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章 为什么骗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轻蔑地笑睨着他,说出的话却被他打断:“早已经休了本王是吧?这世上只有本王休别人没有别人休本王的份儿!”他拿出一封信封装着的信,“这里,休书,本王告诉你,你一辈子也别想逃!现在开始没有休书了,你还是本王的王妃!”说罢,他把休书撕个粉碎。

     叶宋的笑容蓦地变得挑衅起来,道:“随你怎么样好了,反正我就是看上街头的乞丐,也不会看上你。”

     苏宸抿唇,眼神幽深地盯着叶宋弯起的唇角,突然好想让她再也笑不出来。于是乎,他扣住叶宋的双手,俯头便要凑近,叶宋无一例外地抬起双脚踢过去,苏宸和她用双脚相互踢打,略胜一筹,用鼻音哼出一个得逞的笑容,亲下去的时候,叶宋偏开头,使得他的唇落在叶宋的耳根子上,苏宸满意,在她耳边认真低沉道:“今天便跟我回去。以后本王身边,不会再有别的女人,就只有你一个叶宋。”

     叶宋刚想反抗,便被苏宸伸手点了穴,她怒极反笑:“你有种一辈子也别解开我的穴道,否则,我会亲手剐了你。”

     正当苏宸伸手搂过叶宋的腰想直接把她扛去三王府时,出手一瞬间,一枚飞镖破空朝苏宸扎去。苏宸见状,闪身躲开,随后黑影一闪,便跟苏宸直接打了起来。

     最有特征的便是归已那张棺材脸了。他对苏宸还算客气,点到为止。

     苏宸在三步开外站定,便见苏若清也拐了进来,不急不缓地一步步走过来。他脸色有些冷,走到叶宋身边,解了她的穴,与苏宸道:“你是太闲了?”

     苏宸笑了一声,道:“皇上也不比我忙。我不过是想追叶家二小姐回心转意,这也错了?”

     “这没有错”,苏若清看了叶宋一眼,“可你问过她同不同意了没?”

     苏宸看向叶宋,此时叶宋十分平静,也正看着他,然后身体缓缓倚入苏若清的怀里,让苏宸的眼神生生变得僵硬,叶宋抱着苏若清的腰,对苏宸笑说:“还请三王爷自重,我不同意,更加不会回心转意。我也不是你的女人,我只是苏若清的女人。这份休书你撕了不要紧,如果你喜欢的话,明天我会写一大摞,送去给你撕着玩。”

     “叶宋,你给我过来!”苏宸暴怒。

     叶宋仰头看看天,悠悠道:“天色不早了,三王爷请回吧。”

     归已对苏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似乎只要苏宸不肯走,归已就会再和他打起来把他撵走。最终苏宸见僵持下去实在讨不了好,只有拂袖而去,冷冷道:“叶宋,你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迟早会后悔的。”

     叶宋见人走远了,才若无其事地直起身来。苏若清道:“我送你回去。”

     “皇上不忙么,我自己回去便是了。”说着转身走在了前面。

     归已已经退了下去,苏若清闲庭信步地跟在她身边。伸手去牵叶宋的手,叶宋手指发凉,却没有从他的手心里抽出。

     苏若清问:“身体好了?以后没事便和卫将军一起去教练场吧,少在街上逛。”

     “怕我遇见谁?”叶宋道,“这京城明明这么大,可小的时候又小得可怜,抬头低头都是熟人。”走了不多远,她就停了下来,看着神色清淡的苏若清,“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如果说了就有用的话,我便早说了。”苏若清道。

     “为什么骗我?”叶宋问,“你早知道苏情的情况,为什么骗我?”

     “那你为什么那么在意他?”苏若清反问。

     叶宋道:“是你让我越发地在意。他若是健康的、完好痊愈的,我还会这样担心着他?你为什么不让太医排除他脑中血块,为什么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叶宋嗤笑一声,心中憋着一股气不知该如何纾解,道:“你是觉得他现在这样对北夏的社稷很有用处,你不想他和我往来,现在他不记得我了,同样对你很有用处,一箭双雕。”

     苏若清沉默一会儿,道:“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要问我。”

     “我只是不敢相信。”叶宋觉得眼前的苏若清十分陌生,“你会用他的性命来筹谋,你知不知道他有可能会死的?你是要谋害你亲兄弟的性命吗?全天下只要是北夏的人,都可以为你所用,可你不能不给他们选择的权利,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说到底,你还是自私。你知不知道他敬你为大哥,你是皇上,如果北夏有任何危机,他定是第一个挺身而出,就算不失去任何记忆,他也还是原来那个战神苏静,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我知道”,他问叶宋,“那么你呢,你和他呢?我真是担心,他会喜欢上你,而你会选择他。”

     叶宋深吸一口气,笑道:“可我也有选择的权利不是?为什么你就觉得他一定会喜欢我而我一定会选择他?你现在是用这样残酷的方式帮我做了选择是吗?实际上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多余的选项,一直都只有你一个选择。可是你,明知道苏静是因为我变成那样,你要让我接下来都活在悔恨自责里,连报答的机会都没有。你不可能总会有时间陪我,不可能和我一起冒险,那些,都是他陪我的。你知道他帮过我多少?不总是吃吃玩玩,你知道有人想杀我的时候他怎么救我的?你知道他怎么和我去山贼窝里救阿青的?你怎么知道他陪我一起去挖坟闯古墓的?你知道阿青的腿怎样被打断又是怎样被接好的?这些,你都知道吗?”

     苏若清依旧是波澜不惊,他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你,或许他就不用面临这么多风险和伤害。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

     叶宋缓缓垂下头,手紧了又松,道:“可你不应该骗我,也不应该让他有生命危险。”她从苏若清身边走过,语气淡然,“看着吧,要是最后他有事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自己。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是么。”

     这个冬天来得特别早,早早就下雪了。叶青已经能够到处乱跑,偶尔央着叶宋或者叶修带她去街上逛逛,偶尔下雪天在院子里堆雪人。

     清晨起来,窗棂上放着一朵被雪封冻住的梅花时,叶青便会面露微笑,知道谁在半夜里来过,然后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很好。

     只是叶宋每天都会去教练场,在一群男人堆里混。京城周边城县,哪里有匪贼霍乱,她总是第一个带人前去,剿一个满载而归回来。兄弟们跟着她都很充实,反倒是叶修在大家伙眼里变成一个严肃的角色,和叶宋比起来,他本来就是严肃的,偶尔要呵斥叶宋几句,说她不该强出头。

     叶宋都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

     她再也没见过苏静,还有苏若清。他们就像是从叶宋的人生里突然消失了一样,无知无觉。苏静办公事的时候难免要和将军府打交道,不论是他来或者走,都刻意回避着叶宋,叶宋也没再去纠缠,甚至一句招呼都没打过;苏若清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皇宫里,偶尔得闲,会在棋馆下一局双子棋,却没有人再从背后走出来,坐到他对面,和他下完剩下的棋局;而苏宸,偶尔也会碰上,可都没有如往常那般暴躁急性。

     可能是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了,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冬日里的天黑得早,街上也显得冷冷清清,街上的行人早早便要回家上热炕头了,街道两边都是白生生的积雪,偶有孩童在街角抓着一把雪嬉笑打闹。

     一群马扬蹄而过,在白雪上落下一个个杂乱的泥印,孩童们听到声音都跑散了。马上一群人个个戎装,精神奕奕。为首的女子,长发高挽,鬓间落下几根发丝,肤色被雪天冻得白皙凝脂,唇色自然红润,呼出的气息成一团白雾。她身穿淡青棉袍,披着一件雪白狐裘,随着扬鞭策马的动作,披风往后扬起,猎猎翻飞。

     不是叶宋是谁,风尘仆仆的。他们一行人刚从外城回来,季林已经按捺不住了,说道:“这一走就是十来天,老子真是想念西街口的狗肉,二小姐,不如咱大家去吃狗肉喝酒吧!”

     白玉就嘻嘻道:“把狗肉带去素香楼吃吗,那里暖和

     刘刖拍了白玉的脑勺一记:“除了女人你还能想点儿别的么!有本事找个娘儿们娶回家去,天天有女人可以抱可以睡。”

     季林扭头就哈哈大笑:“刘刖,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你还是当初那个斯文人吗?”

     刘刖慢条斯理地反唇相讥:“近墨者黑。”

     大家恰好走到一个巷子口,浓浓的温暖的酒香和烤肉的味道从巷子深处传来,季和鼻子很灵光,勒马驻足,深吸一口气,道:“这里面有酒肉。”

     大家都跟着深吸了一口气,个个馋得跟牢里放出来似的,催促道:“怎么以前经常往这里经过,就没有闻到还有这么香的味道呢,二小姐我们进去瞧瞧吧。”

     季林驱马走在前头,就要往巷子里去,结果被叶宋一声冷喝:“都不许去!”

     大家都停了下来,看着叶宋。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