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章 他,在你心里比我重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叫了两声没反应,叶青和春春面面相觑,春春便上前去,轻轻推了一下叶宋的肩,却发现入手很寒,不由也有些急了,道:“二小姐醒醒,醒醒。”春春去摸了摸叶宋的额头,吓得一缩手,“好烫!”

     叶青立刻道:“春春你快去请大夫。”她到床前忙不停地摇着叶宋,“二姐,你醒醒呀!怎么会这样,晚上睡觉怎么能不盖被子呢!”她摸到了叶宋的头发,愣了一下,才发现地上还有脏湿的衣服,“二姐,你昨晚去哪儿了,弄成这样?”

     叶宋后知后觉地支了一个勉强的鼻音,眼睛都没舍得睁开,觉得鼻子塞得厉害,身上很冷,头脑很热,磨磨蹭蹭道:“阿青……早……”

     叶宋持续昏睡,先前那个梦境,如今有的是时间一遍遍重演,有的是时间让她细细碾磨,包括每一个细节。原来她在药王谷时,被毒蛇咬了之后吃过了避毒丸,避毒丸的后遗症使她短暂性失忆了好几天。

     在那好几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

     那一段记忆的空缺被突然补上,让叶宋有些无所适从。

     叶宋这一睡,便昏睡了两天。大夫没法给她喝药,叶青也试过好几次,只要叶宋不张口,就怎么也喂不进去。

     苏若清来看她的时候,她似乎正在做梦,眉头紧锁,梦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回头对春春道:“把药给我吧。”

     春春立刻送上药来,苏若清喝了一口,轻轻捏着叶宋的下巴便俯下头去。

     叶青和春春安静地退出了房间。

     只可惜叶宋齿关紧闭,苏若清怎么用舌尖抵都抵不开,药汁顺着嘴角流下。他无奈地拭过叶宋的嘴角,轻声道:“阿宋,贤王在你心里比我重要吗?”

     他知道叶宋是因为苏静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叶宋听后,似乎不满意,轻微地动了动唇,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苏若清也没空去听,又飞快地喝了一口药,连忙碰上她的唇,把药汁渡入她的口中。

     叶宋在第三天早晨初醒,第一感觉就是天旋地转。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叶青那张满是担忧的脸,眼睛也红红的,叶宋伸手捏了捏鼻梁,叹口气道:“阿青,大清早的你在这里干嘛,吓死我了。”

     叶青喜极而泣:“二姐你可算是醒了!”

     “我不醒难不成还一头睡死啊。”叶宋慢慢扶身坐起来,靠在床头,揉眉心,“怎么这么头晕?”

     适时春春端了药进来,道:“二小姐大病一场,睡了两天两夜,快,把这药喝了就没那么晕了。”

     趁叶宋怔愣之际,叶青已经站起来接过药碗送到叶宋嘴边,叶宋就更加怔愣了,上下看着叶宋,不禁勾起了嘴角:“不用拐杖也能站起来了?”

     叶青嗔道:“当然能了,这几天二姐病着我都有好好练习,就等着二姐好了带我上街转转。二姐快喝药。”

     一觉醒来,雨过天晴。只是天气凉下来许多。

     叶青的腿好起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大夫说,她双腿才刚刚复原,腿骨还要再长,正是好好休养的时候,可在家里练习走路,但不能去街上走太多。因而叶青想吃什么玩儿什么暂时还是叶宋去帮她带回来。

     这天叶宋随叶修去了教练场,回来时路过街摊,给叶青买了几个梨。不想回来的途中在街上恰好与苏静碰上了。苏静正好也办公结束准备回贤王府。

     两人在街上站了一会儿,街上人来人往都成了忙碌的风景。

     苏静看了她片刻,随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缓缓走来,堪堪从身侧错过。

     从此成为路人。

     叶宋突然出声道:“你身体好些了吗?”后来她才发现这句打破沉默的话,实则是不甘。

     苏静顿了顿,才停下脚步,道:“托二小姐的福,已经差不多了。”

     叶宋递了一只梨给他:“要吃吗?”

     苏静垂眼看了一眼,道:“不用。”

     眼看快要走过了,叶宋又道:“你还欠我五千两。”

     “是么”,苏静道,“回头我跟王府账房说一声,明日给二小姐送去府上。”

     “黄金。”

     苏静转过头,唇边的笑意有些凉:“何时的事?”

     叶宋也笑了起来,双眉微挑,道:“何时的事,王爷想起来不就知道了,我现在说了王爷也不会信。”

     “那等我想起来再还给你。”

     叶宋道:“欠钱的人还要看什么时候方便才还钱吗?既然你说了明天就还,那就明天。”

     苏静没有再说话,径直往前走了。结果第二天也没有按时把黄金送去将军府。

     第二天傍晚,苏静便被叶宋堵在了街尾。他将将一转进巷子,便停下了脚步,叶宋正挽着手靠着墙。苏静侧身过来,不置可否地看着她。

     叶宋笑眯着眼睛,道:“等了半天了,可算等到王爷从这里经过了,王爷欠我的钱呢?”

     苏静道:“五千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等我查清楚了,自会给你一个交待。欠你的,一分都不会少,如若你是信口开河,我也一分都不会给你。”

     “真是一毛不拔啊”,叶宋笑了两声,直起身来,走到苏静面前。苏静半低着眼帘看她,那双桃花眼里眼波暗涌,她道,“你知不知道你以前很大方的,还记得刚去素香楼那会儿,包下一个舞姬,一晚上就要花去几百两黄金了,在温柔乡里泡了几年,在姑娘身上花的钱财应该不止区区五千两吧。”

     苏静微微一笑,温文有礼但又拒人千里:“二小姐真会开玩笑。我若是在那里挥霍千金,二小姐如何得知?”

     叶宋看着他的眼睛,道:“因为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苏静,别急着否认,你现在过得不一定比过去好。”

     苏静直视她良久,才缓缓道:“我好与不好,跟你都没有关系吧。我说过,过去怎么样,我已经不想再追究了,也请二小姐不要再追究了好吗?”

     说罢苏静抬脚便走。

     “苏静”,叶宋在他身后问,“你真的不想记得我了?不想记得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记得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知道是你不顾性命也要救我么,你知道我们一起同享福共患难么,你知道……”苏静继续往前走,叶宋看着他的背影,终是没有忍住,冲上前去抓住他,把他推到墙边。他眼里闪过短暂的错愕,衣角和发丝拂到了叶宋的脸上,从侧脸扫过,痒得她眼角微红。不可否认,虽然她不是寻常女子发饰衣裙那样打扮,可五官很漂亮,肤色也很好,仅仅是随意挽着头发,穿了身中性的衣服,没有丝毫柔美性可言,可还是会让男人忍不住多看两眼。那一刻,一丝酸涩的心情涌上苏静心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耳边便有叶宋咬牙隐忍的声音响起,“不带你这样的,一转身,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做了那么多事,却一个让我偿还愧疚的机会都不给!你可以轻松地跟我说一切到此为止,那么我呢!”叶宋头轻轻垂在苏静的胸膛上,喃喃低语,“苏静,算我求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风,吹得墙头上的草瑟瑟发抖。

     苏静轻声应道:“起码,你让我先静一静吧。”

     “要是当初,你不跳下水来,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最痛苦的,不是人忘记了什么,而是被忘记了。”她现在能体会,深刻地体会。那么苏静当初在药王谷,是不是和她同样的心情呢。

     她想,苏静当时一定没有她现在这样难过。因为她清醒的时候还记得面前的人叫苏静,而苏静清醒的时候就只记得她是叶二小姐。本文最快\无错到

     苏宸傍晚归来,恰恰经过街角,本是快步就走过了的,不想走过去以后又倒了回来。他定睛一看,随后就笑了,一直等到叶宋一个人仍靠着墙,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才缓步靠近,眯着眼睛看苏静已经走得很远。

     苏宸和叶宋一样靠在墙边,语气轻佻:“怎的,老四不记得了你,这让你很难受?”

     叶宋居然点头承认了:“是啊,难受得要命。”

     “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耐心让你纠缠的,本王估计他应该是很心烦了。既然他都已经不记得你了,你何必苦苦纠缠,你不是一向很干脆决绝的么,怎么这次……”苏宸挑挑眉头,“你莫不是喜欢老四了?”

     叶宋偏头看着他,然后挥手就是一拳,冷不防打在苏宸脸上,道:“你这样苦苦纠缠,我也是很心烦。”

     苏宸的火气一下子就蹿得老高,见叶宋打完了人就要走,拉住她又把她扯回来,回手就也是一拳,只是叶宋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拳风扬起了她的几缕发丝,苏宸手上一迟疑,最终重重地打在了叶宋耳侧的墙壁上,一字一顿道:“就算你心烦也别无他法,你是我的女人,就不该再去招惹别的男人。”

     “我记得我早已经……”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