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章 你不要命了吗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不好会怎样?”叶宋直勾勾地盯着太医。

     “不好的话……血块会越积越重,占据大脑,人就会、就会……”

     “就会死对不对?”叶宋声音轻轻地,替他说出了余下的话,雨声哗哗,她安静地抽回了自己的鞭子,捡了地上的伞,走出两步,猛然回身,抽了太医一鞭子,雨水一片肃杀,却比不上她周身的寒意,“你们在这么做的时候,把他当什么了?”

     每走一步,她就问一句:“可有问他愿不愿意?是觉得他现在变回当年的战神苏静很好?以至于拿他的性命开玩笑?”

     太医吃痛,直接给叶宋跪下,看着叶宋湿透的背影越走越远,呼道:“请二小姐体谅,老夫也是奉命行事。当下之急,是尽快找到贤王,他脑伤还没痊愈,绝对不能淋雨!”

     后山的路本就不好走,下雨天上面的泥水淌下来更加不好走。叶宋衣角、鞋全部裹了泥,脚步越发的沉重,好几次她都直接在上坡路上跌倒往下滑。她甩出铁鞭勾住树枝,借着步步往上攀岩。

     她不知道苏静在什么地方,可是她知道这山上有苏静最爱的人。

     叶宋艰难地上了王府后山,山上一片清幽的梅林,叶子纷纷被雨水洗落,在地上铺了凉凉软软的一层。她满脸的雨水,手上拿着的伞却始终没有撑开,雨水流进了眼睛里,她需得极力眯着眼才看得清脚下本就昏暗的路。

     她走到梅林深处。

     那里座落着一座墓。

     也不知是落在了梅林地上,还是人的心尖上。

     墓碑青旧。

     旁边倚靠着一个人,和她一样浑身湿透,手搭在墓碑上,头轻轻地枕着手臂,似在安睡。地上散落着好几个酒罐。

     酒气,都已经被这场大雨冲刷干净。唯余下满世界的纯净。

     苏静睡得昏昏沉沉的,恍惚间已经没有冰冷的雨水从头顶上方落下来,钻进自己的颈窝里。良久他才动了动已经僵麻掉的手臂,身体依旧倚靠着墓碑,伸腿时不慎踢到了地上的酒罐,清脆作响,仿佛是这雨夜里唯一的和奏。他缓缓抬起头,往上看去。

     头顶一把伞,站着一个人。

     叶宋自己站在伞外,就为了把他彻底遮住。她静静地看着苏静,道:“半夜里跑来这里淋雨,不怕伤寒吗?”

     “娀儿……娀儿……”苏静神志不清地下一刻就猛拉住叶宋的手腕,手臂用力一扯,把她扯过来,紧紧地扣进自己怀里。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梅香,夹杂着湿凉,可面对叶宋,第一次叫的名字不是她。叶宋说不出当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可能唯一的感觉就是凄凉吧。为苏静感到凄凉。

     她由着苏静抱他,口中却平静道:“我不是娀儿,我是叶宋。”

     苏静一顿,缓缓松开了她,再抬头一看,果真不是娀儿的模样,而是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不由脸色冷清了下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宋问:“你是指什么?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还是我为什么会上山来找到你?”

     苏静不想跟她说话,径直道:“你走吧。”

     叶宋拉了他的手,想把他拖起来,道:“你起来,跟我回去,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看她都可以,但绝对不是现在半夜下大雨的时候!”

     怎想,拉不动,反倒被苏静冷不防甩手甩开,叶宋浑身都是泥水跌倒在地,狼狈不堪。她红眼冲苏静怒吼:“苏静!你不要命了吗!”

     苏静曲腿坐在地上,手扶着额头,头痛起来整片脑仁都跟着一起痛,不耐烦道:“我记得我跟你并不熟吧,你这般纠缠不休是为何?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次便算了,再有下次,纵然你是叶家二小姐,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你走。”

     叶宋默然片刻,随即轻轻笑出了声。她扬手便把伞扔在了墓碑处,将墓碑和苏静遮住,道:“你觉得我对你纠缠不休?到底是谁先对谁纠缠不休的?”她爬起来一步步冲苏静走过去,蹲在他面前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眼里的坚韧决绝让苏静为之一愣,她揪住苏静的衣领,把苏静扯到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你。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一起去花楼,一起喝酒,一起闲晃。是你要和我做朋友,是你跟赶也赶不走的耗子似的,把我的坚强的伪装、脆弱、自暴自弃都看透了!是你自己,让我对你一点点熟悉起来,也想了解你,剥掉你外面那层虚伪的皮!苏静,咱们彼此彼此。是谁说,为朋友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肝脑涂地的;是谁大老远陪我一起下江南的;是谁,和我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的!”她眯着眼睛,几乎是咬牙切齿,雨水顺着她的脸颊淌下,凄凉,她才觉得,她不光是为苏静感到凄凉,也是为她自己,“你现在,一句跟我不熟,就可以把这些撇得一干二净吗!是不是那些你全部都忘记了,你的生命里,从来没有我叶宋出现过!”

     苏静怔然不语。

     “明明……”叶宋吼完之后,整个人突然就软了下来,有些无助的样子,“那天,你那么努力地叫我的名字,我以为,怎么也不可能把我忘记的。我跟你说好,京城见,你帮了我大忙,要不是有你,阿青的腿根本不会好起来,我想好好谢你……你快给我想起来啊混蛋……”

     说完以后,叶宋垂着头,坚持把苏静拉起来。她的发梢,扫过苏静的脸,一串水珠落下。叶宋又道:“你这样作践自己算什么,死了干净是不是?我告诉你,就算你被这雨淋死了,和娀儿葬在一起,你也不可能找到她。等你死后去了地府,她定是已经投胎转世生活得很好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拖她后腿?就算有来世,她嫁人的时候,你说不定还没出生呢,莫不是和她纠缠在一起要给她当儿子?这种不划算的事你是不会干的。”

     苏静震了震,仰头看着她:“这话谁告诉你的?”为什么,她说出这样的话来,非但没让自己觉得愤怒,而且竟觉得有一丝熟悉和释然?

     “你亲口告诉我的。”叶宋嗤笑,“你不相信你会和我这么熟是不是,可这就是事实。”

     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还要难走,可叶宋拉住苏静始终坚定不移地走在前面。脚下满是泥泞,叶宋身体不稳时就整个往下滑去,她便松了苏静的手,自己一个人滑倒在下面,然后若无其事地爬起来,回身对苏静道:“还不快下来。”

     苏静有些复杂地看她,没有叶宋拉着他,他反而更加容易下山一些,脚往斜树上几个借力,便能稳稳地落在叶宋面前。随后叶宋每每快要跌倒时,都是苏静扶她一把。

     他甚至不懂叶宋哪里来的执着,这般坚韧,又有些不自量力。

     叶宋把苏静带下后山,整个王府里的人都大大松了口气,太医们更是感天谢地。下人把苏静带进房间换下一身湿衣,迅速擦干了头发,房间里的炉子把湿润的空气也熏得干燥。苏静头痛地半靠在卧榻上,太医立刻送上药来。他斜垂下眼帘,淡淡看了一眼,随后端过来一仰而尽。

     叶宋站在屋门前的回廊上,听着雨水顺着屋檐哗哗哗地淌下。

     太医在一旁劝道:“眼下天色不早,二小姐还是先回去吧,这……要是着凉了可怎么是好?”

     叶宋不在意地拿住衣角,挤出水来,问:“他怎么样?”

     太医道:“多谢二小姐及时找到了贤王,幸好回来得早,应该没有大碍。二小姐请回吧。”

     叶宋侧身,双眼染了微黄的烛光,透如琉璃,看着太医:“他头痛怎么办?”

     “老夫会竭尽全力帮贤王减轻痛苦的。”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这时门应声而开,苏静已经收拾整齐,端端正正,周身带着与这秋雨一般寒凉的气息。他看着叶宋,平缓地说道:“我不管你怎么和我认识,我们有着怎样的经历,那些都已经是过去,而且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一切到此为止吧,你回去,以后也不要再来了。我怎样,与你没有关系。”

     叶宋浑身是脏污的泥渍,显得颓败极了。她怔怔了一下,云淡风轻地笑着抬手撩出脖子上湿冷的头发,勾着唇角道:“你就当我是多管闲事。”说着转身就走,声音融进了雨里,“与我没有关系么,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太医冒雨送了伞:“二小姐,撑了伞走吧!”

     叶宋一把把他推开,冷冷道了一句:“滚开。”

     她冒雨回到将军府,脱下湿衣裳随手丢在地上,往床上一倒不起。

     到了第二天下午,家里人也没等叶宋从晴兮院里出来,叶青只好过来看看,叶宋还是维持着昨晚半夜回来时倒下的姿势睡着,被子也没盖好,只遮在腰上,微微湿润的头发泼墨般铺在床上。

     叶青一见便有些急,道:“二姐你怎么能这样睡呢,昨晚才下过大雨,天气可凉了,不盖好被子会着凉的!二姐?二姐?”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