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章 夜闯将军府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为什么要打她?一定是疯了,他心里明明就舍不得。

     只不过这个女人实在有些可恨,居然教一个丫鬟一起叫他“苏贱人”。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只是不想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他还记得,南瑱送来一根九连环和一个九格木方,他费了一天的功夫都没有顺利解开,如此定然叫南瑱嘲笑北夏。没想到,叶宋却做到了,她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手法熟稔,教他解了九连环和九格木方,当时他只觉得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她的神情更能吸引人的了。

     原本一切都应该按照好的方向发展下去。他们之间的关系趋于缓和,一切都可以从无到有,从头开始——比如感情。

     宫宴那日,叶宋第一次在他面前穿了王妃的服制,居然好美,教他有些舍不得移开双眼。原来她和皇上早就认识,他不清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认识的,可是看见他们在御花园的某个角落单独说话时,自己会心里酸得很不是滋味。

     当时他就只有一个念头——叶宋是他的王妃,他的女人。

     月夜下,花舞纷纷,泉池皎皎。

     他把叶宋压在墙上,尝了她的味道,那是一种迷离的美好。

     明明他和叶宋就说好了,可以不用和离。他让叶宋在王府里过平静的生活。

     可是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他回来,发现叶宋躺在侍卫的床上。他想听她解释,她却一句都不愿解释。他愤怒过头了,把她关押了起来。

     叶宋聪明、桀骜、目高于顶,她连他一个王爷都看不上,为何会看上一个侍卫?一切都有太多的疑点,可是他嫉妒,失去了理智。

     他很想把她占有,所以用了一个很烂很蹩脚的借口想拥有她、以证她清白。若是别的女子,一定巴不得能够被他占有,可是只有叶宋,宁愿自己弄破自己的处子之身也不愿让他碰一下。

     有的女人就是这样,你让她对你绝望了,从此她便对你不屑一顾。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宋在他的生命轨迹里越走越远……

     耳畔萦绕着的是叶宋的咒骂,还有拳头打在脸上。他感觉不到身体的痛,可心在痛。

     她说,他从来不相信她,就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和别人说的。

     她对他绝望透顶了。转身就去抽了院子里的荆棘,即便手被扎得鲜血淋漓,也要抽打那个害她身边的丫鬟断腿的婢女。

     后面还发生了很多事。

     最为恐怖的,居然是他丧心病狂地把叶宋绑在了暗室内,用鞭子狠命地抽,他想要了她的命!

     苏宸蓦地惊醒过来,头重脚轻,大汗淋漓,喘着粗气。

     明明只是一个梦,但他终于感觉自己是个活人。他的喜怒哀乐,在中毒以后怎么回想都只是平平淡淡的一撇,然而这一切,都是围绕着叶宋转的!

     他不喜欢什么南枢,他甚至都记不起她长什么样子。他想要的女人,只有叶宋,叶宋的喜怒哀乐就是他的喜怒哀乐。

     “叶宋……”苏宸扶着额头轻轻呢喃,鼻尖上的汗滴滴下,他犹记得前两天叶宋才来过,语气突然陡转,“敢让本王下跪,你死定了。”

     苏宸揭开被子下床,满身的汗让他不舒服地蹙眉。他抱了自己的衣服便走出房间去,被值守的太医看见,立刻睡意兮兮地上前阻止:“王爷!王爷你要上哪儿去啊!”

     苏宸拂手挥开太医:“滚开,本王要去哪儿还轮不到你过问吧。”

     “可是,王爷的身体……”

     “本王已无大碍。”

     “王爷!”

     苏宸走出了东苑,去了泉池那边。壁上桃花仍纷纷,泉水水温没有夏季的冰寒,也没有冬季的滚热,刚刚好。苏宸宽下衣便跳了下去。

     不多时便起身上岸,穿上银灰色的衣袍,神清气爽,长发湿湿地披在肩后,他不管不顾,径直朝大门的方向走去。微凉的夜风迎面拂来,渐渐风干了他的发,他发丝柔顺,给平日里冷俊的五官平添了几丝柔和。

     用过晚膳以后,叶宋正在叶青的院子里陪她闲话。叶青有些急性子,回来一两天在大夫的悉心照料下,她双腿痛感消失,也没有那么肿了,拆开绷带一看,补骨的地方伤口也愈合得十分好,于是她就忍不住想起来走走。

     叶宋经不住她磨耳根子,就和春春一人架起叶青一只胳膊,几乎支撑起叶青的全部重量,只让叶青垂着双腿凌空做走路移动的姿势。

     叶青惊喜非凡:“二姐,春春,你们看见了没,我自己能这样走动了。你们放开我一点,我自己走两步看看。”

     叶宋坚决拒绝:“不行,再养两天。”

     “哎呀二姐,你就放一点点嘛,别那么较真,让我走两步就行!”

     叶宋嘴上还是说着不行,但手上已经松了一丢丢力,让叶青的脚尖能够碰上地面。叶青边走着,就边咯咯清脆地笑。

     叶宋忽然道:“阿青,等你好了,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就让爹给你招亲。”叶青一惊,随之双腿一软,幸得叶宋早有防备及时抱住她,才不至于让她摔倒在地。叶宋慢条斯理地把她抱回轮椅上,“今天晚上到此为止,不能再走了。”

     叶青扯着她的袖子,道:“为什么要招亲啊?你现在明明不是这样说的,我、我不嫁。”

     叶宋挑眉似笑非笑:“那我怎么说的?让归已娶你?”叶青闹了个大红脸,“那块木头,不刺激刺激他,他不知道着急。”

     叶青垂头,闷闷道:“可是,他是大内侍卫统领,我听说像他这样的人最好不要娶妻生子,否则容易被拖累。其实,我可以再等等的。”

     “还没在一起呢,你就为他考虑了?”叶宋戏谑道。

     叶青反唇一驳:“哼,我也是为二姐考虑,归已可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人。”

     叶宋一愣,笑容有些淡:“你考虑得倒多。”

     叶青察觉到叶宋的表情有些奇怪,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叶宋就站起来,道:“好了,该进去歇息了。春春,你推她进去吧。晚上记得盖好被子。”

     叶宋回到自己的晴兮院,今夜月色晴好、风清星朗,树下虫鸣悠闲得很,这里她不习惯用丫鬟,丫鬟只在晚膳后来此把灯点着便退下了。她推门进房,简单地梳洗一番就熄灯睡下了。

     可睡到半夜,不知怎的就醒了。叶宋睁开眼睛,侧头一看,窗户微微有些敞开,凉风吹了进来。

     下一刻叶宋翻身而起。

     几乎与此同时窗外翻进来一个沉魅的黑影,叶宋迅速地转身闪开,黑影想要抓她,却抓了一个空,反倒被叶宋毫不客气地出拳打退。

     屋子里光线昏暗,椅凳倒了几只,叮咚作响。

     他无意伤着叶宋,遂只守不攻,最后飞身于五步开外停了下来,脸色阴沉沉的。

     叶宋穿得单薄,不由拉了拉自己的衣襟,借着窗外月光定睛一看来人,就兴味盎然地笑了起来,道:“原来是三王爷,不知三王爷也探我将军府,有何贵干?”

     此人可不就是苏宸。他抿着唇,定定地看着叶宋,眉目很是俊朗但透着一股冷气,道:“你是自己走过来还是要本王抓你过来?你若自己乖乖过来,本王可以考虑不跟你算账。”

     叶宋嗤笑一声:“你当我脑子被门夹了?你要么滚要么放马过来,以为我怕你?”

     苏宸嘴边也溢出一丝冷笑:“你以为你跑得了?”说罢不再跟叶宋客气,身手快如风,只一闪便已至叶宋身前,迅猛出手。叶宋在床上翻滚过去,顺手摸到床头柜上的铁鞭,抬手便甩了出去,只可惜距离太近,反倒碍手碍脚,被苏宸抓住铁鞭就丢出了窗外,转身就是一拳,叶宋沉下心堪堪躲过,暗道好险。苏宸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可每次都是佯攻,叶宋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索性不躲了,苏宸一掌直劈叶宋面门,看到叶宋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时又很有分寸的停下。w≥ww∧bi∧ge|替换

     叶宋转而就想逃,可惜已三两招被苏宸逼退至墙角,他手用力拽过叶宋的胳膊,便把她扯回来抵在墙角处。

     叶宋微微喘着,眨眨眼,苏宸看她的眼神变得幽深,她便笑道:“你莫不是这大半夜的要来找我报仇吧,王爷好歹也该有点气度,不要这么小气啊。”

     苏宸缓缓弯下身靠近,几乎与叶宋鼻尖对鼻尖。叶宋不悦地皱了皱眉,偏开了头去,就听苏宸一字一顿道:“叶宋,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叶宋淡定地反驳:“错了,我从来都没离开过你。”苏宸怔了怔,她又补充道,“因为我从来都没跟你在一起过。”

     苏宸听后,一股无名火直窜。他钳住叶宋,便想要粗鲁地强吻她。只可惜,叶宋早有准备,膝盖早就蓄好了力,突然抬腿往他腹下顶去。结果却被苏宸握住了膝盖,勾唇道:“女人的攻击无外乎这几样。”

     叶宋亦勾唇:“是么,就没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罢另一只腿也朝苏宸顶去。

     苏宸怕她双腿没有着力点会因此摔倒,但他更加不想放开眼前的人,于是反而倾身过来把叶宋搂住。叶宋扬手就给了他响亮的一巴掌,然后飞快跳开,把他打得一愣一愣的。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