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00章 情况时好时坏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护着苏静的头,自己被河里的暗石撞得晕头转向,像是一团快要散掉的墨,浑身都痛。可是她微微抬起苏静的下巴,让他口鼻不至于溺到水中,手捧着他头部受伤的地方,不管什么都不能使她松动半分。

     在水汇入大江之前,又出现许多小分流。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和苏静一起随波逐流被冲进大江里,就是到时候还活着,苏静昏迷不醒,叶宋一个人也不可能把苏静拖上岸去。

     叶宋看见边上有不少生长在水里的树,树枝垂入到了湍急的水中,她咬咬牙,用尽全力抱着苏静往边上靠,伸手抓住那些树枝,一点点靠边。最终随着支流,两人被冲到了岸。

     彼时天光微微亮。青灰色的天幕上,月色淡去,启明星正散发着最后一丝光芒。天边的霞光,有破茧而出的趋势。

     在水里泡了大半宿不觉得,一出水时冷得叶宋浑身哆嗦,牙齿打架,脸都成了灰白色。她毫不含糊地把苏静拖上来,岸上的沙子软绵绵的又很细腻,苏静躺在上面,衣服上的水被沙吸收得很快。他脸色比叶宋一点也好不到哪里去。

     叶宋赶紧抱着胳膊去了树林找了干燥的几根木头回来,可是她看看木头又看看苏静很是茫然。以前这些事情都是苏静在做,现在在她手上,她根本不知道该怎样生火。火折子铁定没有,就是有也被水泡湿了还能用吗?

     不管怎样,叶宋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苏静身上搜,希望苏静能像现代男人即使不抽烟也能随身带打火机那样随身带着火折子,只可惜失败了。她又想起了原始时候的那些人是怎么取火的,于是蹲在金色的沙滩上,拿了一根细一点的木枝在粗一点的木头上开始用手搓着钻,俗称钻木取火。

     正当叶宋搓得费劲时,也还是一点火星都没有,她不由伸手去摸了摸木头被钻出的小槽,发现有些烫,说明还是很有期待性的。

     然这时,脸色苍白的苏静动了动眉头,眼皮都没抬一下,便嗓音略带沙哑道:“等你生了火,可能我已经冻死了。”

     叶宋听见他说话,看过来,眉梢一喜,问:“你说怎么办?”

     “去河里摸两块石头来。”

     叶宋赶紧去河里摸了两块石头,又依照苏静的吩咐抱了一堆干枯的树叶,苏静才慢吞吞地坐起身,拿过石头,开始挫火。

     苏静力道大,没几下就挫出了火星,点燃了一片树叶,然后一堆枯叶也跟着燃烧了起来,苏静便手法娴熟地在火堆里架起木头,燃了一堆火。

     叶宋搓着手臂烤火,问他:“你的伤怎么样?”

     苏静简短道:“头晕。”

     叶宋不敢多耽搁,只烤了一会儿,让苏静乖乖在这里坐好,她便进了树林,去寻点治外伤的药草。幸好在药王谷看过几本医术,也认得一些药草,她知道平常一些树脚下长的最普遍的草也有它的医药效用。

     不多时,叶宋就找了足够的药草回来,却见苏静仍旧是坐在原地,朝阳也已经出来了,把整个沙滩都烘得暖洋洋的,可是苏静却耷拉着头似乎是睡着了。

     叶宋走过去,把药草嚼烂了,到苏静身后,想敷在他后脑的伤口上。看见苏静脑后的伤,叶宋心都揪了起来,似乎伤口很深,血水把周围的头发都黏住了一大片。这种情况叶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唯有先帮他包扎,出了这个不知道什么鬼地方再详细医治。

     只是,叶宋才将将碰上苏静的头发丝,不想苏静竟十分惊觉,突然抬手,风驰电掣地捏住了叶宋的手腕,力道颇大,让叶宋愣了一下,手腕隐隐发痛。

     “你干什么?”苏静轻抬眼帘,侧头看着她。

     不想双目充血,表情冷清得像是一个陌生人。

     叶宋心里蓦地涌起一股焦灼,摊了摊手里的药草,道:“你受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苏静看了看叶宋的手心,又看了看叶宋的脸,半晌才似终于想起叶宋是谁了一般,伤神地扶着额头,抽气,笑叹道:“原来是阿宋啊,头痛得厉害,有些混乱。我还以为是敌人呢。”

     叶宋心里一咯噔,他们被冲下来的那水,到处都是食人鱼的尸体,很不干净,连她自己都觉得周身被撞破的伤口有些发痒,莫不是苏静这伤被感染了?

     叶宋手有些颤抖,连忙给苏静敷上了药,找不到绷带只好又撕了衣服上的布条给他包扎。苏静显得出奇的乖顺,叶宋脱掉他的上衣时,他也不反抗,兀自垂着头,露出结实的背脊,前胸后背都有深浅不一的伤口,叶宋小心翼翼地帮苏静挽了头发,给他每一处伤口都涂了药汁。

     其实她也是会难过的吧,苏静能为她做到如此地步,不仅仅是感动和感激而已。

     没有她,苏静还是风靡上京的王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会跑到这江南姑苏来,危险重重,几经生死。也不会跳下满是食人鱼的江潭,不顾自己的危险,更不会为了保护她,而像如今这般伤痕累累。

     为了朋友肝脑涂地、两肋插刀什么的,从前都是挂在嘴上随便说说的。

     叶宋做好了这些,轻轻帮苏静穿上衣服,一抬眼帘便撞进苏静的双眸里。那已经不是一双滟潋流光而又美丽非凡的眼眸,充血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怕,可是安静。

     叶宋看着他,不知不觉就红了双眼。清亮的光泽在眼里流淌,似乎就快要溢出眼角。她说:“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苏静不悲不喜道:“没有镜子,我看不见。”他认真看着叶宋,一遍一遍地呢喃,像是要在纷繁复杂的记忆中记住叶宋的名字,记住她的模样,“你是叶宋。”然后就又笑了,“我刚刚怎么就没第一时间认出你来呢。”

     他这个样子,让叶宋莫名的恐慌。叶宋问:“是不是头又痛了?”

     苏静道:“是太累了。”

     苏静躺在火堆旁睡着了,叶宋怔怔地坐在旁边看着他,他唇微动,似乎在说什么,叶宋附耳过去才听清他是想要喝水。可是江水已然喝不得,叶宋连忙站起来,瞅了瞅四周,看见不远处有一棵芭蕉树,树叶宽大肥厚,朝阳才刚刚升起,应该还有露水。

     这入秋的早露最是多了。

     叶宋便跑过去扒下一片叶子,把每片叶子上的几滴早露都积累起来,费了颇久功夫才积累了一捧的样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捧过来,一滴不漏地喂苏静喝下。

     她没有功夫歇息,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而这又是一座孤岛,她根本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

     扎木筏也不太现实,四周连个边都看不见,谁知道木筏能够走多久。

     随着日头渐高,沙滩也慢慢变得烫了起来。苏静一觉睡饱了,感觉头顶一片阴凉,不禁抬头一看,怔愣了一下之后便缓缓笑开。叶宋在他头顶用树枝搭起一个芭蕉叶的凉棚。

     他举目而望,看见叶宋正去芭蕉树上摘了一串芭蕉,光着脚踩在沙滩上朝他走来。

     叶宋很狼狈,浑身都脏,衣角也破一块散一块,但她挽起裤腿的脚丫子特别的白皙,还有那头用一根藤条挽起来的长发特别的乌黑柔亮,阳光给她周身都淬了一层光。

     苏静睡了一觉之后,感觉好了许多。虽然脑仁会痛,但他起码能够认出叶宋来,双眼的充血状况也好了许多。他便懒洋洋地坐在沙滩上笑。

     叶宋过去拉起他,道:“太阳这么大,不知道去阴凉的地方躲躲?”

     苏静道:“可能是在水里泡太久了,要这样多晒晒太阳才觉得暖和。”

     叶宋仔细看着他的眼睛,问:“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苏静油嘴滑舌:“看到你,哪里都很舒服

     他能够这般调笑,不禁让叶宋放了放心,然后两人坐到阴凉的沙滩上,吃了一串芭蕉。

     叶宋问:“我们怎么回去?”

     苏静看了看辽阔的江面,道:“可能,很快就会有人来打捞江水里的这些食人鱼尸体吧,不然水不干净可能会引起疫情的。到时候看看能不能等到船来。”

     到了下午,叶宋就觉得身上很不舒服,伤口痒得她想挠树。她独自进了树林,找了药,嚼烂了脱下衣服给发痒的地方敷去。幸好伤口不是很多,和苏静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只不过身上青紫痕迹倒是遍布。苏静隔了树叶站在外面,笑问:“要不要我帮忙?”

     叶宋也没来气,语气平静道:“好好待着吧你。”

     两人在这鸟不拉屎的孤岛上待了两天,乌蓬小船倒是遇到了两只,可惜隔得太远,不管叶宋怎么吼叫亦或是叉着衣服当旗杆挥舞,乌蓬小船都只是越走越远不曾靠近这座孤岛。

     更让人着急的是,苏静的情况似乎并没有得到好转,而是时好时坏。叶宋很怕他睡觉,几乎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睡着,可是醒来之后会很混乱,有时候记得叶宋有时又不记得。这种心情起起伏伏,简直能把人逼疯。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