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章 下跪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快至中午时,雾气散去,前方出现了苏州码头。码头上船只众多,许多船正在打捞水上的鱼尸,大家都觉得很离奇又很惊惶,一夜之间有这么多鱼死去,且都是断头断尾的像是被撕裂一般,关键是这些鱼长相凶恶,根本不是寻常所见之鱼。

     靠岸前,叶宋再去了苏静的房间,针灸已经结束了,只留下一个太医值守。她坐在苏静床边,静静凝视他许久,才把视线转到旁边的床头柜上,上面整齐地叠放着苏静的衣服。叶宋在他衣里摸了摸,心里也没底解药到底有没有被大水给冲走。找遍了整套衣裳,也没看见当初鬼医给的那只小巧琉璃瓶,不由心里沉了沉。可突然她手摸到了衣服里有个凹凸物,她仔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苏静这家伙贼狡猾,居然在衣襟里缝了一个暗袋。

     里面装的正是那个琉璃瓶,瓶塞盖得很紧,没有漏水的迹象。

     可是除了琉璃瓶,苏静的暗袋里还有什么东西。叶宋伸手进去取了出来,看见之后直接愣住。

     自从被冲到孤岛上后,叶宋的头发便散了,找不到挽发的簪子,便用藤条代替。只是没想到,她的发簪,被苏静收了起来,放到自己的暗袋里。

     对于他来说,非常在意的东西,才会这般贴身保管。

     叶宋怔怔地看着熟睡的苏静,突然嗤笑出声,道:“你这无赖,要死了也不忘收集女人的东西。”说着她便感觉到了苏静修长的手指尖微不可查地动了动,恰好碰上了她床边的那只手。

     叶宋动也没动。

     苏静便缓缓挪了又挪,似乎终于心满意足地挨上了叶宋的,然后奋力地抬一抬手腕,轻轻与她十指相扣。

     指间里的血液融合着心跳。叶宋微微收拢手指,便听到了他的脉搏。

     良久,她不动声色地抽手出来,苏静手指荒凉地拨动着,慢慢沉寂了下去。叶宋勾起嘴角,笑道:“咱们京城见。”

     中午上了岸,叶宋和苏若清吃过午饭,就买了两匹千里马,两人先行一步快马加鞭离开了苏州。多日未回来,京中一切照旧,人来人往,繁华极了。

     两人均是风尘仆仆的,加上连日赶路,脸色看起来都很疲惫,在阳光底下呈淡淡的麦色。街边的汤圆铺子尚在,以往每次路过时叶宋都会去里面坐一坐,吃碗汤圆再走。只不过今天却却是没有时间了,一入城,叶宋和苏若清驱马直奔三王府。

     府前守卫见他们回来,立刻进去通报。一干太医和王府下人前来迎接。

     叶宋把马鞭子都给了小厮,就随苏若清一起进去了。第一句话便是漫不经心地问太医:“三王爷的情况,还能拖多久?”

     太医毫不含糊地回答:“幸亏皇上和二小姐回来得及时,王爷情况反反复复,顶多,只能再支撑三日了!”

     丫鬟送上沾水巾子,让苏若清和叶宋擦把灰扑扑的脸再净了双手,才进去屋子里。

     屋子里很是冷清,就床榻那里还有一丝人气。苏宸便是躺在床上睡着,双眼紧闭,脸色呈厚厚的蜡黄色,呼吸时而轻时而重,睡着了也眉头紧紧纠着。

     叶宋站在床前,垂着眼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多日不见,看来他也的确是快要油尽灯枯了。

     苏宸尽管睡着,生性还算警觉,被叶宋这般注视,没一会儿人就醒了,睁开眼睛,眼里也是一派暗无天日般的灰白之色,只不过在看见叶宋的那一刻,闪过一丝光亮。

     继而苏宸移眼看见旁边站着的苏若清,苏若清给他一个手势示意他不必多礼,他便在太医的搀扶下艰难地坐起来,身子靠在床头,与叶宋道:“听皇兄说,你去了江南,一路还算顺利么?”

     叶宋扯起一边嘴角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道:“既然若清告诉了你我们去了江南,想必也告诉了你我们顺便去帮你找解药。三王爷何必如此拐弯抹角,直接问问解药带回来了没有不就可以了吗?”

     苏宸一点也不意外地挑了挑眉,看了看叶宋沾满风尘的衣角,道:“你人都回来了,又第一时间来我府上,难道仅仅是来告诉我解药有什么差池的?你定然是来送解药的。”

     “三王爷都快要死到临头了说话还这么有底气,真不知道你这底气是不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怎么,是不是你觉得我就该给你送这解药?”叶宋脚尖套了一把椅子过来,顺势就坐下,跷起了一只腿,取出一只琉璃瓶,瓶内装了一颗足以解苏宸生命之危的药,太医们见了顿时欣喜若狂,想上前来取时叶宋又收了起来,道,“都出去。”

     得了苏若清的点头许可,太医们只好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纷纷退出。

     苏宸头往后微微仰了仰,道:“你想要什么,直说吧。”

     叶宋便笑开了来,道:“三王爷是个爽快人。我们千辛万苦才弄到这一颗解药,直到我走的时候苏静还睡在船上尚未苏醒,他和若清与你有兄弟之情可以为你出生入死,可我叶宋与你半毛钱关系没有凭什么给你跑腿,总该有回报才是。”

     “你想要什么?”

     叶宋手肘撑于膝上,托着下巴,定定地看着他,然后如若无事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的生死掌控在你手上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心情我现在大概能体会了,是有点爽。”

     苏宸愣了一下,思及尘封往事,心里有苦难言。过往的种种,是他太自负还是太幼稚?

     只能说风水轮流转,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逆境,也不可能永远处于顺境,总有相颠倒的时候。先前叶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紧接着叶宋又道:“你的一切我都没有兴趣也看不上,我也不会拿鞭子折磨你一顿,这样吧,苏宸你下床来,跪下谢我,我就当你救命之恩报了,你我也两清了。”

     此话一出,不仅是苏宸,就连苏若清也有些震惊。

     苏宸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要本王向你跪下?”

     叶宋肯定地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不是三王爷,是苏宸。”

     苏宸便冷冷地嗤笑出声,道:“笑话,本王上跪皇天下跪君,岂有跪你区区一个女人的道理!叶宋,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让一个王爷向你下跪,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让本王跪你?”

     叶宋亦笑:“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我只问你,跪是不跪?”

     苏宸咬牙横眉:“休想!”

     叶宋起身,拂了拂衣角,眉梢微微抬起,道:“没有关系,你还有三天的时间考虑,你以为我真见不得你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说罢转身就要走。

     苏宸在身后怒道:“叶宋,你好大的胆子!”

     苏若清皱眉唤她,听不出喜怒,但对她就这样走了显然是有些不解的:“阿宋。”

     叶宋回头看着苏若清,微微笑道:“太医都说了三王爷还能活三天呢,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这件事情要么你别看,要么你别劝。”

     苏若清道:“你可知你这是在折皇家颜面?”他就是再护着叶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而不管。

     叶宋如若无事地耸耸肩:“我说了,我要他下跪的不是三王,是苏宸。”

     “可三王就是苏宸,苏宸就是三王。”

     叶宋想了想,建议道:“那你可以先把他贬为庶民,等跪完了再恢复其王爷身份。”

     苏若清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叶宋已经转身走出门口了。

     出了王府大门,叶宋专挑寂静的小巷走,外边是热闹的繁华街市,小巷两边的墙缝里,爬满了青碧的幽幽青苔,还钻出些许顽强的杂草。

     入秋时节的天很蓝,阳光格外的金灿。清风吹来,她却一点也不觉得轻松。☆co○m首发

     原来复仇什么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快。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叶宋想想,觉得可能只是想争口气而已。

     她曾也是在苏宸手上九死一生毫无尊严可言,不是说忘就能忘了的,不是因为他是王爷,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凭什么皇家的颜面就是颜面,而她一个女人的颜面就不是颜面?

     不多时就已经走到了将军府。守卫见之大喜:“二小姐回来了!”

     今日大将军和叶修都不在家,但家里听见二小姐回来了,仍免不了上下激动一番。让叶宋愣是感觉到一股家的温暖感觉扑面而来,让她由衷地发笑。

     进了门才没走几步,春春就提着裙子飞快地跑来,脸上难掩喜色,叶宋笑嘻嘻地张开手臂迎接春春的投怀送抱。结果春春及时停下,丢给叶宋一个“死不正经”的含嗔幽怨眼神,真是跟叶青当初的表情有异曲同工之。她扶着叶宋的手臂,前后左右地打量叶宋,道:“二小姐怎么这么久才回来,走了这许久也不捎个信儿,大将军天天早膳时都念叨着你呢。你看你,这满身尘的。”

     叶宋笑眯着眼听着春春的抱怨,她觉得这样也是一种幸福啊,等春春抱怨完以后,便道:“我这么久没回来,你长得倒是越来越好看了,也越来越啰嗦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