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6章 生死一瞬间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大理寺卿?”苏宸笑了一声,“贤王愿意做就让他做,本王与他换个位置也无不可。行军打仗,并不是只有他才行。”

     大军西出百里,逐渐荒芜。

     之所以叫西漠,因为要途径一片沙漠,随后才是戎狄的一片青青草原。这场仗不好打,因为这路途还有重重困难要克服。光是穿过沙漠,日头一天比一天盛,白日里沙子滚辣,到了晚上又出奇的寒,十分艰苦。

     大军在沙漠里行进了两三日。幸得路途上遇见了北夏来往的骆驼商队,给叶宋他们引路,成功地带他们去到一片绿洲,才得以解决水源问题。

     前方不断传来情报,道是戎狄不知进退,又开始进攻下一座城,摆明了想要挑战北夏。

     沙漠里的风沙出奇地刮脸,随风被吸进喉咙里了还痒得呛人。苏宸取出一块巾子,与叶宋并肩而行,递给她道:“把脸遮起来。”

     叶宋看都懒得看一眼:“嘁,谁稀罕。”

     苏宸指了指随行大军,让叶宋看看他们的脖子上都系着一根方巾,遇到风沙大时便把方巾拉起来遮住口鼻,道:“吸进太多的尘容易犯咳疾,你没看见大家都有遮么。”

     果真苏宸话一说完,叶宋就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痒,咳嗽了两声。苏宸见她迟迟不接,索性飞身从自己的马跳上叶宋的马来,叶宋见状立刻就想把他掀下去。苏宸和她对打了这么多次,早就能够防备,钳制住叶宋的双手,亲自把巾子从她脸上绕过,在脑后打了一个结。

     一路上,叶宋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和苏宸打架。

     苏宸也不让她了,真拳实脚,只不过每每占据上风打在叶宋身上时又不见得很疼。如此一来,叶宋反击得更加凶猛,速度也比从前要快,就算不用鞭子也能和苏宸打上一阵,拳脚功夫有了很大的提高。

     几日后眼看快要穿出沙漠了,突然就变了风向。

     狂风肆虐,黄沙四起,吹得人辨不清前面的方向。

     军队霎时就有些乱了阵脚。幸好将领们都是有经验的,不至于惊慌失措,很快季林他们在前面便调整了队形,叶修也驱马前去,叶宋本也想跟着,叶修却回头肃声道:“阿宋,你跟王爷随军在后!”

     苏宸见叶宋很有意见,适时拉住了叶宋马的缰绳,道:“你这个时候去无济于事,风大起来沙丘移动得很快,不是熟手根本不能准确辨认方向。就听卫将军的,你随我一起在后。”

     叶宋眯眼道:“王爷说得轻巧,怎么不跟着前去帮忙辨别方向,也好让大军早些走出沙漠。”

     苏宸慢条斯理笑道:“本王只是监军,不是将军。”

     这时白玉驱马从前方跑到了后面,难得地正经道:“前方遇到了流沙,卫将军命大家分成几支部队前行,我随二小姐和王爷一起,领后方军队。”

     说罢叶宋当即打出一个手势,让后方军队随他们三人一起错开。往另个没有流沙的方向行进。

     这些将士,都是从边境各部以及大将军负责的操练场调来的,对叶宋并不是很熟。问题很快便暴露出来了。

     他们知道叶宋是一个女人。尽管她是将军府的二小姐,可轻松考了武招就可以带兵打仗,也太容易了些,这样很难服众。

     一旦分流错开行进,叶宋带领的这后方军队,就开始散漫起来,不服从叶宋的管理,但因有苏宸在,也不敢太猖狂。

     后来前面有人不肯走了,直接阻碍了后面将士们的前进。一群士兵十分懒散,叶宋问:“为何不走了?”

     他们道:“太累了走不动了。”

     叶宋举目望着远方,道:“再走不远大家便能走出这片沙漠,趁着风沙还不是很大,应当继续前进去和大部队汇合。如此因为太累了就走不动了,岂非不负责任,要是流沙蔓延到了这边来,兄弟们的生死都要因着你们这句话而成为一个未知数,你们觉得这样对得起大家吗?”

     后面的队伍开始出现了躁动。

     那群懒散的士兵面面相觑一会儿,随后有个胆子大的站出来,浑身都不舒坦道:“这怎么是我们不负责任,明明是朝廷不负责任!我们当兵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让一个女人在兄弟们面前吆五喝六的!女人只能在家喂奶带孩子,合适轮到上战场领军打仗了?!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只不过说出兄弟们的心里感受,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叶家二小姐莫要见怪。说起去年武考的时候,二小姐一举夺魁,可谁不知道,上头当审官的,有两个都是叶家的将军,还有一位是便是二小姐的前夫、眼前的三王爷,如此荫亲关系,叫兄弟们怎么服?二小姐还是退下去吧,叫王爷来带领我们暂且还说得过去。”

     苏宸驱马往前行了两步,声音略冷,却充满玩味,道:“这等情况,本王还是头次见。本王随行前来,只是一个监军,领军打仗的人是卫将军叶修,而二小姐是卫将军的副使,卫将军让叶副使带领兄弟们齐心协力穿出这片沙漠,便是军令。本王可做不得主。”

     叶宋不咸不淡道:“违抗军令者,当如何处置?”

     白玉道:“轻者一百军棍,重者当诛。”

     叶宋又问:“那扰乱大军形成,在这沙漠之中置大军生死于不顾,罪行是轻是重?”

     白玉道:“这还用说么,当然是重罪了。”

     “很好。”叶宋不急不忙地从马鞍旁取下一把弩,再不急不忙地安上一支箭,一边眉梢轻轻挑了起来,阳光下看着平添两分邪佞,如平常闲话一般道,“当过几天兵就可以不服从军令了,不得不承认,你站出来得很是时候。”

     那个说话的士兵见叶宋的箭弩对准了自己,吓得脸都白了,不敢再多说一句。可是叶宋也不再给他多说一句的机会,直接咻地一声,一箭穿喉,血溅黄沙。

     整只军队赫然严谨,不敢再有一丝怠慢。先前懒散的那群士兵个个哑口无言。叶宋朗声高喝:“继续前进!”

     将士们路过那个士兵的尸体旁,看见沁血的黄沙,都能够警醒自己。

     不多时,白玉走在前面,手搭在眉骨,额上浸出细密的汗珠,他突然大喊道:“不好!前面有流沙!”

     叶宋和苏宸走在军队侧边,她道:“绕道走!都快点,大家跑起来!”

     沙漠里的流沙十分凶险,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流沙吞噬再也爬不起来。如此性命攸关的紧要时刻,没有任何人敢再慢一步,纷纷跑起来,跟着白玉一起绕道而行。叶宋和苏宸等着他们快速地跑过去了,才策马跟上。

     可是,流沙本来不快,经过大家脚步混乱地跑过以后,反而跟受了刺激似的,大片大片地塌陷。叶宋正待加快马速,冷不防见前方一个凹陷的沙窝,立刻勒住缰绳。

     “小心!”苏宸随后跟上,抓住了叶宋的缰绳,把她连人带马往旁边拽去,堪堪躲过那惊险一幕。

     黄沙把脸都熏得灰蒙蒙的。叶宋惊愕回头,见苏宸凝着冷眉,身体向前躬倾着,正快速而灵活地驱马躲过那些沙坑。

     可是哪想,前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只见好几个落在后面的士兵没能躲得过,被流沙卷了进去,不断地下滑沦陷。苏宸浑身绷紧,驱马转了个很大的弯,他的马也十分利落聪明,马蹄将将往边缘踏过,跑得飞快,躲过一劫。

     然而叶宋就没那么幸运了。

     赫尘跑在后面,也是马蹄踏在那边缘处,可是流沙往下流得实在太快,赫尘每踏一步就迅速地流下去了,导致赫尘马蹄无法借力,渐渐竟在流沙边缘打着转儿,无论如何也跑不到上面去。☆co○m首发

     当赫尘的四蹄踏空之时,它仰头嘶鸣。

     苏宸回头一看,发丝纷飞之际,冲叶宋大吼:“跳上我前面来!”

     叶宋哪里顾及到那么多,当即双脚在马背上蹬力,奋力向苏宸跳去。苏宸一手勒着赫尘的缰绳未松手,一手结果叶宋,手臂紧紧勒住叶宋的腰,把她毫无间隙地锁在怀里,深深地松了口气,紧接着又道:“抱紧马脖子!”

     叶宋立刻趴下去,抱紧了马脖子,苏宸狠力地一夹马肚,身下的马吃痛地更加疯狂地跑。与此同时,赫尘没有了载着叶宋的负累,也努力地往上逃生,借着苏宸拉它的助力,扑腾着四蹄奋力往上爬。

     事实证明,赫尘是一匹矫健狂野的河曲马。

     如此沿着流沙圈的边缘跑了大半圈,叶宋抱着马,苏宸抱着叶宋,而赫尘又被苏宸拉着,一环扣一环,谁也松不得。苏宸臂力大得惊人,手心被缰绳勒出深深的血痕,赫尘又十分争气,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苏宸猛一扬手臂,赫尘得到鼓舞,奋起咆哮着往上跳。终于四蹄平稳落地,下一刻流沙继续凹陷,而赫尘已经先一步往前奔跑,两匹马一起脱离了危险。

     沙漠里的风,粗犷。带着阳光热辣的味道,还有汗水。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