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9章 伤情到底怎样?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笑道:“你哪知眼睛看见我不开心了?”

     叶青道:“不光两指眼睛,双手双脚也感觉到了。是因为什么?跟皇上吵了嘴还是……跟贤王……”见叶宋看她,她默了默,又道,“其实那天吧,你回来时跟苏四在路上遇到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难得他来我们家嘛,我想二姐你一定想见见他,毕竟这么久不见又一句话不说,可是他来没多久拿了东西就要走了,我怕走了可惜就连忙让春春追出去,看看能不能把他留下来,等吃过晚饭再走。春春回来时跟我说,你和苏四已经遇上了。”

     叶宋不语,叶青又道:“这件事都怪我,我应该早点告诉二姐的。在苏州的时候,苏四昏睡了好几天,迷迷糊糊中念的都是二姐的名字,可醒来就不正常了,他好像把我们大家一起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忘记了。”

     叶宋显得很淡定,“太医怎么说。”

     叶青道:“太医说是他大脑受创,不让我们刺激他,说起有关他和我们过去的事情。所以,我就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二姐,也以为,他能够很快又记起来的。现在想想,我觉得那个太医太水,往常失忆的人不是应该要多和他说过去的事情才能让他更快地记起来吗?”

     “或许”,叶宋轻轻道,“有人根本就不希望他记起来呢?”

     “你是说……”叶青摇摇叶宋的手,“二姐,你不要多想,皇上不是那样的人。”

     叶宋愣了愣,茫然地看向叶青:“为什么你第一个想到的人是皇上?”

     叶青自己也是一愣,随后哑口无言。

     叶宋不相信。不可能的,苏若清亲口告诉她,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看了看天儿,把叶青扶着进屋,道:“看样子,快要下雨了,早点进屋吧。”

     叶青说:“这一晴就晴了好多天呢。”

     当天晚上,真的下雨了。这秋时雨还跟夏雨一样,约莫是憋得慌,下的时候大雨磅礴。外面树叶都被淋得刷刷作响。叶宋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

     “阿宋,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苏静噢,我在占你便宜噢,你不是应该跳起来打我吗?难道是患难见真情,你爱上我了?”

     叶宋睁了睁眼,看见苏静正抱着她。她盯着苏静的脸看,忽而抬手去抚他脸侧的伤痕,皱起了眉,道:“痛不痛啊?”

     苏静愣了愣,笑道:“你这是怎么了?我死了估计你都不会心疼的吧。阿宋,你别装,小心我真上当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苏静坐在一旁磨虎骨,她便安静地靠在他肩头。他说:“你要一直这样看下去么,看到什么时候?”

     苏静还说了很多吊儿郎当的话,可是她听起来却觉得半真半假。

     “你看外面天那么黑,出去看不见路被田里的蛇啊还有被那只大狼狗追着咬啊什么的,多危险。你就在屋子里,我很快就回来,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有本事你就这样一辈子跟着我好了。”

     苏静抱着她在药田里奔跑,月色流淌得如一块白纱。她问他:“你这样抱着我会不会累?”

     他扬声说:“叶宋,我抱着你,不会觉得累。”

     她踮了踮脚,微微仰起了下巴,靠近苏静,轻声呢喃:“我是不是很喜欢你?”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抱着自己的被子钻进了苏静的房间,站在床前。

     “你走错房了吧,想去阿青房里和她一起睡?”

     “你让我一半呗,我一个人睡不着。”

     叶宋满头大汗,这些……都是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一在脑海里流放出来时,又显得那么的熟悉和自然?

     是梦……她是在做梦……

     梦境陡然直转。眼前白茫茫一片,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清面前的苏静。

     苏静笑说:叶宋,你要不要听听我的临终遗言?

     她骂了一句,两人随后跌入万丈深渊。

     她突然埋头一口咬在苏静脖子上,恶狠狠道:“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我不许我自己活着你却死了,你听到没有!你休想让我欠你!”

     “是么,你心里会过意不去吧。”苏静云淡风轻地笑,“你会不会难过?”

     “会难过!”她红着眼咆哮,“你他妈给我动一下!”

     苏静被她那狰狞的样子给震住了,喃喃问:“下去做对鬼夫妻你愿不愿意?”

     她突然安静了下来,道:“好啊。我喜欢你,生死都别丢下我一个人。”

     生死都别丢下我一个人……

     叶宋冷抽一口气,突然从床上惊坐起来,外面雨下得正烈。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叶宋躬身曲腿坐在床上,额头抵着膝盖,久久回不过神。

     她喘着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随后迅速地翻身下床,在屏风上取了衣服,就打开了房门。外面的雨丝飘了进来,顿时湿了门槛。

     贤王府夜里本是在大雨中慢慢安静下去。苏静的身体没有完全康复,府上的太医每到子夜还会煎一副药送来给苏静以作调养所用。太医说,起码需如此调养半年。

     半夜,太医送了药进去苏静房间时,在门外敲了几声响、再三禀报,都不见回应。大胆之下他推门而入,发现苏静不见了,急呼道:“王爷?快去找王爷,王爷不见了!”

     一盏一盏的灯在贤王府里亮了起来,王府上下都在冒雨找苏静。太医看似很着急,举着伞也找个不停。

     突然,墙边的树摇晃得厉害,雨水哗哗落下,太医连忙举稳伞柄抵挡,他颤颤巍巍地衣服已经湿透。忽见眼前黑影一闪,便有人翻了墙从树上跳下来。浑身衣服都湿透,头发湿湿地黏在了脸颊下,雨水不断洗刷着她白净的脸,她转身便掐掉太医的伞,把他推到了树下。

     太医先是惊悚,后细细辨认,才认出了是叶宋。太医院的太医没有哪个不认识她的,曾经还全体给她治过病。

     太医战战兢兢道:“二、二小姐?!二小姐怎么来这里了?”

     叶宋声音似这雨水一般,冷灌直接:“贤王不见了?”

     太医猛点头:“方才老夫去给王爷送药的时候就已发现贤王不在屋里,老夫也不知他去了何处,二小姐一向与贤王交好,定能够找到他,还请二小姐帮忙啊!”

     叶宋冷冽地勾了勾唇,双眼微眯:“先前我来找他的时候,你们一律把我拦在外面不让我见他,现如今他人不见了,你又让我帮忙去找他。这般善变,说出来都不感觉到羞耻么。”

     太医很快也被淋了个透心凉,冷得浑身发抖,道:“并非、并非老夫有意拦着二小姐,而是贤王的病情着实如此,不能受过多刺激,老夫也是担心……对贤王的病情不利啊……”

     叶宋呸了一口雨水,霎时变了脸:“你他妈少跟我来这套!我问你,苏静的情况,到底怎么回事!他如果是失忆,不是应该多见见故人刺激刺激他吗?呵,你是太医,你说怎么就是怎么,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看你能不能再编个没有漏洞的理由出来!”

     太医被叶宋冷冽的眼神吓得有些腿软,连连告饶:“还请二小姐饶了老夫吧,老夫实话实说,绝无半句虚言……嗯咳咳……二小姐手下留情……”

     话没说完,叶宋直接掏出了铁鞭,一手捏住太医的脖子,鞭子飞快地套住他脖子缠在了树干上,道:“再废话一句,可能也再不会有人能够打扰到你了。别以为我做不出来。”说着铁鞭霎时收紧,太医如何反抗也手无缚鸡之力,立刻就呼吸困难,形容痛苦不堪。

     叶宋可真的是一点也不留情。要是太医再敢嘴硬抵死不说,她真的有可能勒死这个顽固的老头

     太医就快要晕厥之前,有气无力道:“贤王……脑后……有、有……”叶宋手蓦地一松,使得太医有了喘息的时间,他大口大口地呼吸咳嗽着,“血块……贤王脑后被尖锐物体所伤,形成了一个血块,才会导致他失忆……不让二小姐见贤王,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并非老夫和一干太医们擅自做主,在江南时皇上就已经吩咐好了……”

     叶宋抿唇,手紧紧地握着铁鞭柄稍,低低道:“说下去。有关这件事的一点一滴,都给我说清楚。”

     太医见瞒不下去了,只好从实道来:“当初在苏州把贤王救上来的时候,就已然是病情颇重,要是再耽搁一两天,铁定有生命危险。贤王脑中血块成形导致他神志不清,过去的记忆占了主导,如若不清除血块,现时的记忆定会被代替。若是清除血块,老夫主张以针灸将积血从脑中排出,以便好康复,可是……”

     “可是什么?”叶宋心里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太医道:“可是皇上的意思……让贤王维持这种状况,也就是抹去贤王的现时记忆,他脑中的血块也没有排出。只要注意调养,一年半载还是能够养好贤王的身体。”

     “那他的记忆呢?”太医沉吟着,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叶宋几近咆哮般的低低吼道,“还不说!”

     “贤王的记忆,就要看他脑中的血块怎样长了……运气好的话,血块会随时间消於,运气不好的话……”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