逼苏漠。苏漠冷不防,手臂中了一剑,鲜血直流。

     黑衣人是在佯攻英姑娘,实则她的对象却是苏漠。

     几次黑衣人都似要杀英姑娘,苏漠不得不上前阻止,虽然看起来像是佯攻,可是如若苏漠不出手,她定然是下得了手杀了英姑娘。苏漠挡在英姑娘身前,已是伤痕累累。

     英姑娘恐惧极了,瞪大了双眼,周遭一片火海,眼前所见,耳边所听,均是一片厮杀声,还有耳畔苏漠剧烈的喘息声。她脸色煞白地冲黑衣人大吼:“你到底是谁啊!”

     苏漠一字一句道:“你快走,你的仇,我帮你报。”

     英姑娘眨眨眼睛,望着受伤的苏漠,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疼的滋味,道:“我不走,我走了你怎么办!”

     苏漠道:“你不走,可能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你走了,可能我们都有生还的机会。现在你就去公子那里,公子和二小姐会保护你。快!”最后一个字他几乎是低吼出来的,带着不可违抗的气势。

     英姑娘含泪咬咬唇,狠狠地瞪了一眼黑衣人,随后转身就踉踉跄跄往另一处有火光的地方跑

     黑衣人岂会放过英姑娘,当即手臂一扬,手中长剑直直对准了英姑娘的背心刺过去。千钧一发之际,苏漠当然要挺身而出,他拼尽全力追上,伸手便大力扯过英姑娘,将她紧紧纳入怀中。

     长剑有惊无险地堪堪往英姑娘的手臂侧端扫过,有股火辣辣的感觉。

     可是一切,都抵不上这个怀抱,抵不上心跳的节奏。

     这是苏漠第一次抱她,亦是最后一次。

     就在她才刚刚清晰地感觉到了什么是心动的时候。

     喜欢一个人,不能完全没有理由。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动作,也可能是贴心的一句关心的话。每一点好感慢慢累积汇聚,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很喜欢。

     英姑娘喜欢苏漠什么呢?起初苏漠只是苏静身边一个极不起眼的扈从,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甚至跟归已一样有点木头。可是他第一次无礼地扛她,做一件事情对她好的时候看起来还理所当然,甚至敢抢走她的零食,规定她每天都要吃几碗饭。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