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章 危在旦夕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捧着额头,在沙滩上沉思,他看着叶宋的眼神一片陌生。这次,想了很久,都没能想起来,而是踟蹰着道:“这次和南瑱打仗,可能要很久才回来。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找皇兄,他会帮你的。一定要母子平安,等我回来,娀儿。”

     那一刻,叶宋才感觉到了好害怕。

     她低着头,轻轻笑:“你糊涂了吧苏静,我是叶宋,不是你的娀儿。”

     尽管是笑着的,眼泪还是顺着鼻尖往下掉。

     苏静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颗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他有着光鲜亮丽的彩色糖纸,可是只有拿在手里剥开糖纸以后放进口中,才知道到底是酸的甜的。

     现在叶宋只觉得酸涩不堪,酸掉了牙槽,酸掉了鼻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叶宋还是蹭过去,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上,伸手抱住了他,她想着若是娀儿还在,应该是以什么样的姿势抱他,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安慰他,便说道:“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会好好等你回来。”

     “头好痛……”

     到了晚上,叶宋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她只觉得头晕脑胀,难受得厉害。江风很凉,不一会儿又把她吹醒了过来,她害怕苏静再受凉,便将外衣搭在他身上,见火有些小了,进了树林又捡了些木头出来。

     然,一抬头看远天江景夜色,叶宋倏地震住了。虽然看不清具体轮廓,但是她看见江面上有星星点点的光,像是有船经过。

     叶宋丢了木头,手圈在唇边张口就大喊。江面太过辽阔,她生怕船上的人听不见又像前几只乌蓬小船那样走掉了,于是立马扑到沙滩上把火堆拆了,两手举着火把在夜色中边喊边摇晃。

     后来那艘船似乎发现了火光,正往孤岛驶过来。

     苏静也被叶宋的叫声吵醒了,他揉着眉心看向远方,夜风撩起了他的发,他眯了眯不满血丝的双瞳。然叶宋还没来得及高兴,眼前就一片黑暗,她人跟着倒了下来。苏静眼疾手快,把她接入怀中,看见肩上披着的衣服,不由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吓人。

     靠岸的船,是一艘很大的画舫,每个边角都挂着琉璃灯盏,华贵非凡。船上的侍卫搭了木梯,纷纷下来。甲板上站立着的黑衣男子,看见苏静和叶宋时,眉头皱起,旋即飞身就跳下了船,快步走过来。

     苏静仰头看清了他的面容,笑了两声,道:“居然劳皇兄大老远的跑来了姑苏,还大半夜的搜江么。”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苏若清。

     只是没想到原本远在京城的他,会此时此刻出现在这姑苏城外的寒江上。他脸色随夜色一样清寒,弯身便不由分说地把叶宋从苏静怀中抱起,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苏静若无其事道:“如你所见,出了点意外,遇袭了。”

     苏若清上船后立刻吩咐船上所有太医,来给叶宋和苏静治伤。

     要天明时,桌上的烛火闪了一下,房间里的香也快燃尽。叶宋浑身酸痛地醒来,隐约间看见床边坐了一个人,逆着光不是很清楚,以为是苏静,她边揉着眼睛就边本能地说道:“苏静,我们是不是逃出来了?”

     “阿宋。”

     仅仅是这一声呼唤,就让叶宋僵住了动作。声音很清浅,像是能投进心底里最阴暗角落的一束阳光,很好听,可她又怕是幻听。她笑着摇头,想,苏若清远在京城,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一定是她在做梦了。

     苏若清像是知她所想,道:“是与不是,你睁开眼睛仔细看清楚不就知道了。”

     叶宋放下了手,眼里掩映着烛火的光泽,她缓缓坐起来,看清了眼前人的脸。是她脑海里的模样,是她所想念的模样,连他唇边一抹清淡的笑容也一点都没有变。叶宋伸手过去,在他脸上摸了一把,又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问:“痛不痛?”

     苏若清似笑非笑地说:“有点。”

     下一刻叶宋倾身过去,将他抱了个满怀。她鼻尖抵着苏若清的,细细看着他的眉眼,似怎么都看不够,眼角含着一抹柔情和甜蜜的笑意,道:“若清,你不是在逗我开心吧,你怎么来了?”

     苏若清懒得跟她废话,手握住了叶宋的腰,稍稍侧开鼻尖便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叶宋攀着苏若清的双肩,脚踢开了被子,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便往苏若清怀里蹭。

     苏若清拢了拢叶宋耳边的发,拿被子把她裹住,道:“别闹,你身上有伤。”叶宋看了看自己,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体多处有包扎。紧接着苏若清摸了摸叶宋的额头,“还好,烧退了。”他端过一碗温度刚刚好的药,“来,再把这药喝了。”

     早在叶宋昏迷期间,苏若清就强行给她灌了一碗药,她一看见这碗药就觉得喉咙还有些苦苦的。但她还是笑眯眯地接过来闷头一口气喝干了,问:“你不是在京城么,怎么会在这里?”

     苏若清道:“你们出来太久了,我不放心。”

     “苏静呢,他怎么样?”

     苏若清目色顿了一下,道:“伤也已经由太医处理了,正睡着。”

     “那他的伤如何?”叶宋又问,“他脑后被磕到了,在岛上的时候经常不清醒,会不会……”

     苏若清牵了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贤王的伤有些重,但也包扎过了服下药了,身边有太医一刻不歇地照看着,很快也会好起来的。”叶宋松了口气,她知道苏若清做事向来很周全。苏若清便又道,“现在天色还早,你再睡一觉。”

     叶宋把他也拉上了床,道:“你也一夜没休息好吧,怎么不顾顾你自己。你也一起睡。”

     说着就和苏若清双双躺下。叶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中,苏若清轻轻搂着她,已是知足。苏若清刚一闭上眼睛,叶宋就突然又出声道:“你找到阿青和归已了吗,我们在出来的时候和他们走散了。对了,还有一个比阿青小不了多少的小姑娘。”

     苏若清道:“归已和叶青已经会合了,叶青腿脚不便,他们便在城里太守府上住着。但是你说的小姑娘没有找到,我会派人去继续找。”

     “她和苏静的扈从在一起,在药王谷周围找找看,应该不难找的。阿青的腿怎么样?”

     “应该没有大碍。”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不一会儿都双双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到大天亮,叶宋起身时,苏若清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她走出甲板,今天是一个雾天,江山薄雾迷迷茫茫。苏若清正站在甲板上,风吹起他的衣角和发丝。

     叶宋想了想,没有过去打扰,而是拉了一个侍卫问清了苏静的所在,转而地去看看苏静。一进房间,便有一股浓重的药味扑来,房间很宽敞,正有太医来回观察他的情况。

     苏静还没有醒,安静地躺在床上,面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床前有太医正在为苏静针灸,叶宋不能上前打扰,只能在外围草草看了几眼。随手就揪过一只太医,问:“他怎么样了?”

     太医道:“一切还未知,只有等贤王醒来了才能下定论。二小姐若是没什么事,就出去吧。”

     叶宋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倒显得有些碍手碍脚。她有些焦急,突然想看到那双弯长的睫毛下的眼睛睁开,满室流光的光景。可是现在着急也是无济于事,这里没什么她能够帮得上忙的,她便转身出去了。

     来到甲板上时,吹着晨风,叶宋的心情就跟团在江面上的雾一样,说不出的沉闷。

     苏若清回过身来看着她,道:“去看过贤王了?”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叶宋点点头,“他都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

     苏若清揽她进了怀,“不要担心,他会醒过来的。阿宋,你的伤呢,还有没有大碍?”叶宋摇头,很享受被苏若清抱着时的宁静时光。苏若清便道,“今天我就要回程了,不跟他们一起走,你呢,是要留下来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叶宋仰起头看他,“走这么急?我们不用先去接阿青他们一起,再回去吗?”

     苏若清道:“老三拖不了太久了,必须尽快带解药回去。你们拿到解蛊毒的解药了吗?”

     叶宋点了点头,道:“解药在苏静那里,一会儿我去拿,然后跟你一起回去。”她笑得云淡风轻,可说出的话却是分量很重,“虽说三王爷与我屁点儿关系没有,此行来江南也主要是给阿青治双腿,给三王爷弄解药纯粹是出于顺便。可是这顺便,不也险些让大家伙送上性命么。怎好不亲自送回去给他。”

     苏若清没说什么,只道:“等一会儿船靠岸了,我们便走吧。”

     叶宋靠着栏杆,歪着头睨着苏若清,似笑非笑道:“若清,你老实告诉我,你是真的担心我出来太久所以来找我呢还是担心三王爷的命危在旦夕?”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